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钟珮文一走出沪江纱厂的大门,在马路两边店铺电灯光亮的照耀下,从幢幢的人影中,他很快地发现了那个熟悉的背影。她的个子比一般女子只稍微高一点点,因为身子苗条,看上去比别的女子好像高一个头,两根乌黑的辫子垂在两肩,更加显得她的身材有点儿消瘦。辫子梢上扎着两个大红绸子蝴蝶结,给水绿色的素呢夹袄一衬,远远就叫人看见了。她下面穿了一条深蓝色的斜纹布西装裤子,脚上穿的是圆头浅口的平跟黑皮鞋,在柏油路上发出嘚嘚的匆忙的声音。就是从背影上也可以看出:她浑身上下打扮得干干净净,衣服平平整整,没有一个皱褶。在她身上找不出一点让人家说长道短的地方。她不但爱干净,而且衣饰很讲究。自然,这样的人对于别人的生活和举止,喜欢挑眼。

  她就是细纱间的记录工管秀芬。

  钟珮文加紧脚步,一眨眼的工夫,就赶到管秀芬背后。他想叫她一声,却又羞答答地说不出口,站在马路上愣住了。

  呜——呜……公共汽车的喇叭一再叫唤,车子快开到他的背后来了。他给惊吓到马路旁边,公共汽车开过,他的心还在剧烈地怦怦跳动。他喘了口气,定定神,望着马路上的人匆匆走来走去。他想起了那个熟悉的背影,昂起头来,在人流中望去:眼光能够看清楚的那些背影,没有他要寻找的;

  再远些,人影模糊了,只见到有人在走动。

  他急了,拔起脚来就向前面迈开大步,几乎是跑去。他抢过前面一群一群的行人,跑了大概有百把步的光景,看见水绿色素呢夹袄上的两根乌黑发亮的辫子了。

  离管秀芬有五步远的地方,他步子慢下来了,好像前面有啥物事阻拦着他,使他走不快。但他也不敢慢下来,生怕再找不到她。她走快,他跟着走快;她一会儿走慢了,他也慢慢走。两人之间老是保持着三五步的距离。

  路边一家杂货店的收音机里传出越剧《梁山伯与祝英台》中十八相送的唱词:

  梁兄若是爱牡丹,

  与我一同把家还,

  我家有枝好牡丹,

  梁兄要攀也不难……

  钟珮文从这充满了离别情绪的富有感情的调子里,顿时想起舞台上情景。他凝神去听:

  青青荷叶清水塘,

  鸳鸯成对又成双,

  梁兄啊!英台若是红妆女,

  梁兄愿不愿配鸳鸯?

  当时梁山伯不知道祝英台是个“红妆女”,两人一边走一边唱下去。可是走在钟珮文前面的明明是个“红妆女”,他想自己为啥连祝英台这点勇气也没有呢?他加紧脚步,跟上去,鼓起勇气,低低叫了一声:

  “管秀芬!”

  她回过头来,望见钟珮文那副腼腆的微笑的面孔,不觉吃了一惊,不晓得有啥事体,“咦”了一声,机械地叫道:

  “钟珮文。”

  过了一歇,她随便地问:

  “刚回去?”

  “唔。”

  他赶上一步,走在她的右边,两人肩并肩地走着。转眼之间,两人走完街市,现在马路两边都是人家,光线暗下来,人声也小了。两人走了一段路,也不言语。她不想讲话。他想不起要讲啥。身后传来祝英台的歌声:

  弟兄双双上桥看,

  好比牛郎织女渡鹊桥……

  钟珮文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不会说话,有好几次话已到了嘴边,又怯生生地吞了下去。他过去没有跟任何一个女子单独肩并肩地这样走过,曾经有两三次机会可以和管秀芬接近,他都犹犹豫豫地错过了。今天见管秀芬一离开厂,他就紧跟着出来,下了很大决心跟上。现在一同走着,他一方面感到愉快,一方面又怕给熟人瞅见。他用舌头舔了舔下嘴唇,猛可地说:

  “袁雪芬唱的真好,你听见吗?”

  “听见。”

  管秀芬回答的非常简单。她近来感到钟珮文有意找各种机会和她接近,从刚才的问话里,更有点察觉他的意图。他是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团员,又是工会里的文教委员,厂里的活跃分子。她是知道的。但是她不喜欢他。他喜欢和别人开玩笑,但经常是被别人当做开玩笑的对象。不管什么衣服穿到他身上总不像样,也不大合身,不等两天,不是龌龊了,就是扯破了。头发好像永远没有理过,老是蓬松松的,如同一堆草鸡毛披在头上。她看不惯这样的人。她一发觉他要接近自己,总想法避开。没想到今天在回家的路上又遇到他,她没法避开,只好淡淡地答他一句半句。他马上又试探地问了一句:

  “你看过《梁山伯与祝英台》吗?”

