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7年第2期

决不饶恕

作者:杨建业







  女人因卖彩票被骗,愤然离家出走,两年音信全无,却在前夫的婚礼当天现身,原本安宁的生活骤起波澜。
  几条人命,几场车祸,几多陷阱,几多阴谋……是谁导演了这一切,又是什么导致了这一切?是无奈的婚变、女人的妒火,还是变态的心理、扭曲的人性?
  
  引子
  
  卢凤英失踪已经两年了。丈夫于大威当初报案后,这事儿一直在公安局挂着,没有下文。为了儿子于京顺利考上大学,于大威是既当爹又当妈,但对一个只有爷儿俩的家庭来说,一切都是那么的艰难。权衡再三,于大威决定和李丽云结婚,重组一个新的家庭。
  李丽云是于大威的邻居,她有一个女儿,叫郭佳佳。李丽云的丈夫是生意人,生意场上易出状况,他也有了别的女人。李丽云一气之下和他离了婚。
  30多岁的李丽云风韵犹存,脸蛋儿长得漂亮,身材一点儿也没变形,不知内情的人都当她是20多岁的黄花闺女呢。从工厂失业后,李丽云也去找过几次工作,可几乎每去一个地方都会碰到性骚扰。她不想再碰那些乱七八糟的男人,后来索性呆在家里,靠每月几百元的低保生活费维持娘儿俩的生活。
  当初于大威家发生的事,李丽云都看见了。那天卢凤英卖出去很多彩票,但收了1100元的假钞,而给她假钞的那两个外地人,竟中了15万元的大奖。当天晚上,卢凤英就失踪了。两年不曾有消息,谁都相信是卢凤英因无钱赔给彩票发行点,一时想不开寻了短见。见于大威一个大男人带着孩子,日子过得紧巴巴的,李丽云时不时过来帮他们洗洗晒晒。而一个女人家,家里也有很多事需要一个男人来做,比如说灌煤气什么的。孤男寡女,凑到一起难免日久生情,两家人过得像一家人了。两个孩子并不把大人的事看得很重,倒也乐得四口一起吃饭一起玩。
  于大威所在的那家工厂坚持不下去,把地皮卖给了房地产开发公司,准备盖商品楼。厂里的工人都买断工龄,被打发回家。于大威也失业了。
  李丽云住的房子有一面墙临街,她和于大威商量后,找亲戚朋友借了点儿钱,开了个“威云锅贴店”,日子过得不再那么紧巴了。恰好这个时候,李丽云怀孕了。于是他们决定选个吉日把婚事给办了。
  这条街上的人都知道谁是谁,他们以为于大威和李丽云早就结婚了呢。这会儿一听说两个人在办婚事,都跑出来看。只见花车开出去又开回来,弄得街上好不热闹。
  那会儿,李丽云在酒席上就想吐。终于坚持到回家,一下车,她让于大威先进去,自己蹲到大树下面就吐,干呕了一会儿,觉得舒服多了。等她站起身来时,感觉有人在跟踪她。
  街对面停着一辆黑色别克,李丽云转过头去时,发现副驾驶座上坐着个女人,她正把伸过来张望的头缩回去。李丽云觉得这张脸眼熟,但猛一看又觉得不认识。这时,车窗已经关上,车开走了。
  于大威拿着矿泉水和毛巾出来,问李丽云:“你发什么呆呢?”李丽云看见于大威,脑袋里火花一闪,失声叫起来:“卢凤英!我看见卢凤英了!”
  这一发现,使他们原本安宁的生活突然变得一团糟……
  
