《齐白石画语录》
  
  ●师古人
  我自从有了一部自己勾影出来的《芥子园画谱》翻来覆去地临摹了好几遍,画稿积存了不少。
        张次溪整理《白石老人自传》第26页,人民美术出版社1962年版,北京
  
  此白石四十后之作。白石与雪个同肝胆,不学而似,此天地鬼神能洞鉴者,后世有聪明人必谓白石非妄语。
        题秋梨细腰蜂 胡佩衡、胡橐著《齐白石画法与欣赏》图3,人民美术出版社,1959年。
  
  戏拟八大山人。余常游南昌,有某家子以朱雪个画册八帧,求售二千金,竟无欲得者。余意思临其本不可。今犹想慕焉,笔情墨色至今未去心目。今重来京华,酬应不暇,时喜画此雀,只可为知余者使之也。闻稚廷家亦藏有朱先生之画册,余未这见也。果为真迹否耶。余明年春暖再来时当鉴审耳。画此先为稚弟约丁巳九月廿五日兄璜白石老人并记。
        题戏拟八大山人 王大山编《齐白石画海外藏珍》荣宝斋(香港)有限公司1994年版
  
  夫画者,本寂寞之道,其人要心境清逸,不慕名利,方可从事于画。见古今之长,摹而肖之能不夸,师法有所短,舍之而不诽,然后再现天地之造化。如此腕底自有鬼神。弟子橐也属。九十五岁白石。
        行书文 《齐白石精品集》第148页,人民美术出版社,1991年版,北京
  
  临宋人粉本,时乙酉秋日于粤东官廨,以应葆生五弟之嘱。
        题临宋人粉本,《荣宝斋画谱》第101集,第1页
  
  作画最难无画家习气,即工匠气也。前清最工山水画者,余未倾服,余所喜独朱雪个、大涤子、金冬心、李复堂、孟丽堂而已。
        题杯花 同上,第3页
  
  子仿古月可人画牛六十年,仅得此牛稍似,琴荪先生喜古月可人之画牛,必知此牛之佳否。丁丑六月,齐璜。
        题柳牛《荣宝斋画谱》第73集,第38页
  
  朱雪个画有小册,中有搔背者,仿奉简庐仁兄先生一笑。戊辰夏齐璜。
        题搔背图 同上第74集,第8页
  
  余三十岁以前揖服瓮塘老人(即尹和伯)画梅,双勾此幅。年将七十,捡而记之,戊辰齐璜。
        题双勾梅花 刘振涛、禹尚良、舒俊杰编《齐白石研究大全》第49页,湖南师范大学出版社 1994年,长沙
  
  四百年来画山水者,余独喜玄宰、阿长,其余虽有千岩万壑,余尝以匠家目之。时流不誉余画,余亦不许时人。固山水难画过前人,何必为。时人以为余不能画山水,余喜之,子易弟誉余画,因及之。
        题餐菊楼画册,同上,第73页
  
  前年为猫写照,自存之。至己卯,悲鸿先生以书求予精品画作,无法为报,只好闭门。越数日,蓄其精神,画成数幅,无一自信者。因追思学诗,先学李义山先生,搜书翻典,左右堆书如獭祭,诗成,或可观,非不能也。惟有作画,若不偷窃前人,有心为好,反腹枵手拙要于纸上求一笔可观者,实不能也。方捡此旧作,速寄知己悲公桂林。白石齐璜惭愧。
        题耄耋图 同上,第117页
  
  予见古名人字画,绝无真者,故三百石印斋无收藏二字。今因得黄瘿瓢采花图,佩极,始刊此石。戊寅五日,时居故都,白石并记。
        齐白石藏印边款 戴山青编《齐白石印景》北京荣宝斋出版,1991年
  
  沁园师花鸟工致,余生平所学,独不能到,是可愧也,仙谱弟念先人遗迹,属记以存,尤可感耳。甲寅五月十日,公去已十二日矣,齐璜。
        题胡沁园花鸟 龙龚《齐白石传图》图5,人民美术出版社,1959年,北京
  
  绝后空前释阿长,一生得力隐清湘。
  胸中山水奇天下,删去临摹手一双。
        《题大涤子画》郎绍君、郭天民主编《齐白石全集》第10卷第1部分诗词联语第23页,湖南美术出版社1997年,长沙
  
  下笑谁叫泣鬼神,二千余载只斯僧。
  焚香愿下师天拜,昨夜挥毫梦见君。
        《题大涤子画像》同上,第30页
  
  皮毛袭取即工夫,习气文人未易除。
  不用人间偷窃法,大江南北只今无。
        《梦大涤子》同上,第58页
  
  轻描淡写倚门儿,工匠天然胜画师。
  昔者倘存吾欲杀,是谁曾画武梁祠。
         (武梁祠画像,古拙绝伦,后人愈出愈纤巧)
  
  南北风高宗派分,乾嘉诸老内廷尊。
  楼台工正推为圣,九地如知应感恩。
  
  迈古超时具别肠,诗书兼擅妙诸王。
  逋忘乱世成三绝,千古无惭一阿长。 
  
  青藤雪个远凡胎,老缶衰年别有才。
  我欲九原为走狗,三家门下转轮来。(郑板桥有印文曰徐青藤门下走狗郑燮)
        《天津美术馆来函征诗文,略告以古今可师不可师者》同上,第61页
  
  当时众意如能合,此日大名何独尊。
  即论墨光天莫测,忽然轻雾忽乌云。
        《题大涤子画像》同上,第112页
  
  不须雨露怜花,笔补造化浓华。
  愿作徐黄走狗,无心夸说姚家。
        《题画黄牡丹》同上,第127页
  
  画中要常有古人之微妙在胸中,不要古人之皮毛在笔端。欲使来者只能摹其皮毛,不能知其微妙也。立足如此,纵无能空前,亦足绝空。学古人,要学到恨古人不见我,不要恨时人不知我耳。
        作画记 同上,第二部分齐白石文钞,第85页
  
  窃意好学者无论诗文书画刻,始先必学于古人或近时贤。大入其室,然后必须自造门户,另具自家派别,是谓名家。
        与李立信 同上,第95页
  
  游厂肆,得观大涤子真迹,画超凡绝伦。又金冬心画佛,即赝本亦佳。筠庵有冬心先生墨竹伪本,局格用笔,无妙不臻,令人见之便发奇想。
        1903年4月27日记 同上,第105页
  
  今日于裱画店见一联,无款识,语云我有仙方者白石,天留闲客管青春。午后再去裱画店,观此联,其字之用笔有法。问之,须卖四千钱,以三千钱得之。
        寄园日记 同上,第113页
  
  八十九日,同乡人黄镜人招饮,获观黄慎画真迹桃花图,又花卉册子八开。此子真迹,余初见也。此老笔墨放纵,近于荒唐,较之余画,太工微刻板耳。
        1919年日记 同上,第115页
  
  青藤、雪个、大涤子之画,能横涂纵抹,余心极服之,恨不生前三百年,或求为诸君磨墨理纸,诸君不纳,余于门外饿而不去亦快事也。
        1920年日记 同上,第115页
  
  余少时不喜名人工细画,山水以董玄宰、释道济外,作为匠家目之,花鸟徐青藤、释道济、朱雪个、李复堂外,视之勿见。
        1922年日记 同上,第117页
  
  辛丑五月,客郭武壮祠堂,获观八大山人真本。一时高兴,仿于仙谱世九弟之箑上。
        题仿八大山人扇面 同上,第三部分齐白石题跋,第5页
  
  余尝游京华,相遇李筠庵。伊为匋斋聘之,专购字画而来者。京华欲售字画者多旧家。筠庵每得真迹,必自先煮蘑菇面邀余同为拜赏也。惜余是时为人画师,无暇临为册本,以供闲闲摹画,省却多少追思耳。萍翁。
        题秋虫图 同上,第13页
  
  余尝游江西,于某世家见有朱雪个花鸟四幅,匆匆存其粉本。每为人作画不离乎此。十五年来所摹作真可谓不少也。二滨先生喜余画,自谓于画不常求人,然先生之爱余不言可知矣。此幅虽不能如朱君,聊以报公之雅意于万一否。弟璜并记。
        题小鸟菊石 同上,第18页
  