  她看过越剧的《梁山伯与祝英台》,十分喜爱这出戏。她知道他问这句话的用意,想了想,故意说:

  “没有看过。”

  他现在说话比较自然一点了,胆子也大了一些,歪过头去,问她:

  “你喜欢梁山伯吗?”

  她敏感到他在挑逗自己,如果顺他说下去,他一定会露骨地表达他的愿望,那辰光自己更难于应付了。她立刻把脸一板,质问道:

  “你问这个话啥意思?”

  他没料到她这样严厉的反问,一时哑口无言,默默地走着,步子慢下来,距离她有两步远。

  深蓝色的天空上,闪烁着数不清的繁星,像是眨眼在讪笑他似的。微微的凉风掠过马路两边的田野,吹拂着人们的面孔。

  她恐怕他不懂自己的意思,干脆给他说明白:

  “我不喜欢梁山伯,讨厌他。”

  她的话比晚来的凉风还凉,使他听的面孔直发烧。他讨了个没趣,感到是被侮辱一般的难堪。他低着头,走了没两步,赶上去说:

  “我听不懂你的话。”

  “我也听不懂你的话。”

  “我是说,”他歪过头去望了她一眼:她微微低着头,一绺头发披下来,把那张鸭蛋型的脸庞遮住了一部分。他心里非常喜欢她,一看见她,他的心就跳动得厉害,可是又不得不按捺下激动的情绪,冷静地把话题岔开去,说,“厂里很多人要求成立越剧组,你要是喜欢越剧,越剧组成立,就请你参加,好学习。”

  “成立也好,不成立也好,同我喜欢不喜欢,没啥关系。”

  她无动于衷他的关怀,把披下的头发掠上去,用钢夹子夹起。

  “关系,当然没有啥大关系,嘻嘻,”他极力想缓和有点紧张起来的情势,说,“不过,成立起来,你要是报名参加,也不能说没有关系。”

  “我不参加。”

  “我听说你很喜欢越剧……”

  “谁讲的?”她不否认,也不承认,可是面孔有点绯红。

  “你们车间的人讲的。”

  “啥人乱讲?”

  “自然有人。”

  “你告诉我……”她有点急了。

  他见她答自己的话,不再冷一句热一句,心里暖洋洋的,嘴角上有了笑纹,说:

  “你说,是不是喜欢?”

  “不是告诉过你了,不喜欢。”

  “不要瞒人,我还听你唱过哩。”

  “在啥地方唱?”她坚决否认道,“没有的事。”

  “唱越剧也不是丢脸的事,怕啥?”

  “我怕啥?喜欢就喜欢……”

  “这就对了。”他进一步要求,“我们成立越剧组,你报名参加一个,好不好?”

  他想:如果她马上答应参加越剧组,他明天到厂里就建议成立,和她接近的机会多了,希望也就大了。

  她冷冷地说:

  “我不参加。”

  “我们请老师来教……”他等待她肯定的答复。

  “我也不参加!”

  他从热望的峰巅跌落到失望的深渊里,几乎讲不出话来,连那两条腿仿佛也麻木了,不大听自己的指挥,吃力地向前迈去。

  她看他一个劲跟着自己走,心里非常焦急,想甩开他,可是没有办法,因为这条长宁路是仅有的干道,大家回去,只有走这条路。她悔不该今天去看病,要是放工就走,不会遇到他;即使遇到他,有许多姐妹们在一道,他也不会一句接一句地问个不休。她希望在路上能够碰到一两个熟人,搭救她跳出这个窘境。路上来往的行人不多,认识的更没有。

  她无可奈何地往前走去。

  他有一肚子话要说,可是刚开一个头,给她左拦右堵,全说不下去。他默默地跟随她走着,可以听到双方的呼吸声。他感到非常尴尬。他想很快和她告别,但没有第二条路好走,自己又舍不得离开她;和她一同走下去吧,没有啥好讲。

  两个人保留了一点距离,慢慢走着,给马路上路灯从背后照来,两条细长的影子印在柏油路上,徐徐向前移动。

  她留神望着前面的路,瞅见路上两个影子一道移动,便有意放快步,走到前面一点。他没精打采,没赶上来和她一道走。

  在她前面两丈远近的地方是个十字路口,她脸上浮起了得意的微笑,回过头来,问钟嘚文:

  “你向前面走吗?”

  他知道向前面走是她回家最近的一条路,听她这样一问,以为是要他送她回家,赶上一步,响亮地答道:

  “是的,我们一路。”

  说话之间,他们两个人已经走到十字路口,她说:

  “你向前面走吧……”

  他不知道这句话是啥意思,两只眼睛凝神地望着她。她很自然地接着说:

  “我从这里去,”她指着横在面前的中山路说,“有点事体……”

  “我送你去,好啵?”他怕她不好意思提出来要他送,大胆地对她说。

  她摇摇头,说:

  “我有腿,自己会走。再会!”

