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山画谱》(国朝)邹一桂 撰
 
  ◆提要

  《小山画谱》二卷,国朝邹一桂撰。一桂字小山,号让乡,无锡人。雍正丁未进士,官至礼部侍郎。是编皆论画花卉法。上卷首列八法、四知。八法者,一曰章法,二曰笔法,三曰墨法,四曰设色法,五曰点染法,六曰烘晕法,七曰树石法,八曰苔衬法,皆酌取前人微论。四知者,一曰知天,二曰知地,三曰知人,四曰知物,则前人所未及也。次为各花分别,凡一百十五种,各详花叶形色。次取用颜色,凡十一条,各详其制炼之法。下卷首摘录古人书说,参以已意,凡四十三条。附以胶矾纸绢画甦画笔用水诸法,而终之以洋菊谱。盖一桂於乾隆丙子闰九月承诏画内廷洋菊三十六种,蒙皇上赐题,因恭纪花之名品形状,撰为兹谱,以志荣遇。时《画谱》已刊成,因附於末。一桂为惲氏之婿,所画花卉,得惲寿平之。传是编篇帙虽简,然多其心得之语也。


  ◆卷上

  昔人论画,详山水而略花卉,非轩彼而轾此也。花卉盛于北宋,而徐、黄未能立说,故其法不传。要之画以象形,取之造物,不假师传。自临摹家专事粉本,而生气索然矣。今以万物为师,以生机为运,见一花一萼,谛视而熟察之,以得其所以然,则韵致丰采自然生动,而造物在我矣。譬如画人,耳、目、口、鼻、须、眉一一俱肖,则神气自出,未有形缺而神全者也。今之画花卉者,苞蒂不全,奇偶不分,萌蘖不备,是何异山无来龙,水无脉络,转折向背、远近高下之不分,而曰笔法高古,岂理也哉!是编以生理为尚,而运笔次之,调脂匀粉诸法附于后,以补前人所未及,而为后学之津梁。览者识其意而善用之,则艺也进于道矣。

  画有八法四知。八法之说前人不同,今折其衷以论花卉。

  一曰章法。章法者,以一幅之大势而言,幅无大小,必分宾主。一实一虚,一疏一密,一参一差,即阴阳昼夜消息之理也。布置之法,势如勾股,上宜空天,下宜留地,或左一右二,或上奇下偶,约以三出为形。忌漫团散碎,两亘平头,枣核虾须。布置得法,多不厌满,少不嫌稀。大势既定,一花一叶,亦有章法。圆朵非无缺处,密叶必间疏枝;无风翻叶不须多,向日背花宜在后;相向不宜面凑,转枝切忌蛇形;石畔栽花,宜空一面;花间集鸟,必在空枝。纵有化裁,不离规矩。

  二曰笔法。意在笔先,胸有成竹,而后下笔,则疾而有势,增不得一笔,亦少不得一笔。笔笔是笔,无一率笔;笔笔非笔,俱极自然。树石必须蟹爪,短梗则用狼毫(蟹爪、狼毫,笔名)。钩叶钩花,皆须顿折;分筋勒干,迭用刚柔;花心健若虎须,苔点布如蚁阵。用笔则悬针、垂露、铁镰、浮鹅、蚕头、鼠尾诸法,隐隐有合。盖绘事起于象形,又书画一源之理也。

  三曰墨法。用顶烟新墨,研至八分浓淡,枯湿随意运之。杜陵云:白摧朽骨龙虎死,黑入太阴雷雨垂。尽之矣。忌陈墨、积墨、剩墨、生纸、急起、急落。花朵略入清胶,点苔、踢剩不妨带湿。浓心淡瓣,深蒂浅苞,一定之法也。

  四曰设色法。设色宜轻而不宜重,重则沁滞而不灵,胶粘而不泽。深色须加多遍,详于染法。五采彰施,必有主色,以一色为主,而他色附之。青紫不宜并列,黄白未可肩随。大红大青,偶然一二。深绿浅绿,正反异形。花可复加,叶无重笔。焦叶用赭,嫩叶加脂。花色重则叶不宜轻,落墨深则着色尚淡。

  五曰点染法。点用单笔,染须双管。点花以粉笔,醮深色于毫端而徐运之,自然深浅合度。染花则先铺粉地,加以矾水,俟其干后,以一笔醮色染着心处,一笔以水运之,初极淡,渐次而深。染非一次,外瓣约三遍,中心必五六,则凹凸显然,自然圆浑。用脂略入清胶,则不沁积而完后发亮。叶大亦用染法,叶小则用点法。至下笔轻重疾徐,则巧存乎人,非笔墨所能传也。

  六曰烘晕法。白花白地,则色不显,法在以微青烘其外,而以水笔晕之,自有以至于无,其用笔甚微,着迹不得,即画家所谓渲也。或欲画白花,先烘其外亦得。总欲观者但赏玉质而不知其烘,则妙矣。又树石禽鱼,水纹波级,雪月霞天,亦用烘法。烘亦用水,非用火也。

  七曰树石法。树石必有皴法,用枯湿笔随意扫去,树干欲其圆浑,逢节处空白一围,转湾必有节,节之圆长、大小不一状。松龙鳞,柏缠身,须参活法。桐横抹,柳斜擦,各树不同。柔条细梗,不用双钩。错节盘根,不妨臃肿。至于花间置石,必整块玲珑,忌零确叠砌。一卷如涵万壑,盈尺势若千寻。纵有顽矿,亦须三面;如出湖山,穴窍必多。隙际方生苔藓,洼处或产石芝。面背宜清,边腹要到;黑白尽阴阳之理,虚实显凹凸之形。能树石,则山水之法思过半矣。

  八曰苔衬法。树石佳则不必苔,点苔不得法则反伤树石。法须错综而有队伍,多不得,少不得,相其体势而布列之,或圆或尖,或斜或踢,或乱或整,能使树加圆浑,石益崚嶒,则神妙矣。地坡着草,各称其花。早春仅可枯苔,春夏不妨丛绿苔。花下宜净,蒙茸则非。春花春草,秋花秋草,各不相浑。如戟如茅,有意无意,画家神明,全在乎此,勿以为余技而忽之。

  四知之说,前人未发,今特标之。

  一曰知天。万物生于天,天有四时。夏秋之花皆有叶,春则梅杏桃李各不同。梅开最早,天气尚寒,故无叶而必有微芽。杏次之,则芽长而带绿矣。桃李又次之,则叶已舒而尚卷曲。至海棠、梨花,牡丹、芍药之类,已春深而叶肥。水仙本三月花,而以法植之,则正月开,故叶短。迎春与梅花同。兰蕙宿叶不凋,其新叶亦花后方长。至禽鸟蜂蝶,各按四时。梅时无燕,菊候少蜂。冬花不宜绿地,春景勿缀秋虫。随时体察,按节求称,各当其可,则造物在我。

  二曰知地。天生虽一,而地各不同。庾岭梅花,北开南谢,其显著矣。北地风寒,百花俱晚。滇南气暖,冬月春花。如朱藤,江南叶后方花,冀北则先花后叶。小桃、丁香、探春、翠雀、鸾枝,北方多而南方绝少。梅花、桂花、茉莉、珍珠兰、紫微,则盛于南而靳于北。芍药以京师为最,菊花则吴下为佳。湖南多木本之芙蓉,塞北无倒垂之杨柳。物以地殊,质随气化。生花在手,不可不知。

  三曰知人。天地化育,人能赞之,凡花之入画者,皆剪裁培植而成者也。菊非删植,则繁衍而潦倒;兰非服盆,则叶蔓而纵横。嘉木奇树,皆由剪裁,否则杈丫不成景矣。或依阑傍砌,或绕架穿篱,对节者破之,狂直者曲之,至染药以变其色,接根以过其枝。播种早晚,则花发异形;攀折损伤,则花无神采。欲使精神满足,当知培养功深。

  四曰知物。物感阴阳之气而生,各有所偏。毗阳者花五出,枝叶必破节而奇;毗阴者花四出六出,枝叶必对节而偶。此乾道坤道之分也(草木亦有花五出,而枝叶对节者,又阴阳交错之理,木本则无)。春花多粉色,阳之初也;夏花始有蓝翠,阴之象也。花之苞蒂须心,各各不同:有有苞无蒂者,有有苞有蒂者,有有蒂无苞者,有无苞无蒂者,有有心无须者,有有心有须者。花叶不同,干亦各异。梅不同于杏,杏不同于桃,推之物物皆然。一树之花,千朵千样;一花之瓣,瓣瓣不同。千叶不过数群,纵阔宜加横小(谓大瓣直者宜以小瓣嵌插之)。刺不加于花项,禽岂集于棘丛。草花有方干之不同,折枝无蜂蝶之来采。牡丹开时,不宜多生萌蘖;蜡梅放候,偶然干叶离披。新枝方可着花,老干从无附萼。欲穷神而达化,必格物以致知。

  各花分别

  【梅】白花五出,枝叶破节。冬春间即开,得阳气之最先者也。蕊圆蒂小,须密,中抽一心,无点,即花谢后结实者。凡结实之花俱有之,人未之察耳。着梗处有微苞,开足时形扁。花时有微芽着新枝,枝青色。老干屈曲虬形,墨色略带赭色。千叶者,有玉蝶、红梅、绿萼,诸品不一。

