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州名画录》注(宋)黄休复
  ◆简介
  黄休复,字归本,一作端本。北宋初年人。久往成都,和当时四川文人李畋、张及、任玠及画家孙知微、童仁益等为友。好道术,曾受道于处士李谌,鬻丹养亲,隐仕不居。通《春秋》学,兼精画学,收藏甚富,景德中着《益州名画录》三卷。并有小说《茅亭客话》十卷行世。
  黄休复,字归本,一作端本。北宋初年人。久往成都,和当时四川文人李畋、张及、任玠及画家孙知微、童仁益等为友。好道术,曾受道于处士李谌,鬻丹养亲,隐仕不居。通《春秋》学,兼精画学,收藏甚富,景德中着《益州名画录》三卷。并有小说《茅亭客话》十卷行世。

  《益州名画录》,宋黄休复着。三卷。本书记载了唐、五代至宋初成都地区的画家和壁画创作,共收自孙位至邱文晓五十八的小传及其手笔写真处,评为逸、神、妙、能四品,另附有画无名及无画有名者之记录。《四库全书》称「其书叙述颇古雅,而诗文典故所载尤详,非他家画品泛题高下、无所指据者比也。」有明王世贞所辑《王氏画苑》本、宛委山堂《说郛》本、清李调元辑《函海》本、《四库全书》本等。(以上按见于《宋代传奇集》一书中李剑国之「黄休复小传」及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之《益州名画录》简介)
  是次录文,据秦岭云点校、1964年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之《益州名画录》。该书是以《王氏画苑》本为底本,用明嘉靖刻本(《湖北先正丛书》影印本)、《函海》本,及《图书集成艺术典》引用各条,加以校勘。过录至网络版时复将校记中校勘有胜于原文者,径改正文,校记相应有所调整。
  2005年1月30日 ver.1.0

  ●序

  虞曹外郎致仕李畋述

  大凡观画而神会者鲜矣,不过视其形似,其或洞达气韵,超出端倪,甩笔精致,不谓之功,傅釆炳缛,不谓之丽,观乎象而忘象,意先自然,始可品绘工于彀中,揖画圣于方外,有造物者思唯是得之。江夏黄氏休复,字归本,通《春秋》学,校《左氏》、《公》、《谷》书,暨摭百家之说,鬻丹养亲,行达于世,恬如也。加以游心顾、陆之艺,深得厥趣;居常以魏、晋之奇踪,隋、唐之懿迹,盈缣溢帙,类而珍之。适值博雅之士,欵扉求见,则敞茅屋,拂[1]榻尘,架而陈之,娱宾赏心,万虞一泯。及其僧舍道居,靡不往而玩之,环岁忘倦。盖益都多名画,富视他郡。谓唐二帝播越及诸侯作镇之秋,是时画艺之杰者,游从而来,故其标格楷模,无处不有。圣朝伐蜀之日,若升堂邑,彼廨宇、寺观前辈名画,纤悉无圮者。迨淳化甲午岁,盗发二州,焚劫略尽,则墙壁之绘,甚乎剥庐,家秘之宝,散如决水。今可觌[2]者,十二、三焉。噫!好事者为之几郁矣。黄氏心郁久之,又能笔之书,存录之也。故自李唐干元初至皇宋干德岁,其间图画之尤精,取其目所撃者五十八人,品以四格,离为三卷,命曰《益州名画录》。书来,谓余有陶隐居之好,恨无画之癖,首贶读之,序以见托。且曰:画之神妙功格,往躅前范,黄氏录之详矣。至如蜀都名画之存亡,系后学之明昧,斯黄氏之志也。故其书婉而当,博而有伦,体而不乱。信夫学者得意忘象,观前贤之逸轨,然后考黄氏之四格,则思过半矣,非独鸣图画之誉于坤维者哉!时景德三[3]年五月二十日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目录[4]

  宋黄休复撰

  画之逸格,最难其俦。拙规矩于方圆,鄙精研于彩绘,笔简形具,得之自然,莫可楷模。由于意表,故目之曰逸格尔。

  ○逸格一人

  孙位

  大凡画艺,应物象形,其天机回[5]高,思与神合,创意立体,妙合化权,非谓开厨已走,拔壁而飞,故目之曰神格尔。

  ○神格二人

  赵公佑      范琼

  画之于人,各有本性[6],笔精墨妙,不知所然。若投刃于解牛,类运斤于斫[7]鼻,自心付手,曲尽玄微,故目之曰妙格尔。

  ○妙格上品七人

  陈皓        彭坚        张腾

  赵温奇      赵德齐      卢楞伽

  张素卿

  ○妙格中品十人

  辛澄        李洪度      左全

  张南本      高道兴      房从真

  赵德玄      常粲        常重胤

  黄筌

  ○妙格下品十一人

  李升        张玄        杜齯龟

  刁光胤      蒲师训      赵忠义

  黄居宝      黄居寀      李文才

  阮知诲      张玫

  画有性周动植,学侔天功,乃至结岳融川,潜鳞翔羽,形象生动[8]者,故目之曰能格尔。

  ○能格上品十五人

  品嶤        竹虔        周行通

  孔嵩        石恪        杜措

  杜弘义      杜子瓖      杜敬安

  蒲延昌      赵才        程承辩

  丘[9]文播    阮惟德      杨元真

  ○能格中品五人

  陈若愚       张景思      麻居礼

  僧楚安       滕昌佑

  ○能格下品七人

  姜道隐      禅月大师    张询

  宋艺        李寿仪      僧令宗

  丘[10]文晓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卷上

  ○逸格一人

  孙位

  孙位者,东越人也。僖宗皇帝车驾在蜀,自京入蜀,号「会稽山人」。性情踈野,襟抱超然,虽好饮酒,未尝沉酩。禅僧道士,常与往还;豪贵相请,礼有少慢。纵赠千金,难留一笔,唯好事者时得其画焉。光启年,应天寺无智禅师请画山石两堵、龙水两堵;寺门东畔,画东方天王及部从两堵。昭觉寺休梦长老请画浮沤先生、松石墨竹一堵,仿润州高座寺张僧繇战胜一堵。两寺天王、部众,人鬼相杂,矛戟鼓吹,纵横驰突,交加戛击,欲有声响。鹰犬之类,皆三五笔而成。弓弦斧柄之属,并掇笔而描,如从绳而正矣。其有龙拏水汹,千状万态,势欲飞动。松石墨竹,笔精墨妙,雄壮气象,莫可记述。非天纵其能,情高格逸,其孰[11]能与于此邪?悟达国师请于眉州福海院画行道天王、松石、龙水两堵,并见存。不知其后有何所遇,改名遇矣。景朴者,蜀人也。蜀广政年,輙于应天寺门西畔画西方天王及部从两堵,以对孙遇笔。识者比之蹄涔巨浸,未万分之一焉。虑误后人,因附而正之。

  ○神格二人

  赵公佑

  公佑者,长安人也,宝历中,寓居蜀城。攻画人物,尤善佛像、天王、神鬼。初,赞皇公【李德裕】镇蜀之日,宾礼待之。自宝历、太和至开成年,公佑于诸寺画佛像甚多。会昌年,一[12]例除毁,唯存大圣慈寺文殊阁下天王三堵、阁里内东方天王一堵、药师院师堂内四天王并十二神、前寺石经院天王部属,并公佑笔,见存。公佑天资神用,笔夺化权,应变无涯,罔象莫测,名高当代,时无等伦。数仞之墙,用笔最尚[13],风神骨气,唯公佑得之,六法全矣。

  范琼

  范琼者,不知何许人也。开成年与陈皓、彭坚同时同艺,寓居蜀城。三人善画人物、佛像、天王、罗汉、鬼神。三人同手于诸[14]寺图画佛像甚多。会昌年除毁后,余大圣慈一寺佛像得存。洎宣宗皇帝再兴佛寺,三人于圣寿寺、圣兴寺、净众寺、中兴寺,自大中至干符,笔无暂释,图画二百余间墙壁。天王佛像、高僧经验及诸变相,名目虽同,形状一无同者。自淳化五年、咸平三年,两遇兵火,得存三寺笔踪:大圣慈南廊下药叉、大将、和修吉龙王、鬼子母、天女五堵,谓之十七护神;北廊下石经院门两金刚、东西二方天王;中寺大悲院门上阿弥陀佛及四菩萨,院门两畔观音像、药师像,石经板上七佛、四仙人、大悲变相,大将堂两畔南北二方天王,文殊阁下北方天王及天王变相。此寺画壁,自唐至今,年纪深远,彩色故暗,重妆损者十四五矣。圣寿寺大殿释伽像、行道北方天王像、西方变相,殿上小壁水月观音,浴室院旁西方天王,大悲院八明王、西方变相,并大中年画。此寺壁画,年祀亦远,倒损者十四五矣。圣兴寺大殿东北二方天王、药师、十二神、释迦十弟子、弥勒像、大悲变相,并咸通画。其中西方一堵,甚着奇工,精妙之极也。焉刍[15]瑟磨像两堵,设色未半,笔踪俨然,后之妙手,终莫能继。自圣寿、圣兴两寺佛僧,范琼亲描,并见存。

