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6年第3期

两部墙内开花墙外香的近代畅销书

作者:易图强





  第三,都有一个名译者。《泰西新史揽要》由时任广学会第二任总干事的英国传教士李提摩太口译,中国人蔡尔康笔述,是李提摩太所译的一部最重要的书。李提摩太(1845—1919),出身于英国南威尔士的一个农民家庭,1869年从威尔士的一所神学院毕业后,次年奉派来华。先北上山东烟台,后转移至青州。1876年至1879年,山东、山西、直隶等省发生特大旱灾,李提摩太参加赈灾活动,和其他传教士在山西共发放了12万两赈款,被灾民称为“鬼子大人”。李提摩太在华45年,集传教士、学者、政客于一身,传教、译书,进行广泛的政冶活动,样样搞得有声有色。他对晚清社会思想的影响,对科学价值的宣传,起了一定的作用。至于政治活动,他与达官显宦的交往之多,与各种政治力量的接触之广,对中国政局的影响之大,是任何传教士都无法相比的。有专家认为:“李提摩太在某种程度上促成了中国的戊戌变法。”[7]
  《迦茵小传》(足本)的翻译者林琴南是中国近现代史上非常著名的翻译家。其译本文笔之优美,风格之清新,有目共睹。在此之前的1899年,林琴南就与人合作,第一次把法国作家小仲马的《茶花女》译成了中文(当时名为《巴黎茶花女遗事》)。《巴黎茶花女遗事》出版后引起的轰动,可与严复编译的《天演论》相媲美,不胫走万本,风行海内,此后有各种林译的版本,再版高达二十多次。
  《泰西新史揽要》与《迦茵小传》这两部书墙内开花墙外香,给当今编辑出版者一个启示:从国外引进选题时,要特别注意国内外环境的差异。不能光看其在本国的销售情况与社会影响,而要首先考虑我国的社会环境和文化传统,要首先考虑我国读者的阅读需求与阅读心理。在国外反应一般、销售平淡的书,也许值得引进到我国;反过来,在国外反响强烈、销势强劲的书,也有可能根本不适合引进。
  
  注释:
  [1]柯林武德.历史的观念.何兆武,等译.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6:164.
  [2] 邹振环.影响中国近代社会的一百种译作.北京: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1996:188.
  [3] 同文书会年报(第八次)(1895年).出版史料,1990(1).
  [4] 郭沫若.少年时代.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79:126.
  [5] 梁启超.读西学书法.石印本.上海大同译书局,1898.
  [6] 寅半生.读〈迦茵小传〉两译本书后.游戏世界,1907(11).
  [7] 来新夏,等.中国近代图书事业史.上海人民出版社,2000:117.
  
  (作者单位:湖南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责任编辑:耿丽萍)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