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画品录》(南朝齐)谢赫
◆提要

  《古画品录》一卷,南齐谢赫撰。赫不知何许人。姚最《续画品录》,称其写貌人物,不须对看,所须一览,便归操笔。点刷精研,意存形似,目想毫發,皆无遗失。丽服靓妆,随时变改。直眉曲鬓,与世竞新。别体细微,多自赫始。委巷逐末,皆类效颦。至於气韵精灵,未穷生动之致;笔路纤弱,不副雅壮之怀。然中兴以来,象人为最。据其所说,殆後来院画之发源。张彦远《名画记》,又称其有安期先生图传於代,要亦六朝佳手也。是书等差画家优劣,晁公武《读书志》谓分四品。今考所列,实为六品,盖《读书志》传写之讹。大抵谓画有六法,兼善者难。自陆探微以下,以次品第,各为序引,仅得二十七人,意颇矜慎。姚最颇诋其谬,谓如长康之美,擅高往策,矫然独步,终始无双,列於下品,尤所未安。李嗣真亦讥其黜卫进曹,有涉贵耳之论。然张彦远称谢赫评画,最为允惬。姚、李品藻,有所未安,则固以是书为定论。所言六法,画家宗之,亦至今千载不易也。 

◆古画品录

  夫画品者,盖众画之优劣也。图绘者,莫不明劝戒、著升沉,千载寂寥,披图可鉴。虽画有六法,罕能尽该。而自古及今,各善一节。六法者何?一,气韵生动是也;二,骨法用笔是也;三,应物象形是也;四,随类赋彩是也;五,经营位置是也;六,传移模写是也。唯陆探微、卫协备该之矣。然迹有巧拙,艺无古今,谨依远近,随其品第,裁成序引。故此所述不广其源,但传出自神仙,莫之闻见也。

  第一品(五人)

  陆探微。事五代宋明帝,吴人。穷理尽性,事绝言象。包前孕后,古今独立。非复激扬所以称赞,但价之极乎上上品之外,无他寄言,故屈标第一等。

  曹不兴。五代吴时事孙权,吴兴人。不兴之迹,殆莫复传。唯秘阁之内一龙而已。观其风骨,名岂虚成!

  卫协。五代晋时。占画之略,至协始精。六法之中,迨为兼善。虽不说备形妙,颇得壮气。陵跨群雄,旷代绝笔。

  张墨、荀朂五代晋时。风范气候,极妙参神。但取精灵,遗其骨法。若拘以物体,则未见精粹。若取之外,方厌高腴,可谓微妙也。

  第二品(三人)

  顾骏之。神韵气力,不逮前贤;精微谨细,有过往哲。始变古则今,赋彩制形,皆创新意。如包牺始更卦体,史籀初改画法。常结构层楼,以为画所。风雨炎燠之时,故不操笔;天和气爽之日方乃染毫。登楼去梯,妻子罕见。画蝉雀,骏之始也。宋大明中,天下莫敢竞矣。

  陆绥。体韵遒举,风彩飘然。一点一拂,动笔皆奇。传世盖少,所谓希见卷轴,故为宝也。

  袁蒨。比方陆氏,最为高逸。象人之妙,亚美前贤。但志守师法,更无新意。然和璧微玷,岂贬十城之价也。

  第三品(九人)

  姚昙度。画有逸方,巧变锋出,(鬼音)魁神鬼,皆能绝妙。奇正咸宜,雅郑兼善,莫不俊拔出人意表,天挺生知非学所及。虽纤微长短,往往失之。而舆皂之中,莫与为匹。岂直栋梁萧艾可搪突玙璠者哉!

  顾恺之。五代晋时晋陵无锡人。字长康,小字虎头。除体精微,笔无妄下。但迹不逮意,声过其实。

  毛惠远。画体周赡,无适弗该,出入穷奇,纵黄逸笔,力遒韵雅,超迈绝伦。其挥霍必也极妙,至于定质,塊然未尽。其善神鬼及马,泥滞于体,颇有拙也。

  夏瞻。虽气力不足,而精彩有余。擅名远代,事非虚美。

  戴逵。情韵连绵,风趣巧拔。善图贤圣,百工所范。荀、卫以后,实为领袖。及乎子顒能继其美。

  江僧宝。斟酌袁陆,亲渐朱蓝。用笔骨梗,甚有师法。像人之外,非其所长也。

  吴(日东)。体法雅媚,制置才巧。擅美当年,有声京洛。

  张则。意思横逸,动笔新奇。师心独见,鄙于综采。变巧不竭,若环之无端,景多触目,谢题徐落云此二人后不得预焉。

  陆杲。体制不凡,跨迈流欲。时有合作,往往出人点画之间。动流恢服,传于后者,殆不盈握。桂枝一芳,足征本性。流液之素,难效其功。

  第四品(五人)

  蘧道愍。章继伯。并善寺壁,兼长画扇,人马分数,毫厘不失,别体之妙,亦为入神。

  顾宝先。全法陆家,事之宗禀。方之袁蒨,可谓小巫。

  王微。史道硕。五代晋时。并师荀、卫,各体善能。然王得其细,史传以似真。细而论之,景玄为劣。

  第五品(三人)

  刘顼。用意绵密,画体简细,而笔迹困弱。形制单省。其于所长,妇人为最。但纤细过度,翻更失真,然观察祥审,甚得姿态。

  晋明帝。讳绍,元帝长子,师王厉。虽略于形色,颇得神气。笔迹超越,亦有奇观。

  刘绍祖。善于传写,不闲其思。至于雀鼠笔迹,历落往往出群。时人为之语,号曰移画,然述而不作,非画所先。

  第六品(二人)

