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翰林志》(唐)李肇撰
  翰林志
  职官类一
  官制之属

  ◆提要
  臣等谨案:《翰林志》,一卷,唐·李肇撰。案肇所作《国史补》结衔题“尚书左司郎中”,此书结衔则题“翰林学士左补阙”。王定保《摭言》又称肇为元和中中书舎人。《新唐书·艺文志》亦云肇为:翰林学士,坐荐柏耆,自中书舍人左迁,将作少监。
  以唐官制考之,葢自左司改补阙,入翰林,后为中书舎人,坐事左迁。《国史补》及此书各题,其作书时官也。
  唐时翰林院,在银台门内、麟徳殿西重廊之后,为待诏之所。《新唐书·百官志》谓“乗舆所在,必有文词经学之士,下至卜医伎术之流,皆直于别院,以备燕见”者是也。韦执谊《翰林院故事》亦谓:其地乃天下以艺能伎术见召者之所处。
  葢其始,本以延引杂流,原非为文学侍从而设。至明皇“置翰林待诏供奉舆,集院学士分掌制诰”其职始,重后又改为学士,别置学士院,谓之“东翰林院”。于是,旧翰林院虽尚有以伎能入直,如徳宗时,术士桑道茂之类,而翰林之名实尽归于学士院。厯代相沿,遂为儒臣定职。
  肇此书成于元和十四年。唐宋《艺文志》皆着于録。其记载赅备,本末粲然,于一代词臣职掌最为详晰。宋·洪遵辑《翰苑羣书》已全收入。今以言翰林典故者,莫古于是书,故仍録専本以存其朔焉。

  干隆四十六年十二月恭校上
  总纂官 臣纪昀 臣陆锡熊 臣孙士毅
  总校官 臣陆费墀

  ◆翰林志【唐】李肇 撰

  昔宋昌有言曰:所言公,公言之;所言私,王者无私。夫翰林为枢机宥密之地,有所慎者,事之微也。若制置任用,则非王者之私。

  汉制尚书郎,主作文书起草,更直于建礼门内台,给青缣白绫,或以锦被、帷帐、毡褥、画通中枕,大(太?)官供食,汤官供饼饵五熟果,五日一美食,下天子一等。建礼门内得神仙门,神仙门内得光明殿、神仙殿,自门下省,中书省,盖比今翰林之制略同,而所掌轻也。

  汉武帝时,严助、朱买臣、吾丘寿王、司马相如、东方朔、枚皋之徒皆在左右。是时朝廷多事,中外论难,大臣数诎,亦其事也。

  唐兴,太宗始于秦王府,开文学馆,擢房玄龄、杜如晦一十八人,皆以本官兼学士,给五品珍膳,分为三番更直,宿于阁下,讨论坟典。时人谓之登瀛洲。

  贞观初,置弘文馆学士,聴朝之隙,引之大内殿讲论文义,商较时政,或夜分而罢。至玄宗,置丽正殿,学士名儒大臣皆在其中,后改为集贤殿,亦草书诏。至翰林置学士,集贤书诏乃罢。

  初,国朝修陈故事,有中书舍人六员专掌诏诰,虽曰禁省,犹非密切,故温大雅、魏征、李百药、岑文本、褚遂良,许敬宗、上官仪时召草制,未有名号。干封已后始曰北门学士,刘懿之、刘祎之、周思茂、元万顷、范履氷为之。

  则天朝,苏味道、韦承庆,其后上官昭容,独掌其事。

  睿宗,则薛稷、贾膺福、崔湜。

  玄宗改为翰林待诏,张说、陆坚、张九龄、徐安贞,相继为之,改为翰林供奉。开元二十六年,刘光谦、张垍乃为学士,始别建学士院于翰林院之南。又有韩翃、阎伯玙、孟匡朝、陈兼、李白、蒋镇在旧翰林院,虽有其名,不职其事,至徳宗已后,翰林始兼学士之名。

