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7年第2期

一念慈心

作者:张丽钧





  一个农民工深入到很深的井底去挖沙,发现井壁突出的一块大石头十分碍事,便奋力去掀那石头,不想引起了土石的大面积滑塌。他被活活埋在了井里。
  救援的方案一个接一个出台。安施或放弃,几乎就在同一个时间里进行着。谁都没碰到过这样的事,大家全都乱了阵脚。有人找来了挖掘机,有人喊来了120,有人叫来了媒体,左近的乡亲们也都闻讯赶到,出主意的出主意,瞧热闹的瞧热闹。
  挖掘机将井边的土挖到了一定的深度,民间指挥家就喊停了。——是该停了,否则下一铲或许就铲着了脑袋。
  大家纷纷跳进挖掘机刚刚制造出的大坑里,用双手刨挖土石。很快,大家的手就被磨烂了,就算是淌着血,也不能停歇啊,因为手底下有一个刚才还和他们一起谈笑的弟兄。
  时间进得飞快,转眼间5个钟头过去了。
  终于挖到了黄色的安全帽。接着。那人的脸露出来了,颈露出来了。土石堆里凭空插着个脑袋,居然,那眼珠还会骨碌碌转!
  那个农民工得救了。
  所有的医护人员都觉得这事太不可思议。想想看,一个大活人,生生给埋了5个多钟头,怎么能够生还呢?莫非说,他是得了神助?
   记者拿着这个问题去问那个命大的人。他靠在病床上,神情淡定。他说,安全帽起到了一定的保护作用;另外,被埋之后,他便强迫自己不再用鼻呼吸,而完全用嘴呼吸,免得尘土被吸进肺里。他沉吟了一下,然后说:“还有一点,挺重要——我听见上面有动静,我就想,我得活,着!不能死!我不能叫弟兄们挖出个死人。我不能叫他们觉得不值。”
  一原来,让他不忍死去的,竟是对那辛苦的营救者的答谢之心。这么朴素,又这么动人。到了那样命悬一丝的时刻,他想的不是为自己生还而生还,而是希望用自己一条活蹦乱跳的生命,去证实人们这大半天的忙活很“值”。
  单纯而清晰的目的,不会让落难的心灵超载。惟其如此,这个被死神卡住了咽喉的人才能够安静地等待,不挣扎,不悲鸣,只在安全帽下不倦地眨动着眼睛,等待着目光与天光交融时刻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