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8年第1期

浅谈修订《图书编辑工作几本规程》应遵循的几个几本原则

作者:何剑秋





  《图书编辑工作基本规程》(以下简称《规程》)于1998年由新闻出版总署图书司以图管字(98)第98号文件下发执行。《规程》在编辑出版领域经过十多年的应用,在规范编辑工作及保障图书质量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随着时间的推移,出版业发生了巨大变化,为了顺应这一变化而修订原有《规程》是很有必要的。在修订《规程》时,笔者建议遵循几个基本原则,即突出《规程》的权威性,反映编辑工作的基本规律,重点显现《规程》的实用性与可操作性,兼顾《规程》的完整性与系统性。现就这些基本原则谈谈个人的一些不成熟的看法。
  
  一、指导性原则
  
  《规程》是指导出版社编辑业务最实用的法规性文件。《规程》不是参考性的,也不是可有可无的,图书出版流程的每一道工序都离不开《规程》的指导。尽管各出版社在具体操作时,在编辑流程的局部或时间的先后顺序上有些差异和调整,但都必须履行这些不可或缺的程序。因此,作为指导性文件更应当突出其权威性和指令性,强调其行政管理行为和行业指导行为的一致性,使《规程》成为出版行业必须执行的法规性文件,而不能成为可有可无,可执行也可不执行的文件。
  
  二、通适性原则
  
  《规程》应当反映编辑出版流程的普遍规律,并对编辑出版流程的基本步骤加以具体描述。反映编辑出版工作的普遍性、共通性有利于各出版社执行。例如:在实际编辑工作流程中,初审与编辑加工合一的现象十分普遍,所谓编审合一就是指把编辑加工当作初审,或者说,把初审当作编辑加工,两者混为一谈,合而为一。根据《规程》对三审制的规定,初审“一般由具有编辑专业技术职务的人员或具备一定条件的助理编辑人员担任责任编辑。责任编辑必须逐字逐句地认真审读全稿,对书稿的政治倾向、思想品位、学术或艺术价值、科学性、知识性、结构体例、文字水平等各个方面进行把关,对其质量、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进行评价,并提出取舍意见和修改建议”。也就是说,“初审”是从书稿的全局角度审视书稿总体水平和出版价值。只有审稿通过,总体水平是好的,并具有一定出版价值,书稿才能进入下一流程,进行“编辑加工”。而《规程》对编辑加工的描述是“加工整理是编辑工作不可缺少的环节。经过审稿决定采用的书稿,在内容、体例、引用材料、语言文字、逻辑推理等方面难免存在一些问题,需要进行加工整理,使内容更完善,体例更严谨,材料更准确,语言文字更通达,逻辑更严密,消除一般技术性、常识性差错,防止出现原则性错误,并符合排版和校对要求。此项工作可由责任编辑担任,亦可设置专门机构或配备专人负责。加工整理较之前阶段的审稿,更为深入具体,要求认真细致,一句一字一符地推敲修改,不能放过一个疑点”。也就是说,“加工整理”是在可以出版的基础上对书稿不妥或不足之处进行修改、润色、提高,使其更加完善。可见,两者的目的和任务都是不一样的。如果合而为一是不妥当的。因此,必须强调先“审稿”后“加工”,在《规程》中应当强调两者不可合一。
  此外,对是三审通过后再“加工整理”,还是初审后先“加工整理”,建议有一个比较明确的说法,而且对待社科类书稿与自然科学类书稿应当有所区别。笔者认为一些涉及政治、军事、经济、文化、文学、艺术、宗教、历史、地理等思想性、政治性比较强的社科类书稿,还有一些中小学教材类书稿,必须在三审通过后才能进入“加工整理”流程。这些书稿的审稿把关极其重要,如果因为书稿存在思想性、政治性等问题导致最终不能通过,而初审未发现就进行编辑加工,其结果是白费工夫。所以,审稿必须在前(指前三审)。前三审通过后才能进行“加工整理”。这类书稿编辑加工之后还需要复、终审把关(指后三审)。但是,对一般性图书,如自然科学类中的科技、生活、保健、普及、大众化图书等,在程序的先后上以不作强求为妥。尤其是实用生活和保健等普及性图书,对书稿的取舍一般不会有太多的争议。复、终审推翻初审对书稿的取舍意见重新认定的概率比较小。因此,初审认为可以出版,经编辑部主任同意后即可以进入“加工整理”环节,先初审,然后“加工整理”,再行复、终审。在“加工整理”后进行复、终审,对一般性书稿而言具有帮助提高图书编校质量的实用性。当然,自然科学类书稿的审稿在先后次序上允许适当变动,并不意味着该类书稿的审稿把关不重要,也不能理解为简化复、终审把关的程序,相反,三个审次必须健全,只是不一定要分为前后两段各三个审次。像这样的普遍性问题建议在《规程》中应当有所体现,有所反映。
  