  代宗初李泌为学士,而今壁记不列名氏,盖以不职事之故也。

  ◎◎◎

  按六典,中书掌诏旨制敇、玺书册命,皆案典故起草进书,其禁有四:一曰漏泄;二曰稽缓;三曰遗失;四曰忘误。所以重王命也。制敇既行有误,则奏而正之。

  凡王言之制有七:
  一曰册书:  立后建嫡,封树藩屏,宠命尊贤,临轩备礼则用之;
  二曰制书:  行大典,赏罚,授大官爵,厘革旧政,赦宥降虏则用之。
  三曰慰劳制书:  褒赞贤能,劝勉遣劳则用之。
  四曰发白敇:  增减官员,废置州县,征兵发马,除免官爵,授六品已下官,处流,已上罪并用之。
  五曰敇旨:  为百司承旨,而为程序奏事请施行者。
  六曰论事敇书:  慰谕公卿,诫约臣下则用之。
  七曰敇牒:  随事承旨,不易旧典则用之。

  又,答疏于王公,则用皇帝行寳;
  劳来勲贤,则用皇帝之寳,
  征召下臣,则用皇帝信寳;
  答四夷书,则用天子行寳;
  抚慰蛮夷,则用天子之寳;
  发蕃国兵,则用天子信寳。
  并甲令之定制也。

  近朝大事直出中禁,不由两省,不用六寳。并从权也。

  元和初,置书诏印,学士院主之:

  凡赦书、徳音、立后、建储、大诛讨、免三公宰相命将,曰制,并用白麻纸,不用印。双日起草,候阁门钥入而后进书。只日,百寮立班于宣政殿,枢密使引案,自东上阁门出,若谪宰相,则付通事舍人矩步而宣之,机务要速,亦用双日,甚者,虽休暇,追朝而出之。
  凡赐与、征召、宣索、处分,曰诏,用白藤纸。
  凡慰军旅,用黄麻纸并印。
  凡批答表疏,不用印。
  凡太清宫道观荐告词文,用青藤纸朱字,谓之青词。
  凡诸陵荐告上表、内道观叹道文,并用白麻纸。杂词祭文禁军号并进本。

  ◎◎◎

  凡将相告身,用金花五色绫纸所司印。

  凡吐蕃、赞普书及别録,用金花五色绫纸,上白檀香木真珠瑟瑟钿函,银鏁。

  回纥、可汗、新罗渤海王书及别録,并用金花五色绫纸,次白檀香木瑟瑟钿函,银鏁。

  诸蕃军长、吐蕃宰相、回纥内外宰相、摩尼已下书及别録,并用五色麻纸,紫檀香木钿函,银鏁。并不用印。

  南诏及大将军清平官书用黄麻纸,出付中书奉行却送院封函与回纥同。

  凡画而不行者、藏之函而不用者、纳之。

  凡参议、奏论、撰述、注释,无定名,奏复无昼夜。

  凡征天下草泽之士临轩策试,则议科设问,覆定与夺。

  凡受宣有堂厯日记、有承旨簿记,大抵四者之禁。无殊而漏泄之,禁为急。天寳十二载安禄山来朝,玄宗欲加“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命张垍草制,不行及其去也,怏怏滋甚。杨国忠曰:此垍告之也。遂贬卢溪郡司马;兄均,建安郡太守;弟埱宜,春郡司马。

  ◎◎◎

  徳宗雅尚文学,注意是选,乘舆每幸学士院,顾问锡赉,无所不至,御馔珍肴,辍而赐之。又尝召对于玉堂,移院于金銮殿,对御起草,诗赋倡和,或旬日不出。吴通微昆季同时擢用,与陆贽争恩不叶,甚于水火,天下丑之。贞元三年贽上疏曰:伏。详令式及国朝典故,凡有诏令合由于中书,如或墨制施行,所司不须承受。盖所以示王者无私之义,为国家不易之规。