  第一章 新婚生隙进病房 特色涮肉忙开张
  
  当时,李丽云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在于大威拉她进屋时,嘴里仍不停地念叨着:“是她,我没看错,一定是她!”两个孩子都在屋里。于大威忍不住伸手使劲推了李丽云一下,阻止她说:“你别胡说了!”李丽云正迷迷怔怔的,于大威推她时,她毫无防备,加上于大威手劲大,她被推得一头栽了出去,头撞在桌角上,血顿时涌了出来。
  于大威吓坏了,上去抱住李丽云大叫,身着白色婚纱的李丽云已经成了一个血人,于大威抱着她拼命往医院赶。
  四十分钟后,李丽云被护士从手术室里推了出来。大夫告诉于大威,李丽云只是受了点儿外伤,没有危险,但因失血过多,她过一会儿才能醒来。
  天黑的时候,李丽云睁开眼睛,见于大威坐在床边,问:“你是不是后悔和我结婚了?”于大威说:“没有。”李丽云说:“那你为何听说卢凤英还活着就想我死?”于大威说:“你别这样说好不好?卢凤英她又不是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她要真没死,回来找我,为什么要躲着不露面?你肯定是看花眼了。”
  于大威这么一说,李丽云也对自己看到的一幕怀疑起来。她问于大威:“你说,咱们俩在一起这么多日子了,我从来没想到过卢凤英,可为什么会在我们结婚的时候,觉得自己看见卢凤英了呢?”于大威咧着嘴笑了。李丽云说:“你笑什么?”于大威说:“你是不是怕我有一天不要你了?”
  李丽云不屑地哼了一声,说:“要说我不要你了还差不多,哪有你不要我的份儿?对了,答应我一个要求好吗?跟我说说你和卢凤英的事。”
  于大威说:“你知道这个有什么用?”
  李丽云说:“有用,能止疼呢。”
  在李丽云的软磨硬泡下,于大威只好把他和卢凤英的事简单说了一遍。
  于大威和卢凤英是中学同学,两个人那时就好上了。高中毕业时,两个人都没考上大学。于大威参军去了,卢凤英进了工厂。于大威服役期满,到卢凤英工作的那家工厂去找她,并把自己留在了她身边。
  和卢凤英结婚那天的事于大威还记得挺清楚。当时,于大威不想让家人为他多破费,就在家里搭棚子办了结婚酒席。
  于大威和卢凤英结婚那天来了好多人。中午的酒席开了一拨儿又一拨儿,一切很顺当,可到晚上10来点钟就出事了。
  嫂子张婷的娘家那边本来说好要来人参加婚礼的,结果都没来,这让哥哥于大鹏觉得很没面子。他在酒桌间帮着张罗时,越忙越心烦。不想,一个科长看见上来的木须肉里只有几小块黑木耳,就喊:“上菜的,你回来。”他伸着筷子指点着于大鹏说,“你这是打发要饭的吗?我吃过多少席了,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木须肉,你给我重上!”显然他酒喝多了,以为这是在酒店里呢。
  炒菜的大师傅是于大鹏通过张婷父亲从饭店里请来的。那大师傅一听这话忙赶过来说:“真对不起,是我手太糙,我再给几位重做一个。”于大鹏却不干了,他一把推开大师傅,冲那科长喊道:“你算什么东西,到这里来充大铆钉。你要真牛逼,就给我弟分一间房子,别让他在这小破房子里结婚。你们丫什么正经事都干不了,到我弟的婚礼上来装什么蒜。不想吃就给我滚!现在就滚!都他妈滚!”
  于大鹏一通乱骂,让那些人都坐不住了,于大威和卢凤英只好赔着笑脸把客人一一送走。一回到屋里,卢凤英就和于大威大吵了一架,两个人就没睡在一起。于大威后来想,他和卢凤英的日子一直过得不开心,肯定和这新婚第一夜不合有关。
  于大威说到这里,李丽云问:“你们就没喜欢过对方?”于大威说:“也喜欢过,不然我们怎么结婚?”李丽云让于大威给她说说卢凤英好的地方,于大威不想说。李丽云也不勉强,问:“你觉得是我好,还是卢凤英好?”于大威想了想,说:“你好。”李丽云很满足,抓住于大威的手说:“从今天开始,我和你就是正式夫妻了,你还要像以前那样对我好。”于大威使劲攥着李丽云的手说:“我一定对你好。”
  时间已经很晚了,病房区的走廊上静悄悄的,除了护士们值班的房间里亮着灯,别的病房都关着门,几乎没有人再走来走去。
  不知什么时候,于大威趴在李丽云的床边睡着了,半梦半醒中,他觉得有动静,就睁开眼睛,恍惚中看见一个女人从病房走廊的另一头走过来。他惊讶地发现,走过来的竟是卢凤英!
  失踪两年多的卢凤英看上去变了很多,她穿着一身白色衣服,衣服上下都闪着亮光。
  于大威问卢凤英:“你这两年上哪儿去了?”但卢凤英似乎没看到他。她笔直走过来,到他身边也没停下。于大威伸手想要拉住她,一动,胳膊磕在李丽云的床上。他疼醒了,抬头一看,病房走廊里还是静悄悄的,身边什么人也没有。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整理者:绝情谷  2009年3月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