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8年第8期

思君令人老

作者:叶细细





  李大钊10岁那年,就由家人操持完婚了。新娘是大他6岁的乡下少女赵纫兰。她缠着小脚,不识字,嫁到李家后,她惟一的希望就是能把这个家打理好,让李大钊前途似锦。
  赵纫兰虽不识字,却知道读书的重要性。李大钊的祖父去世后,家里经济十分困窘,李大钊的所有生活费用都靠赵纫兰东挪西借,典当支持。就这样挨到李大钊在天津读完书。
  这期间,李大钊对政治产生浓厚的兴趣,毕业后没有谋职养家,而是去北京谋求出国的机会。本来赵纫兰苦熬这些年已是不易,得知丈夫要出国,内心虽是不舍,还是问他需要用多少钱,她想办法。
  李大钊去日本留学,一走三年。这期间,赵纫兰的日子过得十分艰难,照顾年幼的孩子,为生活奔波。晚上,她想起李大钊就会彻夜难眠,好在李大钊终于回来了,在北京谋职,每回与她在乡下见面都很匆忙。赵纫兰因日思夜念,竟生了场大病,这才让在北京忙碌的李大钊回来陪伴她两个多月。病好后,他们开始商量把家迁到北京,毕竟李大钊的事业在北京。
  到北京后,为了让妻子更适应,李大钊这个留学回来的学者,竟在家里搞了个大炕,与农村家里的一模一样,这样在冬天,赵纫兰就可以坐在热炕上做活儿了。
  他虽是留学归来的人,一点儿也没嫌弃过她,待她十分好。每回客人来,他必然会领她见客,帮她整理衣服和头发。
  他们安稳的日子没过多久,李大钊参加革命活动,远赴苏联,赵纫兰就在北京等他,她不想回乡下,知道他的事业在北京,不管他什么时候回来,她都希望他能看见有个温暖的家。
  一个月后,李大钊从苏联回来,赵纫兰又激动又欣喜。“三·一八”惨案,李大钊被通缉,她跟着他又是一阵担惊受怕的日子。一年后,他们一家人被捕。
  在法庭上,她与他见面。他只说:“这是我的妻子,他们什么也不懂,一切都与他们没关系。”她见他饱受折磨的样子,痛哭得差点儿晕倒。
  这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她与孩子被释放回家的那天,她得知他被处以绞刑。
  这年,他38岁,他们结婚满28年。她哭昏过去,恨不得也随他去了。只是在她清醒后,她知道自己还不能就此去了,他的灵柩未安葬,几个年幼的孩子需要她。但是她却不能在北京再待下去了,她怕在这里日日想念他。她以为回到乡下这一切就会好起来,却不然。她依然想念他,想念到身体一天不如一天。
  足足等待了6年,她才在北京大学的帮助下,以示威游行的形式,将李大钊的灵柩安葬。这次安葬又是一场血腥镇压,但她没有任何惧怕。
  完成这件心内最重要的事情后,她的体力也耗尽了。一个月后,她就离开了这个世界,与他相伴在九泉之下,永远不再分开。是爱,无怨无悔的爱,让他们在短暂的生命里,享受到最长久的幸福。
  (志娥摘自《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