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4年第8期

爱得太近

作者:胡守文







  有一年的春天,父亲在屋后的自留地里种了100棵橘树。到了冬季,树苗已有半人高了,放了寒假的我,到橘园里帮父亲干活。
  寒意料峭,父亲却只穿一件单衫,握着锄在挥汗劳作。他在果树之间挖下一个个土坑,准备把半年积攒的猪粪、牛粪等肥料埋进去。“小树正‘滋滋’地长身体呢,不补充营养不行。”他满眼怜爱地看着树苗说。
  我也学着父亲的样子去挖坑。但只挖了两三下,父亲就叫住了我。
  “这样不对,”父亲走过来,“你挖的坑离树太近了,应该保持半个锄把长的距离。”
  “太远了,小树还能吸收到养分吗?”我不以为然地反驳。
  父亲说:“太近了,小树一下子吃不消这么多养料,会被‘肥’死的。而保持一定的距离,有利于小树一点一滴均衡地吸收养料,同时也有利于根须生长。因为要吸收到更多的肥料,树根就只有拼命地往有肥料的地方钻,这样子树才能长大。”
  父亲的一番话,至今犹在耳边回响。经历了一些世事,我现在终于明白:要给予他人以爱和关怀,但也要与其保持一定的距离。爱得太近,最终或许会变成一种伤害。
  
  文/孙红雪摘自《祝你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