  【杏】花红,深浅不一色。瓣五出,兜而微绉。蕊圆丛结,蒂大,着梗处微苞。花瓣以曲笔肖之。芽嫩绿,带微红。新旧枝皆赭墨色,较梅干多历级,老本亦能屈曲。又三妙杏,千叶,重缬,蒂极大。谓三妙者,以花、实、仁皆妙也。

  【桃】有深红、浅红、白色。花五出,枝叶破节,瓣、蕊、蒂俱尖长。须少,开足则红。着梗处微有苞,嫩叶微舒卷曲,枝直,老干亦不甚曲,枝干皆赭墨色。

  【千叶桃】粉红者深浅不一,赤者为绯桃,白者为碧桃。俗以千叶者为碧桃,白者为白碧桃,谬矣。梅、杏、桃俱用点法。千叶者蒂两层十瓣,叶尖长,开在春深故也。碧桃开足,心墨色,枝比单叶者较柔娜,干赭墨色。

  【小桃】亦有深浅红、白三色,五出,而花小。枝柔弱,蕊、瓣、蒂、须、干俱如桃,开时微芽。此花惟北地有之,开在杏花之前,江南绝无。

  【山桃】深红,千叶,藤本,枝蔓离披,叶蕊双出,对节开。向一边开时,叶短小。种山石上为宜。

  【樱桃】花丛发,淡红,五出,瓣有锯齿,长柄,须少蕊尖,枝柔曲,开时嫩叶微舒,亦带红色,枝叶破节。唐时宴新进士于花下,谓“樱桃宴”,以此花开在二月时也。

  【李】三月花,五出,色白朵小,而丛发有柄。檀心,开时微叶,枝亦破节。

  【海棠】三月花,五出,多层。蕊丛生,深红。开足正面白,反瓣深红,其瓣狭长而圆末。柄蒂俱红者,为西府海棠。唐时大内所植,今不易得。柄绿而带红者为多,着花处先有尖圆小叶,青色,而其嫩叶反大而微红。又一种,花叶肥大,重台,梗光润而青者,为河南西府。若棠梨则单瓣青蒂,叶尖,色态俱不及矣。

  【梨】三月尽花开,五出,色纯白。心初黄,开足后赭墨色。长柄丛生,叶嫩绿,亦有柄。随风而舞,花之流逸者也。写此花者,必兼风月,或飞燕宿鸟,以淡墨青烘之,则花显而云气亦出。其干柔曲,老干苍黑,以浓淡墨画之,不用赭。又红梨花,开在二月间,色微红,开时无叶,绝少韵致。

  【玉兰】花大如碗,九瓣,色白而微黄。中抽一心如穗,旁须十数茎,紫檀色。苞二片,栗绒色,开时即落,无蒂。树高数丈,绿芽如豆荚,对生。枝干白色,以枯湿笔为之,不用赭。写此花,须积粉先染微黄,而以粉傅之。

  【辛夷】花似玉兰,心、须、苞俱无二,而色微红,香不及。亦二月开。

  【木笔】三月开花,似辛夷,而内白外紫。开时有叶,叶长而阔,末尖圆。

  【丁香】有紫、白色二种。蓓蕾甚繁,花小,四出,千朵丛开。蒂甚微,开时业已条发。叶圆净,对节。生花后结子,如丁香,故名。此花盛于北地,三月尽开。

  【瑞香】正月开花,最早。瓣四出,丛生,有紫白二色。枝叶对节。树不甚高,开时有叶叶尖长。花大者径寸。丁香花小而繁,瑞香花大而疏。一在春早,一在春深,皆香草也。花谱内有黄红杂色者,余终未见。

  【贴梗海棠】大红花,五出。蒂大而青色。三五丛开,开时有叶,但花叶俱着梗,无柄,故名贴梗。黄心一簇,反瓣淡红,三月开。亦有四时俱花者,结实如栟子。

  【垂丝海棠】粉红色,花小丛生。瓣亦有锯,长柄下垂如丝,开时有嫩叶,微红。以海棠接于樱桃本上,故两似之。三月开。树不甚高。

  【紫荆】花色深紫而小,如豇豆花。微有柄,丛生,极密砌,满枝条枝。梗劲直。开时有微叶,圆而有柄,经风则摇。此花有毒。三月尽开,对节生。

  【郁李】粉红,千叶,花开叶间有柄,结实如樱桃,叶尖长,微有锯齿,树小而枝直。《集注》以棠棣为郁李者,非也。郁李不能偏反,萼不(音浮)亦不多。《诗》所云“棠棣”者,应是海棠,非郁李也。

  【冰梅】三月开,如郁李而肥大。花粉色,千叶,蒂柄叶俱绿。高二三尺,枝条柔弱。北地花也。

  【绶带】长条蔓生,黄花四出。瓣长,而卷缀满于枝下,垂如带,对节生。宜栽篱落。二月即花,心黄两点而已。花后舒叶,圆末而狭长。花时芽赭色。

  【迎春】木本对节,枝条甚繁,黄花六出。迎春而开,故名。开足后全朵脱落。开时绿芽尖簇,蒂亦六出,着梗有苞。此花宜盆供。

  【探春】白花细小,丛生,五出,开时叶芽卷曲,微蒂微柄,略似丁香,芬芳可爱。亦北地花也,正月开。

  【鸾枝】花似红梅,千叶,对节。花时有叶,尖小。树不高,长条密盈,三月开。亦北地花也。

  【水仙】以单叶者为佳,白花六出,上如金盏,内檀心三点。根叶如蒜,中抽一穗,开四五花。花柄如萱,绿色。丛处有苞二片,尖长,赭色。每剪叶不过四五,以法植之,叶短花高,香气清微。千叶者为玉玲珑,香逊。

  【兰】春兰最早,正二月即开。茎长三寸,层苞,花五瓣,三长二短。心如象鼻,紫文如贝。着里处两旁超起,色白。上另一青子,三角,末微红,即花后结荪者也。叶长条,尺余,阔三四分,背有剑脊,经冬不凋。此花本生于深林山泽中,取贮盆盎,经年则叶短而花高,香气弥郁。一剪一花,间有双花者。又有翠兰、蜜兰、红兰,而以素心者为贵。其大者为燕衔珠,香达户外,花开月余,采之风干,可疗心疼。又建兰,似蕙,一干数朵,叶阔而直上,香袭人。又汉中兰,亦干生,花叶俱小。皆夏秋开。至冬兰,则花大而不香,以开在冬月也。

  【蕙】花似兰,而一茎数朵,多至十余花。以绿茎绿花者为贵。其花破节生,一花一苞,心亦如兰。几兰蕙花开,有一露珠缀于花底,忌蜂采去,则花不精神。蕙叶长至二尺余,茎长尺余,服盆则叶短。四月初开。

  【月月红】花似蔷薇,叶五出,着花处或三出,花色粉红。每月花开,又谓月月季花。又有深红者为月桂,白者为月白。

  【紫蝴蝶】阔叶抽茎,干上生枝,陆续开花。紫花九瓣,作三台。大瓣三,有紫点,中起一墙如锯,白质而红点。小瓣三,无点。其大瓣之上,另擎出三瓣,狭小而拳,白色红筋。此花宜栽高处,喜日色,土墙上多有之。俗谓之墙头草。

  【花蝴蝶】花略小,亦九瓣,淡紫色。大瓣有黄心紫点,小瓣无。擎出狭瓣如又,一茎十数花。三月开。

  黄蝴蝶夏秋方开,叶如羽扇,高三四尺。分枝结蕊,对节开花。花样如前,而瓣直坚厚,大小瓣俱红点。花后结实,三棱,黑子,圆如药丸,明春抛种即出。

  【蔷薇】丛生,青茎,多刺,长条着花,色态多般。有红白花,深浅不一。花蕊繁朵如杯大,叶五七出不等,而以花黄者为上品,花大,蜜色,必过枝乃活。一种名玉堂春,数花丛于一顶,大如钱,色娇红,茎无刺。一种名十姊妹,花小而五色俱备,并有花心内复生蕊者,亦丛生于枝末,而有刺。又夹竹梅,花白千朵,而叶似竹,多三出,无刺。——皆蔷薇之别种也。又野蔷薇,生于岸坡,单瓣五出,圆而缺,香烈,取之烝滴为露者是也。

  【金盏】草本,花金黄色,形如金盏。绿叶柔厚而长,结实如拳爪。花陆续开,四季不绝,又谓之长春花。

  【木香】藤本,长条有刺,花千叶,丛开于顶,心赭墨色,花蒂如蔷薇,有柄,色有黄白二种。白者贵,黄者香亦不及。又有一种云南红,蒂红色,此花即荼蘼也。植宜高架,其叶必三,如竹叶而锐。蕊初放,即露花香,味甜静。

  【绣球】白花,四月开。树高一二丈,叶肥大,锯齿。花如千朵梅,结成一球,圆径五六寸,开于枝末,经露下垂。风亭月榭,不可无此映带。画法分裆不分瓣,正面花圆,四旁侧立,方能成规。