  前代画山水者,董玄宰、释道济二公无匠家习气,余犹以为工细,衷心倾佩,至老未愿师也。居京同客蒙泉山人得大涤子画册八开,欲余观焉。余观大涤子画颇多,其笔墨之苍老稚秀不同,盖所作有老年、中年、少年之别。此册之字迹未工,得毋少时作耶。蒙泉劝余临摹之。舍己从人,下笔非我心乎,焉得佳也,不却蒙泉之雅意而已。壬戌秋七月,白石山翁记,时年六十矣。
        仿石涛山水册题记 同上,第31页
  
  余年未二十年时,未出本邑,不知世有善画之名家。一日至长沙客舍,有少年人来,自方恪勒之裔孙。出画四幅求售,欲得纹银二两,且言八大山人所作者。余细观其画,系第二层,惟有题跋之字迹若有若无,八大四字似是。余亦不知为何人,以银一圆得之。即将题跋舍去之。藏于箧。至衰年来京师,陈师曾见而讶之,惜不知作者为谁。余以来处告之,师曾曰此临八大者或有之,非八大笔也。叮咛即付裱褙,记而藏之。壬戌秋八月,白石山翁。
        题仿八大山人画 同上,第31页
  
  白龙山人画册中有此猫,余临之不能似,世之临摹家老死无佳画可知矣。丁卯冬,白石山翁。仰望物式,不如芥子园画谱中之人物仰式真好。若穷物理,此猫通身未是,仅尾有趣耳。头宜少偏。
        题画猫底稿 同上,第31页
  
  余年七十矣,未免好学。一昨在陈半丁处见朱雪个画鹰,借存其稿。从此画鹰必有进步。白石翁记。
        题鹰石 同上,第56页
  
  鄂公胡南湖家藏金冬心先生画古佛四尊,幅幅精妙,余尝钩其本,此其一也。白石。
        题四方古佛图 同上,第57页
  
  予癸卯侍湘绮师游南昌,于某世家得朱雪个先生真本,三十余年未能忘也,偶画之,丙子,璜。
        题仿八大花鸟 同上,第68页
  
  予曾游南昌,于丁姓家得见八尺纸之大幅四幅,乃朱雪个真本。予临摹再 三,得似十之五六。中有大鱼一幅,笔情减少能得神似。惜丁巳已成动灰,可太息也。今画此幅因忆及之。白石。
        题鱼 同上,第73页
  
  昔日余游江南,得见雪个八大山人有小画,中册画老当益壮,临之作为粉本。丁巳年家山兵乱后于劫灰中寻得此稿。心喜且叹朱君之苦心,虽后世之临摹本,犹有鬼神呵护耶。今画此幅,感而记之。借山吟馆主者,时客京华西城铁屋。
        题人物 同上,第74页
  
  余四十一岁时,客南昌,于某旧家得见朱雪个小鸭子之真本,钩摹之。至七十五岁时,客旧京,忽一日失去,愁余,取此纸,心意追摹,因略似,记存之。
  嘴爪似非双勾,余记明了,或用赭石作没骨法亦可。
        七十五岁画鸭小稿自记,王振德、李天庥辑注《齐白石谈艺录》第28页,河南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郑州
  
  唉,这两天又没有好好画画,尽临古玩铺送来的画了(古玩铺送到他家的画,如不买,可以临下来作参考)。
        对史怡公语 同上,第29页
  
  有画展,要去看。有好画,更要多看、细看。见得多,学得多,自己才能画出好画。
        对于绍语 同上
  
  我是学习人家,不是摹仿人家,学的是笔墨精神,不管外形像不像。
  不要学习人家的短处,更不要把人家的长处体会错而变成了狂怪,因而就误入了歧途。
        与胡橐语 同上,第46页
  
  ●变法 
  余自三游京华,画法大变,即能识画者多不认为老萍作也。譬之余与真吾弟三年不相见,一日逢一发秃齿没之人,不闻其声,几不认为真翁矣。真翁闻此言必能知余画。乙未除夕兄璜老萍记。
  题墨牡丹 董玉龙主编《齐白石作品集》图7 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1990年,天津
  
  余作画数十年,未称己意,从此决定大变。不欲人知,即饿死京华,公等勿怜,乃余或可自问快心时也。
  为方叔章作画题,力群编《齐白石研究》第66页,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1959年,上海
  
  作画在似与不似之间为妙,太似为媚俗,不似为欺世,此九十一岁白石老人旧语。
  题枇杷《齐白石绘画精品选》图102,人民美术出版社1991年,北京
  
  此画山水法前不见古人。虽大涤子似我,未必有如此奇拙,如有来者,当不笑余言为妄也,白石老人并记。
  题山水 同上,第6页
  
  余重来京师作画甚多,初不作山水,为友人始画四小屏,絧公见之,未以为笑,且委之画此。画法从冷逸中觅天趣,似属索然。即此时居于此地之画家陈师曾外,不识其中之三昧,非余狂妄也。濒生记
  题山水 秦公、少楷编《齐白石绘画精萃》吉林美术出版社,1994年,长春
  
  朱雪个有此花叶,无此简少。余画梅学杨补之,由尹和伯借双钩本也。友人陈师曾以为工真劳人,改其改变。
  题花果画册,刘振涛、禹尚良、舒俊杰编《齐白石研究大全》第71页,湖南师范大学出版社,1995年,长沙
  
  冷逸如雪个,游燕不值钱。
  此翁无肝胆,轻弃一千年。
  予五十岁后之画,冷逸如雪个。避湘乱,窜于京师,识者寡。友人师曾劝其改造,信之,即一弃,今见此册,殊堪自悔。年已八十五矣,乙酉白石。
  题庚申花果册 同上,第125页
  
  凡作画,欲不似前人,难事也,余画山水恐似雪个,画花鸟恐似丽堂,画石恐似少白,若似周少白,必亚张叔平。余无少白之浑厚,亦无叔平之放纵。丁巳七月二十四日三百石印斋主者画,时杨潜庵、陈师曾、张正阳及葆生五弟同观者,凡四人。濒生记画。
  题巨石图 胡佩衡、胡橐《齐白石画法与欣赏》图12,人民美术出版社,1959年,北京
  
  今年又添一岁,八十八矣,其画笔已稍去旧样否。
  题画 同上,第49页
  
  客论作画法,工粗孰难,予曰笔墨重大,形神极工,不易也。
  题画贝叶 同上,第91页
  
  作画先阅古人真迹过多,然后脱前人习气别造画格。乃前人所不为者,虽没齿无人知,自问无愧也。
  题画 同上,第29页
  
  逢人耻听说荆关,宗派夸能却汗颜。
  自有心胸甲天下,老夫看惯桂林山。
  召画不为宗派拘束,无心沽名,自娱而已,人欲骂之,我未听也。
  郎绍君、郭天民主编《齐白石全集》第10卷,第1部分,第37页,湖南美术出版社,1997年,长沙
  
  山外楼台云外峰,匠家千古此雷同。
  卅年删尽雷同法,赢得同侪骂此翁。
  画山水题句 同上,第39页
  
  深耻临摹夸民人,闲花野草写来真。
  能将有法为无法,方许龙眠作替人。
  题门人李生画册绝句 同上,第59页
  
  造物经营太苦辛,被人拾去不须论。
  一笑长安能事辈,不为私淑即门生。
  自嘲 同上,第62页
  
  少年为写山水照,自娱岂欲世人称。
  我法何辞万口骂,江南倾胆独徐君。
  
  谓我心手出异怪,神鬼使之非人能。
  最怜一口反万众,使我衰颜满汗淋。
  答徐悲鸿并题画寄江南二首 同上,第62页
  
  当年创造识艰难,北派南宗一概删。
  老矣今朝心力尽,手持君画绕廊看。
  题人画 同上,第76页
  
  木板钟鼎珂罗画,摹仿成形不识羞。
  老萍自用我家法,作画刻印聊自由。
  君不加称我不求。
  无题 同上,第96页
  
  一花一叶扫凡胎,抛杖拈毫画出来。
  解语荷花应记得,那年生日老萍衰。
  
  全删古法自商量,休听旁人说短长。
  岂识有人能拾取,丝毫难舍是王郎。
  孔才携雪涛画嘱题 同上,第126页
  
  造化天工熟写真,死拘皴法失形神。
  齿摇不得皮毛似,山水无言冷笑人。
  天津美术馆来函征诗文,略以古今可师不可师者以示来者 同上,第135页
  
  我书意造本无法,此诗有味君勿传。
  书联 同上,第149页
  
  从严画山水者惟大涤子能变,吾亦变,时人不加称许,正与大涤同。独悲鸿心折。此册乃悲鸿为办印,故山水特多。安得悲鸿化身万亿,吾之山水画传矣,普天下人不独只知石涛也。
  齐白石画集样本题记 同上,第二部分,第87页
  
