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素居画学钩深》(摘抄)(清)董棨
  尔雅曰:「画,形也。」说文云:「形,象形也。」释名云:「画,挂也,以五色挂物象也。」古人作画,五彩彰施,故唐晋诸公皆用重色,笔尚钩勒。至元人使尚水墨,而以高简为工,古意寖废矣。然赵文敏文太史得意之作,犹见古人典型。

  画故所以象形,然不可求之于形象之中,而当求之于形象之外。

  初学论画,当先求法,笔有笔法,章有章法,理有理法,采有采法。笔法全备,然后能辨别诸家。章法全备,然后能腹充古今。理法全备,然后能参变脱化。采法全备,然后能清光大来。羚羊挂角,无迹可寻。非拘拘于法度者所能之也,亦非不知法度者所能知也。

  笔不可穷,眼不可穷,耳不可穷,腹不可穷。笔无转运曰笔穷,眼不扩充曰眼穷,耳闻浅近曰耳穷,腹无酝酿曰腹穷。以是四穷,心无专主,手无把握,焉 能入门。博览多闻,功深学粹,庶几到古人地位。

  知见日进于高明,学力日归于平实。

  弄笔如丸则墨随笔至,情趣自来,故虽一色笔墨,而浓澹自见,绚烂满幅,彼以浓澹而论深浅,悉啻蜩与鸠,第知飞抢榆枋之乐。

  凡作花卉飞走,必先求笔。钩勒旋转,直中求曲,弱中求力,实中求虚,湿中求渴,枯中求腴,总之画法皆从运笔中得来,故学者必以钩稿为先声。钩勒既熟,则停顿转折处处入彀,画家所谓屋漏痕折钗股印泥划沙,随处布置,天成画幅,自得神妙境界,非十三科所可限也。

  画何有工緻写意之别?夫书画上同一源,何论同此画而有工緻写意之别耶?要之画益工则笔愈见,笔法固无工粗之别,而赋色则有工粗之殊。然不可以笔法而论工粗也,画师与画工不同如此。

  画固以逸品为上,然气息仍欲秾深沉厚。

  写山水以位置阔大,气象雄伟为主。若务求工细,已落四谛禅矣。

  画贵有神韵,有气魄,然皆从虚灵中得来,若专于实处求力,虽不失规矩而未知入化之妙。

  临摹古人,求用笔明各家之法度,论章法知各家之胸臆,用古人之规矩,而抒写自已之性灵。心领神会,直不知我之为古人,古人之为我,是中至乐,岂可以言语形容哉!

国庆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