  【牡丹】即木芍药。古有芍药而无牡丹,永嘉时始见吟咏。其花木本,高者五六尺,惟玉楼春可丈余。花大者径尺,小者五六寸,千叶者贵。或平头,或起楼,色红、黄、紫、白俱有,并有牙色、碧色、驼色、藕色、绿色、墨色、洒金等类。叶俱九出,贴花处或三五出。苞大蒂小,而蒂瓣叶大,枝叶破节。画法大红大紫必用渲染,粉红者或点笔,黄白必须积粉。花心错落,间露黄白花赭墨点。叶梗向上,有筋丫处微芽一点。老干挺枝,必有红苞,其无花之干,偶点一二,多不得。一花叶必四枝,少不得。谷雨候开,亦谓谷雨花。

  【芍药】草本,四月开。花千叶,各色俱备,早晚种类不一。梗方条直,花蕊多。种植者只留顶枝一二,则花朵大。叶九出,尖长,弯垂卷起,中陷边超,如桂叶。花形较牡丹更为绰约。染花与牡丹同,钩叶筋则顺其卷势,方梗须勒出。此花京师为最,南方瘦弱不及也。

  【杜鹃】古名红踯躅,本系蜀花,今各处皆有。高四五尺,低者一二尺,春尽方开。色朱红,六出,重台,花蒂托管,蒂甚微细。一枝数萼,先叶后花,叶尖小,枝皆对节。花瓣尖圆,残则全朵脱落。其树盘生,望若赤楼,枝条软弱,以杜鹃鸣时始开,故名。又一种,花大而色淡,叶亦粗,并有五色者,谓之山鹃花。黔中遍山皆是。

  【罂粟】草本,四月开,青茎,高二三尺。叶如茼蒿,花大如碗。千叶者有大红、桃红、紫色、纯白、粉红各种。单叶者不贵。实如罂,分房,囊子数千粒如粟,其叶抱茎,生花艳丽,一本数花。初生时柔荑可食,粟可为腐,香美。隔年八月下种,经冬成棵。以草遮霜雪,春则去之。性喜肥。其花托底四瓣,上千叶,皆尖细。有苞,开则脱落。

  【虞美人】草本,类罂粟而小。一本数花,长柄有毛,花蕊下垂,开时始直,苞两片顶出花头,五色俱备。叶多尖叉,形亦五出。瓶心如莲房,须环其外,千叶者不见心。相传此花出虞姬冢上。四月开。

  【玫瑰】花深紫,似蔷薇而多刺,叶七出。肥苞,开足花扁,瓣上多白筋,黄心攒簇,香味甜美。四月开。

  【刺梅】有红、黄二种,花、叶、刺俱似玫瑰,高可三五尺,有色无香。亦四月开。

  【翠雀】草本,北地花也。翠色,反面紫色,五出。其一连筒中,心另有两瓣相并,如紫绒。近筒瓣处两孔,外白内黄,即花心也,筒内藏蜜。有柄,一枝数朵。叶似僧鞋而小,蕊如凤仙而秃。

  金银花藤本,蔓生,叶圆长,花四瓣,一瓣超起如豆,花须五茎,簇出瓣末。一本上有黄、白二色。入药。

  【三月菊】即蓬蒿也。叶细碎如番菊,花如蓝菊。长柄色黄。瓣末方而微锯,如金盏。

  【诸葛菜】即蔓菁,嫩时可食,叶如荠。隔年下种,交春起台。花紫色,四瓣,丛发于顶,多至十数花。亦有旁枝生者。结子细荚如针,落地自能生发,相传诸葛武侯行军时布种于地,归时乏粮,人马皆食之。

  【草丁香】草本,叶尖,又如马兰。花五出,紫色,黄心,五点紧攒一簇。有蒂有柄。略似丁香。

  【地丁香】野草,田塍坡岸间俱有。叶长而末圆,棵小贴地,抽柄寸余,开紫花如豇豆而下垂。

  【黄馨】花小,叶尖细,有柄,瓣五出,色黄。枝叶破节,夏初开,宜植篱落。

  【蒲公英】野草,叶端如箭镞,下排列如齿,贴地生起。柄寸余,花黄如菊,千叶而尖乱,冬春间向日即开。

  【雪梅堆】白花,多刺,千叶,带碧色,瓣紧密,香烈。叶肥,锯齿,七出,有苞。丛生二三尺。

  【黄棣棠】蔓生,花黄,千叶,如球,大如弹丸,长条千朵。开足圆满,不见蒂。叶尖圆有齿,宜植篱间。四月花开。

  【金雀】木本,高二三尺,细叶如槐,花黄像豆花。蒂柘色如首,柄如喙,一瓣及超如翅,三瓣紧抱如尾,宛如雀状。

  【荷包牡丹】草本,叶似牡丹,绿嫩而小。花一枝缀十余朵,花形如荷囊,两角超起,中拖一心如垂带,端有两黑点,着枝处红丝悬挂,累累可爱。其本即当归也。

  【缠枝牡丹】藤本,叶如鼓子,三出。长条蔓衍篱落,其花粉红色,有柄。蒂五出,玲珑娟好。五月间开,至秋不绝。

  【朱藤】南北俱有,四月花开,紫色,如幢下垂,一枝百朵。有柄如丝,花蕊如袜,花蒂如帽,开足一瓣翻超中分,白心黄晕,三瓣联属如豆花状。其叶如椿,长一二尺,老干虬形,屈曲盘绕高架。花后结实如皂荚,蒂赭绿色。干赭墨色,藤寿有数百年者。缘树更佳,但树必枯耳。

  【剪春罗】草本,四五月开。色黄红,用朱标染,五出。瓣有齿如剪。高尺余。叶圆而长,有尖。心短五点,青色。丛生,一枝数花,花开于顶,蒂如栀子。

  【剪秋纱】色大红,瓣如火焰,苞蒂心如春罗,梗赤色。叶尖狭。二花俱对节,秋纱则高可三尺。枝长蕊繁,玲珑光焰。结子与春罗同,又名汉宫秋。七月开。

  【石榴】五月花,色大红,六出重台。枝叶对节,瓣微绉而薄,曜日鲜明。黄心千叶者少。露蒂六出,红黄色,状如军帽。叶狭长,枝间有刺。种类不一,以迸子石榴为佳。又三台石榴,千叶极大,开足心出一蕊。又开能三重,然开至三台,则初台干矣。上二台连蒂脱下,一台结子甚大。又有黄色、粉红、洒金、纯白者,其子如松子大,色如其花,砌小碟甚佳。又线香石榴,枝柔,花小而多,树不高。又火石榴,更小,单叶,皆花于顶,宜盆植。

  【栀子】白花六出,重台者九出。瓣厚而香郁,黄心三粒,紫须三茎,开足则瓣如圆顶,实尖瓣也。蒂叶六七不等,如茉莉而粗大。叶如山茶。树高三五尺。六月开。即西域所谓薝卜也。蕊卷如螺状,带绿色。

  【金钱】草本,大红,花如钱盘,中心起如烛焰,末有短须。青蒂,五出。花开叶间。午开子落,又名子午花。高一二尺。叶尖长有锯,子类牵牛。六月开。

  【铁线莲】

  白花,藤本,叶三出,花开叶间。长柄,千叶,托瓣如莲,上细瓣叠抱,瓣上白丝。亦宜篱落。夏花也。

  【金丝桃】高一二尺,枝繁。花开五出,色黄。须极多,长过于瓣。中抽绿茎,枝叶对生。蕊蒂尖,俱如桃花。五月间开。

  【翠梅】草本,丛生,高五六寸。叶圆,花青翠五出。圆瓣,黄心,蒂蕊攒簇,梗微紫有节。六月开。

  【夹竹桃】木本,高五六尺。枝长叶尖,顶上分枝作花,花粉红,重台玲珑,白丝间出,花心蕊深红,极繁。六七月开。枝叶对节。

  【凌霄】蔓生,缘高树,花开树杪,金黄色,五出,有赤点,大如葵。筒长心短,中抽绿茎,蕊如牵牛。一枝十数朵。叶如麻苎,尖长有锯,叶间有须,如蝎虎足。附枝甚牢,结荚二三寸。

  【鹿葱】草本,花叶俱如萱,高二三尺。分枝对节,牙色,一出六枝数朵。五月开。

  【木槿】树高丈馀,叶尖锐,大者三出如桑。花生叶间,五出,千台者贵,其色有红、紫、黄、白数种。苞、蒂、蕊如葵,枝条劲直,单瓣者以之编篱。花开紫色。朝荣暮落,即此花也。枝叶俱破节。夏秋开。

  【蜀葵】草本,高可盈丈。花五出,千叶者贵。色有大红、桃红、粉红、纯白、牙色、墨色、碧色。瓣圆锯不一,苞、蒂、蕊如槿。花有柄,开于叶间。结子圆砌如磨,苞裹之。叶大如芙蓉而五出,锯齿筋密。花如碗大,黄心丛穗,顶白须数茎。五月开。