  余喜种竹,不喜画笔直。因其平直,画之与世之画家自相雷同。平生除画山水点景小竹外,或画观世音菩萨紫竹林,画此粗竿大叶方第一回,似不与寻常画家胸中同一穿插也。
  题竹 同上,第3部分,第22页
  
  作画之难,虽有脱尽画家习气,方能使人以为怪。白石
  题牡丹小鸡 同上,第23页
  
  大涤子尝云,此道有彼时不合众意而后世鉴赏不已者。有现时轰雷震时,而后世绝不闻问者。人奈我何。辛酉六月六日白石老人制并记。
  题荷花 同上,第28页
  
  拏空独立雪鳞鼓,风动垂枝天助舞。
  奇千灵根君不见,飞向天涯占高处。
  昔时尝见前朝有雪鹰图本,余心仪久矣。今日始得以自家笔法为之,并捡旧句,略易数字,用于此幅。白石题记。
  题英雄高立 同上,第68页
  
  此幅乃余少年时作也,印记虽是老萍字样。年三十岁时即喜称翁老等字。忽忽四十余年,笔墨之变换殊天壤也。甲戌秋白石重题。
  题飞鸿矰人图 同上,第73页
  
  予尝见冬心翁画莲蓬新藕,甚工整,予不愿为此,予之工整者。孔才弟一笑,八十老人白石。
  题花卉成扇 同上,第77页
  
  白石山翁齐璜衰年意造,不求人知。
  题余霞枯木归鸦《荣宝斋画谱》七十三集,第13页
  
  壬辰九十二岁,用自家本应门客之求,时在京华,白石。
  题刘海戏蟾 同上七十四集,第15页
  
  客论画法曰,下笔欲细,方为工。予曰此细字,君论画可分工拙,若论诗,诗从何处细起,客不可答,白石。
  题茄子 同上101集,第10页
  
  获观黄瘿瓢画册,始知余画犹过于形似,无超凡之趣,决定大变,人欲骂之余勿听也,人欲誉之,余勿喜也。
  五十七岁自记 王振德、李天庥《齐白石谈艺录》,第35页,河南人民出版社,郑州
  
  扫除凡格总难能,十载关门始变更。
  志把精神苦抛掷,功夫深浅心自明。
  衰年变法自题 同上,第40页
  
  
  ●师造化
  芒鞋难忘安南道,为爱芭蕉非学书。
  山岭犹疑识过客,半春人在画中居。
  余常游安南,由东兴过铁桥,道旁有蕉数万株,绕其屋。已收入借山图矣,齐璜并题记。
  题安南道上,胡佩衡、胡橐《齐白石画法与欣赏》,人民美术出版社,1959年。
  
  似旧青山识我无,少年心无迹都殊。
  扁舟隔浪丹青手,双鬓无霜画小姑。
  白石山翁写真并题,前癸卯画此侧面,乙巳画正面图,远观似钟形,尤古趣,已编入借山图矣,白石又记。
  题小姑山 同上。
  
  远观晚景,门楼黄瓦红壁,乃前清故物也。二浓墨画之烟,乃电灯厂炭烟,如浓云斜腾而出。烟外横染乃晚霞也。
  题北京城南远观写生小稿,同上。
  
  友人凌君直支,前年有人赠栀子花,故凌君画大佳。余今春有门人赠余玉簪花,画亦不丑。
  题画玉簪花 同上,第35页
  
  两粤之间之舟无大桅,帆横五幅,上下两幅色赭黄,中两幅色白,亦有独桅者。
  海中山石,上半绿色,下半石色,点深绿色即作墨点亦可,隐隐远山青石。
  将至平乐府,沙高处碧草一丛,堪入画
  题记广西写生山水小稿 同上,第42页
  
  余寄萍堂后石侧有井,井上余地平铺秋苔,苍绿错杂,常有肥蟹横行其上。余细视之,蟹行其足一举一践,其足虽多,不乱规矩,此之画此者不能知。
  题石与蟹 同上。
  
  此一叶也,与佛有情,与我无情。同一虫也,一则有声,一则无声。三百石印富翁齐白石画。
  僧家用贝叶写经,冬心翁用以画佛像。予尝游广州,得贝叶甚多,带至京失矣。
  题贝叶婵 同上。
  
  追思牧豕时,迄今八十年,都似昨朝过了。
  题画猪 同上,第96页
  
  往余过洞庭,鲫鱼下江吓。
  浪高舟欲埋,雾重湖光没。
  雾开东望远帆明,帆腰初日挂铜钲。
  举篙敲钲复缩手,窃恐蛟龙听欲惊。
  湘君驾云来,笑我清狂客。
  请博今朝欢,同看长圆月。
  回首二十年,烟霞在胸膈。
  君山初识余,头还未全白。
  白石山翁制并题。
  题洞庭看日图 同上。
  
  曾看赣水石上鸟,却比君家画里多。
  留写眼前好光景,篷窗烧烛过狂波。
  苦禅仁弟画此与余不谋而合,因感往事,赋二十八字,白石山翁。
  题李苦禅鱼鹰图,刘振涛、禹尚良、舒俊杰编《齐白石研究大全》第42页,湖南师范大学出版社,1994年,长沙。
  
  丁未二月二十六午刻,过阳朔县,於小岩下之水石上见此鸟。新瓦色其身,枣红色其尾,小可类大指头。
  石下之水只宜横画,不宜回转,回转似云不似水也。
  题岩下小鸟写生稿 同上,第45页
  
  余三过都门,居法源寺。大古钵种此草。问于和尚,知为白慈菇,戏画之,又为儿辈添一人所未为之画稿也。己未秋八月此草已衰,故着色蔼淡。白石老人并记。
  题白慈菇图 同上,第69页
  
  壬戌秋七月,还家一月,见借山吟馆后老藤垂垂,其叶将老而未衰时,有好鸟去业,此天然画幅也。非其人不能领略。余自少小以来,不喜临摹前人画本,以为有画家习气耳。冬十月始作画并记白石。
  题花鸟 同上,第82页
  
  余画此幅,友人曰君何得似至此,答曰,家园有池,多大虾。秋水澄清,常见虾游,深得虾游之变动,不独专似其形。故余既画以后,人亦画之,未画以前,故未有也。子畏仁兄法正,丁卯,齐璜白石山翁。
  题画虾 严欣强、金岩编《齐白石画集》外文出版社,1990年版,北京
  
  旧游所见。前甲辰,余游南昌,侍湘绮师过樟树,于舟中所见也。后四十年,癸未白石。
  题鱼鹰 《齐白石画选》第87图 人民美术出版社,1980年版,北京
  
  余日来所画,皆少时亲手所为,亲目所见之物。自笑大翻陈案。白石山翁并记。
  题稻草小鸡 《齐白石绘画精品选》第40页,人民美术出版社,1991年版,北京
  
  辛酉四月十六日,如儿于象坊桥畔获此蜘蛛,余以丝线系其腰,以针穿线刺于案上,画这。三百石印富翁记。
  题蜘蛛,齐良迟口述,卢节整理《父亲齐白石和我的艺术生涯》,海潮出版社1993年版
  
  己未十月于借山馆后得此虫,世人呼为纺织娘,或呼为纺纱婆。对虫写照。庚申正月白石翁并记。
  题写生画稿龙龚著《齐白石传略》图25,人民美术出版社,1959年版,北京
  