  ○妙格上品六人

  陈皓【彭坚附】

  陈皓、彭坚者,不知何许人也。开成中,与范琼寓止蜀城。大中年,府主杜相公悰起净众等寺门屋。相国知三人中范琼年齿虽低,手笔称冠矣;因请陈、彭二公各画天王一堵,各令一客将伴之,以幔幕遮蔽,不令相见,欲验谁之强弱。至画告毕之日,相国与诸府寮彻其帏幕,南畔仗剑振威者,彭公笔;北畔待弓奋赫者,陈公笔。二公笔力相似,观者莫能升降。大约宗师吴道玄之笔,而傅采拂澹过之。画之六法:一曰气韵生动是也,二曰骨法用笔是也,三曰应物象形是也,四曰随类赋采是也,五曰经营位置是也,六曰传移模写是也。斯之六法,名辈少该,唯此三人,俱尽其美矣。

  张腾

  张腾者,不知何许人也。太[16]和末年,偶止蜀川,于诸寺壁图画亦多。会昌年,除毁皆尽。大中初,佛寺再兴。于圣寿寺大殿画文殊一堵、普贤一堵、弥勒下生一堵,浴室院北,对范琼画持弓北方天王一堵。大圣慈寺文殊阁下画报身如来一堵。并腾之笔,见存。

  赵温奇

  赵温奇者,公佑子也。幼而颖秀,长有父风。父殁之后,于大圣慈寺文殊阁内继父之踪,画北方天王及梵王帝释大轮部属,大将堂大将部属并梵王帝释,普贤阁下南方天王,华严阁上画东西二方天王、梵王帝释。中兴寺大殿文殊、普贤及天王部众。并温奇笔,见存。

  赵德齐

  德齐者,温奇子也。干宁初,王蜀先主府城,精舍不严,禅室未广,遂于大圣慈寺大殿东庑起三学延祥之院,请德齐于正门西畔画南北二方天王两堵。院门旧有卢楞伽画行道高僧三堵六身,赖德齐迁移,至今获在。光化年,王蜀先主受昭宗勅置生祠,命德齐与高道兴同手画西平王仪仗、旗纛、旌麾、车辂、法物,及朝真殿上皇姑、帝戚、后妃、嫔御百堵已来。授翰林待诏,赐紫金鱼袋。蜀光天元年戊寅岁,蜀先主殂逝,再命德齐与道兴画陵庙,鬼神人马及车辂仪仗、宫寝嫔御一百余堵。大圣慈寺竹溪院释迦十弟子并十六大罗汉,崇福禅院帝释及罗汉,崇真禅院帝释梵王,及罗汉堂文殊、普贤,皆德齐笔,见存。议者以德齐三代居蜀,一时名振,克绍祖业,荣耀何多!

  卢楞伽

  楞伽者,京兆人也。明皇帝驻跸之日,自汴入蜀,嘉名高誉,播诸蜀川,当代名流,咸伏其妙。至德二载,起大圣慈寺。干元初,于殿东西廊下,画行道高僧数堵,颜真卿题,时称二绝。至干宁元年,王蜀先主于寺东廊起三学院,不敢损其名画,移一堵于院门南,移一堵于门北,一堵于观音堂后,此行道僧三堵六身画,经二百五十余年,至今宛如初矣。西廊下一堵,马鸣、提婆像二躯,虽遭粉饰,犹未损其笔踪。余者重妆,皆昧前迹。蜀中诸寺,佛像甚多,会昌年皆尽毁。

  张素卿

  道士张素卿者,简州人也。少孤贫,性好画。在川[17]主谯国夏侯公【孜】宅,多见隋唐名画。艺成之后,落拓无羁束,遂衣道士服,唯画道门尊像,豪贵之家,少得其画者。干符中,居青城山常道观焚修。至中和元年,僖宗皇帝遣使与赐紫道士杜光庭,封丈人山为希夷公。癸卯岁,素卿上表云:「五岳既已封王,丈人位居五岳之上,不可称公。」是岁勅宜改封五岳,丈人为希夷真君,素卿赐紫。素卿有老子过流[18]沙图、五岳朝真图、九皇图、五星图、老人星图、二十四化真人像、太无先生像。素卿于诸图画而[19]能敏速,落锥之后,下笔如神,自始及终,更无改正。今龙兴观甚有画壁,年深皆尽颓损,余张百子堂板龛内门两畔龙虎两躯,素卿笔,见存。王蜀先主修青城山丈人观,请素卿于丈人真君殿上画五岳、四渎、十二溪女,山林、溪沼、树木、诸神及岳渎曹吏,诡怪之质,生于笔端,上殿观者,无不恐惧。又于简州开元观画容成子、董仲舒、严君平、李阿、马自然、葛玄、长寿仙、黄初平、葛水璝、窦子明、左慈、苏躭十二仙君像,各写当初卖卜贾[20]药、书符导引时真,笔踪洒落,彩画因循,当代名流,皆推画手。蜀检校太傅安公【思谦】好古博雅,唐时名画,人皆献之。黄筌、滕昌佑、石恪皆在其门馆,宾礼优厚。甲寅岁十一月十一日,值蜀主诞生之辰,安公进素卿所画十二仙真形十二帧,蜀主躭玩欲赏者久,因命翰林学士礼部侍郎欧阳炯[21]次第赞之,令翰林待诏黄居宝八分书题之。凡有醮,奏于玉局开悬供养。干德三年,圣朝克复。吏部侍郎吕公【余庆】镇蜀日,求古画图书,并将进呈,斯画预焉。

  ○妙格中品十人

  辛澄

  辛澄者,不知何许人也。建中元年,大圣慈寺南畔创立僧伽和尚堂,请澄画焉。纔欲援笔,有一胡人云:「仆有泗州真本。」一见甚奇,遂依样描写及诸变相。未毕,蜀城士女瞻仰仪容者侧足,将香灯[22]供养者如驱。今已重妆损矣。普贤阁下五如来同坐一莲花,及邻壁小佛九身,阁里内如意轮菩萨,并澄之笔,见存。

  李洪度

  洪度者,蜀人也。元和中,府主相国武公【元衡】请于大圣慈寺东廊下维摩诘堂内画帝释、梵王两堵,笙竽鼓吹,天人姿态,笔踪妍丽,时之妙手莫能偕焉。会昌前,诸寺图画亦多除毁,后余此一处。

  左全

  左全者,蜀人也。世传图画,迹本名家。宝历年中,声驰阙下。于大圣慈寺中殿画维摩变相、师子国王、菩萨变相。三学院门上三乘渐次修行变相、降魔变相。文殊阁东畔水月观音、千手眼大悲变相。极乐院门两金刚,西廊下金刚经验及金光明经变相。前寺南廊下行道二十八祖,北廊下行道罗汉六十余躯。多宝塔下仿长安景公寺吴道玄地狱变相,当时吴生画此地狱相,都人咸观,惧罪修善,两市屠沽,经月不售。王蜀时,令杂手重妆已损,惟存大体也。大中初,又于圣寿寺大殿画维摩诘变相一堵,楼阁、树石、花雀、人物、冠冕、蕃汉异服,皆得其妙,今见存。

  张南本

  张南本者,不知何许人也。中和年寓止蜀城,攻画佛像人物、龙王神鬼。有金谷园图、勘书图、诗会图、白居易叩齿图、高丽王行香图。今圣寿寺中门宾头卢变相、东廊下灵山佛会、大圣慈寺华严阁下东畔大悲变相、竹溪院六祖、兴善院大悲菩萨、八明王、孔雀王变相,并南本笔。相传南本于金华寺大殿画明王八躯,纔毕,有一老僧入寺,蹶仆于门下,初不知是画,但见大殿遭火所焚。其时孙位画水,南本画火,代无及者。世之水火,皆无定质,唯此二公之画,冠绝今古。僖宗驾回之后,府主陈太师于宝历寺置水陆院,请南本画天神地祗、三官五帝、雷公电母、岳渎神仙、自古帝王,蜀中诸庙一百二十余帧,千怪万异,神鬼龙兽,魍魉魑魅,错杂其间,时称大手笔也。至孟蜀时,被人模塌[23],窃换真本,鬻与荆湖人去。今所存,伪本耳。【伪本淳化年遭贼搓劫,已皆散失。】