  【锦葵】叶圆,微有缺。花小如钱,五出,紫色。瓣上赤纹如石竹,黄心类蜀葵而小。蕊繁,丛生叶间。高四五尺,单瓣。

  【百合】草本,白花者为檀香百合。一茎独挺,高三四尺,叶叶对节,四面交生。花开于顶,六出,无苞蒂,花瓣分裆,须六出,末紫点横斜,中抽青茎,反瓣及蕊,有赭墨瘢,花大如碗,香气清洌。红花者为虎皮百合,瓣狭长,上有黑点,亦六出。开足花下垂瓣翻卷,叶细狭尖长,心须与檀香略似,有色无香。

  山丹】草本,亦名沃丹,似百合而小。叶狭长。花六出,大红,须亦六出,瓣上无点。高尺余。六月开。

  茉莉木本,白花九瓣,蒂亦九出,如爪承筒,未开时如爪槌。叶圆微尖,对节。开花枝顶,一丛四五花,心含管内。香甜静,花小如钱。六月开,至秋则香逊矣。

  珍珠兰此花绝不似兰,而香酷似之。叶青黑而圆,微尖,破节。顶着花,杈丫如鸡脚,故俗名鸡脚兰。其花如小米粒,粒缀于青枝,色嫩黄。宜盆植。六月开。

  【龙爪】草本,形似鹿葱。花朱红色,六出,丛聚如球。花时叶已糜烂,俗谓之灯笼花。夏秋开。

  【虎耳】草本,叶圆筋密而有毛,反叶如秋海棠,贴地牵蔓生根,丛叶中抽穗。开花色微红,花一朵,两瓣尖长,三小瓣圆而细,须五出,白而长,末有黄点支蔓,俱有红毛。俗名金丝荷叶。六月开。

  【岸莲】草花,四月开,开野田内。叶圆而柔嫩,一枝十余叶。花粉红如豆花,一茎数花环列,合为一朶,玲瓏圆小,茎长二三寸。俗名红花浪浪。

  【柳穿鱼】木本,低小。叶如垂柳,花穗下垂,一枝百朵,粉色,如贯鱼状,花三瓣,中红外白。

  【都梁香】草花,似兰而不馨鲜,紫色,一茎数朵,梗亦紫,叶短阔。夏初开。

  【蒲兰】草花,四月开。叶如蒲。花六出,紫色。干高二三寸。三大瓣有黄心,三小尖叉如蝴蝶而小。北人谓之马兰。

  【慈菰】白花,三出,黄心,青蒂。干高一二尺,一枝十余朵。叶大,三角。六月开。

  【金钟】山花也。叶似槐,抽穗柔而下垂。花六出,形似小钟排列,丝系于穗。色有黄、紫二种。

  【石竹】草本,丛生,有节。叶细狭尖长,对节生。花发枝顶,五出,锯齿,色具五采,瓣上有纹如锦,心短,蓝点五。蒂含苞蕊。一枝上有四五花,千叶者贵。又名洛阳花。宜盆植。

  【石菊】似石竹,深红而千叶,花大而无纹。叶较肥阔,亦蓝心。宜盆植。

  【萱】草本。大而重叶者为凤头萱,叶如带。阔寸许,环折垂地。穗高二三尺,顶分枝着花,多者至八九朵。蕊长,将开时如黄鹄嘴,对节生。瓣金黄色,分心,反瓣带青色。须六茎,从小瓣内矗出。中青茎一,较长,无蒂。微苞单瓣者,花红六出,叶稍狭。一种蜜色单瓣,花小,叶更红,为金丝萱,颇香,须亦六出。

  【荷】水华之极大者,生池泽中,即古所谓芙蓉也。种类不一,红白二色为多。清明后生圆叶,初贴水如钱,渐高如盖,色青翠。六月花开,重叶者多至百叶。惟大红十八瓣者为佳。花时已具莲房,嫩黄色,须长寸余,着花半白,上四分黄,末有米色横粒环抱花房。瓣如勺,外深红。蕊如笔,花高于叶。一叶一花。花落后,莲房渐青,垂下子一二十粒。千叶者子少,并有不实者。

  【紫薇】木本,七月间开,树高丈余。丛生花于枝末,瓣六出,绉如碎绒。心希少,蒂圆,蕊繁。叶圆小,色不一。红者为百日红。又有蓝、黄、粉三色,紫薇其最著者。花繁密,带露下垂,帘幕间嘉植也。

  【秋葵】草本,一名侧金盏,七月开。干丈余。叶六七出,形如鸡爪而锯齿。花开叶间,色青黄,六出,大如碗,瓣上有丝,内紫色,中抽一心,着黄粉,末紫色。一匚六出,苞大微红,蒂尖长绿色。此花开时下垂,结子六角,尖锐如粽向上。又名黄葵。七月开。

  【夜来香】藤本,植必用架,蔓延环绕。叶长而末圆,花一丛百朵,五出,色绿微黄。蒂托管有柄,开亦下垂,日落则香气袭人。六七月开。

  【晚香玉】草本,六月开。叶如蒜而尖,中抽穗,作白花十余朵,六出,长筒如玉簪而小,须藏筒内。此花亦向晚乃香,其香酷烈,北地花也。

  【凤仙】草本,秋色,高一二尺。叶对节,尖长,锯齿。花生叶间,蕊如凤首,花开两瓣如凤翼。心二,其一即结子者也。色红、紫、粉红、白、洒金俱备,千叶者贵。本不高,叶亦小,结子不多,俗名西洋凤仙。

  【秋海棠】草本,叶尖圆锯齿,大者如盘,红筋密布,反面微绿,而筋全红,逐节而上。花开四出,圆瓣,两大两小,黄心如小球,有微柄擎出花心。花枝对生,红柄如丝,蕊圆扁,有蒂如三角铃者。有有苞无蒂者。子如豆,生于叶间,落地即萌,明秋开花,其旧根经冬复发,花叶更肥。又有白花者,柄亦微红,秋英婉媚,无如此花。

  【玉簪】白花长筒,末开如簪,瓣六出,似百合而小。一枝十余朵,苞圆,须六出,末横黄点,中一茎绿色,无点无蒂,而微有柄。叶如扇,长柄尖圆丛生。花枝高尺余,香清洌。一种紫色者,花叶俱小,香亦逊,俗名白鹤、紫鹤,俱草本。

  【桂】一名木樨,树高一二丈,枝叶对生。叶如冬青,尖长而弯角,旁超而中陷。花开叶间,四瓣,黄心二点。有柄。将开则苞落,一苞数花丛密,色正黄,香浓郁。一种色红者为丹桂,白者为银桂,金色者为金桂,香俱逊。又有四季桂,四时俱花,结子如小青果。至药名肉桂者,则白花如茶,非其类也。

  【鸡冠】草本,三月布种,交夏方生,繁则芟之,可芼为羹。长一二寸,即宜移植阶砌,高可四尺余,一干独挺。叶对出,尖长,有柄。至秋乃花,宛如鸡帻,五色俱备,闪烁如剪绒。又如云卷,如芝房,变态不一。佳者子少。一种紫花,高不满尺,名寿星鸡冠,不足贵也。此花至冬犹艳,经霜乃凋。

  【菊】今之菊,古之茱萸也。具五色,种类不一,方梗缺叶,五出。花千瓣,圆者如球,扁者如盘。苗生宿根,三月分种,四月摘头,止留四五枝。谚曰:未种菊,先插竹。使有依傍,则不柔蔓。蕊多,俟其有微柄,则以针刺之,止留顶花,则瓣多而开大。无取太高,三尺余足矣。画法有钩染粉丝之别。佳种开不见心,花红者梗亦微红。凡画菊不宜着蜂蝶。《礼记》曰“鞠有黄花”,陶诗“采菊东篱下”,非今之盆植也。其花小,色黄,而香甚,性清和,入药。今人谓之野菊,亦先进礼乐之说耳。近复尚洋菊,而后进又为先进矣。

  【蓝菊】又名江西蓝子。布于地,初生如菜,交秋发梗生花,黄心如钱大,长瓣排列周围,色有红、紫、白三种。近有千叶者,着心处为五出,筒叶则先大后小,俱有尖叉。

  【僧鞋菊】其根即附子。梗高三四尺,丛生。叶如艾。花开于顶,一枝数十朵,色深紫,形如僧鞋。圆瓣二,尖瓣二,前一兜弯而尖,四瓣内有须,数茎白点。兜内藏两钩,含蜜。花卸后,结子如小瓶。此花开于九月,经霜乃凋,明春复发。

  【万寿菊】金黄色,千叶,花大如杯,开足圆满。蒂长,蕊如爪,瓣末锯齿。叶细而尖锯,一枝十余出,一本数十花,光焰夺目。

  【波斯菊】单瓣者五出,中心如棋子大,色金红。千叶者长瓣,茎、叶、蒂、蕊与万寿菊同。

  【老少年】有红、黄及间色三种。红者名雁来红,红黄相间者名十样锦。红者初时紫色,至秋则红,叶心内变出。黄者初时绿色,后变黄。间色者红黄俱变。叶尖长,独梗,花细砌,叶间子细黑。此以叶得名者也。

