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4年第8期

四只渡鸦和一张糖纸

作者:詹姆斯·迈克尔·道尔西







  如果你愿意敞开胸襟接受教诲,那么世界就是一个大课堂。就我个人而言,从日常观察中所了解到的最引人入胜的事情,若不是我强烈的好奇心,本来也许不会注意到。这种好奇心或许是一种天赋。
  我坐在加拿大的一个码头上等待渡船,突然间,一只渡鸦落在沙滩上。在不列颠哥伦比亚,渡鸦具有很大的社会重要性。这一地区的土著部落认为,人类的始祖是在与土生土长的动物们结合起来呈现为人形的时候诞生的,因而动物成了自己所生成的人类的守护神。正是由于这些动物,今天所存在的部落系统才应运而生。这里主要的部落之一就是“渡鸦”部落。渡鸦是恶作剧精灵,是变形大师,它们从月亮上盗取月光,从太阳上窃取阳光。它们还以“信使”著称。
  一名土著的萨满教神职人员曾对我说,渡鸦只有在传授教诲或发出警告的时候才走近人类。这可能是迷信,但是,当一只渡鸦落在我面前时,我还是注意观察了它。
  渡鸦很精明。它开始翻动石头,寻找寄居蟹当午餐。它很快就找到了像一块锡箔糖纸的东西。如此闪闪发光的东西,是不会逃脱一只渡鸦的注意的。它对糖纸很快就是一通乱翻,从每个角度察看。它如获至宝,便忘了觅食螃蟹。在这一切发生的同时,另一只渡鸦落下了,戏剧性的事情开始发生。
  第二只渡鸦想要糖纸,却装作漠然的样子。同时第一只则用糖纸挑逗它。这样持续了一分钟。在这个空当,我为“剧中人”假想了一场对话:
  第二只说:“我愿用两块石头换那个闪闪发光的东西!”
  第一只回答:“什么?换这个?你知道,它起码值一只蛤蜊!”
  就这样,双方一问一答,呱呱地不停点头鸣叫。这时第三只渡鸦落下,扰乱了我的幻想,于是一场有关人生的教诲开始了。
  在头两只渡鸦就糖纸的归属问题争执不下的时候,第三只在空中盘旋,等待适当的时刻俯冲下来,把糖纸劫走。三只渡鸦在周围盘旋着,吵闹声响成一片。突然,第四只落下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抢了糖纸,扬长而去。前三只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第四只渡鸦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没有任何东西可争了,所以第二只和第三只渡鸦飞走了,撇下那孤零零的第一只。它便又开始觅食,并很快就叼到了一只螃蟹。
  一分钟后,“窃贼”回来了,把糖纸放在自己和第一只渡鸦之间,它俩纹丝不动地站着,相互瞠目结舌。我敢发誓,它俩都望了望我。
  交易成功。第一只渡鸦找回了糖纸乐颠颠的,因此让第四只带着螃蟹飞走了。
  这一切都发生在极短的时间内。但这一天剩下的时光里,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我最后将所看到的一切拼揍起来,领悟出其中的教诲。这就是:第一,并非我们想得到的每件东西都有价值。第二,人生中并没有什么是值得争抢的。第三,当你撒手把某物让出时,如果是由衷地愿意这样做,那么你所获得的回报很可能会更多。最后,有时候最微不足道的东西也能使我们欣慰,只要我们自得其乐。
  
  文/王树茂摘自《基督教科学箴言报》
  文章短信代码:0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