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5年第15期

阿细烤瓷

作者:陈 迅







   阿细是个四十出头的生意人,有车有房,老婆漂亮温柔,孩子读书上进。
   但阿细不满足,说生意还要做大做强。我认识他时,他正准备转做房产生意。
   一次饮茶,阿细说他自己就像一条狗,要有灵敏的鼻子和灵活自如的尾巴,鼻子嗅风嗅雨,尾巴在合适的时候向合适的人摇,一有风吹草动他就心惊肉跳,担心血本无归。
   我们打断他,告诉他无须向我们诉苦,因为我们不会跟他搞市场竞争。
   阿细说:“我最大的愿望是到60岁时,到城郊买一幢带花园的小别墅给自己,好好享受生活。人生在世有‘三个一’:一套好房,一辆好车,一个情人。”
   前两个“一”阿细已经有了,后一个“一”他改成了“百年之后在陵园里有一块地”。“因为我老婆实在太好了,不忍心伤害她。”
   朋友听了都哈哈大笑,当作笑话。
   阿细很忙,天天忙得像他那辆“别克”车的轮子,转个不停,而且只有他自己才知道转到哪个方向去。一年里我们也见不到他两三次,每次见都是他一个个打电话,请我们饮茶,然后诉苦。
   其实,我跟阿细算不上朋友,他是我一个朋友的朋友,跟我只是熟人。熟人和亲友、同事的最大不同,是见面时彼此热乎乎地谈话办事,过后却不会互相惦记。
   阿细有他的生意,我们有我们的日子。我们温饱有余,偶尔奢侈,几个朋友或同事上饭店酒楼聚一聚,几碟小菜点心,几杯薄酒浓茶,扯淡沾咸,舌头走南闯北,人在饭店酒楼,心情愉快,身体健康。朋友说起阿细,说他买下的两处商铺,转手卖出去赚了一大笔;过一段时间,又说阿细卖出去的商铺不知怎么的闹起了产权纠纷,打官司翻来覆去,搞得阿细焦头烂额,人好像也瘦了;阿细的手机换了新号码,但常常打不通,打通时他又远在天边,或是东北或是贵州……
   我佩服阿细做生意的魄力,也佩服他把“找一个情人”改为“百年后在陵园里有一块地”。一个生意人不讳忌自己百年之后的事,这在现在是极为罕见的。我有时候想,阿细其实不必如此苦自己。他现在就可以买一幢很不错的别墅,开始享受生活,不必等到60岁。
   再一次见到阿细,是在今年清明节前夕,我和家人到公墓去祭祀先人。
   墓园草青青,阿细在路旁看着我微笑。
   我浑身一阵震栗,掏出手机拨通了朋友的电话,语无伦次地告诉他:“阿细见到我了,我见到阿细了……”
   阿细在一块新鲜的墓碑上,是一张烤瓷照片!
   朋友说,阿细积劳成疾,一个月前死的。
  (文/李斯文摘自《羊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