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回 游鬼域老转魂飞 受酷刑志士气壮






  上一回说到:武男义雄把日本兵的枪夺到手里,照着日本兵的肚子就是一刺刀。只见这个日本兵膛开肚破,肠肝心肺流了一大摊,完事大吉了!武男义雄提上这支步枪撒腿就跑。

  武男义雄要往哪里跑呢?他要跑回田家洼儿,看看他的干娘田大姑是死还是活。

  田大姑到底怎么样了呢?她并没有死。因为受伤过重,她又是个性烈的人,一口气憋在嗓子眼儿没有上来,所以才昏倒在地。敌人走了之后,她“哼”了一声,苏醒过来,疼得在地下乱滚。一看,她的身边积了一大摊血,都是从她这只断胳膊流出来的。她知道,这血要是再流,就没个救了。她咬了一咬牙,就用左手一把攥住了伤口,止住了血流。可是,她觉着浑身都没了劲儿。她想要坐起来,往上连起了三次,都没有坐起,又躺在了血泊里。她的左手可并没有松开。她感到非要别人来救不行了!喊吧,……连喊了十多声,没有一个人答应,周围连一丝儿动静也没有。只见她一低头,用嘴咬住了褂子的大襟,用力一扯,“嗤啦……”的一声,就扯了一道口子。她急忙用手把大襟捋下来,在右胳膊上缠了几缠,用嘴帮助左手结了一个疙瘩。她又左手按地,狠命地往上一起,站起来了。她想走进自己的屋去,不想腿抬不起来,只觉天旋地转,眼前一黑,噗嗵一声,又跌倒了。

  田大姑在地上躺了一忽儿,从大门跑进一个人来。这人是他的叔伯侄子田有来。他来到一看,大姑还没有死,就赶快把她抱进屋里,放在了炕上。这时候,村里躲出去的人们也就三三两两的回来了,都来看田大姑。大家看见大姑受了这么重的伤,有的忙着到外村去找医生;也有些人忙着找偏方,还给大姑弄吃弄喝。出来进去,屋里院里挤满了人,都为大姑的生死担心。人们正在忙乱,忽然街口上来了一支武装部队,有三十来人,都是民兵打扮的青年小伙子,领头的队长却是一位英俊的青年女子。她们跑得飞快,眨眼之间,来到了田大姑的门前。这位女队长,一见人就忙问道:“田大姑怎么样了?”她一面问着,就向田大姑的屋里走来。这位女队长是谁呢?就是本区的女区长金月波。

  金月波怎么又当了队长呢?

  原来四区的区小队,在几天以前一不小心和敌人遭遇上了,小队长和政委一同战死,战士们也死伤不少,其余的都分散隐蔽起来。金月波知道了这个情况,她要回来收拾局面,坚持斗争,她这才把分散隐蔽的十几个战士集合起来。她又从各村抽调了十几名年青力壮的民兵,一共有三十来人,组成一个小队,由她自兼小队长、政委。于是这个区小队,又以坚决勇敢的姿态出现了。今天猪头小队长带兵来包围田家洼村,她并不知道。等敌人开始撤走,她才接到了情报,这就带着她的全部人马,从十里以外急速地追来。因为敌人已经走远,无法追上,她这才赶快来看田大姑。村里的人们哪个不认得这位女区长?

  见了她简直就象看见了骨肉至亲,一个个都争着问长问短,哭诉灾难。金月波这时已经顾不得别的,进屋就伏在大姑的身旁,查看她的伤势。田大姑这时又昏昏沉沉,连眼睛也不愿睁开。见金月波来了,她强打着精神,握住了金月波的手腕,叫了声:“我那亲人!你们来啦!

  我……我有话要跟你们说!”金月波注意地要听她说些什么,不想大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又闭上了眼睛。周围的人们都害怕起来了。金月波心里明白:受伤过重之后,见了亲人,常常会有这种现象,呆会还会清醒过来。不过见大姑身遭这样惨祸,心里如同针刺一般!只是因为她不喜欢哭才没有掉下泪来。

  金月波看见大姑这伤很危险,又觉着大姑要在自己家里养伤,不光是困难,恐怕还要遭到敌伪、汉奸的杀害,她这才找到了这村的抗日村长,和他商量挽救田大姑的法儿。金月波对他说:“应该赶快把大姑送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去。这个责任你们村干部要负起来。”其实,村长心里早有打算,只是看到屋里人多不好说话。他拉了一下金月波的衣角,金月波随他来到了房后。只见村长贴着金月波的耳朵细声说了几句什么,金月波点了点头,于是,村长忙着派人把维持会的正副会长和联络员一齐找了来。他们这仨人知道就是为了大姑的事,所以没有等金月波说话,就抢先说:“大姑怎么样了?

  伤得不轻啊!快找医生来看吧。”接着又对村长和群众们说:

  “大姑遭了这样不幸,咱们全村的老乡亲们可都得关照着点!