  高道兴

  高道兴者,成都人也。攻杂画,触类皆长,尤善佛像高僧。光化年,高宗勅许王蜀先主置生祠,命道兴与赵德齐同手画西平王仪仗、车辂、旌旗、礼服、法物,朝真殿上皇姑、帝戚、后妃、女乐百堵已来。授翰林待诏,赐紫金鱼袋。及先主殂逝,再命道兴与德齐画陵庙,鬼神、人马、兵甲、公主仪仗、宫寝嫔御一百余堵。今大慈寺中两廊下高僧六十余躯、华严阁东畔丈六天花瑞像,并见存。

  房从真

  房从真者,成都人也。攻画甲马、人物、鬼神,冠绝当时。有宁王猎射图,羌人移居图,陈登斫鲙图,冷朝阳、王昌龄、常建冒雪入京图。蒲师训师其笔法。王蜀先主于浣花龙兴寺修圣夫人堂,合水津起通波侯庙,请从真画甲马、旍旗、从官、鬼神。授翰林待诏,赐紫金鱼袋。今宝历寺五丈天王阁下天王部属诸神,并从真笔,后人重妆已损,蒲师训因再修之。

  赵德玄

  赵德玄者,雍京人也。天福年入蜀,攻画车马人物、屋木山水、佛像鬼神。笔无偏擅,触类皆长,独步川中,标名大手。其有楼殿台阁,向背低昂,代无比者。有朱陈村图、丰稔图、汉祖归丰沛图、盘车图、台阁样。入蜀时,将梁、隋、唐名画百本,至今相传。裴孝源《公私画录》云:「自魏、晋以来,终于贞观,秘府并人间画,共集成二百九十八卷。二百三十卷是隋、唐官本,十三卷是左仆射萧瑀进,二十卷杨素家得,三卷许善心进,十卷高平县书佐女张氏所献,四卷安福进,十八卷先在秘府,无得处人名,唯有天和年月。」集贤校理张怀瓘云:「昔[24]武帝博雅好古,鸠集名画,令鉴者数人,共详名氏,兼定品格,供御赏玩。及侯景作乱,江陵府将陷,元帝先焚内库书画数万卷,深可叹息。其后帝王亦有兼爱,人多进之,又盈秘府。天后朝,张易之奏召天下名工,修诸图画,因窃换真本,私家收藏,伪本将进纳。易之殁后,薛稷所得;稷殁之后,岐王所获。岐王虑帝忽知,乃尽焚爇。」吁!天下重宝,再经灰烬。当时天府所藏,多涉于伪,人间所畜,或乃是直。古画频经焚烧,积年散失,能秘在者,得非稀世之宝邪?蜀因二帝驻跸,昭宗迁幸,自京入蜀者,将到图书名画,散落人间,固亦多矣。杜天师在蜀集道经三千卷,儒书八千卷。德玄将到梁、隋及唐百本画,或自模搨,或是粉本,或是墨迹,无非秘府散逸者。本相传在蜀,信后学之幸也。今福庆禅院隐形罗汉变相两堵,德玄笔,见存。

  常粲

  常粲者,雍京人也。咸通年,路侍中【岩】牧蜀之日,自京入蜀,路公宾礼待之。粲善传神杂画,有七贤像、六逸像、女祸伏羲神农像,谓之三皇图。立释迦像、五天胡僧像、孔子西周问礼像、名医下蛊像、樗蒲图、龙树验丹图。先贤卷轴,至今好事者收得,为后学师范矣。玉局化壁画道门尊像甚多,王蜀时修改后颓损已换。今大圣慈寺悟达国师【知玄】真,粲之笔,见存。

  常重胤

  重胤者,粲之子也。僖宗皇帝幸蜀,回銮之日,蜀民奏请留写御容于大圣慈寺。其时随驾写貌待诏,尽皆操笔,不体天颜。府主陈太师【敬瑄】遂表进重胤,御容一写而成,内外官属,无不叹骇,谓为僧繇之后身矣。宣令中和院上壁,及写随驾文武臣寮真。殿上御容前,写西川节度副大制置、指挥诸道兵马兼供军使、太师中书令、成都尹、颖川郡王陈敬瑄,义成军节度使、中书令王铎,门下侍中韦昭度,检校司徒守太子太保郑畋,检校司徒郑延林,翰林学士承旨守兵部尚书乐朋龟,翰林学士守礼部尚书杜让能,翰林学士户部侍郎崔疑[25],翰林学士中书舍人沉仁伟,翰林学士中书舍人侯■,尚书左仆射裴璩,礼部尚书兼太常礼仪使牛丛,左散骑常侍杨堪,右散骑常侍柳涉,右散骑郑琐,左谏议大夫李绍鯂,右谏议大夫萧说,尚书左丞知中朝御史中丞卢泽,给事中李辉,给事中宋旦,中书舍人郑欣,比部郎中知制诰苏循,尚书右丞判户部张祎,尚书吏部侍郎张读,尚书刑部侍郎充集贤殿学士李燠,尚书礼部侍郎知贡举归仁泽,行在十军司马工部侍郎判度支秦韬玉。御容后写左神策军观军容使、护军中尉田令孜,右神策护军中尉、观军容使西门思恭,内飞龙使知内侍省杨复恭,内枢密使田匡礼,内枢密使李顺融,宣徽南院使刘景宣,宣徽北院便田献铢,左卫大将军石守悰,左金吾大将军刘巨容,行在诸军马步都虞候赵及,诸司使副一百余员。寻授驾前翰林待诏,赐绯鱼袋。自驾归京,韦相国【昭庆】授西川节制,陈太师与监护田军容【令孜】拒命据城,王蜀先主时为行军司马。重围三年,陈太师、田军容以城降。既克下,王先主拜僖宗御容。于时绘壁百寮咸在,唯不见陈太师、田军容真,因问二公何无写貌。寺僧对云:「拒扞王师,近方涂抹。」先主曰:「某岂与丹青为参商。」遽命重写。常待诏曰:「不必援豪。」乃挼皁荚水洗之,而风姿宛然。先主嘉赏,赐以金帛。常公自言:「我画屋[26]烂梁摧之外,雨淋水洗,终无剥落者矣。」众叹所谓前无去者,后无继者。伪通王【宗裕】性多猜忌,或于媵嬖,意欲写貌,恶人久见。谓常待诏曰:「颇不熟视审观可乎?」常公但诺之。王曰:「夫人至矣。」立斯须而退。翌日,想貌姿容短长,无遗毫发。其敏妙皆此类也。玉局化写王蜀先主为使相日真容,后移在龙兴观天宝院寿昌殿上。大圣慈寺兴善院泗州和尚真、华亭张居士真、宝历寺请塔天王、宁蜀寺都官土地,并重胤笔,见存。

  黄筌

  黄筌者,成都人也。幼有画性,长负奇能。刁处士入蜀,授而教之竹石花雀。又学孙位画龙水、松石、墨竹,斆李升画山水、竹树,皆曲尽其妙。筌早与孔嵩同师,嵩但守师法,别无新意;筌既兼宗孙、李,学力因是博赡,损益刁格,遂超师之艺。后唐庄宗同光年,孟令公【知祥】到府,厚礼见重[27]。建元之后,授翰林待诏,权院事,赐紫金鱼袋。至少主广政甲辰岁,淮南通聘,信币中有生鹤数只,蜀主命筌写鹤于偏殿之壁。警露者、啄苔者、理毛者、整羽者、唳天者、翘足者,精彩体态[28],更愈于生,往往生鹤立于画侧。蜀主叹赏,遂目为六鹤殿焉。寻加至内供奉、朝议大夫、检校少府少监上柱国。先是,蜀人未曾得见生鹤,皆传薛少保画鹤为奇。筌写此鹤之后,贵族豪家竟将厚礼请画鹤图,少保自此声渐减矣。广政癸丑岁,新构八卦殿,又命筌于四壁画四时花竹、兔雉鸟雀。其年冬,五坊使于此殿前呈雄武军进者白鹰,误认殿上画雉为生,掣臂数四,蜀王叹异久之,遂命翰林学士欧阳炯[29]撰《壁画奇异记》以旌之。筌有春山图、秋山图、山家晚景图、山家早景图、山家雨景圈、山家雪景图、山居诗意图、潇湘图、八寿图。今石牛庙画龙水一堵,见存。

