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神祕要》(清)蔣驥 撰
  ◆关于《传神秘要》
  《传神秘要》 清代蒋骥
  人物画诀。清代蒋骥。一卷。1742年。该书为人物肖像画技法,凡二十七条,都各自有题目:一、传神以远取神法,二、点晴取神法,三、眼珠上下分寸,四、笑容部位不同,五、取笑法,六、神情,七、闪光,八、气色,九、用全面颜色法,十、笼墨,十一、用笔总论,十二、用笔四要,十三、砌染虚实不同,十四、起手诀,十五、用笔层次,十六、鼻准与鼻相参核法,十七、起稿算全面分寸法,十八、全局,十九、生纸画法,二十、矾纸画法,二十一、设色层次,二十二、用粉,二十三、补缀,二十四、火气,二十五、气韵,二十六、白描,二十七、临甘愿。所论详尽明确,剀切扼要,只是编次先后,略见零杂。提出肖像画应定出绘画对象的“天真”、“神情”、“生趣”、“意思”对布局、取势、运笔、设色,以及起稿计算脸部各部们的分寸等,阐述详细,持论亦精。认为“神在两目,情在笑容”。“笔底深秀,自然有气韵。有气韵,此关系人之学问品谊;人品高,学问深,下笔自然有书卷气;有书卷气,即有气韵”。为研究中国肖像画艺术的重要著作之一。

  一卷。清蔣驥撰。蔣驥生卒年不詳。字赤霄,號勉齋。金壇(今屬江蘇省)人。其父蔣衡,字湘帆,後改名振生。以書法名於一時,曾寫《十三經》呈乾隆帝,皇上特賜國子監學正。但蔣驥書法不如其父,而特以畫名。此書共二十七目。對一切佈局取勢,運筆設色,皆其心得,言之甚詳。考古人畫法,多重寫貌人物。所以認為顧愷之是絕妙當時,通行畫論以人物、花鳥、山水為多。以寫真一法勒為一書者,除陶宗儀《輟耕錄》 所載王繹《寫像秘訣》外,並不多見。丹青之家多以口訣相傳,幾乎不以為士大夫之藝。蔣驥此編,研析精微,標舉格例,實可補古人之未備。後世讀之者,不可貴遠賤近,視之為工匠之藝。此書有《澤古齋叢抄》本、張詩舲刊本,《美術叢書》本。

  ◆传神秘要
  一卷(兵部尚书蔡新家藏本)
  国朝蒋骥撰。骥字赤霄,号勉斋,金坛人。其父衡,字湘帆,後改名振生,以书法名一时。尝写《十三经》,於乾隆五年呈进,特赐国子监学正衔。骥书不逮父,而特以写真名。是编凡二十七目,於一切布局取势,运笔设色,皆抒所心得,言之最详。考古人画法,多重写貌人物,故顾恺之妙绝当代,特以是名。然相传画论则人物花鸟山水为多。其以写真之法勒为一书者,自陶宗仪《辍耕录》所载王绎《写像秘诀》外,不少概见。丹青之家,多以口诀相传,几以为非士大夫之艺。骥是编研析精徵,标举格例,实可补古人所未备。正未可贵远贱近视,为工匠之技也。

  ---出《四库总目提要》

  ◆提要
  子部八
  傳神秘要
  藝術類一
  書畫之屬
  《傳神祕要》一卷,國朝蔣驥撰。驥字赤霄,號勉齋,金壇人。其父衡,字湘帆,後改名振生,以書法名一時。嘗寫十三經進内府,世宗憲皇帝特賜國子監學正銜。驥書不逮父,而特以寫真名。是編皆言寫真之法,凡分二十七目於一切:布局、取勢、運筆、設色,皆抒所心得之言。古人畫法,多以寫真見巧,故顧愷之妙絶當代,特以是名。然相傳畫論,則人物花鳥山水為多。其以寫真之法,勒為一書者,自陶宗儀《輟耕録》所載王繹《寫像秘訣》外,不少概見丹青之家,多用口訣相傳,幾以為非士大夫之藝。其研析精微、標舉格例,則自驥。是編始足以補古人所未備,正未可貴逺而賤近也。
  乾隆四十三年六月恭校上
  總纂官 臣紀昀 臣陸錫熊 臣孫士毅
  總校官 臣陸費墀

