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8年第12期

播种心灵的希望

作者:康美柱







  上个学期,我班被戏称为“流氓班”,各科成绩在同年级“光荣”垫底。“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这个学期,我班的班风、学风却不可思议地突然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各科成绩也连跳几级,纷纷冲进前三名。同事都问我对学生施了什么魔法,我淡然一笑,很不好意思地说,我只是在学生成绩单操行评定中巧做了一回文章而已。
  上学期末,填写学生成绩单时,我照例要满纸大话空话废话,诸如“学习认真”“劳动积极”“尊敬老师”“团结同学”之类,忽而想起前不久刚看过的一本新书,名为《改变一生的一句话》,里面收集的古今中外精彩的育人故事,确实耐人寻味。何不试试呢?想到这,我跃跃欲试起来。
  汝风是全校臭名昭著的“老鼠屎”,上课捣乱,逃课上网,打架偷窃,几乎“无恶不作”。每朵花都有享受阳光的权利,于是,我在他的操行评定栏中郑重写道:“老师问过‘缺点’了,它说它再也不敢和你交朋友了;老师问过‘文明’了,它说它很想到你那儿去做客。其实你不坏,只是有个性。老师以性命担保,你是好样儿的。”]
  礼汉人高马大,壮得像头牛,打架是他的家常便饭,还自诩为“无极英雄”,一天到晚狼一样嚎叫着:“这就是双截棍,哼哼哈咿……”“该出手时就出手,风风火火闯九州哇。”我便引用了罗曼·罗兰给“英雄”下的定义:“所谓英雄,只是做了自己力所能及的对他人有好处的事情。”
  宇杰家里很有钱,他吃的穿的用的全是名牌,学习不求上进,经常花钱雇人代做作业。我便写道:“钱可以买到生命,但买不到灵魂;钱可以买到钟表,但买不到时间;钱可以买到假文凭,但买不到知识。”
  雅琴嫉妒心特强。我便写道:“嫉妒潜伏在心底,好比毒蛇潜伏在穴中。人其实是只有一只翅膀的天使,只有相互支撑和帮助,才能在蓝天中飞翔。合作也美丽。”
  润根是超级足球迷,张口闭口就是贝利、贝肯鲍尔、马拉多纳、罗纳尔多、贝克汉姆、卡卡等一大串足球巨星的名字。他的足球水平绝对是“狗咬鸭子——嘎嘎叫”,但成绩也被他踢得一穷二白。我便写道:“我羡慕你炉火纯青的脚法,但如果学好数学、物理,你的任意球定能比‘贝氏弧线’更精准。”
  阿美是公认的校花,脸蛋赛过巩俐,人气压过李宇春。追求她的人足有一个连,但她最终看上了别班的一个帅哥,情书就雪片般飞来飞去。成绩呢,自然就像放进冰水中的温度计——直线下降。我便写道:“柑橘还小就摘下来吃,是酸涩的,长熟了才是甘甜的。何必在不适宜的时节采摘柑橘呢?”
  明钰常被讥笑为“大笨牛”,每回他都又羞又气,捡起石子还击,有回差点打瞎同学的眼睛。我便写道:“那些在海边争食的鸟儿,当海浪打来的时候,小灰雀总能迅速拍打两三下翅膀就飞上天空。而海鸥总显得笨拙,它们从沙滩飞入天空总要很长时间。然而,真正能飞越大海横过大洋的还是海鸥。”
  名德是家中的“小皇帝”,养尊处优惯了,心理却相当脆弱,遇到一点儿小小的挫折就大呼小叫:“天,这叫我怎么受得了?”我便写道:“挫折相当于跳高运动员的助跑,只有经过助跑的人,才能跳到自己的最高极限。”
  兴标写得一手好文章,但其他学科的成绩则惨不忍睹。我便写道:“努力,加油!下一个韩寒就是你!”
  兆常品学兼优,我便欣然写道:“如果天天教你这样的学生,不要工资我也愿意。”
  ……
  发放成绩单那天,我看到了每个学生脸上的惊奇、心底的愉快、眼中的希望。我窃喜不已,直呼:“有戏!”果然,这个学期一开学,每个学生都像喝了神奇的“改错水”一样,纷纷步入了正常的轨道。我这才幡然省悟:教师只有诚恳平等地与学生进行心灵的交流,在他们心中播种希望,才能收获成功。
  


  • 整理者:绝情谷  2009年3月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