  《奇异记》[30]翰[31]林学士欧阳炯撰述:

  夫龙图凤纪,初宣上古之文;帝室皇居,必蕴非常之宝。是以书美钟、张之翰,画称顾、陆之踪,代有其人,朝无乏事。令上睿文英武圣明孝皇帝御极之一十九载,九功惟叙,七政斯齐,化溢升平,俗登仁寿。天惟行健,动则总览万机;道法自然,静则无遗一物,将欲权衡三代,撰[32]揖百王,宸襟所适,谅超化表。尝于大殿西门创一小殿,藻井之上,轮排八卦,故以为号焉。其御座几案,图书之外,非有异于常者,固不关干圣虑。其年秋七月,上命内供奉检校少府少监黄筌,谓曰:「尔小笔精妙,可图画四时花木虫鸟、锦鷄鹭鸶、牡丹踯躅之类,周于四壁,庶将观瞩焉。」筌自秋及冬,其工告毕。间者,淮南献鹤数只,寻令貌于殿之间。上曰:「女画逼真[33],其精彩则又[34]过之。」筌以下臣末技,降阶曲谢而已。至十二月三日,上御斯殿,有五坊节级罗师进呈雄武军先进者白鹰,其鹰见壁上所画野雉,连连掣臂,不住再三,误认为生类焉。上嗟叹良久,曰:「昔闻其事,今见其人。」遽令所进呈者引退,无至搦损兹壁。因目筌为当代奇笔,仍令宣付翰林学士欧阳炯纪述奇异,微臣拜手,因得叙其书焉。伊昔大舜垂衣,作绘乃彰于象物;宗周铸鼎,观形可御于神奸。汉号灵台,唐称烟阁,图画之要,史策攸传。公私虽见于数家,今古皆言于六法。六法之内,惟形似、气韵二者为先。有气韵而无形似,则质胜于文;有形似而无气韵,则华而不实。筌之所作,可谓兼之。不然者,安得粉壁之中,奋霜毛而欲起;彩毫之下,混朱顶以相亲?而又观彼白鹰,盻乎锦雉,俨丹青而可测,状若偎丛;掣绦旋以难停,势将掠地。遂契重瞳之鉴,假以好生;俄回三面之仁,真疑害物。举斯二类,兼彼羣花,四时之景堪观,千载之名可尚。稽诸往牒,少有通神。图海兽以腾波,秦朝贾誉;画池龙而致雨,唐室垂名。至于误点成蝇,徒成小巧,不成似犬,安可胜言?况兹殿也,迥架昭回,高临爽垲。瑶池水满,浮镜里之楼台;玉树风轻,鏁壶中之日月。圣上以动咏坟典,亲讲政刑,崇制礼作乐之名,极侍膳问安之孝,允文允武,无怠无荒,故士有一技一艺,皆升陟褒赏如筌者焉。激东海之波涛,难方圣泽;拱北辰之光耀,永固皇基。诚非末士之常谈,可纪至尊之所御。臣职叨翰苑,誉乏儒林,因广圣谟[35],聊同画品,恭承宣命,实愧菲辞。时广政十六年,岁次癸丑,十二月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卷中

  ○妙格下品十一人

  李升

  李升者,成都人也,小字锦奴。年纔弱冠,志攻山水,天纵生知,不从师学。初得张藻[36]员外【唐时名士,善画山水。】山水一轴,玩之数日,云:「未尽妙矣。」遂出意写蜀境山川平远,心思造化,意出先贤。数年之中,创成一家之能,俱尽山水之妙。每含毫就素,必有新奇。桃源洞图、武陵溪图、青城山图、峨眉山图、二十四化山图,好事得之,为箱箧珍;后学得之[37],为亡言师。明皇朝有李将军擅名山水,蜀人皆呼升为小李将军,盖其艺相匹尔。悟达国师自京入蜀,重其高手,请于圣寿寺本院同居数年。因于厅壁画出峡图一堵,雾中山图一堵。既而又请于大圣慈寺真堂内,画汉州三学山图一堵、彭州至德山[38]一堵。时称悟达国师真堂四绝:常粲写真、僧道盈书额、李商隐赞、李升画山水。今见存。

  张玄

  张玄者,简州金水石城山人也。攻画人物,尤善罗汉。当王氏偏霸武成年,声迹喧然,时呼玄为「张罗汉」。荆、湖、淮、浙,令人入蜀纵价收市,将归本道。前辈画佛像罗汉,相传曹样、吴样二本。曹起曹弗兴,吴起吴栋[39]。曹画衣纹稠叠,吴画衣纹简略。其曹画,今昭觉寺孙位战胜天王是也;其吴画,今大圣慈寺卢楞伽行道高僧是也。玄画罗汉,吴样矣。今大圣慈寺灌顶院罗汉一堂十六躯,见存。

  杜齯龟

  杜齯龟者,其先本秦人,避禄山之乱,遂居蜀焉。齯龟少能博学,涉猎经史,专师常粲写真杂画,而妙于佛像罗汉。王蜀少主以高祖受唐深恩,将兴元节度使唐【道袭】私第为上清宫,塑王子晋为远祖于上清祖殿,命齯龟写大唐二十一帝御容于殿堂之四壁。每三会五猎,差太尉公卿荐献宫内。殿堂行事,斋宫职掌,并依大清宫故事。又命齯龟写先主太妃、太后真于青城山金华宫。授翰林待诏,赐紫金鱼袋。今严君平观杜天师【光庭】真、大圣慈寺华严阁东廊下佑圣国师【光业】真,并齯龟笔,见存。

  刁光胤

  刁光胤者,雍京人也,天福年入蜀。攻画湖石花竹、猫兔鸟雀。性情高洁,交游不杂。入蜀之后,前辈有攻花雀者,顿减价矣。有师问笔法者,黄筌、孔篙二人,亲授其诀。孔类升堂,黄得入室。刁公居蜀三十余年,笔无蹔暇,非病不休,非老不息,卒时八十以来。豪贵之家及好事者,收得其画,将为家宝,传视子孙。大圣慈寺炽盛光院明僧录房窻傍小壁四堵,画四时雀竹。广政中,黄居宷重妆,雀蝶精奇转甚。三学院大厅小壁花雀两堵,光胤画,时年已耄矣。

  蒲师训

  蒲师训者,蜀人也。幼师房从真,画人物、鬼神、蕃马。长兴年,值孟令公改元,兴修诸庙,师训画江渎庙、诸葛庙、龙女庙。及先主殂,画陵庙、鬼神、蕃汉人物、旗帜兵仗、公王车马、礼服仪式,纵横浩瀚,莫不周至。授翰林待诏,赐紫金鱼袋。甲寅岁春末,蜀王或夜梦一人,破帽故襕,庞眉大目,方颐广颡,立于殿阶,跂一足,曰:「请修理之。」言讫寝觉。翌日,因检他籍,见此古画是前夕所梦者神,故绢穿损画之左足。遂命师训令验此画是谁之笔。师训对云:「唐吴道玄之笔。曾应明皇梦,云:『痁者神也。』」因令重修此足。呈进后,蜀主复梦前神谢曰:「吾足履矣。」上虑为祟,即命焚之。青城山丈人观真君殿内五岳四渎、部属诸神,张素卿笔。广政中,山水泛溢,冲损数堵。蜀王命师训曰:「素卿之笔,公往继之可矣。」四堵师训笔也。【今丈人观圣朝广其殿宇,重新兴创别画,无旧迹矣。】王蜀先主祠堂东畔正门东畔鬼神一堵、宝历寺天王阁下天王部属,房从真笔,后人妆损,师训再修,兼自画两堵。大圣慈寺南廊下观音院门两金刚、邻壁请塔天王,并师训笔,见存。

