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巧识借刀杀人计






  谭炳坤的一席话,说得李经世哑口无言。突然,一阵电话铃声打破了办公室里的沉默。谭炳坤拿起话筒,听了听,马上把话筒递给了李经世。电话是章旺打来的。这真是哪壶水不开提哪壶。

  “报告李局长!”章旺在电话中道,“我们近日发现孔庆凡有通共嫌疑。”

  “噢?”李经世大感意外,连声问,“不见得吧?你查得确不确?”

  “我已拿到了他通共的证据。”

  “可靠吗?”

  “确凿无疑。”

  “孔副总队长现在何处?”

  “我已经把他扣起来了。”

  “你打算如何处置他?”

  “就地枪决,以正军心。请局座批示。”

  “这……”李经世的额角上顿时沁出了豆大的汗珠。他略略思索了一下说,“章总队长,这可是件人命关天的大事。况且,枪毙一个副总队长,你,我都还没这份权利。上面追查起来,我可负不起责任;再说,老孔手下有一班子人,他们如若不服,闹起来,不但无法稳定军心,还会使你的军警人心更乱。”

  “这……”章旺也陡地语塞起来,接着说,“那么,务必请局座速来解决问题。”说完,把电话挂了。

  这个孔庆凡在汉口警界,也可算个人物。他原是汉口市警察局刑事队队长。在这个鸡鸣狗盗、千奇百怪的大城市里,他与之打交道的有上层军、政界显要;有腰缠万贯的富商;还有黑社会中的三教九流及各派各帮,甚至连街上玩蛇的、卖假药的、花子头目等等,他都厮混得烂熟。由于他对汉口各阶层情况都能做到耳聪目明,所以,在他就任刑事队长期间,曾破过不少大案要案。

  孔庆凡平时在外面广结人缘,对待手下属员也能做到宽宏大量,唯独对自己的上司,有点恃才自傲。这对胸怀豁达的上司来说,知其性格,用其所长也就罢了。偏偏前任警察局长任建鹏是个心地狭小的人物,孔庆凡得罪了他,他便借机把孔庆凡贬到保警总队当了军统分子章旺的副手,处处要受章旺的制肘。

  再说,李经世挂上话筒,掏出手帕,揩了揩额头上的冷汗,把刚才和章旺通电话的情况一讲,谭炳坤立刻道:“啧啧,好一个凶狠毒辣的章旺!其实,这个无法无天的军统分子,要杀孔庆凡,倒不惧怕上面的追究。他顾忌的却是保警总队下面的属员不服,起哄,他受不了。所以,才向你报告,想把杀人罪责推到你头上。”

  李经世吓了一跳,如梦初醒地说:“他原来使的竟是借刀杀人计!刚才他还要我速到保警总队去解决问题,我险些上当!”

  “错了。他要你去,你应该去。”谭炳坤煞有介事地说,“这可是个天赐良机——争取保警总队起义有希望了!”

  “噢?”李经世一下子又被谭炳坤弄得摸不着头脑了。

  这时,谭炳坤方才把那棋评家的算度抖出来:“昨天下午,我和老黎在德华酒楼碰了个头。老黎曾说:据可靠情报反映,章旺已接受军统局秘密指令,马上就要对汉口的水厂、电厂等重要设施进行爆破,然后,把队伍拉到大别山去打游击。但,保警总队的警员多系武汉本地人。他们过惯了城市生活,且都上有老,下有小,再加上,他们中的大多数人虽有一些劣迹,但,作恶不多,所以,都不愿离开武汉,也就反对在武汉搞破坏。据此,我估计孔庆凡通共是假,不买章旺的账是真。而章旺这个罪大恶极、死心塌地的家伙,为了达到破坏汉口把队伍拉进大别山去的目的,就必欲搬掉孔庆凡这块绊脚石。不过,他知道孔在保警总队有一定人望,不敢贸然下手,因此,才向你谎报孔庆凡通共,想假你之手,把他除去。这样,还可在保警总队内部取得杀鸡吓猴之效果。你刚才的回答,也恰巧十分得体,一下子打乱了章旺企图借刀杀人的计划。”

  李经世觉得谭炳坤的分析入情入理,不过,仍顾虑重重地说:“可是,孔庆凡也是个难以驾驭的哥哥。我们搭救了他,他肯听我们的,跟共产党走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