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4年第8期

上帝不忍心让我的妈妈去洗衣

作者:彭丹青







  我在家乡开了一间小食品杂物店。一天我正站在店门口,忽然听到街对面有个孩子朝这边喊:“妈妈,快过来,你看这……这位太太跟我一样高!”
  尴尬的母亲跑到孩子面前,训斥了这个约莫儿7岁的男孩,然后她转向我抱歉地说:“对不起,真是对不起您了!”
  我微笑道:“没关系。”我对这个叫米克的男孩子说:“嘿,我是达琳•凯麦,你好。”
  米克问:“你是一个小妈妈吗?”
  “是的,我也有一个像你这么大的儿子。”
  “为什么你这么矮小?”
  “是上帝创造了我们,”我说,“一些人矮小,一些人高大,而我恰恰是不能长高的那一类人。”
  男孩又接连问了几个问题:你如何开车?你在哪里工作?你会骑自行车吗?
  我一一做了回答,然后跟米克握了握手,他满意地跟他母亲走了。
  我的矮人生活充满了这样那样的故事。我很喜欢给孩子们讲述和解释为什么我看起来跟他们的父母有很大的不同。经过多年的生活磨砺,如今我可以很坦然地这么做了。
  只要匆匆瞥一眼,你就可以认出我来,因为我只有3英尺9英寸高,四肢短小,是一个先天性的矮人。我有一个8岁大的儿子吉米,感谢上帝,他长得高大,像我的丈夫乔治。像许多矮人一样,我父母的身高也正常,此外,我还有一个身高正常的兄弟。
  当我出生时,还在医院里,医生就告诉母亲我将是一个矮人。也许母亲对矮人不甚了解,她那时关心的只是我的身体健康状况。后来我的家庭医生又告诉母亲,他确信不管用什么方法或药物,都不可能使我长得跟正常人一样。
  随着我一天天长大,父母鼓励我去做身边的一切事情,像正常人一样。因此,邻居的孩子们骑自行车,我也骑自行车;他们溜冰,我也溜冰。在邻居们眼里,我是一个普通人,同他们一样。
  我并没有注意到身材矮小的不好,直到我开始上学。在学校里,一些顽皮的孩子用东西扔我,叫我的绰号。我渐渐知道这是为什么。我开始讨厌上学,讨厌每年开学报到的那一天。我不知道新来的同学会怎样看待我,我更讨厌在众目睽睽之下,“爬”上学校的校车,在车上会有许多孩子对我指指点点地说:“看,看那个孩子,就是她。”男孩子们的举动尤其让我感到难堪。
  之后,我开始尝试用微笑来接受这个事实,因为我意识到这种不利的状况将会影响到我的整个人生。我应该用智慧和理性去改变自身的不足。这样做了以后,我的朋友慢慢多了,他们帮助我,保护我。我上校车时,如果有人嘲笑我,他们会把嘲笑我的人带到一边,耐心指出他们的错误,以后就没有人嘲笑我了。我把身体上的缺陷弥补在个性中———我学会用笑来掩饰一些尴尬。
  现在我47岁了,但生活中那些好奇地凝视我的目光并没有随着我年龄的增长而减少。人们看见我矮矮的身子从小轿车的驾驶室里钻出来,常常会投来惊异的目光;甚至有人问我的朋友:“她是否住在幼儿园里?”每当这时,我会暗暗告诫自己,要以良好的心态去面对,我拥有美好的家庭,还有真挚的朋友,我什么都不缺,矮小的身材不是我幸福的障碍。
  我家庭美满,我有爱着我的丈夫和健康活泼的儿子,当我感到害怕的时候,他们总是支持我。
  去年,我曾遇到一位如同我一样身材矮小的母亲,她告诉我,她的儿子离家出走了,因为他不能忍受同学对他母亲的嘲笑。
  我开始担心同样的不幸会发生在吉米身上。果然,吉米告诉我,同班的一个小女孩有一次嘲弄地问他:“为什么你母亲生得如此矮小?”
  吉米没有理睬四周响起的嘲笑声,他一本正经地回答:“是上帝创造了她,上帝甚至不忍心要她去洗衣房洗衣服。”
  
  文/胡荣君摘自《今日女报》
  文章短信代码:08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