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前途莫测






  孔庆凡呷了一口浓茶,显出极度疲乏的样子。

  “孔副总队长,你太累啦。”谭炳坤引而不发地道,“现在先用车送你回家休息。兄弟改日再到府上拜望。”

  李经世随即揿了一下电铃,隔壁秘书室的孙翠屏闻声进门。李经世吩咐她道:“孙秘书,请给孔副总队长派一辆车。”

  “是。”孔翠屏应了一声,把一封信放在李经世的办公桌上说,“李局长,您家的信。”

  李经世并没在意,等他把孔庆凡送出办公室,再坐到皮圈椅上,不经意地朝那信瞟了一眼,眼光却突然凝滞了!他抓起信封一看,那娟秀的字迹,竟是妻子的手笔!他撕开信皮,抽出信笺,浑身激动得不自禁地哆嗦起来。妻子在信中说:她和三个孩子,在他派去的一个朋友帮助下,设法买了飞机票,并护送一家四口安全到达重庆。

  这时,送孔庆凡上车的谭炳坤进来了。李经世马上把手中的信笺一扬说:“老谭,老婆从重庆来信了!”

  “好呵!这下终于脱离白老总的虎口啦!”谭炳坤也禁不住由衷地道。

  白崇禧连同他的座机像一颗灾星,在武汉降落了。

  就在白飞回汉口的第二天,无线电波传来了南京解放的消息。为了暂时稳住华中的阵脚,几天后,武汉三镇的大街小巷贴满了杀气腾腾的“十杀令”。“通匪”杀!“聚众、结社”杀!“罢工、罢市、罢课”杀!……霎时间,白色恐怖的气氛甚嚣尘上,三镇市民人心惶惶,使飞涨的物价一涨再涨!

  此刻,躺在家里的孔庆凡索性以歪就歪,在家称病,不去上班。岂料,这日子也如油煎火燎一般,极为难过。

  第一天,保警总队的僚属们络绎不绝,上门慰问。说是“慰问”,其实都是前来诉苦和找孔庆凡拿主意的。僚属们反映说:孔坐李经世的汽车驶离大操场后,杨庆山把章旺当众训斥了一顿,也扬长而去。章旺本想借李经世之刀干掉孔庆凡,以达控制保警总队的目的,谁知,这一目的未达到,反使自己的威信更加扫地。下午,他又同时接到两个命令:一个是军统武汉站的,命他派先遣队去大别山筹建游击驻点,以便实施爆破计划后,把整个总队拉上山去;另一个命令则是华中“剿总”下达的,则命他实施爆破计划后,随鲁道源的武汉守备司令部,南迁广西。因而,搞得章旺焦头烂额,莫衷一是。眼下的保警总队到底何去何从,大家就都聚首于孔庆凡的门下,请他登高一呼!其实,刑警出身的孔庆凡,他的眼力仅限于对犯罪现场的痕迹、物证的观察和判断上,却缺乏将帅们善观天下风云的胆识。所以,在抉择保警总队命运这件事上,他哪拿得出自己的主见来呢。

  第二天,除保警总队仍不断有人上门外,还有两个人先后拜访了他。一个是现任汉口市警察局刑事队队长,另一个是七分局的一个局员。这两个人都是他担任刑事队队长时无话不谈的下属。他们两个人都先后给他指明了一条可以不离开汉口的出路———那就是孤立章旺,率领保警总队的警官、长警起义。他一听,吓得连气都几乎透不过来了。是夜,他的妻子也向他喋喋不休地诉说,谁家乘船到重庆去了。他抢白妻子道,这回可不是抗日战争,武汉保不住,重庆保得住吗?妻子又说,谁家在黑市上买到了去香港的火车票。孔庆凡又抢白道,香港是挥金如土的地方,我们住得起吗?妻子一听,哭哭啼啼地更是诉说个没完没了,某某人没良心,抛妻弃子,去向不明……这一回,孔庆凡没再抢白妻子,也不由得黯然神伤起来……

  第二天早上,他无精打采地起床后,经过一番思考,终于觉得与其在家坐以待毙,不如先到队上,看看风向,与相好的僚属们商计商计对策,再作最后计较。他于是穿上制服,催老婆把早点端上桌,可早点还未吃到嘴,一辆吉普车开到了家门口,从车上跳下来的却正是章旺。章旺一来表示慰问,尽释前嫌;二来告诉他一个消息,由他负责监控的一个共党嫌疑分子出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