  贞观中有学士一十八人,太宗聴朝之余,但与讲论坟籍,时务得失,悉不相干。实録之中,具载其事。玄宗末方置翰林,张垍因縁国亲,特承宠遇。当时之议,以为非宜。然止于倡和文章,批答表疏,其于枢密,辄不预知。

  肃宗在灵武、凤翔,事多草创,权宜济急,遂破旧章,翰林之中始掌书诏。因循未革,以至于今。岁月滋深,渐逾职分。顷者,物议尤所不平。皆云:

  学士是天子私人,侵败纲纪,致使圣代亏至公之体,宰臣有备位之名,陛下若俯顺人情,大革前弊,凡在诏敇,悉归中书,逺近闻之,必称至当。若未能变改,且欲因循,则学士年月较深,稍稍替换,一者,谤议不积;二者气力不衰,君臣之间,庶全终始。事闗国体,不合不言。

  疏奏不纳。虽征据错谬,然识者,以为知言。

  贞元末其任益重,时人谓之内相而上多疑忌,动必拘,防有官守十三考而不迁故。当时言内职者多,荣滞相半及顺宗不豫,储位未立,王叔文起于非类,窃学士之名,内连牛美人、李忠言,外结奸党,取兵权,弄神器,天下震骇。是时,郑絪为内庭之老,首定大计,今上即位,授絪中书侍郎平章事。
  ◎◎◎

  初,姜公辅,行在命相,乃就第而拜之至李吉甫除中书侍郎平章事,适与裴、垍同直。垍草,吉甫制。吉甫草,武元衡制。垂帘挥翰两不相知。至暮,吉甫有叹惋之声,垍终不言,书麻尾之后,乃相庆贺,礼絶之敬,生于座中及明院中。使学士送至银台门而相府官吏候于门外,禁署之盛未之有也。

  ◎◎◎

  凡学士无定员,皆以他官充,下自校书郎,上及诸曹尚书,皆为之。所入与班行絶迹,不拘本司,不系朝谒,常叅官二周为满岁,则迁知制诰一周,岁为迁官,则奏就本司判,记上月日,北省官宰相送,南省官给舍丞郎送上。

  ◎◎◎

  兴元元年,敇翰林学士朝服、序班宜准诸司官知制诰例。凡初迁者,中书门下召令,右银台门候旨。其日入院试制:书答共三首、诗一首、自张仲素后,加赋一首,试毕,封进可者,翌日受宣乃定事。下中书门下,于麟徳殿候对。本院赐宴,营幕使宿,设帐幕图(毡?)褥,尚食供馔,酒坊使供美酒,是为勑设序立。拜恩讫,候就宴,又赐衣一副、绢三十匹,飞龙司借马一匹,旬日又进文一轴,内库给
  青绮锦被 青绮方褡 青绫单帕 漆通中枕 铜镜
  漆奁 象箆 大小象梳 漆箱  铜挲罗  铜觜椀
  紫丝履 白布手巾 画木架 床炉 铜案 席毡褥

  之类毕备。内诸司供膳饮之物,主膳四人,掌之内园官,一戸三人以供使令,其所乘马送迎于擗仗门内,横门之西。度支月给手力资四人,人钱三千五百。四品已上,加一人。每岁内赐
  春服物三十匹 暑服三十匹 绵七屯 寒食节料物三十匹
  酒饴 杏酪  粥屑  肉餤  清明火 二社蒸■〈飠睘〉
  端午衣一副 金花银器一事 百索一轴 青团镂竹大扇一柄
  角糭三服粆蜜 重阳酒 糖粉餻 冬至岁酒 兔野鸡
  其余,时果 新茗 瓜新厯,
  是为经制。直日,就班授。下直,就第赐之。

  凡内宴坐次:宰相坐居一品班之上,别赐酒食珍果,与宰相同赐帛二十匹、金花银器一事。

  贞元四年,敇晦日、上已、重阳三节,百寮宴乐,翰林学士每节赐钱一百千。其日,奏选胜而会,赐酒脯茶果。明年废晦日,置中和节宴乐。如之,非凶年、旱岁、兵革,则毎岁为常。