  【秋牡丹】草花,花叶俱似牡丹,但小耳。花紫色,如杯大,黄心。

  【水木樨】草花,丛生。枝柔弱,叶细狭而尖长。花如豆花,黄色,浅深相间,微柄绿蒂,生于叶间,蒙茸茂密,香甜静。

  【马兰】草花,生不择地。紫色,如蓝菊而细小,其苗可食。花时挺干分枝,蕊生枝末,叶有尖叉,亦先大后小。

  【美人蕉】叶大而尖,如扇,层复抱梗。花丛簇干上,尖长,五出。参错不齐,如火焰,色朱红,近蒂处带黄色。圆蒂如豆,上有黑点,结实可为数珠。

  【牵牛】草本,牵藤附木。叶三出,有尖。花开叶间,有柄,如鼓子花,色蓝翠,五出相连,不分瓣。尖蒂抱筒,花心三白藏筒内。近心处花白色。清晓开放,日高即殷,遇阴曀则花竟日。

  【淡竹】草本,有节,叶抱节生,如竹。花开叶间,青苞两片,如蚌蛤吐出,翠瓣二。叶圆小,内有绿心如米粒,又出一茎,前有二须翘出,须末黄点如桂花。花之大不盈指面,而有如许点缀,非详察不知。

  【决明】

  草本,紫如槐。花黄,五出,蕊圆,丛开枝上。花后结子如豆荚,食之明目。

  【扁豆】藤本,缘架而上。千头花,三张,尖圆。破节,花生叶间,一穗十余朵,色有紫、白二种,白者佳。其花一瓣翻超,三瓣连属如藤花,但藤花下垂,而豆花直上。花后成荚,种类不一,似弓袋者佳。此花人多种植,鲜能穷其状者,昔南田作扁豆花一枝,游棚下半月,知写生之不易也。

  【蚕豆】叶厚而长,淡绿色,一枝六出,有苞抱梗,高尺余。白花成穗,丛生叶间,翻瓣上有黑点如瓜子大,似二而一,中分白道。蒂如扁豆而大。

  【蓼】草花,一名观音柳,干五六尺,节粗而干细,其节即牛膝也。叶尖长有柄,未分枝,错落下垂。一穗花千朵,粉红,五出,有心。蒂蕊细如米。面水临溪,别饶丰韵。一种花小而白者,不足贵。

  【芙蓉】十月开,青梗条发,高七八尺,有红白二种。花如千叶葵,未开时紧密,开足则反正玲珑。叶亦如葵而光润,绿苞青蒂。宜池沼边。又一种名三醉芙蓉,初开时花白,次日微红,三日大红。树高丈余,破节生枝,木本,不凋,楚南多有。

  【山茶】木本。单叶粉红者,名杨妃山茶,破腊开。大红者为蜀茶,正月开。皆五瓣,黄心一簇如瓣大,白须半寸,苞蒂数层,叶厚,尖长有棱。又重台大红者,名宝珠山茶。树高,花千朵粉色者,名玉林山茶,品贵。又洋茶,五色具备。并有洒金二色者,其花平板少韵。

  【蜡梅】腊月开,花黄如蜡,对节生,九瓣,内一台紫色,黄心,三点,香气馥郁。叶尖长,花时无叶,其种有荷花、磬口、九英。磬口者佳,狗蝇其最下者。一种素心者,花大香甚,名怀素蜡梅。出自中州为上品。

  【南天竹】抱根生,如慈竹,叶尖。一枝九出,每出必三,丛披若竹。夏间开小白花,五瓣。冬结子,朱红累累如珊瑚。种嘉者名狮子尾,枝重下垂,冬月霜雪间不可无此点缀。

  右花一百余种,余未经见及不入画者不录。○取用颜色

  【粉】上匣真杭粉,微带碧色者,以指甲破之,其棱如锋,此上品也。色白而无锋者,火候过而质反粗。青色而坚者,火候不及,铅气未尽。皆不可用。粉好,只用清胶研成团,着槌上,以水化之,即能发亮。不可烝淘,忌烈火烘。冬月隔宿可用,夏月宿胶不宜。

  【胭脂】双料杭脂以滚水挤出,盛碟内,文水烘干。将干即取碟离火,多用几张,分作数碟。干后再以温水浮出精华而去其查滓,则更妙。初挤不过一二,再挤颜色略差,烘之以调紫色、牙色嫩叶、苞、蒂等用。至点染花头,必用初挤。

  【花青】用广青末带葡萄色者为佳。罗筛去滓,用胶汧细,淘取其标,倾碟内,文火烘干。夏月分碟速干,恐胶臭也。凡烘颜色,须一人守之,时时侧动,则不枯焦。

  【藤黄】取笔管黄,以嫩色者为上。不用胶,着水即化,颜色中最省力者。

  【赭石】以黄赤色鲜明者为上,铁色者为下。取其质嫩细可磨者,捣碎乳细,冲以微胶,淘出标,用碟内焙干。亦可成墨。

  【朱砂】以镜面砂为上,乳细,取中心,用其标。另收大红,花反瓣用。好砂则竟无脚也。

  【石青】取佛头青捣碎,去石屑,乳细。用胶取标,即梅花片也。其中心为二青,染花最佳,其下为大青,人物大像用。

  【石绿】取狮头绿,用法如石青,多取标为用。若蜻蜓翅,则无标矣。

  【雄黄、雌黄】以胶水磨用亦可。若欲多用,亦须淘定。凡石色俱不可搀和用,而雄黄气猛烈,触粉即变,尤宜慎之。

  【泥金】  金有青赤二种,俱要真金。将飞金抖入碟内,以两指醮浓胶磨之。干,则济以热水。俟极细后,以滚水淘洗。提出胶,而锈未去,则不能发亮。洗锈之法,以猪牙、皂荚子泡水冲入,置深杯内,文火烘之,翻滚半刻后,置杯于地,而纸封其面,少顷揭开,则金定而去其黑水。如此洗烘三四次,则水白而金亮矣。去水之法,用纸撚引出,挤干复入,谓之“白龙取水”。若倾倒则精华随去矣。点笔时略用清胶,用过后仍用皂汤磨洗,则发亮如前。

  【百草霜】烧茅草之锅灰,罗细浓胶研乳,如淘定花青法。取标烘干为墨用。 


  ◆卷下

  前卷既定,又摘录古人画说,参以己意,而画家源流宗派,亦略可考。要之众妙传心,非可言喻,岂能笔罄。览斯集者,知搦管时不容轻落,而耳食者未许漫评。金针欲度,难与人巧,游艺之中有依据,明者自领之而已。外附用绢纸画具,及装潢藏弆之法,牛毛茧丝,亦全力搏兔之意云尔。

  【书画一源】

  仓颉造书,史皇制画,书画非异道也。非书则无记载,非画则无彰施,二者殊途而同归。六书始于象形,象形乃绘事之权舆。形不能书象,而后会之以意;意不能尽会,而后谐之以声;声不能尽谐,而后求之以事;事不能尽指,而后转注假借之法兴焉。书者,所以济画之不足也。使画可尽,则无事书矣。(明宋濂《画源》)

  【诗画相表里】

  阴阳一嘘而敷荣,一吸而揪敛,则葩华秀茂,见于百卉众木者,自形自色。虽造化未尝究心,而粉饰大化,文明天下,亦以彰众目、协和气焉。而羽虫三百六十,声音颜色,饮啄态度,各不相同。上古采以为官,称圣人取以配象类,诗人多识于鸟兽草木,《月令》四时记其荣枯语默。故善诗者诗中有画,善画者画中有诗。然则绘事之寄兴,与诗人相表里焉。(宋《宣和画谱》)

  【画派】

  汉晋以来,多画人物宫殿,唐吴道子亦工人物,至边鸾始以花鸟著,其徒于锡、梁广、陈庶等继其业。五代末,始有徐熙、黄筌名工花鸟,名盛一时。宋开画苑,南北两朝能手甚多,而皆以徐黄为宗派,元时犹祖述之。至明而绘事一变,山水花鸟皆从简易,而古法弁髦矣。本朝书画,直追晋宋,且驾徐、黄而上。亦见文治之隆,而黼黻休明,于兹为盛也。

  【六法前后】

  明谢肇淛云:古人言画,一曰气韵生动,二曰骨法用笔,三曰应物写形,四曰随类傅彩,五曰经营位置,六曰傅模移写。此数者何尝道得画中三昧。以古人之法,而施之于今,何啻枘凿。愚谓即以六法言,亦当以经营为第一,用笔次之,傅彩又次之。傅模应不在画内,而气韵则画成后得之。一举笔即谋气韵,从何著手?以气韵为第一者,乃赏鉴家言,非作家法也。

  【画忌六气】

  一曰俗气,如村女涂脂。二曰匠气,工而无韵。三曰火气,有笔杖而锋芒太露。四曰草气,粗率过甚,绝少文雅。五曰闺阁气,描条软弱,全无骨力。六曰蹴黑气,无知妄作,恶不可耐。

