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化险为夷送瘟神






  接着,黎云波把昨晚宴会上的情况,一一向周捷作了汇报。之后,又讨论了一下策反李经世的事宜,就告辞出门。可他还未迈进华中通讯社的大门,就见门房宋师傅慌慌张张前来报告,说:“黎先生,警……警察在等着你哩!”待他进门一看,只见保警总队队长章旺正虎着脸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另有两个荷枪警察已把办公室翻得乱七八糟。

  “呵,是章总队长啦。”黎云波装出一副笑脸,打躬道,“黎某今日有事外出,失迎,失迎哪!”

  “姓黎的,你少给老子来这一套!”

  黎云波从衣兜里掏出一只精致的香烟盒,先顺手递给两个警察一人一支烟,再走到章旺近前,抽出一支递给他说:“章总队长,我黎某人可是够意思的,昨晚的酒宴,如果不是我救你一驾,你就更是醉得恐怕现在也起不来了!”

  “屁!”章旺一听,火冒三丈,把刚刚接过的香烟捏成了烟末。“老子这就是为昨晚的事来找你算账的!”

  “么样?”黎云波一脸地不解,“章总队长,你这是恩将仇报呵!”

  “哼,你昨晚当众把老子耍得好惨!现在却装起苕来了!”

  “呃,你讲这话就太不够朋友了。”黎云波又取出一支烟放在章旺旁边的茶几上,也给自己拿了一支,说:“你大名鼎鼎的章总队长是耍枪杆子的,我嘛,你晓得,我是耍笔杆子的。我吃了豹子胆?竟敢同你章总队长闹着玩?再说,章总队长是晓得的,我和你们军统局武汉站的鲍站长是好朋友,我能把亏你吃吗?就拿昨晚那事来说吧,你当时是真喝醉了,却还不知深浅地拿着一大杯白酒硬要和李经世那家伙干杯。你想想,你当时如果真把那杯酒喝下去了,会是什么结果呵!”

  “呔!”章旺见黎云波说得很认真,将信将疑地道,“你真的不晓得?”

  “么事?”黎云波装出傻乎乎的样子,愣神地望着章旺。

  “我那高脚大酒杯里装的是凉水!”

  “真的?天晓得哟!”黎云波仰天长叹道,“你怎么不先跟我通个气!难怪,李经世喝下去竟没事,我还以为他真是海量呐!”

  “‘海’,海他妈的狗屁!要真是一杯酒,不醉死他才怪!”

  “唉———想不到我为了解救你章总队长,却反而便宜了他狗日的李经世!”黎云波叹息着,摸出打火机,“啪”地打着火,送到章旺近前。章旺从茶几上拿起香烟,叼到嘴上,黎云波为其点着火,再给自己把香烟点燃。

  章旺吸了一口烟,问:“你当真一点不知道,那杯里装的是水?”

  “在那种场合下,我如果能辨出杯里装的不是酒而是水,那我不成神仙了?”接着,黎云波话锋一转,说,“我今日一早,就被你们警察局的吉普请进了李局长的办公室里。他说我犯了泄露军机罪,罚我的通讯社歇业一周。真是好人做不得,李经世真正是恩将仇报呢!”

  黎云波的这几句话,又立刻把章旺的炮仗铺子引爆了。他勃然大怒道:“你小子还说哩!你泄露了军机,还往老子头上推。你又把老子卖了!”

  “岂敢!岂敢!”黎云波连连打躬。“云波其实是好意。昨晚听见章总队长说,要把地下党分子一网打尽,回家一高兴,就发了一条小消息。没想到,竟会泄露军机,这也怪我昨晚多喝了两杯……我,认罚!认罚!刚才李局长罚我歇业一周。我这就再让章总队长给我一次改过机会,我请两位老总一起去鸿宾楼撮一顿,以示谢罪。”说着,他从衣兜里摸出几块现大洋塞在了章旺的手上。

  打发走了三位警员,黎云波感到一阵头晕目眩。从昨晚酒宴上的应酬起,到深夜归来,立刻赶写“新闻稿”,接着,又忙着向各报社发消息,待钻进被窝还没把脚焐热,就又被叫到警察局,直到现在才算喘上一口气。可一想到压在自己肩上的迫在眉睫的任务———就是要说服这些诸如李经世、章旺的桀骜不驯的人物,使他们回到人民的怀抱中来,真是谈何容易呵!他坐着自斟自饮了一杯酽酽的热茶,抖擞起精神,稍稍整理了一下衣服,就又迈入到严冬的街道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