  余癸卯由京师还家,画小姑山侧面图。丁未由东粤归,面前面图。今再游粤东,画此背面图。
  题注小姑山画稿《荣宝斋画谱》第73集 第1页
  
  二月廿日画采石前面,皆石山。此庙向前。醒弟言,山顶宜高少许,方能雄峻。万柳。远州。此州有数里许。
  题注采石矶画稿 同上,第2页 二月廿日画金柱关。石。此图两头之州可数十里。
  题注金柱关画稿 同上,第3页
  
  二月廿日画采石矶,晋温太真然犀,唐李太白捉月、明常开平破贼,皆于此处。远山,六色,此一笔即城。城。此图若画横幅,两头之州皆去。
  题注采石矶画稿 同上,第3页
  
  此虫与此叶,余曾俱写其照,有欲笑余者只可谓未工,不可谓未似也。志萍。
  题婵,同上第75集,第30页
  
  自夸足迹画图工,南北东西尺幅通。
  却贵笔端泄造化,被人题作夺山翁。(传杜题借山图诗云,山本天生谁敢借,无端笔底夺天工。山翁是夺非缘借,尽在挥毫一笑中。)
  ……因怀唐叟传杜 郎绍君、郭天民主编《齐白石全集》第10卷,第一部分诗词联语第5页,湖南美术出版社1997年版,长沙
  
  涂黄抹绿再三看,岁岁寻常汗满颜。
  几欲变更终缩手,舍真作怪此生难。
  画葫芦 同上,第28页
  
  仙人见我手曾摇,怪我尘情尚未消。
  马上惯为山写照,三峰如削笔如刀。
  画华山图题句 同上,第43页
  
  石山如笋不成行,纵亚斜排乱夕阳,
  暗想我肠无此怪,更知前代画寻常。
  忆桂林往事之一 同上,第92页
  
  漏泄造化秘,夺取鬼神工。
  书联 同上,第145页
  
  凡大家作画,要胸中先有所见之物,然后下笔有神。故与可以烛光取竹影。大涤子尝居清湘,方可空绝千古。画家作画,留心前人伪本,开口便言宋、元,所画非所见,形似未真,何能传神。为吾辈以为大惭。
  乙丑诗草杂记题跋 同上,第二部分,第86页
  
  余尝见儿辈养虫,小者为蟋蟀,各有赋性。有善斗者,而无人使,终不见其能;有未斗之先,张牙鼓翅,交口不敢再来者;有一味只能鸣者;有或缘其雌一怒而斗者;有斗后触髭须即舍命而跳逃者。大者乃蟋蟀之类,非蟋蟀种族,既不善鸣又不能斗,头面可憎。有生于庖厨之下者,终身饱食,不出庖厨之门,此大略也。若尽述,非丈二之纸不能毕。
  画蟋蟀记 同上,第86页
  
  申未过小姑山,偕醒公登船楼,望之山之后面,为写其照于后山前。左二图已先年画之矣。
  寄园日记 同上,第107页
  
  余出西安,道过华阴县,登万岁楼看华山,至暮点灯画图。图中桃花长约数十里
  题华山图 同上,第三部分第6页
  
  丙辰十月第五日,连朝阴雨,寄萍堂前芙蓉盛开,令移孙折小枝为写照。花若有情,应不负我祖孙爱汝之恩也。萍翁记于三百石印斋,是日老妻有疾未来观也。
  题芙蓉 同上,第14页
  
  此虫须对物写生,不仅形似,无论名家匠家不得大骂。熙二先生笑存,庚申三月十二日。弟齐璜白石老人并记。
  题葡萄飞蝗册页 同上,第22页
  
  历来画家所谓画人莫画手,余谓画虫之脚亦不易为,非捉虫写生,不能有如此之工。白石。
  题天牛豆角 同上,第23页
  
  壬戌又五月居于保阳,见友人家有此篓,戏画之。白石。
  题篓蟹 同上,第30页
  
  京华伶界梅兰芳尝种牵牛花万种,其花大者过于碗,曾求余写真藏之。姚华见之以为怪,诽之。兰芳出活本与观,花大过于画本,姚华大惭,以为少所见也。白石。
  题牵牛花 同上,第32页
  
  癸亥三日晨刻,买得小活鱼一大盆,拣出此虫,以白瓷碗着水,使虫行走生动,始画之。
  题画工笔鱼虫 同上,第34页
  
  余曾见天畸翁院落有藤一本,其瓜形不一,始知天工自有更变,使老萍不离依样为之也。老萍并记。
  题葫芦蝗虫 同上,第35页
  
  善写意者专言其神,工写生者只重其形。要写生而后写意,写意而后复写生,自能神形俱见,非偶然可得也。
  题其奈鱼何 同上,第39页
  
  余欲大翻陈案,将少小时所用过之物器一一画之。权时画此柴筢第二幅。白石并记。
  似爪不似龙与鹰,搜枯爬烂七戟轻。(余小时买柴筢于东邻,七齿者需钱七文)
  入山不敢丝毫碧,过草如梳鬓发青。
  遍地松针衡岳路,半林枫叶麓山亭。
  儿童相聚常嬉戏,并欲争骑竹马行。(南岳有松数株,已越七朝兴败。麓山有枫叶亭,袁随园更亭名为爱晚。)三百石印富翁又题新句五十六字。
  题柴筢 同上,第46-47页
  
  此小虾,乃予老眼写生,当不卖钱。
  题小虾 同上,第76页
  
  借山吟馆主者齐白石居百梅祠屋时,墙角种粟,当作花看。
  题粟 同上,第76页
  
  作画贵写其生,能得形神俱似即为好矣!
  题画 王振德、李天庥编《齐白石谈艺录》第51页 河南人民出版社,1984年,郑州
  
  胸中富丘壑,腕底有鬼神。
  篆书联 同上
  
  我绝不画我没见过的东西。
  与胡诘清语 同上
  
  ●山水、人物
  采药心中要一山,不须一物只云环。
  画师画得云山出,老死京华愧满颜。
  自题山水 郎绍君、郭天民主编《齐白石全集》第10卷,第1部分,第16页,湖南美术出版社1997,长沙
  
  理纸挥毫愧满颜,虚名流播遍人间。
  谁知未与儿童异,拾取黄泥便画山。
  题画山水 同上,第36-37页
  
  柳条送尽隔江船,岸上青山断复连。
  百怪一时来我手,推开山石放江烟。
  题画山水 同上,第37页
  
  老口三缄笑忽开,平铺直布即凡才。
  庐山亦是寻常态,意造从心百怪来。
  题某女士山水画 同上,第38页
  
  曾经阳羡好山无,峦倒峰斜势欲扶。
  一笑前朝诸巨手,平铺细抹死功夫。
  题画山水 同上,第40页
  
  乱涂几株树,远望得神理。
  漫道无人知,老夫且自喜。
  题画山水 同上,第41页
  
  十年种树成林易,画树成林一辈难。
  直到发亡瞳欲瞎,赏心谁看雨余山。
  题雨后山村图 同上,第42页
  
  松下远山圆,秋藤天上悬。
  世人休骂我,我是画中颠。
  题画山水 同上,第44页
  
  咫尺天涯几笔涂,一挥便之忘工粗。
  荒山冷雨何人买,寄与东京士大夫。
  题画山水 同上,第106页
  
  承索画双肇楼图,以布置少能见广大,觉胜人万壑千丘也。贵楼题词甚多,不必写于图上,使拙图地广天空。若嫌空白太多,加书题句,其图有妨碍也。先生高明,想不责老懒吝于笔墨耳。
  与张次溪书 同上,第2部分,第97页
  
  连日以来画明灯夜雨图,三复始成。
  与张次溪书 同上,第100页
  
  学吾者众,未有如弟顷刻工夫工至此。桑麻一幅发还。纸短麻长,局似促跻,麻顶上如有余纸四五寸,桑下有余纸二三寸,画局成矣。命意及下笔皆大方,只是画局未必妥恰,不成格局。故将此幅还来,用笔用墨不用更换,如是画去,一定成家。吾所希望者,可以照吾所言再画一幅。往后如寄来有画当批墨发还。
  ……
  与马璧书 同上,第103页
  
