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9年第1期

花枝乱颤

作者:少 鸿







  秘书长目光灼灼地望着她。说:“接待你也是我的工作嘛……”
  清晨,吴晓露容光焕发地走进莲城市委大楼。她三十五六岁,穿一件红色的紧身毛衣、一条紧绷绷的蓝色牛仔裤,性感十足。
  办公楼里有一些人交头接耳,议论声如蜜蜂乱舞,“袁真”的名字不时碰到她的耳膜。吴晓露盯了他们一眼,径直走进六楼的办公室。
  她无声地闪进门,手在专注修改文件的袁真肩头一拍:“姐!”袁真惊得一颤,回头瞟一眼,不高兴地说:“死鬼,吓我一跳。”
  吴晓露眼睛轻飘飘地一下,说:“我又不是你领导,你吓得着吗?好久不见,我是特意来看你的。”
  “我晓得你是来看我的,看我的笑话的。”袁真知道,昨天下午发生的事,让她成了整个市委大院的笑柄。下班时:她到楼顶透风,秋日的天空辽阔无边,那种纯粹的淡蓝让她想融入其中,她抬起双臂,想象着自己是一只展开双翅的鹰,正尽情地翱翔于天地之间……忽然她听到短促的惊叫:“啊,有人跳楼——”只见楼下围观者密密麻麻一片,其间还夹着一辆蓝白相问的警车;市委秘书长吴大德亲自爬到楼顶“阻止她轻生”,说什么提拔的机会有很多;连丈夫方为雄都认为她的行为影响了他的仕途,昨晚特地请朋友吃饭辟谣。
  吴晓露说:“你这是什么活?我难道会幸灾乐祸?昨天我不知给你打了多少电话,你不是不接就是关机,后来问了姐夫,这才放下心来。其实我也猜是谣传,我如此清高的表姐,会为了一官半职寻死觅活?与性格不符嘛!不过,要是我,哼,既然你们都误会我,既然都到了这个地步,我就假戏真作,不答应提拔我,我就不从楼上下来!”
  袁真说:“幼稚!即使当时答应了,等你下楼之后,还可以不作数的,非但提拔不了,还得背一个要挟组织的恶名,成为大家的笑柄。”
  吴晓露说:“我看你才幼稚,你看那些提拔的人,有几个不跑不送的?有谁像你一样等着天上掉馅饼?手段不重要,关键是结果。”
  袁真说:“看来你是专程来给我上课的。”
  吴晓露摇摇头:“从小我妈就念叨要我向你学习,我哪有资格当你的老师?我只是觉得,你在市委机关呆了十几年了,竟然从没有主动登过领导的门,真是资源浪费!这方面你还真得向姐夫学习。你那种世人皆浊我独清的派头,简直就是自我孤立。有一句话,让我们共勉吧:如果现实无法改变,就只能改变我们自己。”
  袁真不想与她讨论下去,微微一笑:“这样也好嘛,免得你又憋着劲儿不见我。”
  袁真话出有因。吴晓露是个心气很高的女子,做什么都争强好胜,无奈从小到大,事事都要输表姐一筹:读书成绩没表姐好,唱歌嗓子没表姐亮,进机关不如表姐早,文章不如表姐写得漂亮……那年听说表姐提了主任科员,她竟然发誓,她不当上科级干部就不登表姐的门。表姐若是去她家,她就躲着不见。没想到功夫不负有心人,吴晓露果然被提拔了,当了卫生局的办公室主任。
  见表姐揭自己的底,吴晓露并不在意,笑道:“不过这一次,谁先当上处级干部,还真不一定呢。姐,咱们比一比?”吴晓露的手机“嘟”的响了一声,她低头查看了一下,眉开眼笑,“嘿嘿,姐,你猜猜谁给我发了短信?”
  “你狐朋狗友那么多,我晓得是谁?”
  吴晓露朝天花板指了指:“吴大德秘书长!”
  袁真一愣:“你们有交往?”
  吴晓露点点头:“嗯,才认识不久。我们局长请他吃饭,是我在湖天大酒店安排的,我还。陪他喝过交杯酒,他对我的印象很好。”