  虽说有村长负责,咱们大伙也都应当尽点义务。金月波一听话音,知道他们想推到村长一人身上去,于是就把手一扬说道:“等一下,你们先别分派任务。现在,我就把田大姑交给你们三个,她的安全由你们负责。如果把大姑保护好,这算你们对抗日工作有了贡献。大姑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拿你们问罪!大姑的伤主要由村长负责想法医治。”

  可别看金月波是个青年女子,维持会那些人可没有一个不怕她的。所以,她这样一分派任务,正副维持会长和联络员都不敢表示不接受,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到底还是正会长聪明些,他觉着这个任务不接受不行,倒不如做个顺水人情。他说:“区长,咱和田大姑乡亲里道的。田大姑遭了难,咱们能不管吗?”他这一说,副会长跟联络员自然也就不敢再说什么了。

  金月波想再交代几句,正在这时,忽然唏哩呼啦闯进一个人来,手里拿着上了刺刀的步枪,身上脸上都是汗泥血印,连刺刀上都带着血迹,亚赛过疯汉一般。他一闯进门来,在大姑的身旁双腿一跪,“哇哇”地哭起娘来了。来的这人正是武男义雄。叫他这一哭闹,田大姑倒又清醒起来了。只见她把眼睛微微睁开了一下,看见是武男义雄,用手搭住他的膀子,咬着牙一使劲,挺身坐起来了。只听她刚声硬气地叫道:

  “武儿!不许你哭!”

  武男义雄立时停止了哭声:“娘!我的不哭。”大姑又问了声:

  “你是我的儿子吗?”武男义雄大声地答道:“是!是!”“你有小子骨头给我报仇吗?”“有!有!我要报仇!一定的报仇!”

  “好,你站起来。”武男义雄“咵”一个立正,站在炕下。大姑又指着金月波说:“这是金区长,你跟她去打那些王八养的!”

  武男义雄“哈意”了一声,转向金月波,又是“咵”一个立正:“区长太君!你的命令!你的命令吧!我的统通服从。”

  金月波高兴地说道:“我不是太君,今后咱们都是同志!好,你跟我走。”田大姑这时又说了一句:

  “武儿!你要报不了这个仇,就别回来见我!”金月波接过来说道:“大姑,请你放心,你要安心地把伤养好,看看我们怎样把这群两条腿的野兽消灭罢!”大姑这才高兴地应了一声,又在炕上躺下了。金月波这时才问了问武男义雄这次战斗的经过情形。问清了之后,她还集合了全村的群众,讲了讲怎样防备敌人;怎样坚持斗争;并且还作了一番政治宣传工作。

  群众们散会走后,她这才带着武男义雄和她的小队,急忙出村而去。

  金月波要往哪儿去呢?

  她要去找县委书记田耕。因为现在的敌情越来越严重;斗争越来越残酷;环境越来越艰难;老是没有上级领导的依靠不行。况且,猪头鬼子这一次吃了败仗,他们怎能善罢甘休呢?

  说到这儿有人要问:猪头小队长到底跑了没有?跑了。本来,齐英他们是能够把那几个残兵败卒追上去消灭的,只因为毛驴太君从桥头镇派来了援兵,才把这个万恶的猪头鬼子救回去。不过这一来毛驴太君可真发愁了!本来他的兵力就不够使用,如今又把一个小队损失了三分之二以上,这怎么办呢?他曾多次请求猫眼司令给他增兵,猫眼司令不但没有答应,反而训斥他无能;还限期要他完成修公路、筑炮楼的任务。这个任务最初本来限定一个星期完成,后来连猫眼司令也觉着不行,才改为限期两周。毛利觉着两周也难交差,这才又左一次、右一次地请求,最后限期一个月。到一个月要是再完不成,轻着也得撤了他的军职,说不定也许要了他的脑袋哩!

  现在毛利这段公路修得怎么样了呢?嗨嗨,八字还没有一撇哩!你说,毛利怎么能够不发愁?不但如此,猫眼司令还下令要他肃清桥头镇一带的共产党和八路军。这些日子以来,他不光是不能肃清共产党,反而屡次吃亏,连遭伤亡。好容易才得到县委书记田耕和武男义雄的秘密,本想把他们抓捕起来,向他的长官献点功劳,不想扑了一场空这且不说,差一点连一个小队也完了。他怎么能不发愁?

  有人要问:不是这几天以来,毛利派兵到河南各村去抓民伕吗?

  是的,他抓是抓了,不过抓到的太少,总共也不过三四百人,还是老老小小。

  况且,前头抓了后头跑,总也不能达到他的目的。他只好先赶着抓来的这些老小民伕,来修这一段的公路和炮楼。

  猫眼司令要修的这一段公路,是从桥头镇直到鬼子坟。鬼子坟原来是个不大的村庄。从前,外国人在村里立了个教堂,因为教堂里有几个洋鬼子,他们以传教为名,剥夺平民,欺压百姓,还奸淫信教的妇女,因而惹起了众怒。在义和团运动的时候,群众就把这个村子打了个土平;把几个鬼子也给杀死了。后来义和团失败,八国联军进了北京,在这儿给那几个死鬼子修了坟墓,立了一块石碑,以为纪念。就从那个时候起,老百姓就都跟这儿叫起鬼子坟来。