  ◆传神秘要

  ○傳神、以逺取神法

  傳神。最大者,令彼隔几而坐,可逺三四尺許;若小照,可逺五六尺許。愈小宜愈逺,畫部位或可近,畫眼珠必宜逺。凡人相對而坐,近在一二尺,則相視不用目力。無力則無神。若逺至丈許或至數丈,人愈逺相視愈有力,有力則有神。且無力之視,眼皮垂下;有力之視,眼皮撑起。畫者,須於未畫部位之先,即留意其人行止坐卧、歌呼談笑,見其天真,發現神情外露。此處細察,然後落筆,自有生趣。

  凡傳神,須得居髙臨下之意。

  ○點睛取神法

  點睛取神,尤宜髙逺。凡人眼向我視,其神拘。眼向前視,其神廣。所謂拘者,拘於尺寸之地,祗有一面。廣則,上下四方,皆其所目覩耳。

  畫眼皮用筆得其輕重,亦取神之要處。

  凡人有意“欲畫照其神”,已拘泥。我須當未畫之時,從旁窺探其意思。彼以無意露之,我以有意窺之。意思得,即記在心上。所謂意思,青年者,在烘染;髙年者,在縐紋。烘染得其淺深髙下;縐紋得其長短輕重也。若令人端坐後欲求其神,已是畫工俗筆。宋·陳造曰:著眼於顚沛造次、應對進退、顰笑適悅、舒急倨敬之頃,熟視而黙識,一得佳思,亟運筆墨。此論最佳。

  ○眼珠上下分寸

  人之瞳神,有上視、平視、下視、怒視之别。視下則無神,視上失之太髙。大槩:下視則眼珠下半藏在下眼皮内。上視反此。怒視則眼珠上下全露。若平視,則眼珠亦平。髙逺,則下半眼珠畧帶上,其眼珠下半亦帶圓意;或上半眼珠竟小半在上眼皮内,而下半眼珠竟極圓。又有下半眼珠之下,下眼皮之上,中間微露一絲空地,其神愈出者,不可不知。合揣上視下視怒視之别,始知平視帶上為執中之道。要之,上視下視,其神拘於上下;平視其神,近平視帶上,其神開闊耳。故訣不在眼珠中黒點,在上下眼皮,在兩眼稍,又在兩眼珠之兩圏上下。再,眼角裏,嘗有眼肉及眼稍頭黒影,必須畫出,而下半眼珠必當圓於上半眼珠。至眼亦有大小,不可任意為之。當以鼻之大小比數大抵冩照,難在兩目前言已約畧分别,但須得其人之自然,不可少有假借勉强。有一種人,眼睛全無神氣,或是近視,必執此為板法,反致拘牽矣。

  ○笑容部位不同

  笑格每不同。大笑失部位。喜笑或眼合取笑之法,當窺其人心中得意而口尚未言,神有所注而外貌微露。若徒有笑容,不能得兩目之神,亦所不取。

  ○取笑法

  面上取笑,處眉宜低。又宜彎眼、宜挑并魚尾、夀帶、鬚根、口角等處(口角畧放起)。察其出進髙下,因部位,畧有更變,與常格不同也。如遇鐵面翁,强畫作彌勒相,必至部位俱失之矣。

  宜先以格局畫定,再以笑容,更易之自然精細。

  ○神情

  神在兩目,情在笑容,故冩照兼此兩字為妙。能得其一,已髙庸手一籌,若泥塑木偶,風斯下矣。

  ○閃光

  面上凹凸處以顔色深淺分之,惟兩頥及深眼眶、或半側面皆有閃光,畧用檀子染之(擅子以墨和燕支赭石),烘出髙處,但此色不可多用。縁檀子顔色重濁,易致汙穢(檀子近看即是黒氣,不可多用)。

  ○氣色

  氣色在微茫之間。青黄赤白,種種不同,淺深又不同。氣色在平處,閃光是凹處。凡畫氣色,當用暈法(暈者,四面無痕迹)。察其深淺,亦層層積出為妙。

  ○用全面顔色法

  顔色,非氣色之謂,或面白,其兩顴有紅氣色;或面黄,其額上有青氣色。故氣色主一處,顔色主全面。畫者,各種顔色,層層烘染,畫完後,顔色自然和潤。

  又有一種畫法。眶格既定,即以各様顔料看面色配好,以供全面之用,不以燕脂藤黄另起爐灶。此法古人常用之(此法以一様顔色,淺處淺用,深處深用,凡閃光氣色俱如之,不於面上另加顔色,而顔色亦俱和潤也)。