  赵忠义

  赵忠义者,德玄子也。德玄自雍襁负入蜀,及长,习父之艺,宛若生知。孟氏明德年,与父同手画福庆禅院东流传变相一十三堵,位置铺舒、楼殿台阁、山水竹树、蕃汉服饰、佛像僧道、车马鬼神、王公冠冕、旌旗法物,皆尽其妙,冠绝当时。蜀王知忠义妙于鬼神、屋木,遂令画关将军起玉泉寺图,于是忠义画自运材鄽基,以至丹楹刻桷,皆役鬼神。叠拱下■地 ,一座[40]佛殿将欲起立。蜀王令内作都料看此画图枋栱有准的否,都料对曰:「此画复较,一座分明无欠。」其妙如此。授翰林待诏,赐紫金鱼袋。先是,每年杪冬末旬,翰林攻画鬼神者,例进钟馗焉。丙辰岁,忠义进钟馗,以第二指挑鬼眼睛。蒲师训进钟馗,以母指剜鬼睛。二人钟馗相似,唯一指不同。蜀王问此画孰为优劣,筌以师训为优。蜀王曰:「师训力在母指,忠义力在第二指,二人笔力相敌,难议升降。」并厚赐金帛。时人谓蜀王深鉴其画矣。今衙北门大安楼下天王院,自濮阳吴公【行曾】镇蜀之日创兴,其中有唐时名画数堵,及高道兴、杜齯龟、房从真、赵德齐画佛像罗汉经验变相。广政初,忠义与黄筌、蒲师训合手画天王变相十堵以来,各尽所能,愈于前辈。淳化五年甲午,兵火焚尽。今余王蜀先生祠堂正门西畔神鬼、大圣慈寺正门北墙上西域记、石经院后殿天王变相、中寺六祖院傍药师经变相,并忠义笔,见存。

  黄居宝

  黄居宝,字辞玉,筌之次子也。画性最高,风姿俊爽。前辈画太湖石,皆以浅深墨[41]淡嵌空而已;居宝以笔端摤攃【上七赏反,下七葛反,】文理纵横,夹杂砂石,棱角峭硬,如虬虎将踊,厥状非一也。其有画松竹花雀,变态旧规,皆如湖石之类。授翰林待诏,赐紫金鱼袋。不幸早亡,秀而不实者也。

  黄居寀

  居寀,字伯鸾,筌少子也。画艺敏赡,不让于父。蜀之四王[42],崇奢宫殿,苑囿池亭,世罕其比。居寀父子,入内供奉迨四十年,殿庭墙壁,门帏屏障,图画之数不可纪录。授翰林待诏、将仕郎、试太子议郎,赐金鱼袋。淮南通好之日,居寀与父同手画四时花雀图、青城山图、峨眉山图、春山图、秋山图,用答国信。使命将发,秋山全未及画,蜀王令取在库秋山图入角。居寀与父奉命别画,经月方毕,工更愈于前者。翰林学士徐光溥进《秋山图歌》以纪之。广政甲子岁,蜀王令居寀往葛仙山修盖仙化,回至彭州,栖真南轩画水石一堵,自未至酉而毕,敏而复妙者也,今见存。居寀有四时野景图、湖滩水石图、春田放牧图。当时卿相及好事者得居寀子父图障卷簇,家藏户宝,为稀世之珍。今衙厅余理毛、啄苔鹤两堵、水石两堵、龙门图一堵、武侯庙龙水一堵,并居寀笔,见存。圣朝克蜀之后,居寀赴京,颇为翰长陶尚书【谷】殊礼相见。因收得名画数件,请居寀验之。其中秋山一图,是故主答淮南国信者,画绢缝之内,自有衔名。陶公云:「此是淮王所遗。」看之果符其说。圣朝授翰林待诏、朝请大夫寺丞上柱国,赐紫金鱼袋。淳化四年,充成都府一路送衣袄使。时齿六十一。于圣兴寺新禅院[43]画龙水一堵、天台山图一堵、水石两堵,工夫虽少,大体宛存。

  伪学士徐光溥《秋山图歌》:

  天与黄筌艺奇绝,笔精迥感重瞳悦。运思潜通造化工,挥毫定得神仙诀。秋来奉诏写秋山,写在轻绡数幅间。高低[44]向背无遗势,重峦叠嶂何孱颜。目想心存妙尤极,研巧核能状不得。珍禽异兽皆自驯,奇花怪木非因植。崎岖石磴绝游踪,薄雾冥冥藏半峰。娑萝掩映迷仙洞,薛荔累垂缴古松。月槛参差锦鳞跃[45],星坛斑驳翠苔封。傍岸牛羸行嚼草,过桥僧老坐搘笻。屈原江上婵娟竹,陶潜篱下芳菲鞠。良宵祇恐鹧鸪啼,晴波但见鸳鸯浴。暮烟羃羃鏁村坞,一叶扁舟横野渡。■■白苹欲起风,黯黯红蕉犹带雨。曲沼芙蓉香馥郁,长汀芦荻花蔌蔌。鴈过孤峰帖远青,鹿傍小溪饮残绿。秋山秀兮秋江静,江光山色相辉映。雪迸飞泉溅钓矶,云分落叶拥樵径。张璪松石徒称奇,边鸾花鸟何足窥。白旻鹰逞凌风势,薛稷鹤夸警露姿。方原画山空巉岩,峭壁枯槎人见嫌。孙位画水多汹涌,警湍怒涛人见恐。若教对此定妍媸,必定伏膺怀愧悚。再三展向冕旒侧,便是移山回磵力。大李小李灭声华,献之恺之无颜色。髣髴垂纶渭水滨,吾皇覩之思良臣;依稀荷臿傅岩野,吾皇覩之求贤者。从兹及[46]展复悬旌,宵衣旰食安天下。才当老人星应候,愿与南山俱献寿。微臣稽首贡长歌,丹青景化同天和。

  李文才

  李文才者,华阳人也。攻画人物、屋木、山水,善写真,罕及,周昉之亚也。蜀广政中,荆南高太王令邸务丁晏入蜀,请文才写兴义门两双石笋,兼微其故实,将归本道。文才告道士范德昭:「皆云真珠楼基,或云是海眼,未审孰是。」德昭曰:「吾闻诸至人,斯乃蚕丛启国镇蜀之碑,中以铁柱贯之,下以横石相连,埋于地际,上有文字,言:『岁时丰俭兵革水火之事』。诸葛曾掘验之。真珠楼基、海眼,皆非也。」蜀人少知,云出《圆方记》,未详。广政末,主置真堂大圣慈寺华严阁后,命文才写诸新王文武巨僚等真。授翰林待诏、将仕郎、试大子司议郎,赐绯鱼袋。画未毕,圣朝吊伐,尽已除毁。三学院经楼下西天三藏真、定惠国师真、华严阁迎廊下奉圣国师真、应天寺无智禅师真,并文才笔,见存。

  阮知诲

  阮知诲者,成都人也。攻画女郎,笔踪妍丽,及善写真。王氏干德年,写少主真于大圣慈寺三学院经楼下。孟氏明德年,写先生真于三学院真堂内,写福庆公主真、玉清公主真于内庭。知诲两朝多写皇姑帝戚,渥泽累迁,授翰林待诏、银青光禄大夫、检校尚书左仆射、兼御史大夫上柱国。

  张玫

  张玫者,成都人也。父授蜀翰林写貌待诏,赐绯。玫有超父之艺,尤精写貌及画妇人,铅华姿态,绰有余妍,议者比之张萱之俦也。孟先主明德年,于大圣慈寺三学院置真堂,玫曾与故东川董大尉【璋】写真。先主恶之不为写己,乃命阮知诲独写己真。文武臣僚,玫之笔也。【今并涂抹,无画踪矣。】授翰林待诏,赐紫金鱼袋。玫有自汉至唐治蜀君臣像三卷。

  ○能格上品十五人

  吕嶤【竹虔附】

  吕嶤者,京兆人也。唐翰林待诏。自京随僖宗皇帝车驾至蜀,授将佐[47]郎,守汉州雒县主簿,赐绯鱼袋。今大圣慈寺华严阁上天王部属诸神及王波利真,并嶤之笔,见存。竹虔者,雍京人也,攻画人物佛像。闻成都创起大圣慈寺,欲将吴道玄地狱变相于寺画焉。广明年随驾到蜀,左全已在多宝塔下画竟,遂与华严阁下后壁西畔画丈六天花瑞像一堵。

  周行通

  周行通者,蜀人也。攻画人物鬼神、蕃马戎服、器械毡帐、鹰犬羊雁之类及川原放牧,尽得其妍。有李陵送苏武图、夺马图、三困图、射鵰图、阴山七骑图。蜀人皆传周胡蕃马为妙,行通多髯故也。