  【两字诀】

  画有两字诀,曰活曰脱。活者,生动也,用意、用笔、用色,一一生动,方可谓之写生。或曰当加一泼字,不知活可以兼泼,而泼未必皆活。知泼而不知活,则堕入恶道,而有伤于大雅。若生机在我,则纵之横之,无不如意,又何尝不泼耶?脱者,笔笔醒透,则画与纸绢离,非笔墨跳脱之谓。跳脱仍是活意。花如欲语,禽如欲飞,石必崚嶒,树必挺拔,观者但见花鸟树石,而不见纸绢,斯真脱矣,斯真画矣。

  【士大夫画】

  赵文敏问画道于钱舜举,何以称士大夫画?曰:隶体耳。画史能辨之,则无翼而飞,不尔便落邪道。王维、李成、徐熙、李伯时,皆士大夫之高尚者,所画能与物传神,尽其妙也。然又有关棙,要无求于世,不以赞毁挠怀。常举以似,画家无不攒眉,谓此关难度。

  【入细通灵】

  人之技巧至于画而极,可谓夺天地之工,泄造化之秘。少陵所谓“真宰上诉天应泣”者也。古人之画,细入毫发,故能通灵入圣。今人动曰“取态”,谓之游戏笔墨则可耳,以言乎画,则未也。

  【形似】

  东坡诗:“论画以形似,见与儿童邻。作诗必此诗,定知非诗人。”此论诗则可,论画则不可。未有形不似而反得其神者,此老不能工画,故以此自文。犹云:“胜固欣然,败亦可喜;空钩意钓,岂在鲂鲤。”亦以不能奕,故作此禅语耳。又谓写真在目与颧肖,则余无不肖,亦非的论。唐白居易诗“画无常工,以似为工,学无常师,以真为师。”宋郭熙亦曰:“诗是无形画,画是有形诗。”而东坡乃以形似为非,直谓之门外人可也。

  【文人画】

  画者,文之极也,故古今文人颇多著意。张彦远所次历代画人冠裳,大半必其人胸中有书,故画来有书卷气。无论写意、工致,总不落俗。是以少陵题咏,曲尽形容;昌黎作记,不遗毫发。欧文忠、三苏父子、两晁兄弟、山谷、后山等,评论精高,挥翰超拔。然则画者岂独艺之云乎。(宋邓椿《论画》)

  【雅俗】

  笔之雅俗,本于性生,亦由于学习。生而俗者不可医,习而俗者犹可救。俗眼不识,但以颜色鲜明,繁华富贵者为妙,而强为知识者,又以水墨为雅,以脂粉为俗。二者所见略同。不知画固有浓脂艳粉而不伤于雅,淡墨数笔而无解于俗者。此中得失,可为知者道耳。

  【写生】

  昔人写生,先用心于行干分条。分寸之间,几多曲折;肤理纵横,各核名实。虽有偃仰柔劲之不同,自具迎旸承露之态。勾萌拆甲,以至花叶葳蕤,脱瓣垂实,皆一气呵成,绝无做作。今人一枝一干,既少分别,朝荣夜舒,情性全乖,无惑乎花不附木,木不附土,剪彩欺人,生意何在!所以贵贱修促,苗裔断延,皆可征效。(明顾凝远《画引》)

  【生机】

  董其昌曰:画之道,所谓宇宙在乎手者。眼前无非生机,故其人往往多寿。至如刻画细谨,为造物役者,乃能损寿,盖无生机也。黄子久、沈石田、文徵仲皆大耋,仇英短命,此其征矣。

  【天趣】

  人能以画寓意。明窗净几,描写景物,名花折枝,想其态度绰约,枝叶宛转,向日舒笑,迎风欹斜,含烟弄雨,初开残落。布置笔端,不觉妙合天趣,自是一乐。然必兴会自至,方见天机活泼,若一涉应酬,则烦苦郁塞,无味极矣,安得有画。

  【结构】

  宋政和中,建设画学,用太学考试法,试四方画士。以古人诗句命题。尝试“竹锁桥边卖酒家”,人皆向酒家著笔,一史但于桥头竹外,挂一酒帘而已。又试“踏花归去马蹄香”,人皆作马上看花景,一史于落红径上,扫数蝴蝶飞逐马后。又试“嫩绿枝头红一点”,人皆于花木上妆点,一史独于危亭缥缈、绿杨隐映之处,画一美人凭阑而立。果皆得中魁选。想其结构时意象惨淡,图成后落落大方,推陈出新,真切而不落纤巧,乃为结构。

  【定稿】

  古人画稿,谓之“粉本”,前辈多宝蓄之,盖其草草不经意处,有自然之妙也。宣和、绍兴所藏粉本,多有神妙者。可见画求其工,未有不先定稿者也。定稿之法,先以朽墨布成小景,而后放之。有未妥处,即为更改。梓人画宫于堵,即此法也。若用成稿,亦须校其差谬损益,视幅之广狭小大而裁定之,乃为合式。今人不通画道,动以成稿为辞,毫厘千里,竟成痼疾。是可叹也。

  【临摹】

  临摹即六法中之傅模,但须得古人用意处,乃为不误,否则与塾童印本何异。夫圣人之言,贤人述之而固矣;贤人之言,庸人述之而谬矣。一摹再摹,瘦者渐肥,曲者已直,摹至数十遍,全非本来面目。此皆不求生理,于画法未明之故也。能脱手落稿,杼轴予怀者,方许临摹。临摹亦岂易言哉。

  【绘实绘虚】

  人有言:绘雪者不能绘其清,绘月者不能绘其明,绘花者不能绘其馨,绘人者不能绘其情。以数者虚而不可以形求也。不知实者逼肖,则虚者自出,故画北风图则生凉,画云汉图则生热,画水于壁则夜闻水声。谓为不能者,固不知画者也。

  【法古】

  明范允临云:学书不学晋书,终成下品。惟画亦然。五代以前名迹已不可考,而宋元诸名迹,珍赏家犹藏一二,其残缣断素,流落人间者,明眼亦能得之,斯画家宗匠也。有志法古者,留意访求,潜心摹拟,方能得其神理。今之画者,不见一古人真迹,而师心自创,妄意涂抹,悬之市中,以易斗米,画安得佳耶?

  【画所】

  宋顾骏之尝构高楼以为画所,每登楼去梯,家人罕见。必时景融朗,然后含毫,若天地阴惨,则不操笔。今之画者,笔墨混于尘埃,丹青和其墨滓,徒污绢素,岂曰绘画?

  【画品】

  古之工画者,非名公巨卿,即高人逸士,未有品不高而能画者。王绂于月夜闻邻舟笛声,访之,赠以画竹。翌旦其人以重币求双幅,绂麾之,并收其前赠。今人略知饰色,便思求利,曲意徇人,其人可知,其画可知也。又文徵仲、董文敏,生前即多赝本,或求其名款,亦姑应之。其度量有过人者。

  【画鉴】

  自古以画名世者,不惟其画,惟其人。因其人亦重其画,见其画如见其人,虽一时寄兴于丹青,而千载流芳于金石。间亦有名盛而珪玷者,则又为艺林之龟鉴也。

  【赏识】

  古画多赝本,良贾亦能辨之。视其绢色、墨迹、图书之新旧,宋绢极细,明绢则粗。宋元人画多不用纸,董华亭晚年尝用绫,皆其闺房内所求,今亦有赝本。至于赏鉴之家,以笔墨气韵为主。古画重装,亦有失神者,而其骨力自在。至六法未谙,用笔破败者,则尤其易见者也。

  【唐宋名家】

  元汤臟《画鉴》云:唐人花鸟,边鸾为最,大抵精于设色,秾艳如生,其他画者虽多,互有得失。历五代而得黄筌,花卉翎毛,超出众史。筌之可齐名者,惟江南徐熙,熙志趣高远,画草木虫鱼,妙入造化,非世之工画者可及也。筌之子居宝、居寀,熙之孙崇嗣、崇矩,各得其家法。至赵昌惟以傅染为工,骨法气韵蔑如也。花鸟一科,当以唐之边鸾,宋之徐、黄,为古今规式。

  【徐黄画体】

  宋郭若虚论徐、黄画体谚云:黄家富贵徐熙野。此不惟各言其志,亦耳目所习,得之手而应之心也。黄筌与其子居寀,始事蜀为待诏,筌累迁如京副使。既归朝,筌为宫赞,居寀服旧职,皆给事禁中,多写禁御所有珍禽瑞鸟,奇花怪石。今传世之桃花、鹰鹊、纯白雉兔、金盆鹁鸪、孔雀、龟、鹤之类是也。徐熙江南处士,志节高迈,放达不羁,多状江湖所有汀花野竹、水鸟渊鱼,今传世之凫、雁、鹭鸶、蒲藻、虾鱼、丛艳、折枝、园蔬、药苗之类是也。二者春兰秋菊,各擅重名,下笔成珍,挥毫可范。复有居寀兄居宝,徐熙之孙崇嗣、崇矩,皆能传授家学。蜀中则有刁光允、刘赞、滕昌祐、夏侯延祐、李怀衮,江南则有唐希雅、希雅之孙中祚及宿,都下则有李符、李吉之俦,皆守其派。