  ○籠墨

  畫定眶格,以淡墨籠之,閃光處又用淡墨烘染,再加粉和顔色。畫此亦另有隂秀古雅之趣(今人有以顔色畫,好用淡墨籠在顔色上,如畫山水法者。此法但須先礬,否則墨色入粉,便成黒氣)。

  ○用筆總論

  用筆以潔净為主。古人畫眶格皆有筆法。又能潔净見有縐紋,眶格用筆極粗,而眉目栩栩欲動。此兼能以筆力勝者。其次,用筆短,落筆輕,乾淡漸加,細潔圓潤耳。落筆要從空中下來,起頭則輕,靈至運行,不可一直。直則板(此論畫鬚眉)。

  ○用筆四要

  一曰凖。凖者何?有規矩而目力有凖,然後下筆有凖也。如臨全面眶格圖其算法為規矩,用目力算之其大小,相似即謂之凖,由是得其規矩,收小放大,可以變化板法矣。

  二曰烘。烘者何?即染之謂也。人之面格髙下,須用顔色烘托。烘法惟潤色全面,以顔色畫上,筆以濕為主,則有氣韻,烘染處要潔净。

  三曰砌。凡面上有斑點或染有不到,俱以砌補之。或面上氣色深者,竟不用烘。以顔色砌之。砌後仍可用染也。又有不用染,純用砌者,即俗所謂乾皴是也。筆法枯潤適中,約似小麻皮皴、米粒皴。皴疎砌宻,小有異耳。砌在微茫之間,其筆意可見。然終以痕跡渾融為妙。砌染烘染可兼用、可先後用,或祗烘不用砌,亦可,或純用砌,俱可。

  四曰提。設色將足,看面上凹凸處,用檀子等色提醒,然後格局分明,髙下顯露。

  ○砌染虛實不同

  畫大者須染得到各色,和潤為主,中者如之,若小者,則染皴處有當簡省,愈小愈可省,全在兩眼得神耳。面上竟有有痕跡處,可酌量省去。善會心者自得之。

  ○起手訣(以古人畫作式)

  傳神起手,先打眶格。初學用筆,須極輕淡,次學用目力,以極凖為度。學用目力,即畫鼻凖與鼻子及定兩眼角等處也。所云兩點,不可髙低。兩空地須極勻。逐一畫上,由鼻凖畫至兩鬂髪際,全在目力有凖。學者起手摹鼻凖,次摹定兩眼角法,再將全面眶格圖逐一摹其長短大小。斷不可以紙加在畫上臨摹,即俗語所謂,印在下面,畫也如印。畫則不用目力,目力無凖,雖知算法,動亦多謬。此有訣無益也。摹法,以原本置案上,于旁設素紙,用目力算其分寸而作之,其大小與原本相同,再將全面大收小、小放大。畫十數次。愈學習愈凖。學到部位毫髪不走,然後謂之凖。此須細心體味。能收大放小即是變化板法學者。眶格打好,功已過半矣。

  ○用筆層次(先將紙摺中縫)

  一畫兩鼻孔 二畫鼻凖下一筆 三畫鼻凖 四畫鼻(先左後右凡有兩相對者皆如之) 五畫兩眼角(或定山根亦可) 六畫左右兩眼稍 七畫左右眼上一筆 八畫左右眼下一筆 九畫眼珠 十畫鼻梁 十一畫上下眼皮 十二畫上眼眶兩筆 十三畫下眼眶兩筆 十四畫兩眉 十五定地角(依王思善畫法,畫下庭不先畫地角,鼻凖下即畫人中、口唇亦可) 十六定下口唇 十七畫口中一筆 十八畫上口唇 十九畫下口唇 二十畫皴摺痕及髪鬚髯(無鬚畫夀帶,筆意亦有輕重) 二十一畫全地角 二十二畫左右兩太陽 二十三畫兩顴 二十四畫兩頥 二十五畫兩耳 二十六畫兩鬂(如露頂,即畫髪際;如戴冠,即畫帽簷) 二十七畫衣領,微畫兩眉