  孔嵩

  孔嵩者,一名景[48],蜀人也。幼攻花雀,长遇刁处士入蜀,师其笔法。至晚年,巾裹衣服,言论动止,俱学[49]刁公。在蜀公侯门四十余载,图画甚多,人皆宝之。黄筌于石牛庙画龙一堵,黄居寀于诸葛庙画龙一堵,嵩于广福院画龙一堵,婉蜒怪状,不与常同,逼视远观,势欲躩跃,时人异之。此三公画龙,宗师孙位。位宗顾恺之、曹弗兴行龙之笔。谢赫《古画录》云:「弗兴之笔,代不复传,秘阁之内,一龙而已。」魏赤乌元年冬十月,【此赤乌是吴太祖年号,非魏武帝。】武帝游青溪,见一赤龙自天而下,凌波而行,遂命弗兴图之。武帝赞曰:「赤乌孟冬,不时见龙,青溪深涧,奋鬣来空。有道则吉,无德则凶。匪兼云雨,靡带雷风。弗兴画毕,未赞奇工。我因披阅,蕴隆忡忡。」至宋文帝时,累月亢旱,祈祷无应,乃取弗兴画龙置于水上。应时畜水成雾,经旬霶霈。其所画流落人间,至今相传。

  石恪

  石恪,字子专,成都人也。幼无羁束,长有声名,虽博综儒学,志唯好画。攻古体人物,学张南本笔法。有田家社会图,鼈灵开峡图,夏禹治水图,新罗人较力图,陈子昂、卢藏用、宋之问、高适,毕构、李白、孟浩然、王维、贺知章、司马承祯仙宗十友图,严君平拔宅升仙图,五星图,南北斗图,寿星图,儒佛道三教图,道门三官五帝图。虽豪贵相请,少有不足,图画之中,必有讥讽焉。城中寺观壁画亦多,兵火后,余圣寿寺经阁院玄女[50]堂六十甲子神、龙兴观仙游阁下龙虎君,并见存。

  杜措

  杜措者,蜀人也。幼慕李升山水,长亦勤学,廿年中,昼夕不舍。今大圣慈寺六祖院傍地藏菩萨竹石山水一堵,并院内罗汉阁上小壁,翠微寺禅和尚真,三学院经堂上小壁太子舍身喂饿虎一堵、善惠仙人布发掩泥一堵,并措之笔,见存。

  杜弘义

  杜弘义者,蜀州晋原人也。攻画佛像罗汉。今宝历寺东廊下一堵文殊、西廊下一堵普贤,及行道高僧十余堵,见存。蜀人相传杜老朱罗汉为妙。老朱,弘义小字。

  杜子瓌

  杜子瓌者,成都人也。擅于赋采,拂淡偏长,唯攻佛像。王蜀时,于龙华泉东禅院画毗卢佛,据红日轮、乘碧莲花座。每夸同辈云:「某妆此圆光,如日初出,浅深莹然,无笔玷之迹。」见存。

  杜敬安

  敬安,子瓖子也,美继父踪,妙于佛像。今大圣慈寺普贤阁下北方天王、三学院罗汉阁下无量寿尊,并敬安笔。蜀城寺院,敬安父子图画佛像罗汉甚众。蜀偏霸时,江、吴商贾入蜀,多请其画,将归本道。孟氏明德年,授翰林待诏,赐[51]金鱼袋。

  蒲延昌

  蒲延昌者,师训养子也。笔力遒健,甚得师法。广政中进画,授翰林待诏,赐绯鱼袋。时福感寺礼塔院僧模写宋展子虔狮子于壁,延昌一见曰:「但得其样,未得其笔尔。」遂画狮子一图,献通进王昭远。公有嬖妾患痁,是夕悬于卧内,其疾顿减。王公召而问其神异,延昌云:「宋展氏子虔于金陵延祚寺佛殿之内,画此二狮子,患人因坐壁下,或有愈者。梁昭明太子偶患风恙,御医无减,吴兴太守张僧繇模此二狮子,密悬寝堂之内,应夕而愈。故名[52]曰『辟邪』,有此神验久矣。」展氏古本狮子,一则奔走奋迅,一则回掷咆哮。僧繇后亦继之,二狮子翻身侧视,鬃尾俱就八分,爪牙似二龙拏珠之状;其本至今相传。延昌于诸葛庙壁画亦多,兵火后,余圣寿寺、青衣神庙神鬼人物数堵,见存。

  赵才

  赵才者,蜀人也。攻画人物、鬼神、甲马。广政年,才与蒲师训子父[53]较敌其艺,浣花甘亭侯庙、颇当神庙鬼神人物、旗帜甲马,及资福寺门南北二方天王。甲午岁兵火,倒损已尽。今存诸葛庙第三门两畔鬼神两堵,见存。

  程承辩

  程承辩者,眉州彭山人也。攻画人物鬼神。当孟氏广政中,与蒲师训、蒲延昌、赵才,递相较敌其艺,皆推妙手。兼善雕刻机巧人物鬼神、怪异禽兽之类,奇绝当时。今彭山县洞明观天蓬黑杀玄武火铃一堂、存耳山王堂游变神鬼一堵,见存。

  丘文播

  丘文播者,汉州人也,后改名潜。攻画山水人物、佛像神仙。今新都干明禅院六祖、汉州崇教禅院罗汉、紫极宫二十四化神仙,皆文播笔,见存。其有花雀,文播男余庆画。

  阮惟德

  惟德者,知诲子也。袭承父艺,美继前踪。子父同时入内供奉。画贵公子夜晏图、宫中赏春图、宫中戏秋千图、宫中七夕乞巧图、宫中熨铁图、宫中按舞图、宫中按乐图,皆画当时宫苑、亭台花木、皇妃帝后富贵之事,精妙颇甚。授翰林待诏、将仕郎、试太常寺斋郎,赐绯鱼袋。蜀广政初,荆湖商贾入蜀,竟请惟德画川样美人卷簇,将归本道,以为奇物。

  杨元真

  杨元真者,石城山张玄外族也。攻画佛像罗汉,兼善妆銮。当王氏武成中,善塑像者,简州许侯、东川雍中本二人,时推[54]妙手。今圣兴寺天王院天王及部属、炽盛光佛、九曜二十八宿,天长观、龙兴观、龙虎宫,并雍中本塑。大圣慈寺炽盛光佛、九曜二十八宿、华严阁下西畔立释迦像,并许侯塑,皆元真妆。肉色髭发、衣纹锦绣,及诸禽类,备着奇功,时辈罕及。今四天王寺壁画五台山文殊菩萨变相一堵,元真笔,见存。

  ○真二十二处

  蜀自炎汉至于巨唐,将相理蜀,皆有遗爱,民怀其德,多写真容。年代既远,颓损皆尽;唯唐杜相国及圣朝吕侍郎二十二处见存。六处有写貌人名,一十六处亡失写貌人姓氏。皆评妙格[55]。

  杜相国【鸿渐 真在大慈寺】

  崔相国【宁 真在龙兴寺】

  韦太师【皐】

  高太尉【崇文 真在大慈寺】

  武相国【元衡 真在圣寿寺】

  段相国【文昌 真在资福寺 两任护军从事真在天慈寺普贤阁下】

  李太尉【德裕 真在大慈寺】

  杨侍中【嗣复 真在圣寿寺】

  李相国【固言 真在龙兴寺 护军从事 真全】

  崔相国【郸 真在大慈寺 护军从事 真全】

  杜相国【悰 真在净众寺 两任护军从事 真全皆陈诜笔】

  白令公【敏中 真在福感寺】

  魏相国【謩 真在中兴寺 护军从事 真全】

  夏侯相国【孜 真在圣寿寺】

  吴太尉【行鲁 真在四天王寺】

  高相国【骈 护军从事 真全】

  牛尚书【丛 护军从事 真全】

  萧相国【邺 护军从事 真全】

  陈太师【敬瑄 常待诏笔】

  韦相国【昭度 常待诏笔 以上真在大慈寺】

  王司徒【建 真在龙兴观 常待诏笔】

  吕侍郎【余庆 真在圣寿寺 王继之模写】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卷下

  ○能格中品五人

  △陈若愚

  道士陈若愚者,左蜀人也。师张素卿画,遂衣道道士[56]。师事素卿,受其笔法。王氏永平,废兴圣观为军营。其观有五金铸天尊形明皇御容一躯,移在大圣[57]慈寺御容院供养。余道门尊像殿堂,皆就龙兴观起立;今精思院北帝殿是也。殿上壁画有青龙君、白虎君、朱雀君、玄武君四像,并若愚笔,见存。