  鬼子坟离桥头镇有十八里路,在桥头镇的西北方向,属本县四区所管,它的位置是在四区田家洼儿西南面,在三区五虎寨的西北面,距离都挺近。鬼子坟这儿原来就靠着公路,这条公路,往南直通县城,往北通北京,也可以通保定。猫眼司令打算把公路从鬼子坟修到桥头镇,过了河再往东南方向修,一直修到沧石公路。这样,他一来是为了把铁路、河路、公路串连起来,便利他们的作战交通,也便利他们把大平原上的丰富物资抢劫运走。二来是为了把大片的平原,用公路、炮楼分割成许多小块儿,限制抗日的武装活动,便利他们对群众的镇压和统治,好达到他们从点到线,从线到面的全区占领。要不然,猫眼司令就那么着急吗?

  这一段十八里的公路有三处重要之点:一处是桥头镇,它的重要自不必说;另一处是鬼子坟,这是两条公路的连接点,有如三头毒蛇的咽喉一般;还有一处就是小李庄村。小李庄村东南离桥头镇八里路,西北离鬼子坟十里路,它位于这段公路的中间。又因为这条大河是从西南流向东北,在小李庄这儿是一个大甩湾,这个弯曲的弓背就在小李庄的村南,不到一里路远。那儿原来是个摆渡口,日本鬼子在那儿架设了浮桥,打算就在河堤上修一个炮楼,控制浮桥的北端和小李庄村的南面,再在小李庄的村北骑着公路修上一个炮楼。这样,他们就可以把公路的中心点,水路的浮桥以及小李庄村完全控制在魔爪之下。

  要不然,他们就这样重视小李庄村吗?

  可是话要分开说:这一带的群众也知道敌人的这个意图。这是因为在反“扫荡”一开始,党政领导上就向群众们作了宣传。作为当地群众的领导者的孙定邦、孙振邦和齐英他们,自然是更清楚了。所以,他们更加坚决地和敌人进行斗争,对小李庄村也特别重视。

  现在,毛利赶着抓来的民伕,命日、伪军的武装押着又来修这段公路和炮楼了!作为全区党政领导者的齐英怎么办呢?现在不能不作交代。

  自从这次三路民兵沙滩大战之后,在这一带的村庄,可就轰嚷开了!有些人说:这位齐英区长是真行!指挥着这么点儿民兵就能跟日本鬼子硬干,还消灭了好几十个敌人,打得猪头小队长夹着尾巴逃命!要不是毛驴太君带着大队增援,准得来个彻底的歼灭战。好哇!有这样的领导还怕什么?干吧,日本鬼子也不过就是这么两下子了。于是,他们就自动地拿上点儿东西去慰劳民兵们。也有些人不明真相,他们以为这场战斗不光是民兵打的,一定还有八路军的大队,要不然,四区的民兵怎么也来参加呢?

  经过这次战斗,民兵们可受到了锻炼、得到了鼓舞,除了少数的人看见死伤有些害怕,大多数的小伙子们可全都抖起精神来了。特别是拿到“三八式”步枪的民兵们,那就劲儿更大了!美得他们一个一个的连饭都顾不得吃,连觉都顾不得睡,老是摆弄他们的枪,可真象得了奇宝!你看看他们那个神气样儿:一会儿把枪拆开,一会儿上好;一会儿把刺刀插上,练习刺杀;一会儿又卸下来,举枪瞄准儿,装退子弹。有一个民兵还偷偷走到村边的井口,把枪往井里一入,砰的打了一枪。要是有群众们看见他们放枪,他就要滔滔不绝地讲述起战斗经过来:

  他们怎样追击……怎样围攻……如何把鬼子打死……如何得到的“三八”枪……这枪又是如何的好啊!经他们这样一说,别的青年小伙子们也都馋得叭咭嘴,手心儿痒痒得难受。想拿过来看看人家的枪吧,人家怕给弄坏了,不叫摸一下;说人家一声小气,人家还要回问一声“你大方,拿你的来看看!”真是闹得脸觉着没有地方搁,肚子里一鼓一鼓的,于是扭头一走,便暗暗地说道:“等着叫你看看……”

  民兵们这股美劲儿,齐英自然是知道的。齐英以为:这次战斗的收获很大,只是由于他还不了解武男义雄的情况,又伤亡了几个民兵,再加上田大姑的遭遇,使他感到这是受了严重的损失,总觉得没有完全完成任务。可是经过这次战斗,他觉着象是受了多少日子军事训练一样,似乎是摸着了战斗的诀窍儿。三年前在抗日军政大学毕业的时候,也没有象今天这样。这打仗有什么可怕?日本鬼子也不过如此,既然是闹到这一步了,放开胆子干吧!丁尚武受了伤,民兵基干队自己指挥带领,索性就和敌人周旋周旋,游击游击。孙定邦、孙振邦他们,不用问都同意他这样做。那么对现在押着民伕们修公路修炮楼的敌人怎么办呢?他们决定要打,打散抓来的民伕们,让他修不成。可是敌人太多,押着民伕的敌人连日本兵带伪警备队总有一百几十个,又恐怕打不好。不过,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安安生生地修,不管怎么说也得想办法打他,打了就打,打不了就跑,哪儿得手哪儿干。游击嘛!就得又游又击。现在所发愁的就是伤员问题,原来的伤员没有好,这会儿又增加了好几个。要是把史更新、李金魁、丁尚武他们的伤治好了,这该是增添多么大的力量啊!可是要没有好药治,不光好不了,象史更新还很危险哩!这时林丽又来找齐英想办法。

  那位说:不是那一天林丽把自己的金戒指献出来,托解文华去买药了吗?怎么还没有药呢?

