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智送瘟神






  工兵排把电信局包围之后,一面强迫职工把未拆完的机器拆下,装箱;一面从卡车上卸下炸药、雷管,作爆破准备。气氛十分紧张。在地下党员的带动下,全局职工沉着应战,迅速按值班、保卫两个组行动。值班的坚守各自的岗位;保卫的用沙包堆积在门内和窗户上。部分纠察队员,手执木棍,拥到门口怒吼着:“谁炸电信局,我们就同他拼了!”而另一部分老弱病残职工及家属,则两个一团,三人一伙,将一个个敌兵围住,递烟给他们抽,和他们讲理,拉家常。气得敌连长直跺脚,,他拔出手枪,正要下达爆破命令,却被几个围上来的职工推推搡搡地把他弄进了电信局办公室。递烟,不抽;泡茶,不喝。他硬是要立即执行爆破命令!

  正剑拔弩张,相持不下时,孔庆凡身着呢质警服,腰间一左一右挂着两支左轮枪,跟着几名警卫,“橐橐”地走进办公室来。那工兵营连长,开始一怔。等他看清来者只不过是个地方警官时,便不屑地继续大耍威风。而此刻正被那个连长闹得不可开交的电信局职工,一见又来了一大帮军警,心中不觉连连叫苦,而脸上又不得不赔笑地把孔庆凡安排到一张沙发上坐下。

  孔庆凡不动声色,他跷起二郎腿看那连长闹。过了一会,他寻隙出其不意地问:“请问连长,尊姓大名?”

  “我姓什么,你管得着吗?”连长火冒三丈,对孔庆凡翻着白眼,众人哪里知道,这连长被电信局的职工半推半就地拉进办公室里,大嚷大闹,以爆破相威胁,是想敲诈勒索一笔钱财。如今,茅草林中又杀出一个什么孔副总队长,怎么叫他不动怒呢?

  但是,这对刑警队长出身的孔庆凡来说,他在侦查破案的过程中,什么人物没与之打过交道?所以,连长心里打的算盘,他早已看得一清二楚。因而,故意引而不发,不紧不慢地道:“呃,有事好说,好说。发什么火嘛?”

  连长一听,看看他身后侍立的几名虎视眈眈的警卫,正欲喊几个士兵进来,为自己壮胆,可当他把眼光伸向窗外时———哟,保警总队足足来了一个连!常言道,好汉不吃眼前亏。于是,连长的声音顿时低了好几度,态度也变了:“嗯,我姓……姓黄。请问长官高姓?”

  孔庆凡随即从上衣兜里掏出一张名片,递了过去。

  黄连长接过名片一看,连声问:“请问孔副总队长,到此有何见教?”

  孔庆凡这才缓缓地从沙发上站起来,神情严肃地道:“刚才白总司令亲自打电话给本总队部说,因车厢和车皮紧张,汉口电信局的职工、器材决定不往广西调运了。他命令改由保警总队派员监拆,职工和器材在汉口就地上船,随省府机关迁往鄂西。”

  “这……不可能吧?我们是奉鲁司令之命前来监拆,并执行爆破任务的。”

  “黄连长,这样吧,请到总机房,要接线员接通白总司令的直通电话,你亲自问他好了。至于你们鲁司令的命令,那好说,他能不听白总司令的命令吗?”

  孔庆凡一席话说得黄连长神不附体。他一个小小连长岂敢直接打电话给白崇禧。他于是连声说:“不必,不必!我信,我信……”

  “信,就好。”孔庆凡趁机叫身边的一个副官拿出一张盖着汉口市警察局大印的、由谭炳坤拟写的关于电信局职工、器材随迁鄂西的通告给黄连长看。接着,孔庆凡用眼睛扫了扫办公室内,忽然问:“电信局局长在吗?”

  “本人就是……”一个西装革履,戴无边眼镜的中年人站了出来。

  孔庆凡对他说:“黄连长辛苦一趟,现在就要带着弟兄离汉南下,能不表示表示吗?一双草鞋钱总还出得起吧?嗯?”

  “是……”局长唯唯诺诺,旋即从财会室支取了一大百块现洋,送到黄连长的手上,“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

  “怎么样?”孔庆凡问黄连长,“不嫌少吧?”

  “行,行了!有点表示,我,我也好向下面的弟兄们交代。”黄连长接过现洋,走出大门,命令工兵排上了卡车,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