  △张景思

  张景思者,金水石城山张玄之裔也。思[58]之一族,世传图画佛像罗汉。景思王氏永平年,于圣寿寺北[59]廊下,画降魔变相一堵,见存。

  △麻居礼

  麻居礼者,蜀人也。幼师张南本笔法,亲得其诀。光化、天福年,声迹已喧。资、简、邛、蜀州,寺观壁画甚多。今圣寿寺偏门北畔,画八难观音一堵,见存。

  △僧楚安

  僧楚安,蜀州什邡人也,俗姓句氏。攻画人物楼台,有明皇幸华清宫避暑图、吴王宴姑苏台图,此二图皆画于墙壁、图簇、团扇之上。其墙壁图簇团扇,大小虽殊,功夫并无减者,奇巧如此。当时公侯相重,皆称妙手。今大圣慈寺三学院大厅后,明皇帝幸华清宫避暑图一堵,楚安笔,见存。僧惠坚者,蜀人也。亦好图画,而最谬焉。广政中,三学院僧请画姑苏台一堵,对句楚安避暑宫图,识者以为无鉴之甚也。今亦见存,恐后人误认,故附而正之。

  滕昌佑

  滕昌佑,字胜华,先本吴人,随僖宗入蜀,以文学从事。唯昌佑不婚不仕,书画是好。情性高洁,不肯趋时。常于所居树竹石杞菊,种名花异草木,以资其画。殁时年齿八十有五。初攻画无师,唯写生物,以似为功而已。有虫鱼图、蝉蝶图、生菜图、折枝花图、折枝果子图、杂竹样。造夹纻果子,随类傅色,并拟诸生。攻书,时呼「滕[60]书」。今大圣慈寺文殊阁、普贤阁、萧相院、方丈院、多利心院、药师院、天花瑞像数额,并昌佑笔也。其画蝉蝶草虫,谓之「点画」,盖唐时陆果、刘襃之类也。其画折枝花,下笔轻利,用色鲜妍,盖唐时边鸾之类也。

  ○能格下品七人

  △姜道隐

  姜道隐者,蜀州绵竹人也。年纔龆齓,尽日不归,父母寻之,多于神佛庙中画处纔见。及长,为人木讷,不务农桑,唯画是好。不畜妻孥,孑然一身。常戴一竹笠,布衣草履,笔墨而已。虽父母兄弟,亦罕测其行止。人皆呼为「木柔头」,【蜀语谓其鬓发蓬松。】伪相赵国公【昊】知其性迹,请画屏风。相公问何姓名,蜀语对云:「姜姓无名。」相国曰:「既无名,何不以道隐名之?」自此始名焉。宋王赵公【庭隐】于净众寺创一禅院,请道隐于长老方丈画山水松石数堵。宋王与诸侍从观其运笔,道隐未尝回顾,旁若无人。画毕,王赠之十缣,置僧堂前,拂衣而去,他皆放此。今绵竹县山观寺,多有画壁见存。

  △禅月大师

  禅月大师,婺州金溪人也。俗姓姜氏,名贯休,字德隐。天福[61]年入蜀,王先主赐紫衣师号。师之诗名高节,宇内咸知。善草书图画,时人比诸怀素。师阎立本,画罗汉十六帧,庞眉大目者,朵颐隆鼻者,倚松石者,坐山水者,胡貌梵相,曲尽其态。或问之,云:「休自梦中所覩尔。」又画释迦十弟子,亦如此类;人皆异之,颇为门弟子所宝。当时卿相皆有歌诗,求其笔,唯可见而不可得也。太平兴国年初,太宗皇帝搜访古画日,给书中程公【羽】牧蜀,将贯休罗汉十六帧为古画进呈。

  △伪翰林学士欧阳炯[62]《禅月大师应梦罗汉歌》:

  西岳高僧名贯休,高情峭拔凌清秋。天教水墨画罗汉,魁岸古容生笔头。时帧大绡泥高壁,闭目焚香坐禅室。或然梦里见真仪,脱下袈裟点神笔。高握节腕当空掷,窣窣毫端任狂逸。逡巡便是两三躯,不似画工虚费日。悴石安排嵌复枯,真僧列坐连跏趺。形如瘦鹤精神健,骨似伏犀头骨麤。一倚松根傍岩缝,曲绿腰身长欲动。看经弟子拟同声,瞌睡山童欲成梦。不知夏腊几多年,一手搘颐偏袒肩。口开或若共人语,身定复疑初坐禅。案前卧象低垂鼻,崖里老猿斜展臂。芭蕉花里刷轻红,苔藓文中晕深翠。硬节笻杖矮松牀,雪色眉毛一寸长。绳关梵夹两三片,线补衲衣千万行。林间落叶纷纷堕,一印残香断烟火。皮穿木履不曾拖,笋织蒲团镇长坐。休公休公逸艺无人加,声誉喧喧遍海涯。五七字诗一千首,大小篆字三十家。唐朝历历多名士,萧子云、吴道子,若将书画比休公,只恐当时浪生死。休公休公始自江南来入秦,于今到蜀多交亲。诗名画手皆奇绝,觑你凡人事事精。瓦官寺里维摩诘,舍卫城中辟支佛。若将此画比量看,最是人间为第一。

  △张询

  张询者,南海人也。爰自乡荐下第,久住帝京,精于小笔。中和年,随驾到蜀,与昭觉寺休梦长老故交,遂依托焉。忽一日,长老请于本寺大慈堂后留少笔踪,画一堵早景,一堵午景,一堵晚景,谓之「三时山」。盖貌吴中山水,颇甚工。画毕之日,遇僖宗驾幸兹寺,尽日叹赏。王氏朝,皇太子简王欲要迁于东宫,为壁泥通枋,移损不全,乃寝前命。今见存。

  △宋艺

  宋艺,蜀人也,攻写真。王蜀时,充翰林写貌待诏。模写大唐二十一帝圣容,及当时供奉道士叶法善[63]、禅僧一行、沙门海会、内侍高力士于大圣慈寺玄宗御容院上壁。今见存。

  △李寿仪

  道士李寿仪者,邛州依政人也。壮年慕道,于本县有德观为道士。斋醮之外,专精画业,人呼为「李水墨」。多画道门尊像,往来青城山丈人观。宗师张素卿笔法,每点簇五岳四渎部属,归家习学之,如此数年。简州开元观有张素卿画十二仙君一堂,【干德四年,遭火所焚。】广政中,寿仪往彼,焚香齐[64]洁模写,将归邛州天师观西院上画其壁[65],但穷精粹,笔力因于素卿,神彩气韵有过时流。一堂六堵,见存。

  △僧令宗

  僧令宗,丘文播异姓弟也。攻画山水人物、佛像天王。今大圣慈寺三学院下、经楼院下两畔四天王两堵、放生池揭谛[66]堂内六祖,并令宗笔,见存。

  △丘文晓

  丘文晓,播弟也。攻画花雀、人物、佛像。今净众寺延寿禅院,天王祖师及诸高僧竹石花名二十余堵,广政癸卯岁,文晓与僧令宗合手描画,今见存。

  ○有画无名

  大圣慈寺六祖院罗汉阁上,峨眉山、青城山、罗浮山、雾中四堵,中和年画,不留姓名,评妙格[67]中品。

  三学院,旧名东厨。院门两畔画东北二方天王两堵,王蜀先主修改后,移在院内北廊下,亡失姓名,评能格上品。

  多宝塔下南北二方天王、弥勒佛会、师子国王、菩萨,普贤阁外北方天王,不记画人姓名,评能格中品。

  圣寿寺东廊下维摩诘堂内,画居士方丈花竹芭蕉、山水松石、风候云气三堵,景福年画,不留姓名,评能格中品。

  昭觉寺大悲堂内四天王两堵、堂外观音一堵,寺门后两畔东西天王两堵,并中和年画,不知画人名姓,评能格中品。

  ○无画有名

  《益州学馆记》云:「献帝兴平元年,陈留高朕为益州太守,更葺成都玉堂石室。东别创一石室,自为周公礼殿。其壁上图画上古、盘古、李老等神,及历代帝王之像。梁上又画仲尼七十二弟子、三皇以来名臣。」耆旧云:「西晋太康中,益州刺史张收笔。」古有益州学堂图,今已别重妆,无旧迹矣。刘瑱,齐永明十年,成都刺史刘悛再修玉堂礼殿,灵宇严肃。悛弟瑱,性自天真,时推妙手。画仲尼四科十哲像,并车服礼器。今已重妆别画,无旧踪矣。

