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7年第2期

移植记忆

作者:傅秀宏





  记忆的传递,完全可以建立在物质基础之上,并能够实现人在不同大脑之间的相互交换。因为人是灵长类动物,最富聪慧,而且记忆力最强,若能实现人的记忆移植,世界文明将迎来更新、更快地发展。近年来,世界上已有一些科学家开始尝试人的记忆移植研究。
  据美国加利福尼亚洲电子计算技术中心使用最新最精密的大型计算机计算,圆周率一直到小数点后1亿多位,仍没有循环。圆周率有“无限位不循环的小数”,对圆周率进行识记,是一种简便考察记忆力水平的测定方法。日本人基于此,进行了“圆周率小数的记忆移植”试验研究,很富有探索性。一位曾在全日本“背诵圆周率”比赛摘取桂冠的女性,是早稻田大学的学生,她乐于接受这种“经计算机输出的记忆芯片”的移植试验。
  试验之前,她再次背记圆周率,记住位数有时甚至打破“冠军纪录”。她的冠军纪录是小数点后100余位。接受移植计算机芯片印痕后,她告诉首席科学家松田先生:“我的大脑某一部位有一种异样的活跃感。”但是在背诵圆周率时,背到100多位后,她无论如何背不下去了。依当时的情形看,这次对于人的记忆移植失败了。
  但在一周时间后,被试验的女学生兴奋地再次来到实验室,告诉科学家松田先生:“我突然发现自己背诵圆周率的能力,大大提高了。你知道,原先我尽管花了不少时间,可是只能记到100多位;现在,我花不了多长时间,就能背到1000多位。也就是说,一下子提高了十几倍。另外,我发现自己背记枯燥无味、杂乱无章的数字能力,也一下子大大提高了。”
  人的记忆移植研究,不仅限于识记数字领域,而且在动作记忆方面,也卓有成效。美国亚拉巴马大学心理科技研究中心于1999年2月进行了一项为损伤大脑平衡器的中学生凯利植入“复制的运动员运动记忆芯片”的移植手术。
  美国业余体操运动员西尼尔志愿为凯利输出记忆。西尼尔获得过全美大学生体操赛冠军,平衡能力强,并具有出色绝伦的动作记忆能力,大量的体操动作过目不忘。被输入记忆的凯利,也爱好运动,但因车祸,使大脑缺少了平衡能力。常常站立不稳,甚至连走路时身体都摇摇晃晃。移植手术做得非常成功。他的动作协调自然,并走出了许多步;那步履规整的样子,与以前的情形相比,简直判若两人!
  “你是不是会许多体操动作?”主持试验的科学家格罗夫纳“趁热打铁”。“让我想想……对,是这样的!”格罗夫纳激动地问:“想试一试吗?”“很想。”于是,科学家们将凯利带到一块大草坪上。凯利伸展了几下腰身,做了些预备动作,接着,他紧跑几步,纵身翻跃——呵,好个优美的空中翻动作!格罗夫纳上前紧紧拥抱着凯利,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同样是“间接移植”,为什么日本女学生的“间接移植”当时成效平平,须经过有效时间的实践和锻炼,才接近芯片记忆的水平:而美国凯利的“间接移植”效果却很好呢?这可能与芯片是机器印痕还是实体复制有关。日本科学家分析,记忆力绝伦的原脑,必然对“间接移植”有个适应接收过程,而存在缺陷的原脑,平衡及运动区是不起作用的,“相对无效的基础”对发挥“间接移植”客体的功效——如同一张白纸一样全盘接受。因此,大脑有缺陷的人,相比于无缺陷的人。做“间接记忆移植”的效果会更好一些,这就为脑病患者的记忆移植带来了福音。
  人类的记忆移植,是一个迷人的大课题。人脑约有190亿个细胞,记忆作为大脑中的思维材料和全部知识,对思维和创造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如果将人脑记忆力比作一只电脑硬盘,一个记忆力超强的人,能把大英百科全书背下来亦属奇迹,但他的“记忆硬盘”,也只用了不到1/10的空间。而记忆移植,通过拷贝的简单形式,就能迅速扩大“这个硬盘”存量,对人来讲,可称“拓脑革命”。当然,我们对人脑的认识还很肤浅,在记忆移植的研究中会遇到许多难题,只有通过不断的试验,才能获得记忆移植的新成果。
  (杨松摘自《百科知识》2006年第2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