  她头也不回,走了。他站在十字路口,呆呆地望着她水绿色的背影慢慢远去,竟忘记自己该回家去了。

  管秀芬向中山路走了二十来步路,回过头来,等钟珮文走了,她慢慢向十字路口走来。

  “小管!……”

  “谁?”她忽然听见一个粗鲁的男子的声音,大吃一惊,在这黑洞洞的中山路上,有啥人认识她呢?是钟珮文吗?刚才明明看见他走了,绝对不会马上绕到她的背后,除非他是神仙。不是钟珮文,会是谁呢?别遇到什么坏人?她望着那悠长而又寂静的黑乌乌的马路,头也不敢回,脚步有点慌乱,迅速地走去。

  “走得这么快做啥?也没人绑你的票。”

  她听到背后的人声愣住了,不由自主地站下来,可是头还是不敢回,警惕地问:

  “你究竟是谁?”

  “我吗?——就是我。”

  “你——”

  “唔。”

  她在辨别背后那个男子的声音。这声音她好像听见过,又好像没有听见过,因为发音很尖细,仿佛是女人的口音,其实是男子有意装出的怪腔怪调。

  “你叫啥名字?”

  “眼睛长到额角头上去了,不认识我吗?”

  她听见这个男子本来的嗓音,想起来了:

  “你是陶……”

  后面那个男子不等她说完话,嬉皮笑脸地走了上来:

  “派头真不小,连我也给忘记了。”

  她认真地对他望了望,奇怪地问道:

  “你从啥地方来?”

  “厂里。”

  “为啥走到我的背后去?一定不是从厂里来的。”

  “只准别人从厂里来,不准我从厂里来吗?”

  陶阿毛从梅佐贤那里领了任务,叫他在工人当中多多活动,有了耳目,消息就灵通了。其实他自己早就在物色活动的对象了。那天在张学海的草棚棚里,领教了汤阿英严峻的态度,她那股神圣不可侵犯的神情,叫他兀自吃了一惊,幸亏张学海打了圆场,否则他还不好意思走出草棚棚的大门。他感到自己有点性急,接触汤阿英这样的人要瞻前顾后,想的周到,做的自然,不能有丝毫的鲁莽,更不能性急,要慢慢进行。工会改选以后,他当上了委员,越发不能性急,否则让汤阿英的入木三分的锐利眼光发觉,于事无补,甚而会坏事的。他在接近汤阿英的道路上有意识地放慢了步子,先在张学海身上下点功夫。这时,他想到了管秀芬,她是细纱间的活跃人物,又是钟珮文的紧紧追求的对象。他和管秀芬接近,不仅从管秀芬的嘴里可以晓得一些工人的动向,还可以通过管秀芬了解钟珮文这个工会文教委员的活动。他选中了管秀芬,做为他重点活动的对象,但管秀芬自恃年青漂亮,态度傲慢,孤芳自赏,目中无人,是一朵带刺的娇艳的蔷薇。他和她接近,也要特别小心谨慎。对于她拒人千里之外的傲慢态度,他懂得只有比她更傲慢才能杀她的不可一世的凛凛威风,和她保持一定的距离,有时需要刺她一下两下,开出路子,让她自己不知不觉地走过来,他才能不慌不忙地把她抓在自己的手心里,服服帖帖地听他的使唤,那辰光才能派上用场。他打定了主意,暗暗了解她的行踪和兴趣,已经暗中跟在她背后好几天了,今天见她把钟珮文甩开了,那条幽静的马路又很少行人,他认为是个机会,便在她身边露了面,语意双关地刺了她一下。

  她听出他话里的意思,唰的一下,脸红了,努力保持着镇静,岔开话题,反问他:

  “为啥走到我背后去呢?”

  他没有点破她,只是说:

  “你这么年青,长得又这么漂亮,我看见你一个人在路上走,怕你遇到坏人,不放心,特地绕到你背后,给你保镖。”

  她向他撇一撇嘴。

  他和她肩并肩地踽踽走着。他有意把步子放得很慢,关心地说:

  “以后出来要小心点。”

  “怕啥?”她不解地望着他。

  “不是怕,单身女子晚上出来,有人陪你好一点。”

  “我一个人常来常往,用不着陪。”

  “那当然,你是女子当中的英雄好汉。”

  “你别恭维我,我受不了。”

  “我从来不喜欢拍马屁。”他虽然这么说,他的手却有意向她肩上一拍,“谁恭维你。”

  她走上一步,加快速度,想把他甩开。不料他并不跟上来,也不言语,好像在生她的气。她见他落后自己好几步路,心稍为定了一些。他们两人走到十字路口,没有多远,就到了公共汽车的一个站头。她正愁怎样可以离开他,他有意把她甩掉,冷冷地说:

  “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你一个人在这里等车子吧。”

  “好的。”

  陶阿毛一走,她感到十分突然,没料到他倒先告辞了。她心里感到有些迷茫,摸不清陶阿毛打的啥主意,更不知道对她是啥态度。她的两只眼睛望着陶阿毛傲慢的背影逐渐消逝在夜色茫茫的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