  是有这么回事,可是解文华已经去了两天,不光没有买回药来,连人都见不着了。他们谁也不敢说这是怎么一回事,弄不清解文华发生了什么问题,所以不得不另想办法。几个人在商量的时候,就都拿眼儿瞟着肖飞,肖飞一看就明白了。

  于是他捉摸着怎样想法去弄点药来。这功夫齐英说话了:“肖飞同志!这个任务我看只有交给你了,可是没有钱,恐怕林丽同志也没有第二个金戒指,我也不能替你想出具体的办法来,就把这个任务交给你,我相信你准能完成。”肖飞一听就干脆地说道:“行!我马上就去。林丽同志,你开个药单吧。”

  林丽问道:“药单好开,光有药单没有钱你怎么个买法呢?”肖飞“嘿嘿嘿”地笑了笑,他半打趣儿的说:“车到山前必有路,你就放心吧我的同志姐。”“真是,看你什么时候还有闲心开玩笑。”林丽笑着说了这么一句,然后她就忙着开药单子。孙定邦就问肖飞:“这药到哪儿去弄啊?”肖飞说:“上城里呗。”

  “上城里,你打算用什么办法呢?”肖飞又说:“这得到了时候再看,我在路上走着想吧。”说话之间,林丽把药单子开出来了,交给了肖飞。肖飞把药单子装在兜里,收拾妥当,他恐怕孙大娘和志如为他担心,所以没有让她们知道,说了声“走”,抬脚就走了。

  肖飞走的这功夫正是半前晌,人们早就躲出了村去,村里是清街冷巷,村外是路静人稀,只有被抓来的民伕们,在日伪军的刺刀鞭棍之下,无可奈何地刨地翻土,给敌人修筑公路。肖飞隐蔽着身体,轻步急行,穿过枣树林,钻着高粱地,向着西南城里的方向走去。他一边走着一边捉摸,捉摸着他这个任务怎样完成?……肖飞虽然是心灵腿快,有勇有谋,但是这个任务他总觉着有不小的困难。他又想到转轴子解文华不知道怎么样了?要说解文华可算是手眼宽大,心快嘴利,莫非他拿钱买药还会买出问题来?现在敌人的花招儿挺多,什么预料不到的事儿也许碰上,可得多加小心!

  说到这儿,大家一定是急着知道解文华究竟怎么样了?

  原来,解文华可真是买药买出了乱子。他一去的时候觉着买点药还会买出问题来吗?他满有信心。于是骑着一匹毛驴,经过了多少敌伪的关卡岗哨,就是过封锁沟过炮楼进入城门,都没有发生什么困难。入城之后,把毛驴牵进一家大车店,交给了店主。因为和店主是朋友,所以照顾得满周到。

  县城里没有金店,把金戒指拿到一家熟识的首饰楼去,换了五十二元伪币,这也挺顺利。他又走进一家小药房去买药,掌柜的倒是很客气,可惜要买的这药,凡是重要的这儿都没有。

  他不得不找一家大药房去买。怎么也没有想到,问题就发生在这家大药房内。

  这家大药房的字号是平民大药房,在东城门里,十字大街以东,座北朝南,和日本的宪兵司令部是斜对过,和猫眼司令的特务机关是前后邻。这个药房看外表真是明明朗朗的买卖,内瓤儿里它是个特务组织。转轴子解文华别看他那样眼宽手大,多朋广友,对这个药房的情形,他可一门儿不摸。

  所以当他把药买着走了之后,心里满高兴地走出门来。可是他走不多远,就被特务捉住,送进了猫眼司令的特务机关。这是因为他一买这么多药品,药房里的特务对他就起了疑心。他还没有出门,后头的秘密电话就给特务机关打过去了。所以他很快就被抓住。解文华被抓之后,他奇怪地捉摸了好一会,才感觉到这个平民大药房有点儿不地道,但是已经晚了。

  解文华来到猫眼司令的特务机关,他一进门口就觉着浑身发冷,冷得森人!这原来是一家富户的深宅大院,特务机关又一装备,更显得凛凛森严。原来这家大院就是一个背巷,如今在大门上下又修上了炮台地堡,一个个黑洞洞的枪眼比长虫窟窿看着还可怕,岗兵的刺刀阴光显得更是惊心刺目。本来就是里外青砖的围墙高不可攀,这会上边又架上了铁丝蒺藜网,有如监狱一般。