  袁真就问她是什么信息,吴晓露说是好笑的段子,有点儿黄,她这正人君子听不得。吴晓露坐不住了,说要去拜访拜访秘书长,关系搞好了,对表姐也有好处。袁真想说什么,咬咬唇忍住了,起身送吴晓露到门口,轻声道:“晓露,跟领导交往,要有分寸,你各方面都要小心。”
  吴晓露一笑,大大咧咧:“姐你这人就是多虑,我还用得着你交代?也许我要小心他,也许他要小心我呢!”
  吴晓露来到八楼,站在秘书长办公室门前,看看四周无人,便先给吴大德发了一条短信:“能来向您汇报汇报思想吗?”
  吴大德立即回了短信:“欢迎,有美女来访,不亦乐乎!”
  吴晓露又发一条:“你猜我现在哪里?”
  吴大德的回信又来了:“难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吴晓露莞尔一笑,刚刚收起手机,面前那扇酱红色的门就无声地开了。吴大德微笑着,迅速地往楼道两头瞟了一眼,做了一个请进的手势。
   这不露声色的一瞟拉近了他们的关系,吴晓露在那张阔大的办公桌前坐下,绽出一脸灿烂的笑:“秘书长,您怎么猜到我就在门外的?太聪明了!”
  “呵呵,这点儿智商还是有的吧?”吴大德移动着他的大块头,给她倒了一杯茶,然后坐在高高的皮靠椅里,眼睛瞟着她,几根指头在桌面上惬意地叩击着。
  吴晓露撅了撅嘴说:“您不晓得,进您的门,我可是鼓起好大好大的勇气,经过了激烈的思想斗争的!”
  吴大德目光灼灼:“噢?难道我就那样令人生畏?我又不是老虎,怕我吃了你不成?你说说看,有哪些顾虑,经过哪些思想斗争?”
  “我是怕您不认识我了。毕竟,还只见过一面嘛,我呢不请自来,多少有点儿冒昧嘛。”吴晓露头一偏,显出少女般的羞涩来。
  “哪里话,我以我的人格作保证,忘了谁也不能忘了家门小妹啊!我们虽然只是一面之交,可是有的人见一百次,你也记不住他,而有的人见上一次,可能就会记一辈子!你说是不是?”吴大德很随和也很有气派地挥舞着右手。
  “啧啧,到底是秘书长,说的话听着就是舒服。可您日理万机,阅人无数,忘掉我这样一个小人物,还是很正常的事嘛。”吴晓露眨动着她的大眼睛,很妩媚的样子。
  吴大德笑道:“阅人无数是不错,可与我喝过交杯酒的美女主任,却只有你一个啊!何况,我们还有过肌肤之亲呢!”
  吴晓露的脸适时地红了。那天喝交杯酒时,局长在一旁起哄,悄悄地推了她一把,她不由自主地往前一扑,两人的脸便蹭到一起了。吴晓露显出一丝羞涩,低声道:“都是我们局长使的坏,他这个人,喜欢开玩笑……”
  “你们局长是个好同志,人随和,又能干,有责任心,只可惜年岁不饶人,发展空间不大了。哦,我还要谢谢他呢。”
  吴哓露问:“谢他们吗?”
  吴大德注视着她:“要不是他请客,我哪有认识你这个莲城名姐的机会?认识你我很高兴,真的。”
  “我也一样,不但感到高兴,而且感到荣幸,”吴晓露避开吴大德的目光,头一偏,看见电脑屏幕上QQ的窗口开着,有个头像标志一闪一闪,便笑道,“秘书长,我是不是打扰您的工作了?”
  “没关系,工作嘛,总是做不完的,接待你也是我的工作嘛,而且是非常重要的工作。要不,你要说我脱离群众了是不是?”
  吴晓露指着电脑屏幕:“没想到秘书长也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 整理者:绝情谷  2009年3月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