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8年第14期

“范跑跑”:中国精英的一面镜子

作者:郭松民





   看来,被网友冠以“范跑跑”雅号的都江堰光亚学校的教师范美忠,不仅有敏捷的身手,而且还有过人的心理素质。因为面对网上如潮的骂声,他不仅能够甘之如饴,“每天陪着妻子、女儿,在网上看着网友如何骂我”,而且还能够继续对记者侃侃而谈:“《教育法》并没有规定在地震时,老师一定要救学生”,“地震不是我造成的,我无须内疚”云云,总而言之,“范跑跑”总是有理,永远有理。
   “范跑跑”的自辩,听起来虽然振振有词,但其实不值一驳,因为大家都公认“先跑”是一个道德问题,从来没有人说这是一个法律问题———你只要回答你是不是缺德就行了,扯什么《教育法》呀?你咋不说你没有违反《宪法》呢?别人说前门楼子,你说胯骨肘子,你也太不着四六了吧?
   不过,“范跑跑”的自辩,却让我想起了一起著名的悲剧:“泰坦尼克”号的沉没。在这起事件中,船长、众多的船员以及男性乘客,都和这条豪华邮轮一起沉入了大西洋底,冰海余生的人,却多数是最没有逃生能力的妇孺。我们不妨设想一下,假如船长、船员以及男性乘客们都率先抢夺救生艇逃跑,然后辩解说:“《航海法》并没有规定在沉船时,男性一定要让妇孺优先”,“冰山不是我们造成的,我们无须内疚”等等,当时美国和欧洲的社会舆论,还能够原谅他们吗?
   近百年来,“泰坦尼克”的故事之所以能够感动无数人,我以为主要还不在于灾难的规模巨大,而在于船上的精英在危难时刻所表现出来的勇于担当的精神:比如船员劝说67岁的当时全球最大百货公司———梅西公司的创始人斯特劳斯上救生艇,老人回答道:“只要还有一个妇孺没上救生艇,我都绝不会上!”大银行家古根汉姆,则从容换上华丽的晚礼服,对太太写下遗言:“这条船将不会有任何一位女性,因为我占据救生艇的位置而留在甲板上。”在死难乘客的名单中,还有亿万富翁阿斯德、资深报人斯特德、炮兵少校巴特、著名工程师罗布尔等。
   “范跑跑”的行为和“泰坦尼克”号上的精英的行为之间的反差,让我思考这样一个问题:什么才是精英的悲剧?在我看来,对精英来说,最大悲剧不是死于一场地震或者沉船,而是被公众所唾弃!所以我认为,像泰坦尼克号上的精英们那样,和巨轮一起沉没,并不是悲剧,因为他们获得了几乎所有人的认同和景仰;反之,像“范跑跑”那样,尽管自己毫发无损,出得大名,并且可以继续以出身名校相招摇,但却是一场不折不扣的悲剧,因为他已经被很多人鄙视。
   “范跑跑”应该成为中国精英的一面镜子。一段时间以来,中国精英和大众之间的对立情绪日益严重,这让精英们很不爽,纷纷指责大众有“反智”、“仇富”、“仇官”情绪,是“民粹主义”在作祟等等。但精英们其实应该认真想一想,自己是不是像“范跑跑”那样,在每一个关键时刻,都考虑自己太多了,考虑大众太少了?是不是利用自己的优势地位攫取了太多本属于大众的利益?如果“范跑跑”的故事和遭遇能够使中国的精英真正有所反思,那就真是坏事变成好事了。
  (云惊摘自《中国青年报》
  2008年6月3日图/迟兴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