  【没骨派】

  宋郭若虚《画记》云:李少保端愿有图,一面画芍药数本,云是圣善齐国献穆大长公主卧房中物,或云太宗赐文和。其画无笔墨,惟用五采布成,旁题云:翰林待诏黄居寀等定上品徐崇嗣没骨图。后因出示两禁宾客,蔡君谟乃题云:前世所画,以笔墨为上,至崇嗣始用布彩,浓丽生态,肖物逼真,故赵昌辈效之,多用定本临摹,不落笔墨,谓之没骨派。愚谓造物赋形,本五行为五采,本无边墨,故名手画像,只用赤脂檀粉烘染而成,不用墨腔。后来名手间出,学没骨者渐失真传,以临摹多而裁制少也。

  【铺殿、折枝】

  徐熙于双缣幅素上画丛艳叠石,傍出药苗,杂以禽鸟蜂蝶之类,位置端庄,骈罗整肃,以备宫中挂设,谓之铺殿花,次曰装堂花。又尝画折枝,小幅多瓶插对临,宽幅写大折枝桃花一枝,谓之满堂春色。后有作者,鲜能出其范围。

  【明人画】

  有明一代之画,若沈周、王问、王穀祥、陆治、孙克弘、鲁治、陈淳、周之冕等,皆能花卉。沈、王、陆又以山水名,孙则兼人物。要皆落墨淡色,写意而不能工至。国初,恽寿平运以生机,曲尽造物之妙,所题诗句极清艳,书法得河南三昧,洵空前而绝后矣。今之学寿平者,不师其意,专事描摹,以至枝干不分,苞蒂不备,真意尽失。而尚为赝款以欺世,岂能当识者之目耶?

  【翎毛】

  古人花卉,必配翎毛,大而鸾、鹤、鹰、雕、山鸡、孔雀,小而鹦哥、画眉、鸲鹆、鸠、鹊、燕、雀之类,水禽则鹭鸶、鸳鸯、凫鸭、脊令、鱼虎之类,无不一一肖形。黄筌画山鸡于御屏,时有献鹞者,鹞忽奋起欲攫之。鹞固健,画亦神矣。宋李澄叟画说,画翎毛者当浸润于笼养飞放之徒。鸷鸟问养鸷鸟者求之,写照依形,各从其类。韩幹画马,厩中万马皆吾师之说,明矣。然则画花卉者,须就老圃朝夕观之,然后得其含苞吐秀,荣敷凋落之态。徒事稿本,奚益也!

  【草虫】

  丛花密叶之际,著一二飞虫,不惟空处不空,亦觉分外生动。宋曾云巢无疑工画草虫,年愈迈愈精,或问其何传,无疑笑曰:此岂有法可传哉,某自少时取草虫笼而观之,穷昼夜不厌,又恐其神之不完也,复就草间观之,于是始得其天。方其落笔之时,不知我之为草虫耶,草虫之为我也,此与造化生物之机缄盖无以异,岂有可传之法哉?

  【画石】

  宋黄休复论前辈画太湖石,用飞白法,而以浅深墨嵌空之,独黄居寀以笔端抢擦,文理纵横,棱角峭硬,如虬虎将踊,厥状非一。其画松竹花雀,皆能变易古法,别开生面。

  【点苔】

  明唐志契论点苔当从石缝中点出,或浓或淡,或浓淡相间,不多不少,不密不疏。古画有横苔、直苔,并有不点苔者。必预先画石,无一笔颓败,故加一点,一点好看;少一点,容或无妨也。近时作者,率意点擢,不顾其安,苔岂有长于突处不坚牢之理?以识者观之,如鸟鼠之粪堆积状耳。又谓山石丑处,须以苔遮掩之,愈遮愈丑,是以浮寄烦肿之病都由于此。

  【画竹】

  竹分竿、节、枝、叶。画竿从梢至根,虽一一画下,而意思贯穿。梢头节短,渐渐长,至根又渐短,行笔平直,两边如界,此画竿法也。画节用两笔勾出,上一笔稍弯如仰月,其生枝处略突;下一笔承上略短,无两头超起,此画节法也。枝必附节,雄竹单枝,雌竹双枝,上节在左,则下节在右;用笔迅速,方能遒健;叶多则枝伏,叶少则枝昂;风枝雨枝,随时俯仰,此画枝法也。叶须劲利,实按虚起,一抹便过,迟留不得;粗忌如桃,细忌如柳;一忌孤行,二忌两并,三忌如叉,四忌如井,五忌手掌,六忌蜻蜓;总须叶叶交加,疏处遥相照应,则不犯诸忌矣。转侧向背,雨打风翻,正阔偏狭,双头单脚,此画叶之法也。故画兰用侧笔,画竹用折笔。王绂画竹,竿瘦而叶肥,倍饶丰态,学者宜宗之。

  【画松】

  松干如龙鳞,然不可圆圈到底,须以横直笔点擦破之。其节四面对生,枝老则下垂,顶锈则拳秃。叶如钗股,每叶必双。其枝枝处有筒,赭色。茅松枝长叶茂,叶叶交加。剔牙松干苍黑,叶短,亦交叉,其叶之正面圆而丛,侧面如半扇。相其枝干而布列之,以色之浅深为新旧。又罗汉松,青干阔叶,结子如豆,青红各半,如梵僧趺跏状,故名。

  【画柏】

  画柏亦须画古柏,疤节累累,或豁腹虬形,或秃顶鸱喙,或龟蛇纽结。叶用攒点法,或五出六出,丛聚如黛。枯枝黑色,无皮,有皮处如麻丝,缠绕弯环斜抱。凡画松柏,皆欲成形,僵立如鬼,夭矫如龙,藤萝牵挂,苔藓班驳。根畔不宜多草。如画折枝,则柏叶宜直笔抒写,而叶端有赭色点,并宜柏子。至缨络柏、刺柏、黄柏,皆不入画。

  【画柳】

  谚云:画人莫画手,画兽莫画狗,画树莫画柳,一画便出丑。以柳之飘曳摇扬,随风无定也。要之入画者皆垂柳,略带微风。梅时,柳稊而已;杏时,柳眼尚未全舒;桃时,柳眉方展,叶长而分棵。夏则柳幔重帷,秋则柳条衰落,所谓六法通四时也。凡画花柳,柳宜在前,花宜在后,则掩映好看。至颜色青黄,则随时早晚。

  【梧桐】

  直干横枝,四面对节,树老则枝下垂,绿皮无皴,横抹数笔而已。叶如盘大,五出,长柄。花五出。结实如杓子,缀于边,熟则皮皱。皆堪入画。

  【泼墨】

  唐时王洽,性疏野,好酒,醺酣后,以墨泼纸素,或吟或啸,脚蹴手抹,随其形状,为山石云水,倏忽造化,不见墨污。后张僧繇亦工泼墨,尝醉后以发醮墨涂之。凡画不用笔者,吹云、泼墨、水画(以墨浮水,用纸收贴)、火画(点香画纸,如白描画)、漆画、绣画,皆非正派,故不足取。

  【指画】

  唐张璪即以手画,毕宏见而惊异之,或问所授,曰:外师造化,中得心源。近时高且园其佩工指画,名指头生活,人物、山水、禽鱼,无不生动。曾见其巨幛作海水图,骇波立浪,雄壮若有冲激声,上空半尺许,写两飞鹤,远望之宛然海角天涯。高本工笔画,苦于应酬,乃变为指画。未有不能笔而能指者。俗手未知握管,强欲效颦,画虎不成,灾墨祸纸,令阅者污目,岂不可笑。

  【西洋画】

  西洋人善勾股法,故其绘画,于阴阳远近不差锱黍。所画人物屋树,皆有日影。其所用颜色与笔,与中华绝异。布影由阔而狭,以三角量之。画宫室于墙壁,令人几欲走进。学者能参用一二,亦其醒法。但笔法全无,虽工亦匠,故不入画品。

  【落款】

  画有一定落款处,失其所,则有伤画局。或有题,或无题,行数或长或短,或双或单,或横或直。上宜平头,下不妨参差,所谓齐头不齐脚也。如有当抬写处,只宜平抬或空一格。又,款宜行楷,题句字略大,年月等字略小。元人画有落款于树石上者,亦恐伤画局故也。凡画以单款为佳,传之于后,亦加珍重。必欲为号,须视其人何如。今人恐被攘夺,必求双款,以不敏谢之可也。

  【裱画】

  装潢非笔墨家事,而俗手每败坏笔墨,不可不慎。画就即裱,恐颜色脱晕,必须时久。而帚法重轻,调糊厚薄,视纸绢之新旧为程度。小幅挖嵌为佳,书斗必须浅色。所镶绫绢,非本色亦浅色。轴则花梨、紫檀、黄杨、漆角者为宜,玉石则太沉重。式尚古朴,勿事雕饰。绢画则绫裱,纸画或绢裱,即用纸裱,亦必绫边上下尺寸俱有一定,长短不得。古画重装,宜仍托底。珍赏之家,必延良工于室为之,恐一落铺中,易去底纸,摹作赝本,则失却元神也。装后题签,必善书者,篆隶更妙。赏鉴图书,亦不可少。

