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8年第14期

作者:A·雅申





  有人暗地里瞄准了鹰,
  依凭断崖的掩护将它击中。
  鹰平静地离开了岩,
  对射手瞥也不瞥一眼,
  它不慌不忙,像往常一样,
  滑着大的回旋进入云端。
  莫非是猎枪的霰弹太小———
  只能射杀鹌鹑,打不了鹰?
  抑或枪筒偏离了方向———
  射手的手曾经颤动?
  不,霰弹一粒也不曾落空,
  有的甚至把鹰的心脏洞穿……
  鹰,跌落了下来,
  然而,它跌向了远方的峭壁,
  为的是不让敌人发现,
  不让敌人打自己的如意算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