  ◎◎◎

  凡正冬至不受朝,俱入进名奉贺。大忌,进名奉慰。其日尚食。供素馔,赐茶十串。

  ◎◎◎

  凡郊庙大礼、乘舆行幸,皆设幕,次于御幄之侧。侍从亲近,人臣第一。御含元殿丹凤楼,则二人于宫中乘马,引驾出殿门,徐出就班。大庆贺,则俱出就班。

  ◎◎◎

  凡当直之次: 自给舍丞郎入者,三直无儤。
  自起居御史郎官入,五直一儤。
  其余杂入者,十直三儤,
  新迁官,一直报儤,名于次之中减半,着为别条,例题于北壁之西阁。

  凡交直,候内朝之退,不过辰巳,入者先之出者,后之直者,疎数视人之众寡、事之劳逸、随时之动静。

  凡节、国忌、授衣,二分旬假之令不沾有。

  不时而集,并夜而宿者,或内务不至,外喧已寂,可以探穷理性养洁然之气,故前辈传楞伽经一本,函在屋壁,每下直,出门相谑,谓之小三昧。出银台乘马,谓之大三昧,如释氏之去纒縳而自在也。

  北厅前阶花砖道,冬中日及五砖,为入直之候。李程性懒,好晩入,恒过八砖,乃至众呼为八砖学士。

  ◎◎◎

  元和已后,院长一人别敇承旨,或密受顾问,独召对扬,居北壁之东合,号为承旨合子。其屋栋别列名焉。故事驾在大内,即于明福门置院;驾在兴庆宫,则于金明门内置院。

  今在银台门之北,第一门向(阙文)牓,曰翰林之门。其制高大重复,号为胡门。

  入门直西为学士院,即开元十六年所置也。引铃于外,惟宣事入。其北门为翰林院。

  又北为少阳院。东屋三院,西厢之结麟楼,南西并禁军署,有高品使二人知院事,毎日晩执事于思政殿,退而传旨,小使衣緑黄青者,逮至十人,更番守曹。南厅五间,本学士驸马都尉张垍饰为公主堂。今,东西间,前架高品使居之;中架为藏书南库;西三间,前架中三洞各设榻,受制旨印书诏二时。会食之所四壁列制敇条例名数,其中使置博局一印柜。中间为北一戸架,东西各二间,学士居。壁之出北门,横屋六间,当北厅间是承旨合子并学士杂处之题记名氏存于壁者,自吕向始。建中已后年月,迁品使之马廏,北为窦库,之北,小板廊扺于北厅。厅西舍之南,其一门,待诏戴小平尝处其中死而复生。因敞为南向之宇,画山水树石,号为画堂。次二间贮逺岁诏草及制举词策。又北回而东并待诏居之。又东尽于东垣为典主堂。待诏之职,执笔砚以俟书冩,多至五六员,其选以能不以地故,未尝用士人。

  自王伾得志,优给颇厚。率三岁一转官,有至四品登朝者。

  虚廊曲壁多画怪石、松鹤。北厅之西南小楼,王涯率人为之,院内古槐松、玉蘂药树、柿子、木瓜、庵罗、峘山桃李杏、樱桃、紫蔷薇、辛夷、蒲萄、冬青、玫瑰、凌霄、牡丹、山丹、芍药、石竹、紫花、芜菁、青菊、当陆、茂葵、萱草,紫苑署学士至者杂植其间,殆至繁隘。

  元和十二年,肇自监察御史入。明年四月,改左补阙,依旧职守。中书舍人张仲素、祠部郎中知制诰段文昌、司勲员外郎杜元颕、司门员外郎沈传师在焉。是时。睿圣文武皇帝裂海岱十二州为三道之岁时。
  以居翰苑,皆谓凌玉清,遡紫霄,岂止于登瀛洲哉。亦曰登玉署玉堂焉。

国庆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