  辰刻为午诒画山水中幅,非他人故意造奇之作,别有天然之趣,造化之秘,泄之尽矣。午诒极称之。余恨八大山人及青藤、苦瓜僧不能见我。自当留稿还湘,再画遗我故人。
  
  1903年4月24日记 同上,第105页
  
  五月十九日,刘霖生出陈师曾所画家在衡山湘水间,图属题。霖生先生以家在衡山湘水间,倩其戚人陈师曾画图。观者以为不似湖南山水,未知师曾之画,阅前人真迹甚多,冶成别派,乃画家手段,非图绘笔墨也。亦未知霖生既以遂初,得尽天职,自当归隐以乐余年,画此足见其志也,无他意焉。余亦有借山图,皆天下名山好景,俱大似。霖前归时,邻余咫尺,若好之,诸君卧游可矣。
  1922年日记 同上,第116页 余自四十以后不喜画人物,或有酬应,必使儿辈为之。汉廷大兄之请,因旧时尝见余为郭公憨庵画此。今日比之昔时不相同也。十年前作颇令阅者以为好矣,余觉以为惭耳。此法数笔勾成,不假外人画像法度,始存古趣,自以为是,人必曰自作高古,世人可不信也。乙卯十月齐璜并记。
  题罗汉 同上,第3部分,第13页
  
  养庵先生尝以书来索画细致山水,一面扇页,万户人家,不可谓不工矣,隔江杨柳千条未作算也。癸亥四月弟璜并记。
  题山水扇面 同上,第34页
  
  雨初过去山如染,破屋无尘任倒斜。
  丁巳以前多此地,无灾无害往仙家。
  题雨后山光图 同上,第39页
  
  钟馗搔背图。钟馗故事甚多,皆前人拟作,未有画及搔背者,余遂造其稿。见此像想见钟馗之威赫矣。齐璜并记。
  题钟馗 同上,第57页
  
  余七十岁后不愿作人物、山水。今为德国人画此,初造也。白石
  题铁拐李睡葫 同上,第59页
  
  竹霞洞、祝融峰、洞庭君山、华岳三峰、雁塔坡、柳园口、小姑山、独秀山,五十六图半天下,吾贤得仿十之三。剩水残山真位置,经营与俗太酸咸。借山图原名纪游。湘绮师曰,何不皆题借山,可大观矣。原图五十有六,前丁巳来燕京,友人陈师曾假去月余,归来失去八图,欲补画拟作,恐未其面目,故止之。泊庐仁弟临此题记之。甲戌兄璜。
  题借山图册 同上,第65页
  
  钟馗尚有闲钱用,倒是人穷鬼不穷。此前朝人本也。齐璜并篆。
  题瑞钱图 同上,第66页
  
  者(这)里也不是,那里也不是,纵有麻姑爪,焉知著何处,各自有皮肤,哪能入我肠肚。丙子夏四月为治园军长画并篆。白石草衣齐璜。
  题钟馗搔背图 同上,第69页
  
  愿天图,画师不忘前身,为此老叟传神。仰首所望何事,愿天常生好人。从来借予之书画篆刻为进身而得知遇者不胜枚指。余或闻之,岂能无感。戊寅三百印富翁齐璜时客京华题记并篆。
  题愿天图 同上,第72页
  
  壬午秋,予年八十二矣。一日欲人画白衣大士像,心造此稿。此中年所造稿,大工,儿辈须珍重收用。昨日九日也。
  题白衣大士像 同上,第80页
  
  门人吉祥僧曾画达摩像,余将衣褶删省之。白石。
  题达摩 同上,第91页
  
  世人画东方曼倩必毛发皤皤,余独画曼倩之儿时。白石齐璜画。
  题偷桃图《荣宝斋画谱》第74集,第32页
  
  余略改门人释瑞光于旧瓷器上之画稿存之。
  题钟馗 同上,第22页
  
  画抱儿妇,难得田家风度。美人风度人之心意中应有,反寻常也。白石并记。
  题画仕女 同上,第11页
  
  寅斋仁弟委画人物册子廿又四开,除仿人三稿外,皆自造本。请论定。兄璜。
  题还山读书图 同上,第6页
  
  此册二十四开,此图并老当益壮图,用朱雪个本,苦瓜和尚作画第一图用门人释雪庵本也白石又记。
  题也应歇歇 同上,第39页
  
  余曾为上宝山画八大幅,后又为画王母等仙佛。今又为画此八幅,不可谓不多矣。请看老萍曾为几人作此等画耶。一笑,萍又记。
  题呼雷 同上,第6页
  
  己酉秋客钦州,为郭五画扇造稿,自觉颇有情趣,因勾存之。丙辰九月翻阅,归麓补记之。
  题戏婴图 同上,第2页
  
  此幅上画之山,偶用秃笔作点,酷似马蹄迹。余耻之,后以浓墨改为大米点。觉下半幅清秀,上半幅重浊,又恶之,遂扯断。留此画竹法教我儿孙。庚午白石并记。
  此幅上半幅之山已扯弃,用同纸以邻国胶粘连之,补画二山,仍书原处二十八字。借山吟馆主者记,时居旧京城又西。
  题万竹山居图 胡佩衡、胡橐《齐白石画法与欣赏》第37图,人民美术出版社1959年,北京
  
  此幅依人执物之例,有未合处,尚涂弃。冷庵仁兄不以为嫌,命记之以存,未能却也。
  题蒙古人出猎图 同上,第35图
  
  丁巳客汉上,有瓷瓶卖者,余见其雕瓷甚有天趣,因戏勾真稿,将付儿辈 ,他日为有用本也。
  题老人与儿童画稿 同上,第22页
  
  吾有借山吟馆图,凡天下之名山大川,目之所见者,或耳之所闻者,吾皆欲借之,所借之山非一处也。
  借山图手记 同上,第42页
  
  乙巳九月,余常游桂林,见店壁有此稿,归于灯下背临其大意。
  题山水默画稿 同上,第22页
  
  宰相归田,囊底无钱,宁肯为盗,不肯伤廉。借山老人画吾自画改稿。
  题毕卓盗酒 同上,第85页
  
  余数岁学画人物,三十岁后学画山水,四十岁后专画花卉虫鸟。今冷庵先生一日携纸委画雪景。余与山水断缘已二十余年,何能成画。然先生之来意不可却,虽丑绝不得已也。戊辰冬十月,齐璜记。
  题雪山 同上,第17页
  
  随意乐写,删尽扫地抹灶之时习。
  题山水 龙龚著《齐白石传略》第53页,人民美术出版社,1959年,北京
  
  洞庭君主,借山图之七。余自以大意笔画借山图册,泊庐仁弟以为未丑,余再画赠之。丁卯春兄璜并记。时同在京华。
  题洞庭君山《齐白石绘画精品选》,人民美术出版社1991年,北京
  七十七日 未刻画宁波山水……
  余近来画山水之照,最喜一山一水或一丘一壑。如刊印当刊一丘一壑四字或刊一山一水四字。
  记宁波画稿 刘振涛、禹尚良、舒俊杰编《齐白石研究大全》第46页,湖南师范大学出版社,1994年,长沙
  
  佛号钟声两鬓霜,空余犹有画师忙。
  挥毫莫作真山水,零乱荒寒最断肠。
  题不二草堂作画图,渺之编《白石老人逸话》附图,香港上海书局印行,1973年,香港
  
  丁卯正月廿又四日,为街邻作画造稿,其稿甚工雅,随手取包书之纸勾存之。他日得者作为中幅亦可。白石并记。
  题铁拐李《齐白石画选》第18图,人民美术出版社,1980年,北京
  
  吾画山水,时流诽之,故余几绝笔。今有寅斋弟强余画此。寅斋曰,此册远胜死于石涛,画册堆中一流也。即乞余记之。
  题山水册页 王振德、李天庥编《齐白石谈艺录》,第40页,河南人民出版社,1984年,郑州
  
  我在壮年时代游览过许多名胜,桂林一带山水,形势陡峭,我最喜欢。别处山水,总觉不新奇,就是华山也是雄壮有余秀丽不足。我以为,桂林山水既雄壮又秀丽,称得起桂林山水甲天下。所以,我生平喜画桂林一带风景,奇峰高耸,平滩捕鱼,即或画些山居图等,也都是在漓江边所见到的。
  与胡佩衡论画 同上,第59页
  