  【藏画】

  装潢得法,亦贵珍藏。盛以画囊,置木箱内,悬之屋梁透风处。南方蒸热,伏候宜取晒晾,以樟脑、芸香、花椒、烟叶等贮箱内。又贵时常取挂,则无霉蛀之患。焚香恐防熏黑,垂帘以避蝇污,什袭珍之,则画不落劫,传之十世犹新,何患其不寿乎。

  末附

  【矾绢】

  胶矾不得法,虽笔墨精妙,亦无所施。置一绷架,直梃二根,约长八尺,宽二寸半见方,多凿筍穴。横干二根,或二、三、四、五尺宽不等(以绢有宽窄也),穿入穴内,用木楔楔紧。然后著浆。浆糊不可太熟,熟则无力。先粘上边横干,次左右两直梃,粘绢时看照丝缕正直,空下一边,悬干数寸。浆干之后,以小竹竿缚定绢边,而以麻索网于下干之上,然后上胶矾。以排笔顺下,不宜逆帚。矾遍,拔出木楔,自内楔出绷紧,麻索亦抽紧。中腰反面用木干撑直,干后背面亦矾。凡胶矾绢,须天气晴明,俟其阴干揭下,则洁白而光润。

  【用胶矾】

  广胶以明亮有节者为上。胶一两,矾三钱,谓之外加三。隔宿先将水浸胶,明旦火上略热,即化明白矾,研末,冲以温水烘化,用大碗二,胶矾各或半碗,俟温后冲和,合为一碗。若滚热即冲,则成块矣。

  【矾纸】

  胶矾分两如前,纸性沁入,胶一两,矾三钱,水须一碗半,止矾一面足矣。矾时,须下有衬纸,则不破坏。如画山水,则用风矾,以纸浮贴墙上,一两月即可用,愈久愈佳。

  【捶绢】

  先以水喷绢,匀遍,用白布三尺,卷作心,外包绢,不可太紧,用捣衣槌于光石上捶打。左手持绢,右手执槌,两手俱要松活,每打一下,则左手一转侧。捶四五百,则丝扁而匀细矣。若耿绢,则自然紧细,不必捶。

  【画碟】

  画碟宜多用二寸围、白地无花者,旧窑更佳。笔捵亦不可少。用过即洗净,贮一擎盒内。北地风灰易滓,用时必有遮胶。杯亦宜磁,不宜铜器,恐铜锈亦能变色也。砚台、墨床、压尺、介尺等,俱要洁净。

  【画笔】

  画笔惟杭州八字桥张文贵家所制为得法(其孙号思溪)。点花用白描,行干用狼毫,钩筋用小狼毫,叶用小著色,翎毛蜂蝶用须眉,山石用蟹爪,点花心用白描秃笔,天、水、烟、云、地、坡、石、岸用排笔、判笔。用过即洗净,置笔筒内。粉笔、胭脂笔各不相假,余或通用。

  【用水】

  无泉水,则用冰水,或雪水。夏月天、泉水数者俱无,则用蒸滴法。以大碗覆锅上,而取其滴露以挤胭脂,非此不可作。画时须水二碗,一洗笔,一调颜色,污即更换。 


  ◆洋菊谱(有序)

  洋菊出乾隆年间,花具五色,圆者如球,扁者如盘、如轮。花瓣皆有筒,或短筒,或长筒,或筒末出瓣如匙,或但有筒而无瓣。丙子闰九月,奉旨召入内殿,各为之图,定以佳名,而御题其上,装成巨册,入秘苑珠林,乃恭为谱序曰:

  “鞠有黄花”,《月令》载之。亦越晋室,渊明采之。五色茱萸,出自后代。统名曰菊,谱不胜载。近得洋菊,花事一变。锯叶筒瓣,为圆为扁。烁如星悬,簇如针攒。如轮如盖,如钵如盘。超挖如匙,排插如簪。如笠斯纠,如环无端。心管五出,色态多般。或曰蒿本,人力所接。冒以洋名,实出中国。余既绘图,赋以长篇。乃为兹谱,以备考焉。

  花名三十六种

  【银佛座】

  白花,黄心,半筒,瓣末俱超,宛如佛座。叶大尖长。与金佛座皆为上品。

  【金佛座】

  鹅黄色,绿心,筒二分,尖瓣上超,花极玲珑。叶尖而密,围大。

  【宫花锦】

  金黄色,外深内淡,半筒,瓣末上超,花圆满。微心,不甚显大,径三寸。旧名含烟铺锦。

  【锦贝红】

  朱红色,反瓣黄色,开足多反抱,红黄相间,形如球,瓣短,交叉叠乱,花不大。梗叶尖细。旧名金背红。

  【雪罗襦】

  白花,淡黄心,筒二分,阔瓣平直圆整,反瓣有红丝。叶圆而小。旧名青山挂雪。

  【珊瑚枝】

  大红带紫色,黄心,四面有须,筒不见,瓣尖阔。叶带紫色。

  【紫霞绡】

  粉紫色,甚娇,花大如盘,檀心凸起,筒长五分,瓣尖阔,形扁。叶尖小。旧名国色天香。

  【七宝盘】

  牙色,长筒,末舒瓣二分,如耳挖,黄心,花扁如盘。叶少锯。花径三寸。

  【桂丛紫】

  紫色,长筒,末略舒,瓣大,心径半寸,金黄五出,筒叶嫩绿,花大而扁,瓣希少。旧名紫桂莲。

  【千金笑】

  银红色,瓣阔,环抱玲珑,心间五出,筒微黄不多露。叶尖长而窄狭。

  【蜜荷花】

  淡黄色,檀心甚小,筒瓣寸许,阔二分,皆超起,叶尖长少锯。

  【紫丝莲】

  深紫色,花大如盘,黄心如棋子,二分筒,瓣末俱超起,形扁,径三寸。梗粗,叶长,瘦如鸡脚。

  【檀心晕】

  血牙色,近心牙黄,长筒,瓣末如匙,圆三寸。梗细叶圆。

  【雪莲台】

  白花,带碧色,瓣末超起,如莲,心黄而小,半筒。叶肥嫩,叶细。

  【雨鹃红】

  朱墨色,心圆小而黄,长筒,末如匙,花大如轮。叶尖长,带赤色,梗粗。

  【绒锦心】

  淡紫色,心大径寸,黄金色,五出,筒瓣长,筒如线,不出匙,参差疏落,类桂丛紫,花扁如盘。叶瘦。旧名紫龙须。

  【佛手黄】

  嫩黄色,心五出,筒深黄散乱,瓣阔弯环。叶肥泽,梗细。

  【涌金轮】

  嫩黄色,大如盘,檀心凸起,身黄,瓣长二寸,筒末出匙超上,围六寸。肥叶圆劲。旧名黄金针。

  【粉翎儿】

  粉色,长瓣,大径三寸,心青黄色,瓣有出心上者,托瓣微红。叶长瘦如蒿。

  【锦标红】

  朱色,微筒,长瓣,开足下披心一簇,金黄。叶肥。旧名满心大红。

  【月华秋】

  粉红色,心中青外黄,筒二寸,白瓣,里白外红而尖锐,如月华五采。梗细。

  【红玉环】

  白花,微红,不见筒,瓣长阔,变环相纽,如连环,圆球径三寸。旧名玉连环。

  【昭容紫】

  深紫色,筒瓣到头如匙,心黄而小,形扁。

  【银丝针】

  白花,青黄心,极小,瓣如针,花圆。叶细。梗弱。旧名银针,又名银丝莲,花形之特异者。

  【秋月白】

  白花,阔瓣,筒二分,形圆。叶团而短。旧名鹅毛飞。

  【海红莲】

  粉红,大心,黄色瓣,半筒,末超起如莲台、叶肥,梗粗。花扁,径三寸。

  【万点红】

  淡粉红,长筒,末作小匙,匙内深红,瓣疏而参错。叶尖,梗细。旧名落红万点。

  【青心玉】

  白花而圆,微筒,青黄心,瓣阔,托瓣微红。梗细,叶团小。旧名青心压玉。

  【锦麟祥】

  金红,半筒,瓣狭而长,弯绕,花圆径二寸。叶如蒿。旧名橘皮红。

  【金赤芾】

  大红,心五出,筒带黄色,瓣阔而尖,花扁,径二寸。叶少锯,梗直。

  【鹭鸶管】

  粉红,阔瓣,大心,淡黄白色,五出,筒如白羽,花扁,径三寸。叶尖长,梗细。

  【朝阳素】

  淡紫色,半筒,粉心,五出,心上有瓣,花大而扁,径三寸。叶尖长。

  【金缕衣】

  嫩黄,长筒,瓣末出匙,檀心圆小,青茎,大径四寸。叶尖,多锯齿。旧名黄鹤楼。

  【紫金鱼】

  玫瑰色,长筒,末作匙,心带黄色,花扁,径三寸。叶肥而长,梗细。

  【坠红丝】

  银红色,著心处白色,长筒,瓣出半寸,青心如棋子,花大四寸余。旧名老君眉。

  【金凤羽】

  黄色,瓣阔,半筒。叶小。花开最早。又白者名银凤羽。 

国庆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