  (王思善《冩像訣》云:先鼻。次鼻凖、鼻凖下或印堂一筆或眼堂邊一筆或中側邊一筆。次人中。次口。次眼堂。次眼。次眉。次頰。次髪際。次髪。次耳。次頭。次打圏。打圏者面部也)。

  ○鼻凖與鼻相叅核法

  鼻凖與鼻得分寸,則全面有把握,故先論之。以鼻凖作十分算,定鼻之大小,則鼻有半鼻凖者,有半鼻凖又零幾分者,有鼻小不及半鼻凖者,再以鼻作十分算,定鼻凖之寛狹,則鼻凖有一鼻幾分者,有兩鼻幾分者。總以鼻横數去,定之必相合無訛為要。

  笑容則鼻凖與鼻不同,常格大抵笑容則鼻起而畧大。

  ○起稿算全面分寸法

  (另紙起稿部位,便於改換。宋人凡作一畫必先呈稿,然後上真,古人細心尚如此)。

  一畫兩鼻孔(鼻孔作兩點。兩點不可髙低,兩空地須極勻。空地,言兩者以中縫分也)。

  二畫鼻凖下一筆

  三畫鼻凖兩筆

  四畫鼻 鼻凖與鼻兩相叅核,畫得極凖,然後可以鼻凖與鼻為主。鼻凖作大尺,横作十分算。鼻作小尺,豎作十分算。以一鼻再横,作十分算。凡面十分算以一鼻,再横作十分算。凡面之髙下長短濶狹處,皆用比之。以直之分數算過,再以横之分數算之,自無錯誤。

  五畫兩眼角 即以鼻逆數上比之,有二子幾分、三子幾分、以及四子者,定上下所在、出進用直線法。或,對鼻筆痕或於鼻之中,或於鼻之外,或於鼻之幾分,以定出進所在,再用王思善法,於三筆中取一筆畫下,看山根之間能容眼之濶狹有幾許,細細看凖面之部位,此處為最要(王思善《冩像秘訣》云:鼻凖既成,以之為主,若山根髙,處印堂一筆下來。如低,取眼堂邊一筆下來。或不髙不低,在乎八九分中,側邊一筆下來)。

  六畫左右兩耳稍 如已畫山根,即以山根濶狹作比,或以鼻凖作比,俱可。或半鼻凖或幾鼻幾分(王思善曰:眼中白粉染瞳神。外,空地。次用煙子點晴,墨打圏眼,稍點起,有摺便笑)。

  七畫左右眼上一筆

  八畫左右眼下一筆 此一筆須極輕淡,不可著痕迹,於設色時更宜留心。

  九畫眼珠

  十畫鼻梁

  十一畫上下眼皮

  十二畫上眼眶兩筆 從眼上一筆算起,或一鼻幾分,或二鼻幾分。再用眼比,或一眼幾分、二眼幾分。

  十三畫下眼眶兩筆 比法同上。眼眶如有睹肉者,則如定眼角法,亦以鼻數上比之。

  十四畫兩眉 有不離眼眶者,有離幾分者。再看印堂之方正扁長,此則中庭定矣。

  十五定地角 約以中庭比定。

  十六定下口唇

  十七畫口中一筆 兩角須逐漸長出,亦用直線法,察口角止處出鼻幾分、對眼睛何處。

  十八畫上口唇

  十九畫下口唇 其厚薄亦以鼻比數

  二十畫鬚髯無鬚畫夀帶

  二十一畫全地角 此則下庭定矣。

  二十二畫左右兩太陽 以眼作十分算。有容一眼幾分或不及一眼者。或以鼻比數亦可。此部位之緊要切不可忽。

  二十三畫兩顴 顴有上下,須察其最出所在:出對何處、進對何處。最出處亦用直線或出太陽幾分或進幾分。有顴小而髙處在面心上者,須用顔色染出。

  二十四畫兩頥 頥邊一筆,須用兩斷:齊鼻下平去作上一斷,口唇横看作下一斷。上斷以鼻凖或鼻比數,下斷以口唇濶狹比數。口唇亦可作十分算也。訣總在用横線法,即接着齊鼻,平去一筆約數或一鼻凖有餘,或兩鼻凖。肥者再加,再以鼻比數,或四鼻,或五六鼻,皆可。比定大約宜瘦不宜肥,宜進不宜出。可稍加修改,無致筆滓墨涴。