  ●花鸟、虫鱼 
  小石如猿丑不胜,水仙神色冷如冰。
  断绝人间烟火气,画师心是出家僧。
  画怪石水仙花 郎绍君、郭天民编《齐白石全集》,第10卷,第1部分,第12页,湖南美术出版社,1997年,长沙
  
  朱藤年久结如绳,枫树园旁香色清。
  乱到十分休要解,画师留得悟天真。
  得儿辈函复示 同上,第26页
  
  风翻墨叶乱犹齐,架上葫芦仰复垂。
  万事不如依样好,九洲多难在新奇。
  画葫芦 同上,第28页
  
  老年画法没来由,别有西风笔底秋,
  沧海扬尘洞庭涸,看君行到几时休。
  邻人求画蟹 同上,第50页
  
  倒藤垂叶意绵绵,老去心思费转旋。
  作怪作奇非不可,不如依样老余年。
  题画葫芦瓜 同上,第96页
  
  山桃画笔古雅,大叶粗枝,学于余也。人见其画怪之,余为山桃怜,因劝其仿里某者。人复见其画,大加称许,以为得胜于余也,余为山桃憎。昌黎所谓下笔令人惭,人即为好矣。故此幅先求画于山桃,桃因病辞,余幸得此爱照,因亦从俗画之。所谓大惭者,人即以为大好矣。
  作画记 同上,第2部分,第85页
  
  六月二十四日,今日为荷花生日,余画荷花大小三十余纸,画皆未丑。有最佳者,惟枯荷又有四幅,一当面笑人,一背面笑人,一倒也笑人,一暗里笑人。师曾携去四幅枯荷,暗里笑人在内。有小幅画册最佳,人不能知,师曾求去矣。
  1923年(癸亥)日记 同上,第117页
  
  从师少小学雕虫,弃凿挥毫学画虫。
  莫道野虫皆俗陋,虫入藤溪是雅君。
  春虫绕卉添春意,夏日虫鸣觉夏浓。
  唧唧秋虫知多少,冬虫藏在本草中。
  煮画多年终少有成,晓霞峰前茹家冲内得置薄田微业。三湘四水古邑潭州饱受名师指点,诗书画印自感益进。昔觉写真古画颇多失实。山野草虫余每每熟视细观之,深不以古人之轻描淡写为然。尝以斯意请教诸师友,皆深赞许之。远游归来,日与诸友唱酬诗印,鲜有暇刻。夜谧更阑,燃灯工写,然多以之易炊矣,而未能呈册。此乃吾工写之首次成册者也。乘兴作八虫歌纪之,是为序。光绪卅四年腊月廿二日子夜,齐璜呵冻自题。
  工笔草虫册题记,同上,第3部分,第7-8页
  
  孟丽堂先生尝画鸡,布以牡丹,题为春声。余更以鸡冠花,谓为秋声亦可矣。余年来兴味萧然,石门山长求诗来借山,余兴未尽,作此无党。
  题秋声图 同上,第13页
  
  尝见清湘道人于山水中画以竹林。其枝叶甚稠,雪个先生制小幅,其枝叶太简。此在二公所作之间,借山吟馆主人。
  题竹 同上,第14页
  
  余尝于友人家(见)铜鸭香炉,通身有神味,非如流俗画家画鸭也。
  此足踵,此长者,中爪、中爪上短者。旁爪,足欲蹈未蹈时,两旁之爪向上反,故旁爪在上,中爪在下。
  题画鸭小稿 同上,第15页
  
  此屏共四幅,其纸不一,此外三幅皆陈年纸,著墨便有五彩,幸画在此幅之先,不然为此败兴,或四幅皆不能佳。大不类余平生所作,后之鉴家必有聚讼者矣。丁巳十月十一日重游京华还省,白石老人。
  题水仙寿石 同上,第17页
  
  曲江外史画水仙有冷冰残雪态。此言也,我潜庵弟最能深知,借山吟馆主者。
  题水仙册 同上
  
  此幅本友人强余代笔之作,故幅左己书再观题记,并盖白石曾观之印。乃余自惜年老不忍以精神如黄金掷于虚牝也。吉皆兄深知余意,劝余添加款题,仍为己作。余感吉翁之怜余,因赠之。惜吉翁仅能见此一幅也。己未又七月,弟濒生并记。
  如此穿枝出干,金冬心不能为也。齐濒生再看题记,后之来者自知余言不妄耳。
  题梅花图 同上,第19页
  
  凡画花草,非横斜枝本不能有态度。余画此以直立出之,却觉态度端雅。此意只可与陈配道耳。老萍三过都门,鸡冠花已老,菊花将开,思归时也。老萍。
  题鸡冠花 同上
  
  吉祥声,此虫呼为纺织娘,亦名纺纱婆。纺纱吉祥声,非古典也,濒生己未秋客京华。
  题吉祥声 同上,第20页
  
  有人题此云,串串珊瑚拂水红。余不知是珊瑚花否。蓝花者,想是牵牛花也。此蓼花也。
  题蓼花、牵牛 同上,第23页
  
  三百石印富翁画胭脂花,用我法也。
  题胭脂花 同上
  
  良姜一名盟,江南俗呼蓝蝴蝶。识者谓其根即高良姜。白石临。
  题良姜 同上
  
  百合花,北人呼为虎皮莲。白石。
  此画一茎,茎上节节生花葩,非三四葩一齐开岐也。家山多此花。即写意画,非写照不可。其花开在春暮。
  题百合花 同上,第24页
  
  串枝莲,秋日花也。只宜竹篱茅舍耳。老萍。其色甚娇嫩,似水红,与六月菊同时开。
  题串枝莲 同上
  
  诸葛菜,白石山民用我法临他人本。此菜平生未见过也。
  题诸葛菜 同上
  
  我家法画秋海棠,老萍,叶上之筋,以此叶最似。
  题秋海棠 同上
  
  如意草。岁暮年头即花点盆最佳,以色罕耳,白石。
  题如意草 同上
  
  鱼儿花,又名荷苞牡丹。其叶分三岐,一岐之叶似分三叶。白石老人以我法临。
  题鱼儿花 同上
  
  画凌霄可仿此花法。此夏日花也。
  题凌霄花 同上
  
  题此有青莲不采采青萍句,想此是萍花。
  题青莲 同上
  
  瑞香有红黄白三种,立春即花,白石老人临,付子如、移孙。
  题瑞香 同上
  
  万年青,棒直,略似四如意合成一花,一棒数十花。
  吉祥草之果红亦同时。
  吉祥草之果冬深始红。
  吉祥草画得甚丑,子如、移孙须知更变。
  其花开在虎耳草之先 。
  题万年青、吉祥草 同上,第25页
  
  虞美人,不能曲尽其妙,总以鲜艳为之便佳矣。
  题虞美人 同上
  
  紫玉簪,三月即开花,秋深方已,白石。
  题紫玉簪 同上
  
  草茉莉,为穷檐儿女之花。然而柴门野岸,冉冉夕阳,芳气袭人,未可抹煞,况晚秋时更不可少此。
  此纸布色丑,未足雅观。紫色乃鲜丽花青与洋红错杂涂之。又有一种花色以洋红、藤黄交乱画也。
  题草茉莉 同上
  
  大红鹊叶似荷钱而少偏花,夏甚红,至秋渐减,而花愈繁。若入燠室,四时不卸。
  题大红鹊叶 同上
  
  二日以来为儿孙辈照人底手之画临之,殊无兴,白石。此帧皆出余己意,颇无流俗气。庚申六月初二日老萍记。
  题腊梅、茶花 同上
  
  美人蕉,夏日开花。
  题美人蕉 同上
  
  白石老人画,非有所临也。庚申六月初四日
  题桃花 同上
  
  友人藏旧画花卉百余种,余择其粗笔者临其大意,中有梅菊之类,出自己意为之,以便临池一看,俗所谓引机是也。白石记,如儿、移孙收稿。
  《白石画稿》题记 同上
  
  画贝叶、其细■之细,宜画得欲寻不见。老眼所为,只言大略耳,白石翁。
  此虫乃樊樊山先生所藏古月轩所画烟壶上之本,白石又记。
  题二叶秋虫册页 同上,第26页
  
  著色画四幅,独此墨花能去却一绝艳姿,有超然拔俗之态。借山吟馆主人并记。
  题墨牡丹 同上,第28页
  
  太平年少字情奴,儿女旗亭斗唱酬。
  吟响枝高蝉翅咽,闲心比细叶纹粗。
  
  画苑前朝胜似麻,多为利禄出工华。
  吾今原不因供奉,愧满衰颜作匠家。
  前首闲心更为诗心。拱北先生委作细致画,取其所短,苦其所难也。请正之。癸亥三月中,齐璜并题记。
  题贝叶秋蝉图 同上,第34页
  