  一进大门,又宽又高的影壁墙上画着大幅的海水朝阳,那上边的多半个太阳红得就象一片鲜血!走过影壁,钻进走廊,拐弯儿抹角儿,重重迭迭,门串门,院连院,数不清是几进几出,弄不清东南西北,要没有人领着,你算是走不出来。院子里的房屋数不清有多少间,差不多每个房子里都有动声,这些动声除了有中国人翻译的说话之外,再就是鬼子的叫喊和铿铿锵锵唏哩哗啦的铁木刑具声响,接着就是受刑人的悲哭惨叫,谁也不能说这是人住的房子,简直就是鬼世界的阴曹地府阎罗殿!你说,象解文华这样胆小的人他有个不浑身发冷吗?解文华一想:今儿算是完啦!一到了这里头来,死不了也得把浑身的皮肉扒掉!不觉他的两条腿就打起颤来,越颤越软,软得就迈不动了。这时候,有两个特务连扯带架就把他架到一间房子里去。这间房子的门窗冲着哪面他不知道了。进了这间房子,两个特务把他一推,咚的一声,解文华倒在地下。特务扭头一走,“光啷”一下子把门关上,接着就“卡嚓嚓”地上了锁,然后把窗户也关闭起来。房子里头,立时就黑洞洞的自己连自己都看不见,也觉着热咕嘟的憋气。

  解文华在地下躺了一会儿,才多少清醒了一点。他的两手被倒剪着,费了挺大劲才站立起来,用两只脚摸了摸,才发觉屋里任什么东西也没有。他想:这间房子大概是专门干这个用的,不用问,一会儿准得来收拾我!真是他娘的怪事儿,我买了买药,买出来了这么大的乱子,莫非敌人知道是给八路买的?不会吧?

  孙定邦给我这个任务的时候,是深更半夜,还是在我的家里,他把我叫到房门外边,悄悄儿对我说的,连小凤儿和她娘都不知道这个事儿,敌人可怎么会知道的呢?也许是因为我这个维持会的副会长不维持了,他们才抓我来?不一定,要是为了这个,不会把我抓到这儿来。要不就是药房里头有特务?他知道我给八路军办事?也不对。因为从这次反“扫荡”以来,还没有给八路军办过事哩,这回来买药还是第一次。这可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莫非他们是认错了人错抓了我?哼!

  也许,也许。要真是这样,那才好哩!

  受点儿罪儿也没有什么关系。好,等着他们来吧。他想到这儿,似乎就不再害怕,心里也觉着清凉了许多,脑袋也不那样发胀了,两只眼睛也觉得有了神,蒙蒙眬眬地也看到了屋里的情形,可以说是完全清醒过来了。

  不知怎的,解文华又一悸冷,觉着可怕。心里话:不好!

  不会是他们抓错了人,那不过是自己的盼望。哼,被抓的原因我明白了:平民大药房里头那些家伙们就是不地道!给我拿药的那小子不象个买卖人的神气。他看药单子的时候老是用眼角瞥着我,在拿药以前他到内柜房去了一趟,随着他走出一个黑胖子来。那小子贼眉横眼的叫人害怕,他的鼻子少了一块,真象是长杨梅大疮烂掉的。他上下打量了打量我,一声不吭很快就又回去了。这个地方好象是离那个药房不远,这个事儿准是坏在药房里了。对哪!越想越明白!象我这样的人,买这么多的西药就是惹人怀疑,一般的老百姓买药,也不过是买一样两样,顶多买上几样,那也是平平常常的药。我这一家伙买这么多的样数,我又不象一个医生,也不象个带洋气儿的买卖人,他们一定怀疑我这药是给八路军买的!平民大药房一定跟这个特务机关有关系。要真是这样,可就糟了!

  解文华又听到别处有惨叫的声音,他更觉得可怕,浑身又颤抖起来。他又想:

  一会儿要来过我的堂,我可怎么应付呢?说实话?不能够。

  说了实话就了不得啦!不说实话,可又说什么呢?要给我一动家伙儿,还不要了我的命?想到这儿他又后悔了,真是不该糊里糊涂地来办这个事儿。孙定邦啊,孙定邦!这一家伙你可把我送到狗肉柜子来了!又一想:

  啊!这不能怪孙定邦哟!人家孙定邦嘱咐过我:“要是害怕有人怀疑,你就把这药单子扯成几个,分开买。”看来这样小心是对的。可是我没有当个事儿,觉着我是维持会副会长……

  他又暗暗地叫着自己的名字:解文华啊,解老转儿!都说你有七十二个心眼儿,九十六个转轴儿,可怎么你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呢?这是闹着玩儿的吗?真是混!混!混!他连着骂了自己三个混,在墙上撞了三头,然后又噗通一屁股坐在地下,后脊梁使劲往墙上一靠,心里说了一句:等死吧!他再也不动了。

  解文华坐在地下一动不动,忽然间一道光亮,刺得他的眼睛生疼,原来是窗户打开了。紧接着“光啷”一声,门也开了,还是刚才那两个特务,进来说了声:“走吧,相好的!”

