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画纪闻》(摘抄)(清) 蒋骥 撰
  书画一体,为其有笔气也。此语为士大夫言之,如工人软弱之笔,虽布置缜密,设色鲜明,终近乎俗。否则爪舞牙张,筋骨显露,既非正派,谬许北宗,于斯道失之远矣。

  ○用笔用墨

  ○临摹名人真迹,先求其用笔用墨之法。用笔须沉着而不枯滞,用墨须精彩而不粗浊。以一树一石得其轻重疾徐之致,便可施之大幅,无不合宜。至章法之掩映,又是一番进境,若未知执笔,漫讲章法,亦何益耶?

  ○皴法

  古人皴法,不同如书家之各立门户。其自成一体,亦可于书法中求之。如解索皴则有篆意,乱麻皴则有草意,雨点皴则有楷意,折带皴可用锐颖,斧劈皴可用退笔。王常石多稜角,如战掣体。子久皴法简淡,似飞白书,惟善会者师其宗旨而意气得焉。

  ○章法

  山水章法如作文之开合,先从大处定局,开合分明,中间细碎处,点缀而已。若从碎处积成大山,必至失势。
  布置章法胸中以有胆识为主。书法论有云:“意在笔先。”作画亦然。
  大山平坡皆当各有勾连处,如诗文中之有钮合,为一篇之筋节脉理,必多读旧书,乃能知之。

  ○布置树竹

  松、桧、梧、竹、湖石,用巧法布置,作朻曲之状者,宜于园亭景致,不可移于大山大水。林木丛杂,不加芟柞,或苔鲜蔓衍,墅竹纷披,宜山村野店。若叠峦重嶂以平正见古茂,方为大家手笔。

  ○浓淡

  书法以浓淡分先后,树近则浓,远则淡。山亦近则浓,远则淡。然淡远之外仍可作浓墨,盖日影到处则明,不到处则黯黑,此景于早晚时游观可得见焉。

  ○松

  松性本直,则画者树身挺出或放纵其枝干为宜。其盘拏屈曲者,下必有山石,因其初生之时未得遂其性也。故平地之松宜直,山阿石隙之松宜曲。如悬崖倒挂,其本体必当作曲势。

  ○枯树

  秋、冬之树多枯,春、夏之树宜密。枯树排列须分层次,密树团结必得疏通。欲有层次以浓淡分之,欲其疏通以枯树插之。前人范宽、郭河阳、董北苑俱用此法。

  ○人物屋宇

  村居、亭观、人物、桥梁,为一篇之眼目。如房舍有当用正者,有当用侧者,或几面有窗牖者,或反露村居之后面者,以及亭观之高下,人物之往来,皆有一定区处,譬之真境以我置身于其地,则四面妙处皆可领略,如此方有趣味。盖古人画中人物,未尝不寓意在我。

  ○风雨

  画中有风者,其人物及山石树身皆当与风相左,惟树杪、藤梢点缀处作飘扬之致。至雨景则渍墨而成。杜工部诗:“元气淋漓障犹湿。”斯语即可为入道之门。

  ○雪月

  雪景中人物帏幔,设以淡色最有生趣,间用粉笼松梢石隙等处亦妙。雪之水与天一色,则添雪舟而水见矣。昔王思善以薄粉笼山头,其法可鉴。
  月下之景宜梧桐疏竹,用墨不可浓。其章法:纸端空处宜高,见高旷绵邈之意,笼以轻烟层层相积,若布且局促,则大旨先失矣。

  ○苔

  苔为美人簪,谓其生动为石上之饰耳。其生也大小杂乱蔓衍平铺,初无深义。若在画中,则在近处石上可作丛草,在远处大山即松柏,不可漫施。大抵点点从石缝中流出,浓淡相间,疏密相生,生意出于天然,虽突兀层崖,无飘坠委积之状,此点苔法也。

  ○神女论

  为神女写真,志在端严,不在妩媚,于端严中具一种瓌姿艳逸,如麻姑、洛神,随波上下,御风而行,自有天然态度。降而下之,论画美人,或十分面,或八九分面,半面,背面,其形有肥瘦、长短,眼有大小,眉有轻重,貌各不同,皆可有美致。惟取精于阿堵中,写得临风扬步,翩翩然若将离绢素而来下者,是为画中名手。若作妖态愁眉,堕马髻,折腰步,龋齿笑,千人面目一例,此俗工恶笔,殊无足取。

  ○品格论

  神仙品格,天然殊绝,曾见王绎所画《五老图》,虬须云鬓,数尺飞动,根毛出肉,力健有余。作者当思此意。

  ○衣蚊

  衣纹或粗或细,或疏宕,或飘举,或整肃,意思不同,人所其知。举笔便欲笔笔周到,左右谛视,反若不足,惟前人之画舒卷离披,时若缺落而意象已得。

  ○写照布景

  画山水,山远而树近,千岩万壑浑然天成,用笔苍劲,品格最高。写照景宜山近而树速。作园林布置,人工修筑,巧妙为宗。盖行立坐卧之地,须宽绰有余。从远处作景,可以腾□布置,随人之所好,略为点缀名目,取其娱耳目悦心意耳。惟画屋宇最难,大抵上下不宜齐整,作树石俱推此意,思过半矣。今人画树枝干如人之臂指彷佛,此不知远近之法也。或画茅亭、小艇而身不能容,此不揣理也。前人论画云:“木不百数十如
  人之大则木不大。”方比大小,始中程度。

国庆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