  余作画五十年不善画兰花,无论今古人之作,目之所见者,无不形似。此幅略去画家习气耳。白石。
  题兰花 同上,第36页
  
  此册之虫为虫写工致照者,故工,存写意本者,故写意也。三百石印富翁记。
  题蝗虫 同上,第38页
  
  客有求画工致虫者众,余目昏隔雾,从今封笔矣。白石。
  题甲虫 同上
  
  桠枝叠叶胜天工,几点朱砂花更红。
  不独萍公老多事,犹逢贪画石安翁。
  题山茶花 同上,第44页
  
  作画贵能而不能,此幅将不能也。白石山翁并题记。
  题月季 同上
  
  不数笔成蝶固难,欲有栩栩姿态,尤不易也。白石。
  题海棠,蝴蝶 册上,第47页
  
  今古公论几绝伦,梅花神外写来真。
  补之和伯缶庐去,有识梅花应断魂。
  和伯老人,湘潭人。余前诗所言之三人画梅,余推此老为最妙。此老自言学杨补之,余以为过之远矣。惜出长沙界,不知此老为何人。寄萍堂上老人画并题记,时居京华。
  题梅花 同上,第48页
  
  余之画虾,已经数变。初只略似,一变毕真,再变色分深浅,此三变也。白石山翁并记。
  题画虾 同上,第48页
  
  借山吟馆主者作画,平生不喜稠密,最耻杂凑,老年犹皆少。
  题汲汲高官 同上,第49页
  
  此册叶大花粗,不宜摹作,只可为法家赏玩也。璧城女弟须知之。璜。
  题紫藤 同上,第54页
  
  顷刻青蕉生庭坞,天无此功笔能补。
  昔人作得五里雾,老夫能作千年雨。
  今岁画蕉约四、三十幅,此幅算有春雨不歇之意。寄萍堂上老人并题。
  题芭蕉 同上,第57页
  
  借山吟馆主者一时清兴,可见之于草木。
  题枯树双鸦 同上,第63页
  
  画花卉,半工半写,昔人所有,大写意,昔人所无。白石山翁制。
  题蝴蝶兰 同上
  
  客谓余日,君所画皆垂藤,未免雷同。余曰藤不垂,绝无姿态,垂虽略同,变化无穷也。客以为是。白石山翁并记。
  题葫芦 同上,第66页
  
  前人画蟹无多人,纵有画者,皆用墨色。余于墨华间,用青色间画之,觉不见恶习。借山吟馆主者齐璜并记。
  题草蟹 同上,第77页
  
  松、竹、梅皆君友,能耐寒,品色俱高。借山馆后白石亲种半山。
  题茶花 同上,第82页
  
  昔人不入时句云,早知不入时人眼,多买胭脂画牡丹。予云,夺得佳人口上脂,画出樱桃始入时。白石老人。
  题樱桃 同上,第84页
  
  此蟋蟀居也。昔人未曾言过,此言始自白石。
  题蟋蟀葫芦册页 同上,第87页
  
  三代为农夫,才晓得菜根有真味,白石。
  题白菜萝卜 同上,第87页
  
  此瓜南方谓为南瓜,其味甘芳。丰年可作下饭菜,饿年可以作粮米。春来勿忘下种,大家慎之。庚寅九十岁白石老人并记。
  题南瓜 刘振涛、禹尚良、舒俊杰编《齐白石研究大全》第132页,湖南师范大学出版社,1994年,长沙
  
  老馋亲口教琵琶,朱雪个题葡萄句,余不得解,二十年的犹未忘。
  题葡萄 同上,第106页
  
  曾见雪个以水晶杯著墨芙蓉,余画以红菊。
  题菊花 同上,第106页
  
  老年人蛩声皆厌闻,故篱下不画蟋蟀。
  题豆角 同上
  
  此幅余白不大,不能题诗,虽有得者之请,未能应也。白石山翁并记。
  题三秋图 同上,第11图
  
  即辛酉四月十二日之虫,足之长短最似者并存之。凡画虫,工而不似乃荒谬匠家之作,不工而似,名手作也。
  题马蜂图 同上,第238页
  
  牵牛花最大为梅郎家最多。余从来画此花大不过大观钱大,自过梅家,画此大花犹以为小也。
  题画牵牛花 同上,第74页
  
  己未六月十八日,与门人张伯任在北京法源寺羯磨寮闲话,忽见地上砖纹有磨石印之石浆,其色白,正似此鸟,余以此纸就地上画存其草。真有天然之趣。
  题白描稿 同上,第67页
  
  尹和伯先生曾为潜庵弟画梅,清润秀逸。余不欲雷同,乃以苍劲为之。
  题梅 同上,第62页
  
  客论画荷花法,枝干欲直欲挺、花瓣欲紧欲密。余答曰,此语譬之诗家属对,红必对绿、花必对草,工则工矣,未免小家习气。
  题荷花 同上,第46页
  
  此幅乃予二十岁时之作,九十以后重见其中七、六十年,笔墨自有是非。把笔记之,不胜太息。九十一岁白石尚在客。
  题鱼 胡佩衡、胡橐编著《齐白石画法与欣赏》第4图,人民美术出版社,1959年,北京
  
  白、白、白,黑、黑、黑,鸽子大翅不要太尖而直,尾宜稍长。
  对鸽写生小稿 同上,第93页
  
  余作画每兼虫鸟,则花草自然有工致气。若画寻常花卉,下笔多不似之似,决不能此荷花也。
  题荷花、蜻蜓 同上,第90页
  
  予年七十八矣,人谓只能画虾,冤哉,白石山翁。
  题虾 同上,第42页
  
  余有友人尝谓曰,吾欲画菜,苦不得君所画之似,何也。余曰,通身无蔬笋气,但苦于欲似余,何能到,友人笑之。白石画并记。
  题白菜 同上,第87页
  
  客谓以盈尺之纸,画丈余之草木,能否。余曰能。即画此帧。客称之,白石并记。
  作画易,只得形似更易,欲得局格特别则难。此小帧有之。白石山翁又记。
  题芭蕉 同上,第76页
  
  百本牵牛花碗大,三年无梦到梅家。
  题画牵牛花 同上,第34页
  
  笔墩向这边,顺笔,笔尖向这边横扫来,点外之色似朱砂。少许积墨和黄,欲紫不紫。
  题注鸳鸯并蒂莲花双钩底稿同上,第10图
  
  懊道人画荷花,过于草率,八大山人亦画此,过于太真。余能得其中否,自尚未信。世有知者,当不以余言为自夸。食者自当窃笑也。白石老人并记。
  题荷花翠鸟 同上,第69页
  
  凡画动物,欲不似,画家本来不能为,欲似又不能免俗,此画难处。白石。
  题虾 龙龚著《齐白石传略》第30图,人民美术出版社,1959年,北京
  
  选格着色,异于造化,真人巧胜天老。
  题画葫芦 同上,第53页
  
  余为杨潜庵画册子,中有水仙花,陈师曾称之,使余每画册子,不离此花。
  题水仙花 同上,第50页
  
  古人作画,不似之似,天趣自然,因曰神品,邹小山谓未有形不似而能神似者。此语刻板,其画可知,桐荫论画所论,真不妄也。
  题芦苇水鸭 同上,第41页
  
  李复堂小册画本,壬子五日自喜在家,并书复堂题句。云根姻先生之属,以为何如。齐璜记以寄之。
  此画尚未寄去,其人已长去矣。是年秋八月,吾师沁园先生来寄萍堂,见而称之,以为融化八怪。命璜依样为之。璜窃恐有心为好,不如随意之传神,即以此记之奉赠。更画四幅焚之,以答云根也。
  题菖蒲、蟾蜍 同上,第21图
  