  一个人架着他的一只胳膊就往外走。解文华问了句:“叫我上哪儿去,朋友?”“叫你吃点心去!叫你娶媳妇儿去!尽好事儿,你就来吧。”说着把他架到另一间房子来。

  这间房子又宽又大,亮亮堂堂,好象是客厅,屋里桌椅板凳摆列得整整齐齐。又象是教室,靠一头有个讲台,上面放着三张小桌和三把椅子。又一看:台子两边,站着两个持着枪的日本兵,他们直楞着黑乎乎的眼睛,拧着眉毛,稍息的姿势站着,一动不动,就象是泥胎木偶一般。又见正面坐着一个穿军装的日本官儿,有四十来岁,又粗又胖,脸皮白得没有血色,刚刮过的连鬓胡子紫不溜丢的发青,白眼珠子挺大,闪着阴森的目光。加上两边的两个小鬼儿兵,他真有判官的神态。这个日本官儿的身旁还坐着一个穿便衣的中国人,这人不过三十几岁,中等身材,不胖不瘦,脸儿挺白,没有胡子,带着一副没有边儿的金丝眼镜儿。不用问,准是个翻译官,看样子象是挺文明的。解文华觉着这个中国人有点儿面熟,可是不敢细看,他把眼皮搭拉下来,战兢兢地等待着发问。不过,他没有看到这屋里有什么刑具,心里象是多少还轻松一些。

  日本官儿问:“你的什么干活?实话的说,关系的没有;实话的不说,死了死了的有。”解文华刚想说:太君,我的小买卖干活。可是刚刚张开嘴还没有说出来,旁边的那个翻译官说话了:“你听见了没有?太君问你哩。你是干什么的?说实话,没有关系。要敢不说实话,就杀了你!”解文华一听,这说话的声音怎么这样耳熟?他抬起头来,注意一看,那不是何大拿的大儿子何志文吗?他刚高兴得“啊!”了一声,何志文也认出他来了。

  没有等解文华再说话,何志文就把桌子一拍,厉声地喝道:“问你话哩,你看什么?低下头。”解文华吓得立时又低下了头,心里骂了声:

  “好小子!乡亲爷们儿,你不认,这样对待我。”又一想:不认不认吧,看这来头儿,认他也没有什么好处。于是就回答了一声:“太君,我的小买卖干活。”日本官说:“你的小买卖干活?唔?不对,不对。”他说着还直摇头。又问道:“你的什么名字?家的哪里有?”解文华又回答:“我叫解文华,城东北乡小李庄村的人。”日本官一听就吃惊的说着:“小李庄,唔!小李庄!好人的没有!统通杀头!”

  他又使劲地把桌子一拍:“你的说:八路的是不是?你的说?”

  解文华一听这话,只得连说:“太君,我不是八路,我可不是八路啊!太君!太君。”

  这时日本官儿不来问他,用日本话跟何志文说起来了。

  解文华自然是弄不清他们说的什么,可是觉着自己挺危险!这可怎么办呢?这功夫何志文又把桌子一拍:“早知道你叫解文华,你是小李庄的,你从小儿就没有干过好事儿。你说你不是八路?为什么给八路军买这么多药?你跟八路军是什么关系?有人知道你:你帮助八路军干过许多事,你这一次进城来,一方面是作密探,另一方面是给八路军来买药。八路军的后方医院,没有走出去,我们知道有好多的伤号连医生带院长都分散隐藏着哩。你要老老实实地说,说一句瞎话就活剐了你!”

  解文华一听:好小子!

  你比日本鬼子都厉害!这时候他想起了何志贤来。心里话:你这样对待我,真要没有办法了,我临死也得拉一个垫背的。现在我先跟你们对付对付。于是就又回答说:“先生!

  我可不是八路军,八路军也不会要我这样的啊!你们要是不信,咱到小李庄一块儿去问问老乡们,要有一个说我是八路军的,你立时就枪毙了我。”何志文一听就又把桌子拍了一下,大喝了一声:“不说实话,打他!”他这话音刚落,后边的一个特务,照着解文华的后脊梁“乓嚓”就抽了一鞭子,打得解文华“哎呀”了一声,疼得他心惊肉跳。

  何志文又问道:“说!

  你这些药是不是给八路军的后方医院买的?你跟谁接头?

  是院长还是政委?”解文华立时没有回答。日本官儿又厉声地说了句:“不说死了死了的有!”何志文又吆喝着:“不说还打他。”后边的特务,更狠地又抽了解文华一鞭子,抽得解文华又“哎哟”的一声坐在了地下,连忙地说着:“我说,我说,我说实话。”“说实话就赶快说,你是不是给八路军后方医院买的药?你跟谁接头?是院长还是政委?这药买回去交到谁家去?说!说。”他一面问着,把桌子拍得乓乓响。解文华心里话:这小子是逼着我承认,这药是给八路军买的。好象是知道我的底细,可是他又说这药是给八路军的后方医院买的。这明明是诈唬我哩!看样子是说了实话也不行,不说点儿实在的也不行。想到这儿,他的心眼儿一活动:哎,我先给他个半真半假的话头,试探试探怎么样。于是他把头稍稍抬了抬,瞟了何志文一眼说道:“你们先别这么打我,我胆儿小,我也经不住打,我说实话就得了。

  我这药不是自己的,是别人托我买的。”何志文又追问:“是什么人托你买的?”解文华又说:“我要说了你可别打我啊!”