  宋炳。炳明于六法,迄无适善,而含毫命素,必有损益,迹非准的,意足师放。

  丁光。虽擅名蝉雀,而笔迹轻羸。非不精谨,乏于生气。 


【附录】《古畫品》(北齐)謝赫 撰 

  ◎古畫品序
  夫畫品者,蓋衆畫之優劣也。圖繪者莫不明勸戒,著升沈,千載寂寥,披圖可鑒。雖畫有六法,罕能盡該,而自古及今,各善一節。六法者何?一氣韻,生動是也。二骨法,用筆是也。三應物,象形是也。四隨類,賦彩是也。五經營,位置是也。六傳移,模寫是也。唯陸探微、衞協備該之矣。然跡有巧拙,藝無古今,謹依遠近,隨其品第,裁成序引。故此所述,不廣其源,但傳出自神仙,莫之聞見也。

  ▲第一品(五人)

  △陸探微
  (事五代宋明帝,吳人。)
  窮理盡性,事絕言象,包前孕後,古今獨立,非復激揚所能稱贊。但價重之,極乎上上品之外,無他寄言,故屈標第一等。

  △曹不興
  (五代吳時,事孫權,吳興人。)
  不興之跡,殆莫復傳,惟祕閣之內一龍而已。觀其風骨,名豈虛成。(案:《御覽》七百五十一《歷代名畫記》引謝赫雲,不興之跡,代不復見,祕閣內一龍頭而已。觀其風骨,擅名不虛,在第一品矣。)

  △衞協
  (五代晋時。)
  古畫之略,至協始精,六法之中,迨爲兼善。雖不說備形妙,頗得壯氣,淩跨羣雄,曠代絕筆。

  △張墨、荀勗
  風範氣候,極妙參神,但取精靈,遺其骨法。若拘以體物,則未見精粹,若取之象外,方厭膏腴,可謂微妙也。

  ▲第二品(三人)

  △顧駿之
  神韻氣力,不逮前賢,精微謹細,有過往哲。始變古則今,賦彩制形,皆創新意。若包犧始更卦體,史籀初改書法。嘗結構層樓,以爲畫所,風雨炎煥之時,故不操筆,天和氣爽之日,方乃染毫,登樓去梯,妻子罕見。畫蟬雀,駿之始也。宋大明中,天下莫敢競矣。

  △陸綏
  體韻遒舉,風彩飄然,一點一拂,動筆皆奇,傳世蓋少,所謂希見,卷軸故爲寶也。

  △袁蒨
  北方陸氏,最爲高逸,象人之妙,亞美前賢,但志守師法,更無新意。然和璧微玷,豈貶十城之價也。

  ▲第三品(九人)

  △姚曇度
  畫有逸方,巧變鋒出,馗魁神鬼,皆能絕妙。同流眞爲雅鄭,兼善莫不俊拔,出人意表,天挺生知,非學所及。雖纖微長短,往往失之,而輿皂之中,莫與爲匹。豈眞棟梁蕭艾,可唐突璠璵者哉。

  △顧愷之
  (五代晋時,晋陵無錫人,字長康,小字虎頭。)
  格體精微,筆無妄下,但迹不逮意,聲過其實。

  △毛惠遠
  畫體周贍,無適不該,出入窮奇,縱橫逸筆,力遒韻雅,超邁絕倫,其揮霍必也極妙。至於定質塊然,未盡其善,神鬼及馬,泥滯於體,頗有拙也。

  △夏瞻
  雖氣力不足,而精彩有餘。擅名遠代,事非虛美。

  △戴逵
  情韻連綿,風趣巧拔,善圖賢聖,百工所範。荀衞已後,實爲領袖,及乎子容,能繼其美。

  △江僧寶
  斟酌袁陸,親漸朱藍,用筆骨梗,甚有師法。像人之外,非其所長也。

  △吳暕
  體法雅媚,制置才巧,擅美當年,有聲京洛。

  △張則
  意思橫逸,動筆新奇,師心獨見,鄙於綜授,變巧不竭,若環之無端,景多觸目。謝題徐落云:此二人後不得預焉。

  △陸杲
  體致不凡,跨邁流俗,時有合作,往往出人,點畫之閒,動流恢服,傳於後者,殆不盈握。桂枝一芳,足激本性,流液之素,難效其功。

  ▲第四品(五人)

  △蘧道愍、章繼伯
  竝擅寺壁,兼長畫扇,人馬分數,毫厘不失,別體之妙,亦爲入神。

  △顧寶先
  全法陸家,事事宗禀,方之袁蒨,可謂小巫。

  △王微、史道碩
  (五代晋時。)
  並師荀衞,各體善能。然王得其細,史傳其眞,細而論之,景玄爲劣。

  ▲第五品(三人)

  △劉頊
  用意綿密,畫體纖細,而筆迹困弱,形制單省,其于所長,婦人爲最,但纖細過度,翻更失眞。然觀察詳審,甚得姿態。

  △晋明帝
  (諱紹,元帝長子,師王厲。)
  雖略於形色,頗得神氣,筆迹超越,亦有奇觀。

  △劉紹祖
  善於傳寫,不閑其思,至於雀鼠,筆跡歷落,往往出羣。時人爲之語,號曰移畫。然述而不作,非畫所先。

  ▲第六品(二人)

  △宋炳
  炳明於六法迄無適善,而含毫命素,必有損益,跡非準的,意足師放。

  △丁光
  雖擅名蟬雀,而筆跡輕羸,非不精謹,乏於生氣。

国庆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