  三、实用性原则
  
  《规程》的重点在于实用性和可操作性。应当高度概括、浓缩编辑出版的流程,并对每一个环节都要有比较具体的描述,抽象的、点到为止的表述不利于参照执行。比如审稿意见书应当包括哪些内容,在现行《规程》中是这样表述:“初审意见书一般包括选题、组稿情况,书稿特点的分析和研究成果的介绍,对观点、论证的评价,对结构、体例、语言文字质量的看法,对书稿的取舍意见和修改建议等,有专家意见的可附上。初审意见书要尽可能详尽。复审、终审的意见书文字不一定很多,但要明确回答初审提出的问题,是对书稿的鉴定书。”在实际审稿工作中,每一个审次对书稿作出基本评价是必要的,对书稿的取舍应有明确的态度,是否同意采用,或者提出一些修改意见,修改后可否采用,是否可以进入下一个流程等,要有明确表述,不可省略。
  
  四、系统性原则
  
  《规程》是指导编辑出版流程的,因此基本的流程简图是不可或缺的。原有的《规程》中缺少编辑出版流程图,感觉系统性不够。编辑规范体现在编辑流程的各阶段,编辑流程能反映编辑的整体规律,因此编辑流程是必不可少的。建议在《规程》中增补“简明编辑出版流程图”以供各社参考。简明编辑出版流程图应包括以下内容:
  选题论证→组稿→作者交稿(书稿定、清、齐)→初审→复审→终审(前三审)→编辑加工整理→复审→终审(后三审)→发稿→一校→二校→三校→审读→付印→成品书质量检查→发行→读者与作者意见反馈
  此外,建议自然科学类书稿在初审认定可以出版后,经编辑部主任同意即可以进入“加工整理”环节,而后再行复、终审,对审稿的审次和顺序可以作出适当调整,以提高该类图书的出版效率,同时也不漏缺审稿把关的必要环节。
  综上所述,在出版业从作为“作者与读者的桥梁”逐渐向为客户“提供信息服务”的方向转变的今天,质量依然是立足之本。《规程》是行业规范,规范编辑出版流程的具体操作,根本目的是保证图书质量。因此,重视《规程》的修订工作对整个行业具有重要意义。
  图书质量是一个出版社形象的体现,图书质量也是一个编辑能力和素质的体现。然而,图书质量的保证和提高,不全是责任编辑的职责,而是整个行业要抓要管的大事,也是整个社会共同关注的问题。试想责任编辑如果有更多的时间从容应对书稿中的差错,而不是急着出书去抢占市场;责任编辑如果没有经济指标的压力,不是疲于奔命,每年出版那么多的品种,为经济效益而奋斗;责任编辑如果有一点时间用来提高自己、充实自己以提高自身修养;复、终审把关如果也能再严一点,不怕得罪人,真正起到把好质量关的作用;作者如果能对自己的书稿更加负责任,把自己撰写的书稿质量再提高一步:校对如果能再认真一些:管理者如果能把出版事业作为文化传承来做,并从守土有责的角度承担起社会责任来,而不是为了经济利益而不顾一切地扩大品种规模……那么,图书质量也不至于滑坡到如此严重地步。
  美国康奈尔大学的哈达曼教授做过这样一个试验:把几只蜜蜂放进一个瓶中,瓶底向光,蜜蜂向着光亮不断碰壁,最后停在光亮的一面,奄奄一息。然后,他们把蜜蜂换成蝴蝶,几分钟后所有的蝴蝶都飞出去了。原因是蝴蝶在向上、向下、向光、背光作多方尝试,一个方向不通就改变方向。虽然免不了多次碰壁,但最终还是飞向瓶颈,脱口而出。哈达曼教授总结道:“要尝试解决问题的多种方法,坚持一个方向可能会钻进死胡同。有时候,横冲直撞比坐以待毙高明得多。”图书的质量问题也是一样的,只抓住责任编辑方面的问题是不够的,或者说只强调编辑出版方面的问题也是不够的,原因是多方面的,解决的方法同样也是多种多样的。《规程》至少从管理角度提出了一个不只限于责任编辑方面的如何有效提高图书质量的普遍适用的模式和方法,这应当是我们追求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