  “说吧,不打你。”解文华这个时候心里跳得特别厉害,又想说又不敢说,又知道不说不行。咳!管他娘的呢!说!想到这儿他把头抬起来,睁开大眼看着何志文:“托我买这药的人,是小李庄村何家大院儿的!”

  何志文一听,心里象是有个什么东西撞了一下,浑身一悸冷,没有顾得多想,立时又把桌子一拍:“你胡说!”何志文这一回可跟刚才不一样了!常言说:听话听音,刨树刨根。

  解文华一听就又接着说:“先生:我不是胡说,这是实在的,说起来你也许不信,跟我打交道的这个人也不是院长,也不是政委,是个大姑娘。

  这个大姑娘有个爹,叫何大拿。”何志文一听,说到他的家去了!这明明又是说他家里的人。没有等解文华说下去,他就两手按着桌子,一窜站起来连声地喝道:“你胡说!混蛋!

  混蛋!胡说!打他!打他!打死他。”解文华这话,连这个日本官儿听着也象是瞎说。于是他冲两边的两个日本兵呶了呶嘴,说了一句日本话,意思是要用刺刀吓唬吓唬他,逼着让他说老实话。两个日本兵一齐“哈意”了一声,端着刺刀来到解文华的眼前“死了死了的有!死了死了的有!”一面说着用刺刀来晃解文华的眼睛。

  解文华被特务们抽了好几鞭子踹了好几脚,又看见两个日本兵的刺刀在眼前直晃,可真是吓坏了!他又后悔不该说刚才那话。可怎么办?

  今儿是说什么也不行了!哎,我什么也不说了。他在地下一躺翻了白眼儿,紧闭着嘴,从嘴角儿上还往外流唾沫。他装了死儿。日本官儿早就看出他是个胆小鬼,又看他这个又瘦又弱的身体,以为他是连打带吓蒙过去了。这才吩咐:先把他拉下去。等会儿再问他。于是特务们又把解文华架回原来的房子去。日本官儿跟何志文也都走了。

  何志文叫解文华这一闹,闹得他也有点儿发蒙。幸亏他躺倒不再说话,要是再说下去,还不知道他要说些什么呢?刚才说到了自己的亲妹妹,又扯上了自己的亲爹,再说下去,也许把我给扯在里头哩!

  日本人不知道何家大院儿、何大拿是怎么一回事,他们要是知道这些真又是个麻烦。

  有人要问:何志文既然在猫眼司令的特务机关当翻译,他还能害怕这些事吗?

  原来其中有个缘故:何大拿跟何志武不是都叫高铁杆儿给扣起来了吗?高铁杆儿扣他们的原因是因为怀疑他们父子跟八路军有关系。这事儿被何志文知道了,当然他不能不管,他跟猫眼司令的特务机关长说:他爹和他的弟弟受了冤屈,求他给办一办这个事儿。

  猫眼司令的特务机关长,名字叫川岛一郎,是猫眼司令的亲信官员,他在猫眼司令的部下是最吃得开的。于是,他往桥头镇写了一封信去,就把何大拿跟何志武都给要到城里来了。他亲自问了何大拿的话,何大拿表示坚决反对共产党反对八路军,并且还非常愿意替皇军作事。

  川岛一郎看着他是个有用的人,所以打算要给他办个差事,利用利用他。对何志武,川岛一郎了解他是个国民党的特务,他就更高兴了。因为现在日、汪、蒋三种特务已经合流,那么利用何志武就更加合乎要求了。他打算给何大拿跟何志武办个什么差事,又怎样利用他们呢?正赶上这时候猫眼司令要伪政权取消维持会成立大乡和联保。川岛一郎要借这个机会发展他的特务工作。所以就给伪县政府写了四指长的个纸条,要何大拿到桥头镇去当伪大乡长,并且还要他在桥头镇成立起伪新民会来,让他兼着伪新民会的会长。对于何志武呢?因为猫眼司令为了解决他越来越感到兵力不足的困难,他要成立一个“地头蛇”式的袭击队,用来对付共产党八路军隐密的抗日活动。这个“地头蛇”式的袭击队是什么意思呢?要用猫眼司令的中国话说是这样,他说:“大日本皇军老虎的一样,少少的共产党土八路蟋蟀的一样,老虎捉蟋蟀的干活不行,地头蛇的可以,它可把蟋蟀的统通吃掉。”他的用意很明显:这个袭击队是要最熟悉本地方情况的汉奸特务来干。那么,象何志武这样的是再合适不过了。所以,川岛一郎就把何志武介绍到了“地头蛇”袭击队。这一来,何家父子在敌伪这边不是抖起来了吗?何志文他还顾虑解文华的说话干什么呢?这是因为何志文对这些事情小心谨慎,他觉着,他爹跟他弟弟被高铁杆儿怀疑了一阵,这会儿刚刚把这事了结了,要是叫解文华扯上,川岛一郎要是对他们怀疑起来,那可就不好办!所以他才这样。但是他弄不清解文华跟他的父亲是否有关系?因此,他要回去问问何大拿。

