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8年第16期

用爱疗伤

作者:羽 毛





  在山东枣庄市的某个村落,24岁的农民冯相刚牵着几只羊,匆匆忙忙去市里赶集。路上,他碰见一个40多岁的流浪汉,正蹲在垃圾堆旁啃西瓜皮。他停下脚步搭讪,对方说自己叫王明臣,但住在哪里为何流浪,又语无伦次。
  “你不怕吃了肚子疼?”“我饿。”
  “那你找饭店讨一口啊。”“人家不给。”
  冯相刚也是吃百家饭长大的,最能体会被人家撵出来时的凄惶——因为心疼,他竟带流浪汉回了家。
  年轻的妻子看到这满脸脏污的汉子,平静地拿来水盆毛巾,帮着梳洗,无半句责问。
  不久,冯相刚就打听清楚,老王原有三个弟弟,住在10多里外的邻村。老王的父母过世后,弟弟们为了争夺遗产,竟把傻哥哥赶出家门。
  冯相刚只好彻底留下老王。但他神志不清,出门就和小孩子吵嘴打架,糟蹋大家的农田,闹得鸡犬不宁,怨声载道。
  批评老王?他一脸无辜地傻笑。不如找点事情拴住他——让他放羊!冯相刚坚持手把手地教会了老王放羊。正式上岗后,老王俨然天生就是羊倌,每天扛着羊鞭早出晚归,去找青草最茂盛的地方放羊,半年来不仅一只羊没丢,还多了一窝小羊,每只都圆滚滚的,围着他咩咩叫。
  老王眼里只有羊,根本没空惹事了,心情舒畅,连神志也日益清楚。
  村里人却开始说闲话了:“冯相刚剥削傻子的劳动力,白白替他放羊,一分钱都不给!”“他养个傻子不就是炫耀自己吗?坚持不了多久!”
  冯妻听了,心口堵得慌。冯相刚却拉着老王的手,笑眯眯地说:“今后你帮我放羊,我给你30元钱一个月。”妻子说:“村里老师的工资才20元一个月。”老王却已经在欢呼雀跃了:“好,发了钱我买更多的羊!”
  这样,老王每个月都用工资去买羊,过了几年,几只羊已经发展到了近百只。羊倌老王幸福得就像一个国王。10年过去,卖羊挣了9700元,老王成了当时村里少有的万元户,各路媒体也纷至沓来,报道“傻子竟成万元户”的奇迹。
  老王对着电视镜头一脸自豪:“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此语一出,众人倾倒,哪还敢说他傻?
  不过几天,竟有三个男人找上门来,拉着老王就抹泪,要接他回家享福:“哥哥受罪了!回家让您每天吃肉喝汤!”
  来认亲的正是老王的弟弟。是幡然醒悟还是另有所图?老王单纯如孩子,搂着弟弟哭了,同意回家。
  冯相刚不能挽留,但只给老王3700元现金,另外6000元打了张欠条,说:“今后每年我还你1000元,你就当生活费!”
  老王走了,有乡亲就把自己智障的亲人,送到冯相刚家里。有时出外办事,看到可怜的智障者,冯相刚也会带回家来。
  就这样过了23年,冯相刚收养过16个智障者,最小的才12岁,包括老王,后来被弟弟们再度赶出家门,四处流浪,冯相刚抹着眼泪马上把他接了回来,发誓再也不让他离开这个家。
  冯相刚教会他们扫地,养羊,后来自己饲养奶牛,就教他们养牛,清理牛场,给牛打针,挤牛奶。每个人都有分工,做事情都有板有眼。
  在冯相刚眼里,他们根本不傻,而且重情重义。有的能一眼看出牛生病了,有的几天不见冯相刚,一见他回来就欢天喜地。还有一个叫王彬的,跟着他养牛6年,后来被一家养牛场高薪聘走。拿到第一个月的工资后,王彬买了件白衬衫,送给冯相刚。那件衬衫冯相刚可舍不得穿,常常拿出来晒晒,见人就夸耀一番。
  他总是跟记者强调:“他们不是傻子,就是缺乏关爱!我们多一点关爱,他们就会慢慢恢复正常。”
  时下,16个人中有几个找到了工作,有几个娶了媳妇,奔向各自的幸福生活。年近七十的老王曾消失一天,回来时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郑重地告诉冯相刚:“我找三个弟弟拿回了6000元的欠条。你帮我管着,任由你处置。”
  冯相刚有些惊异地笑了,老王则很得意——他早已不是那个被遗弃的傻子,而是被爱治愈的正常人。
  后来,有位台湾客商得知冯相刚与智障者的故事,非常感动,为他的奶牛场捐赠了价值500余万元的崭新的生产设备。
  纪录片片尾,太阳晴好,冯相刚带着一群老小,坐在院子里的大圆桌旁吃饭,给这个夹菜,为那个盛饭。远处是欣欣向荣的奶牛场,近处是和和睦睦的一大家——他们笑得那样单纯幸福,仿佛生命从不曾经历过阴霾。
  原来,爱,能治愈灵魂最深的伤口,缔造人间最大的传奇。
  (司志政摘自《人生与伴侣》2008年7月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