  薛少保者,名稷。天后朝位至太子少保,文章学术,名冠当时,而好图画。《画品录》云:「秘书省有薛少保画鹤,时称一绝。」又闻蜀郡多有公画。卢求《成都记》云:「府衙院西厅,少保画鹤与青牛,并少保《自眉州司马迁移文》记。」今改旧制,无画踪矣。

  王宰者,大历年家于蜀川。善画山水树石,意出像外,故杜甫歌云:「十日画一水,五日画一石。能事不受相促迫,王宰始肯留真迹。壮哉昆仑方壶图,挂君高堂之素壁。巴陵洞庭日本东,赤岸水与银河通,中有云气随飞龙。舟人渔子入浦溆,山木尽亚洪涛风。尤攻远势古莫北[68],咫尺应须论万里。焉得并州快剪刀,剪取吴松半江水。」今蜀中寺观,亦无画踪,唯好事者收得。《画品录》定为妙格。

  韦偃者,京兆人也,寓止蜀川。善画马,韩干之亚也。故杜甫歌云:「韦侯别我有所适,知我怜君画无敌。戏拈秃笔扫骅骝,歘见骐驎出东壁。一匹龁草一匹嘶,坐看千里当霜蹄。时危安得真置此,与人同生亦同死。」蜀中寺观,亦无笔踪,唯好古者收得。《画品录》定为妙品。

  浣花龙兴寺,《成都记》云:「本正觉寺,内有前益州长史临淮武公【元衡】并从事五人,具朝服,绘于中堂。」淳化五年,兵火后无画踪矣。

  《成都记》云:「府衙西北,前益州五长史真,李太尉【德裕】文记。」今无画踪,唯文字相传尔。

  ○重写前益州五长史真记

  益州草堂寺,【《成都记》云:「寺在府西七里,去浣花亭三里。」】列画前长史一十四人,【节度使职不带尹,则带长史,非今宾佐也。】代称绝迹。余尝于数公子孙之家获见图状,乃知草堂缋事,靡不造真。昔岩野旁求,徒闻审像;稽山高谢,唯上镕金。孰若托之丹青,妙画神照?然楚国祠庙,鲁王宫室,暨此邦文翁旧馆,皆图历代卿相,粲然可观。唯有慕于前良,曾莫究于形似。与夫年代既远,遗像犹存。入虚室而烟霞暂披,拂浮埃而瑶林斯覩。余以精庐甚古,画壁将倾,乃选其功德尤着五人,模于郡之厅所,追惟二汉台阁,皆有图写。黄霸、于定国,虽宰相名臣,不得在画像之列。卓子师德行君子,而居功臣之右。今之所取,其在兹乎?采色既新,光灵可想,俨若神对。吾将与归,因叙其书,以贻来哲。大和四年闰十二月十八日,剑南西川节度副大使知节度事、银青光禄大夫检校兵部尚书兼成都尹、御史大夫赞皇县开国伯李德裕记。

  ○胡氏亭画记

  检校尚书司空员外郎赐绯鱼袋郭圆[69]撰:艺游而至者,则神传焉;神传者,国宝矣;墨妙之于艺,又加贵焉。浮图焰梁炽,今国力不能迨也。故艺之至者,虽鸿德巨儒,亦伍于工徒矣。唐故宰相薛公稷,画入神品,以名之重,时加贵之。成都静德精舍有壁二堵,杂绘鸟兽人物,态状生动,乃一时之尤者也。吾后帝宇之五年,污叛帖夷,万方无事,于是大去蛊人之疾,以浮图氏为最。诏走御史监毁域内之祠,凡云构山峙之宇,一时而坏,百工之名迹随去焉。胡氏璩文而好古,惜少保之迹不存于乡,乃操斤挟党,力剟于颓坌之际,得人三十七头、马八足。又于福胜祠获展氏子虔天乐二十五身,及乡之名工李氏感天乐十二色,皆神传异迹。陷于茅亭之壁,长者之车益满门矣。任愚子若缺,时寓蜀,壮君好事之心,亡于压覆,于是染醉毫纪其始于石。会昌五年五月三日记。【今画无旧迹,唯存石记在三学山廨院东北,此院是胡璩宅。】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拂」,原作「{左牜右弗}」,依《湖北先正丛书》本(下简称湖本)、《函海》本改。
  [2] 「觌」,《函海》本作「观」。
  [3] 「三」,《函海》本作「二」。
  [4] 「目录」,《图书集成艺术典》(以下简称《图典》)作「品目」。
  [5] 「回」,湖本、《函海》本均作「迥」。
  [6] 「性」,《函海》本作「情」。
  [7] 「斫」,《函海》本作「研」。
  [8] 「动」,各本均作「功」,误。
  [9] 「丘」,《函海》本作「邱」。
  [10] 「丘」,《函海》本作「邱」。
  [11] 「孰」,湖本作「熟」。
  [12] 「一」,《函海》本作「海」。
  [13] 「尚」,《函海》本作「向」。
  [14] 「诸」,原作「诗」,据湖本、《函海》本改。
  [15] 「刍」,湖本作「蒭」。
  [16] 「太」,湖本、《函海》本均作「大」。
  [17] 「川」,《图典》作「州」。
  [18] 「流」原无,据《图典》补。
  [19] 《图典》缺「而」字。
  [20] 「贾」,《函海》本作「卖」。
  [21] 「炯」,湖本作「烱」。
  [22] 「香灯」,湖本作「灯香」。
  [23] 「塌」,《函海》本作「榻」。疑应作「搨」。
  [24] 《图典》「昔」下多「梁」字。
  [25] 「疑」,《函海》本作「凝」。
  [26] 「屋」原无,据《图典》补。
  [27] 「厚礼见重」,《图典》作「厚见礼重」。
  [28] 「体态」,原作「态体」,据《函海》本乙正。
  [29] 「炯」,湖本、《函海》本作「烱」。下同。
  [30] 「奇异记」,湖本、《函海》本均作「蜀八卦殿壁画奇异记」。
  [31] 湖本、《函海》本「翰」上均多一「伪」字。
  [32] 「撰」,湖本、《函海》本均作「拱」。
  [33] 「逼真」,湖本作「逼矣」,《函海》本作「毕矣」。
  [34] 「又」,《函海》本作「人」。
  [35] 「谟」,湖本、《函海》本均作「模」。
  [36] 「藻」,应作「璪」。
  [37] 湖本、《函海》本「之」下多「以」字。
  [38] 《图典》「山」下多「图」字。
  [39] 「栋」,湖本作「拣」,《图典》作「暕」。
  [40] 「座」,湖本、《函海》本作「坐」。
  [41] 「墨」,湖本作「黑」。
  [42] 「王」,湖本、《函海》本均作「主」。
  [43] 「院」,原作「{左阝右虎}」,据湖本改。
  [44] 「低」,湖本、《函海》本均作「位」。
  [45] 「跃」,《函海》本作「出」。
  [46] 「及」,湖本、《函海》本同作「仄」。
  [47] 「佐」,湖本、《函海》本均作「仕」。
  [48] 「景」,《函海》本作「京」。
  [49] 「学」,湖本作「斆」。
  [50] 「女」,原作「败」,据湖本、《函海》本改。
  [51] 《图典》「赐」下有「紫」字。
  [52] 「名」,原作「头」,据《图典》改。
  [53] 「子父」,《图典》作「父子」。
  [54] 「推」原作「{左扌右位}」,据湖本、《函海》本改。
  [55] 以下《王氏画苑》本及湖本缺,依《函海》本补入。
  [56] 「遂衣道道士」,湖本、《函海》本同作「遂衣道士服」。
  [57] 「圣」原无,据湖本、《函海》本补。
  [58] 「思」,《函海》本作「斯」。
  [59] 「北」,原作「止」,据湖本、《函海》本改。
  [60] 「滕」,《函海》本作「胜」。
  [61] 「福」,湖本作「复」,《函海》本同。
  [62] 「炯」,湖本作「烱」。
  [63] 「善」,原本及湖本作「喜」,依《函海》本改。
  [64] 「齐」,湖本作「斋」。
  [65] 「上画其壁」,湖本及《函海》本均作「上壁其画」。
  [66] 「谛」,湖本作「帝」,《函海》本同。
  [67] 「格」,《函海》本作「阁」。
  [68] 「北」,湖本作「比」。
  [69] 「圆」,各本均作「图」,依《图画见闻志》改。

国庆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