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韬玉诗鉴赏






  生平简介

  秦韬玉,字仲明,一作中明。京兆(今陕西西安市)人。早有诗名,进士不第。后谄附当时有权势的宦官田令孜,充当幕僚,官丞郎,判盐铁。黄巢起义军攻占长安后,韬玉从僖宗入蜀,田令孜又擢其为工部侍郎、神策军判官 。中和二年(882)敕赐进士及第。后不知所终。

  韬玉有词藻,诗典丽工整,工七律。一些诗反映了一定的社会现实,如《贫女》、《贵公子行》等诗皆为一代名作 。《全唐诗》录存其诗三十六首 ,编为一卷。

  贫 女

  秦韬玉

  蓬门未识绮罗香,

  拟托良媒亦自伤。

  谁爱风流高格调,

  共怜时世俭梳妆。

  敢将十指夸针巧,

  不把双眉斗画长。

  苦恨年年压金线,

  为他人作嫁衣裳。

  秦韬玉诗鉴赏

  《贫女》是晚唐诗作中较有影响的一首,诗人借贫女悲惨处境和心灵苦痛的自白,对当时社会重富轻贫、重势轻才的不合理现象表示了强烈的愤怒 。 诗中,作者对贫女充满了深厚的同情,但却未著一怜悯之词 ,而是把强烈的感情倾注在贫女形象的塑造上, 让读者的心灵在同贫女那栩栩如生的形象的撞击中产生炽热的火花。诗人对贫女形象的塑造,主要是采用刻写心灵的手法来实现的。

  首联“蓬门未识绮罗香 ,拟托良媒益自伤”,落 笔便通过揭示贫女和富女生活差别之悬殊来刻写贫女内心的痛楚 。“蓬门”既说明贫女出身之贫贱,又显 示了她现在居住条件的贫困简陋 ;“绮罗香”写出了 富女服饰的豪华;用“未识”二字联缀贫富两极,愈显贫女生活之苦 。“拟托良媒”是贫女在个人婚姻大 事处理上的美好愿望 ,“益自伤”则写出了其内心愿 望与现实的剧烈矛盾和苦闷之情。

  颈联“谁爱风流高格调 ,共怜时世俭梳妆”,是 说有谁欣赏贫女那不同流俗的高洁品格,又有谁与贫女共爱俭朴的梳妆呢?也就是说当时只有卑俗的处世格调和奢侈的梳妆才会取悦于世人,而贫女的格调恰恰与流俗有悖 。“爱”与“怜”的次第运用,正写出 下贫女与世人在心灵格调和追求方面的巨大反差,从而更显示出贫女内心世界的纯洁美丽。

  颔联“ 敢将十指夸针巧 , 不把双眉斗画长 ”,是从针指女红的绝技方面映衬贫女心灵的秀美 。“敢 将”二字表现出贫女在针指刺绣方面功夫的过硬,也暗示出其热爱劳动、不尚浮华的品格。一个“巧”字写出了贫女技巧的熟练,透露出其天资聪慧伶俐的信息 。“不把”含有不屑一顾的意味,这就进一步突出 了贫女不同流俗的高洁品格,从勤劳聪明的侧面给贫女心灵的画面增添了明丽的色彩。

  尾联“苦恨年年压金线 ,为他人做嫁衣裳”,写 出了贫女从“自伤”到“ 苦恨”的心灵跃动的高潮。 贫女出身“ 蓬门 ”,又无“良媒”议婚 ,加上“格 调”与众迥异 ,致使自己在爱情的追求上难有归落, 这是她久藏心间的苦痛。婚姻难议已属苦甚,更何况自己还要为俗气难耐的富女驱使,“年年压金线”,描图绣锦,“做嫁衣裳 ”?这样被驱遣、受奴役的屈辱地位是贫女所难以忍受,也是她心中最大的苦楚,从而益发显示出贫女追求自由、幸福的心灵之美。

  此诗为秦韬玉屈居宦官田令孜门下做幕僚时所作,可能是诗人怀才不遇、有志难酬的自我写照,但由于其艺术概括力之非凡高绝,使读者很容易透过贫女的心曲而倾听到封建社会富有才华却被沉埋有识之士的不平之慨和哀怨之情 。特别是结尾 “苦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做嫁衣裳”二句,更是富有概括力,历来为人传诵。

  除了善于刻写心灵和富于概括力的艺术特色之外,这首诗在语言运用上也颇有独到之处。对仗工整而自然,语言清显而义蕴深邃,接近民间口语,朗朗上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