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7年第2期

骗子的悲哀

作者:张小失





  我当兵时的部队旁边有座看守所,驻扎在那里的武警战士小孙是我朋友,他讲过一个关于骗子的真实故事——
  这个人38岁时身陷困境,急于摆脱,但又耐不住辛苦,于是开始行骗。最初他是针对亲戚朋友,且屡屡得手。“信心”十足的他很快将行骗范围扩大到一般的熟人,“成功率”仍然很高——仅四个月时间,有二十多人上当,给他带来的“收入”是七万元现金和价值四万元的实物。
  基于这些“收获”,骗子感觉家乡待不长了,否则会等来败露的那一天。于是,他在一个平常的日子里携款外逃。两个月后,他在北方的一座城市站稳脚跟,开了一家小“公司”。他穿戴的是名牌服装,夹着名牌皮包,整天乱窜,结识了一些生意场上的“朋友”。更幸运的是,他遇见了“意中人”,一个漂亮的女人,在一起同居了。此后,这个女人就成了他的“小蜜”,常常陪伴在他的社交场合。
  不足一年,这个城市对于他来说充满了危险,他决定再次出逃。不同的是,这次他已经是百万富翁了,他决定去南方谋求更大的“发展”。出逃的前夜,那个“小蜜”竟然先他一步消失了,同时消失的还有存折上的四十万元现金。
  1992年至1995年,这个骗子的足迹遍布大江南北,上当受骗的人包括商人、公司负责人、政府官员等等。到了被捕的时候,他已经拥有“个人资产”近三百万。
  故事听到这里,我笑了,因为它缺少“新意”——骗子们大抵如此,而那些因为私欲而“甘愿”上当的人们,多数又不值得同情。但是,小孙接下去讲的故事却令我心惊——
  有一天,骗子的母亲来探望他,是小孙去办手续的。当小孙告诉骗子他母亲来了时,骗子两眼闪烁不定,似乎不为所动。小孙连说了三次,骗子仍然不相信,惟一的反应就是坐在地上点头笑笑。小孙只好进去将他拉起来,带到接待室。
  骗子见到母亲,一点羞愧或悲伤或快乐都没有,只是盯着母亲的脸瞅了片刻,然后神情坦然地坐下来,一句话没说。他的母亲开始也说不出话,默默流出两行泪。最终,还是母亲开口了……骗子紧紧盯着母亲,似乎要听出话语背后蕴涵的“深意”,其间仅仅用“嗯”、“唔”、“噢”作答。当母亲说到家乡的什么事情时,骗子忽然站起身,急促地摇头摆手:“不,不,不,妈,你不要再装了,套我的话干什么!”骗子的母亲一下愣在那里,两眼圆瞪,似乎面前的不是她儿子,而是一个陌生男人。
  我将故事剪裁到这里结束。骗子的悲哀不仅在于他不受别人信任,更痛苦的是他也难以信任任何人——甚至包括自己的母亲。阴暗的心灵笼罩了他的整个天空,他可能得永远生活在虚假和不安中。
  (刘伟摘自《今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