  何大拿现在就在何志文的家里住着,明天就要走马上任,到桥头镇去当伪大乡长。何志文有两个老婆,大老婆生了一个小子一个姑娘,在小李庄老家住着;这个小老婆是个妓女出身,没有儿女,带着她的一个妹妹一块儿住。何志文在这儿就是跟他小老婆还有小姨子三个人过。他这个家和这个特务机关离得很近,就在旁边靠着屁股的房子。他很快回到家来,把审问解文华的情形详详细细地对何大拿说了一遍。何大拿一听,这真是想不到的事情!不由得他前思后想地捉摸起来了……捉摸来捉摸去,他要献出一个计谋,来对付解文华,并且还愿意亲自帮忙……。何志文也觉得可以,他们父子俩吃着晚饭又商量了一会儿。饭后,何志文就找了川岛一郎去。川岛一郎对他挺客气,坐下就谈起话来。何志文谈起了解文华,他试探着就把何大拿所说的话露出来了。其实,川岛一郎正需要这样的贡献。所以他对何志文更表现了亲切,还要再跟何大拿谈谈。于是就让何志文把他爹请了来,又让当差的摆上了香烟水果,以一种尊敬的神态跟何家父子议论起解文华的案件。何大拿这一回更觉着抖神儿了!他一边吃着就怎长么短地说了解文华的为人,又说出了对解文华的办法……。说得个川岛一郎高兴得象黄鼠狼子听见鸡叫一样。于是就满口允诺地照他说的那样办。

  掌起灯来之后,把解文华又提出屋来,由何志文和刚才审判他的那个日本官儿领着他,后边跟着两个拿枪的日本兵,要在这个大院里各处观看。他们先走到一个房子的门外,里边没有刑具声响,也听不到人的声音,走进去一看:原来是一个青年的男子,全身的衣服都被扒光,用豆粒般粗细的弓弦,拴着两个大拇指头,吊在一个高架子上面。他的两只脚尖离地也是就一寸来高,顺着十个脚趾头一滴一滴地往下流血。他的全身就完全成了紫红色的肉酱。他的脸形已经模糊不清,可是还能看到他的两道黑眉拧在一起,闭着眼睛。说他死了吗?出气的声音很大,咬得牙齿咯吱吱的作响。就在他的身边,站着两个象鬼判一样的凶徒,穿着短裤,光着膀子。一个手里拿着一根一把粗的藤棍;另一个守着一个盆,盆里有半盆血染了的水。

  他手里提着一条粗绳,那粗绳上边的血水还直往下滴,看得出是蘸着水抽打人的样子。这两个凶徒因为一句话也不说,弄不清他们是哪国人,看着他们累得呼呼直喘气。在两个凶徒的后头,窗户的下边,油灯的后面坐着一个人。他抽着一支香烟,一动不动。这一个可是日本人。说也奇怪:一个中国人落在他们手中,把人吊打成这样。

  可是看他们的神态,好象是被这个中国人打的没了办法。这功夫,他说了一句日本话,这两个凶徒就又用藤棍和蘸水的绳子往这个吊着的人身上抽打。只听到劈劈啪啪直响,被打的人仍是一声不吭,就好象不是打得他的肉!打来打去,那个日本人把手一摆,绳棍又停止了。只听那个日本人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铁人的一样!”这个时候被打的这个人说话了:“不是铁人!我跟你们一样也是父母生养的人!也是有骨头有肉的人!所不一样的,我是真正的中国人!”说到这儿他把眼睁开了,他这两只眼一睁开,真是闪闪发光,炯炯有神。

  他放大了喉咙,把声音提高了好几倍,接着喊道:“中国人哪!

  你们知道吗?有四万万五千万!有五千年的文明!现在有了共产党的领导!有数不清的八路军、新四军!要不了多久,一定会把你们这些野蛮的侵略者消灭干净!瞧吧:这一天就快到啦!哈……”说完之后,他又闭上了眼睛。解文华在旁边一看,暗暗地说:真是一条铁打的好汉子!哎呀!莫非你真的不疼吗?你为什么不会想别的办法来对付敌人呢?这功夫,日本官儿跟何志文说了一句日本话,扭身就往外走。一个日本兵拿着枪杵了解文华一下,叫他跟着出来。解文华弄不清要他到哪儿去,要把他怎么样啊!心里暗想:敌人要是也这样对付我……啊!他这一想可不要紧,立时就觉得心里哆嗦,浑身发冷,喘不上起来,两条腿一软,粘粘糊糊的就瘫在地下了。

  诸位:这一笔写不出两个人字来,可是这人的身上长着不同的各种骨头各种肉!在这儿就看到了鲜明的对照。

  真是:

  硬者比钢铁还硬

  松者比粪土还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