  二十五畫兩耳 耳之上下無定,大約不離眼眶上下。

  二十六畫兩鬢 如露頂,即畫髪際。若戴冠者畫帽簷。此則上庭定矣。

  ○全局

  面上全局可以上庭比中庭,中庭比下庭。長短濶狹。兩兩相比。則大局可得(或云落筆先左後右。大像先用淡墨定局,次加擅子砌染。此法亦頗近理,并附及之)。

  ○生紙畫法

  生紙畫極難以落筆,畧重,無從改易。其法脫稿紙上,即着粉極勻,兩圏邊上不可有顔色滲出,即帶濕烘染,深淺如法,俟乾,以手摹去粗粉及紙上粗屑,又配顔色潤全面,其烘染如前,顔色由淡而深,畫兩三次或再加砌染,用檀子提醒深處。

  ○礬紙畫法

  用礬紙脫稿,將手摩去紙上粗屑,又加礬一遍(恐礬紙不透)。用顔色烘染氣色,其低處即用檀子三朱等色畫到,亦看面上全部氣色,和粉上之,極輕薄而勻,俟乾,亦摩去浮粉,配顔色潤全面,再加烘染,以無粉氣為度(凡畫背後,須再托粉,粉中少用顔色和之)。

  ○設色層次

  設色無一定層次,約畧言之。脫稿後,第一層用檀子醒深處。第二層,檀子染。第三層,三朱燕支染。上口唇用燕支加淡墨。畫下口唇,加三朱。畫用色亦有淺深,非一抹即已也。口唇亦有不用墨,上口唇紅,下口唇淡者,俱在臨時配合,第四層用粉合入三朱藤黄(面赤者和赭石)。空瞳神、眼白不用着粉,餘俱着勻。第五層用礬。第六層用顔色潤全面,再加染(染無層次,以染足為度)。

  瞳神,凡染一次,點一次,漸漸積深,加烟煤點睛,及畫上眼皮,鬚眉最黒處,輕輕畧醒。惟下眼皮一筆,用燕支畫,痕迹不宜重。

  ○用粉

  用粉,以無粉氣為度。此事常有過不及之弊。太過者,雖無粉氣,未免筆墨重濁;不及者,神氣不完,即無生趣。故畫法從淡而起,加一遍自然深一遍,不妨多畫幾層。淡則可加,濃則難退。須細心叅之,以恰好為主。用粉不一法:有用膩粉者,取其不變顔色;有用鉛粉者,須製得好;然用蛤粉最妙,不變色兼有光彩(蛤粉製法:先將殻上一層黒皮去净,研極細用之)。

  又有上面不用粉,惟背後托粉者,其法亦是(不論生紙、礬紙,俱可)。

  ○補綴

  設顔色有不和處,仍將薄粉籠之,再加烘染,此亦補綴之道(籠粉後,俟乾。亦須摩去粗粉再染)。

  ○火氣

  顔色不純熟及用粉太重,便多火氣。故用礬紙畫畧好。用生紙畫為難也。前論用淡墨先籠,若面眶小者,此法亦不可用。

  欲除火氣,須多臨古人筆墨。

  ○氣韻

  筆底深秀,目【自?】然有氣韻,此闗係人之學問品詣。人品高,學問深,下筆自然有書卷氣。有書卷氣即有氣韻。

  ○白描

  白描打眶格,尤宜淡。東坡云:吾嘗於燈下顧見頬影,使人就壁畫之,不作眉目見者,皆知其為我。夫鬚眉不作,豈復設色乎。設色尚有部位見長。白描則專在兩目得神。其烘染用淡墨,或少以赭石和墨亦可。筆法須潔净輕細,得其輕重為要。面上惟鼻及眼皮、眉目、口唇有筆墨痕迹。若鼻凖、眉骨、兩顴、兩頥、山根,一筆中側,邊一筆,眼眶上下兩筆,髪際打圏,須用淡墨烘出,故打眶格,尤宜淡也。

  ○臨摹

  學者,從師求其規矩。既得規矩,須自臨摹。多臨古人好畫,則設色精妙,脫去火氣。如僅以庸師所作學之,則筆不流於汚俗,必習於澆薄矣。盖前人之畫,色澤純和,筆法沉秀,學者臨至百餘遍,自然與衆手不同。

国庆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