  星塘予之生长处也。春水涨时,多大虾,予少小时,以棉花为饵,戏钓之。今越六十余年。故予喜画虾,未除儿时戏弄气耳。
  补题多虾图 张次溪笔录《白石老人自传》,人民美术出版社,1962年,北京
  
  余往时喜旧纸,或得不洁之纸,愿画工虫藏之兮。妙如女弟求画工虫,共寻六小页为赠画后三十年,庚午、白石。
  题蜘蛛《荣宝斋画谱》第75集,第25页,1993年版 北京
  
  此动物余曾见陈星海有是画法,尤可媚俗眼,欲耳食者易知,诚不难为。然心中终不欢迎也。萍翁又记。
  题鸡 同上,第34页
  
  山桃女子每索余画,且言求为形似者,使流俗不难知也。余深知此意,即如所言而为之。世有知者,当知非余所自许尔,癸丑春,濒生并记。
  题芦雁 同上
  
  螳螂无写照本,信手拟作,未知非是。或曰大有怒其臂以挡车之势,其形似矣。先生何必言非是也。余笑之。
  题螳螂 同上,第40页
  
  一日画鼠子啮书图,为同乡人背余袖去,余自颇喜之,遂取纸追摹两幅,此第二也。时居故都西城太平桥外,白石山翁齐璜并记。
  题鼠子吃书图 同上,第101集第19页
  
  此册计有二十开,皆白石所画,未曾加花草。往后千万不必添加,即此一开一虫最宜。西厢词作者谓不必续作,竟有好事者偏续之,果丑怪齐来。甲申秋八十四岁白石记。
  题飞蝗册页 董玉龙编《齐白石作品集》第80页,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1990年,天津
  
  余自少至老不喜画工致,以为匠家作,非大叶粗枝、糊涂乱抹不足快意。学画五十年,惟四十岁时戏捉活虫写照,共得七虫,年将六十,宝辰先生见之,欲余临,只可供知者一骂,弟璜。
  题秋叶孤蝗 同上
  
  予久不画蟹,偶尔画之,竟能成趣,乃心手相应也。辛巳二月借山吟馆主者。
  题篓蟹 《齐白石绘画精品选》第43图,人民美术出版社,1991年,北京
  
  此鼠子吃书图,为家人依样各画一幅,自厌雷同,故记及之,乙亥白石山翁。
  题鼠子吃书图 同上,第35图
  
  寻常习气尽删除,谁使聪明到老愚。
  买尽胭脂三万饼,长安市上姓名无。
  癸亥冬十二月之初为公雨先生制并题。白石山翁。
  题绿梅 同上,第9图
  
  不画此花将越半年矣,胸中犹有好枝,白石并记。
  题玉兰 同上,第10图
  
  余尝见南楼老人画此,无脂粉气,惜枝叶过于太真,无青藤、雪个之名贵气耳。三百石印富翁画。时庚申冬还家省亲,阿芝老矣。
  题石榴 同上,第5图
  
  谚云,凡动物有一体似龙者,可以为龙,虾头似龙,可为龙耶,白石。
  题群虾 《齐白石绘画精品者》第62页,人民美术出版社,1991年,北京
  
  以小纸画牛为半丁携之去,因留其本画此白石。此系大幅裁十下者,为儿孙辈作样可矣,未可作为小幅看也。辛酉画,壬戌裁后补记。
  题水牛 辽宁博物馆编《齐白石画册》,第23图,辽宁美术出版社,1961年,沈阳
  
  粗大笔墨之画难得神似,纤细笔墨之画难得形似,此二者余常笑人,来者有欲笑我者,恐余不得见,身后恨事也。辛酉八月初四日得此虫。京华白石翁记。
  题蝇 齐良迟口述、卢节整理《父亲齐白石与我的艺术生涯》第8图,海潮出版社,1993年,北京
  
  翅长三之二,头至翅一之一,膝与翅齐,此虫翅少短一分,画时留意。
  题蝗虫 同上,第12图
  
  芙蓉叶大花粗,山之后者葩,开能耐久,且与菊花同时,亦能傲霜,余最爱之。白石山翁并记。
  题芙蓉游鱼 《齐白石绘画选集》第18图,湖南美术出版社,1980年,长沙
  
  作画欲求工细生动,故难,不谓寥寥数笔神形毕见,亦不易也。余日来画此鱼数纸,仅能删除做作,大写之难可见矣。白石并记。
  题画鲇鱼 董玉龙编《齐白石绘画作品集》,第36图,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1990年,天津
  
  余之画蟹,七十岁以后一变,此又变也。三百石印富翁并记,冬日无寒。
  题螃蟹 同上,第34图
  
  凡作画须脱画家习气,自有独到处。白石自临自家本,觉不如从前。八十五岁。
  题兰、谢云、刘玉山编《中国现代名家画谱·齐白石》扉页,人民美术出版社,1993年,北京
  
  冷庵弟此纸丑不受墨,而且吾弟坐待,画不能佳,吾不怪纸丑,只怪吾弟欲早得为快也。小兄璜戊寅。
  予第一次画蛟,竟能稍似,冷庵、泊庐二弟称之曰,万物寓于胸中,为画家殊不易也。白石又记。
  题蛙蚊 同上,第67页
  
  余五六岁时,戏于老屋星塘岸,水浅见大虾不可得,以粗麻线系棉絮为饵之,虾足钳饵,线起虾出水,犹忘其开钳,较之钓鱼,更可乐也。儿时乐事老堪夸,衰老耻知煤米价。怜君著述钓鱼趣,何苦阿芝絮钓虾。
  为于非闇画钓鱼图并题,徐中敏、娄师白《齐白石画虾》第20页湖南美术出版社,1990年,长沙
  
  五十年前作小娃,棉花为饵钓芦虾。
  今朝画此头全白,记得菖蒲是此花。
  题虾 同上,第23页
  
  从画画翡翠(鸟)者必画鱼,余独画虾,虾不浮,翡翠奈何,白石并记。
  题翠鸟与虾《著名国画家专题技法·齐白石画虾》第44页,湖南美术出版社
  
  胸中著有龙蜿,用之画藤,有时雷雨亦疑飞去。
  画藤手记,王振德、李天庥编《齐白石谈艺录》第73页,河南人民出版社,1983年,郑州
  
  鸽子大翅不要太尖、且直,尾宜稍长,要记清鸽子的尾毛有十二根。
  画鸽写生稿手记 同上,第55页
  
  余画小鸡二十年,十年能得形似,十年能得神似。
  对胡佩衡语 同上,第7页
  
  应该细心观察它(指玫瑰)生长的全部过程……玫瑰的刺多是向下长的,所以常常牵挂人的衣服。
  对胡诘青语 同上,第54页
  
  南方的紫藤是花与叶齐放的,北京是先花后叶,别有风趣。
  对胡橐语 同上
  
  花瓣之里有纹。未开棉之壳似桃子。
  画棉小稿自注 同上
  
  枇杷梗要粗大,冬瓜梗要细小。
  对胡橐语 同上,第55页
  
  予友瞽居士家梅墅门外,一藤穿壁,拳溪如狮伏,如蛇行,奇形诡状,月夜视之可畏也。
  题画藤 同上
  
  鲤鱼腮旁有一条灰白色的线,直通鱼尾,从这条线可以计算它身上有若干鳞片……画画的人如能这么仔细地去研究它,在画它时就不会马虎的了。
  对胡诘青语 同上,第55-56页
  
  此鱼俗呼为蓑衣鱼,以尾似也。腮上一点大绿色,尾有赤色。
  画鱼小稿自记 同上,第56页
  
  蟹是有壳的,蛤蟆是无壳的,若画蛤蟆的身和腿同螃蟹一样,那算什么艺术呢?
  与胡佩衡论画 同上,第62页
  
  这幅画用水分晕出非常得当,再配上浓艳的红绿颜色,表达出来小雨初霁、春花更新的意境,再与白玉兰相映,真乃画得鲜花纸上香了。
  与胡橐谈画牡丹 同上,第81页

国庆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