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叉诗鉴赏






  生平简介

  河朔(今河北一带)人。好任侠。家境贫困。曾为韩愈门客。后游齐、鲁,不知所终。其诗风格犷放,能突破传统格式,但也有险怪、晦涩之病。有《刘叉诗集》。

  冰 柱

  刘叉

  师干久不息,

  农为兵兮民重嗟。

  骚然县宇,土崩水溃,

  畹中无熟谷,

  垅上无桑麻。

  王春判序,

  百卉茁甲含葩。

  有客避兵奔游僻,

  跋履险阨至三巴。

  貂裘蒙茸已敝缕,

  鬓发蓬舥。

  雀惊鼠伏,宁遑安处,

  独卧旅舍无好梦,

  更堪走风沙!

  天人一夜剪瑛琭,

  诘旦都成六出花。

  南亩未盈尺,

  纤片乱舞空纷拏。

  旋落旋逐朝暾化,

  檐间冰柱若削出交加。

  或低或昂,小大莹洁,

  随势无等差。

  始疑玉龙下界来人世,

  齐向茅檐布爪牙。

  又疑汉高帝,

  西方来斩蛇。

  人不识,

  谁为当风杖莫邪。

  铿锵冰有韵,

  的皪玉无暇。

  不为四时雨,

  徒于道路成泥柤。

  不为九江浪,

  徒为汨没天之涯。

  不为双井水,

  满瓯泛泛烹春茶。

  不为中山浆,

  清新馥鼻盈百车。

  不为池与沼,

  养鱼种芰成霪霪;

  不为醴泉与甘露,

  使名异瑞世俗夸。

  特禀朝沏气,

  洁然自许靡间其迩遐。

  森然气结一千里,

  滴沥声沉十万家。

  明也虽小,

  暗之大不可遮。

  勿被曲瓦,

  直下不能抑群邪。

  奈何时逼,

  不得时在我梦中,

  倏然漂去无余。

  自是成毁任天理,

  天于此物岂宜有忒赊。

  反令井蛙壁虫变容易,

  背人缩首竞呀呀。

  我愿天子回造化,

  藏之韫椟玩之生光华。

  刘叉诗鉴赏

  从唐德宗贞元末到宪宗元和时期,以韩愈为首的一派诗人,一反大历以来圆熟浮丽的诗风,走上险怪幽僻一路。如韩愈的《陆浑山火》和卢仝的《月蚀诗》等都足以代表这种诗风。刘叉也是这一诗派的著名人物,以《冰柱》、《雪车》二诗为最有名,而《冰柱》诗尤奇异奔放,寄寓遥深,为后世所称颂。

  全诗可分为三段。

  从首句到“更堪走风沙”为第一段。在这一段里,诗人首先揭发了当时的社会现实:干戈不止,民不聊生。安史乱后,接着出现藩镇割据的局面,而吐蕃也多次出兵干扰西南边疆,诗里所说的“骚然县宇,土崩水溃,畹中无熟谷,垅上无桑麻”,反映了当时因战祸连绵而造成的田园荒芜景象。诗人为了躲避兵灾,逃向四川,而四川也非乐土。旅途艰辛漫长,而在兵荒马乱中跋山涉水,不仅要忍受风霜劳顿之苦,还要时时提防恶人的侵袭。“貂裘蒙茸已敝缕,鬓发蓬舥,雀惊鼠伏”,写出了旅途中的艰辛困苦,为下文借写冰柱抒发感叹作了铺垫。

  从“天人一夜剪瑛琭”到“直下不能抑群邪”为第二段。这一段是全诗的主要部分,描绘了冰柱的奇丽景色。在一夜大雪之后,房檐间的冰柱垂挂下来,大大小小,高低错落,一样的晶莹洁白,玉色琼辉。

  它不是冰柱,而是天上玉龙的爪牙;它不是冰柱,而是汉高帝的斩蛇宝剑!这两个奇异的比喻,不仅写出了冰柱的风神,还为下文写它的不为世用张势:它不能化为及时雨,使田禾滋壮;而只能化为泥浆,使道路艰难。它不能化为九江的波涛,奔向大海;而只能浸入峡谷,沉沦天涯。它不能化为双井名泉,煮茗煎茶;它不能化为中山美酝,芳香四溢。它不能蓄而为池,积而为沼,养鱼种芰;它不能为甘泉,不能为饴露,使这特异的祥瑞征兆为世俗赞夸。它只能凭借它的清沏之气,孤洁自赏,自凝自消。它的光彩虽不亮,却无法掩遮;它负着曲瓦,不能施展神锋,铲除奸邪。

  这一大段的描绘,句句是在写冰柱,却句句关联到诗人自己。诗人的怀才不遇的愤恨之情,刚傲不羁的性格,全面地显示了出来。

  从“奈何时逼”到末句为第三段。这一段写冰柱消失以后的感叹。天晴冻解,冰柱从梦中消失,杳无踪迹。万物的成与毁是天决定的,它对于冰柱不会特加恩泽,却反而使那些井蛙壁虫,顺生易长,背着人,缩着头,聒噪不休。期待天子能回造化之力,把冰柱珍藏在柜子里,使它永远放射光辉。这一段比上一段更深一层,拿容易消失的冰柱和最易繁衍的蛙虫对比,揭示出当时政治上的小人横行、贤士在野的情况。最后诗人把理想寄托在皇帝身上,希望他能扭转形势,重用贤才。诗的最后两句是画龙点晴,点出了诗的主题,就是说只要皇帝任用贤士,排斥奸邪,就能消除战祸,天下太平。

  这首诗在艺术上很有特色,以冰柱入诗,题材新奇。更奇的是对冰柱的形象描写,把冰柱拟人化,句句是写冰柱,也是句句在表露自己的怀才不遇。他用玉龙的爪牙,刘邦的斩蛇宝剑来比喻冰柱,贴切而新鲜,为修辞手法创一特例。就诗体来说,这首诗是句子长短不一的杂言体,抒写较自由,适宜于表达较复杂的理想感情。用这种诗体,不可避免的是多议论,散文化。刘叉的这首诗显然是受《月蚀诗》的影响,而又加以发展,显得更为奇谲豪放。使这首诗显出它的最大特色的是在用韵方面。它用的是麻韵,麻韵字的音是响亮的,高昂的,但韵字却比较少,因有“险韵”之称。这首诗共二十七韵,全属麻韵,中间的“舥”字,“柤”字很少有人用过。“邪”字用了两次,前一个音“牙”,是剑名;后一个音“霞”,是奸邪之“邪”的另一读,音义不同,故得同用。用麻韵写古体诗,一韵到底的很少见。本诗在抒写中一气贯下,纵横自如,在描绘冰柱一段,连用了六个“不为”排句,气势浩荡,郁结于胸中的不鸣之气,喷薄而出,“特禀朝沏气,洁然自许靡间其迩遐”两句,拗折多变;“ 森然气结一千里,滴沥声沉十万家”两句,对仗整饬。这些句式的变化是和感情的起伏跌宕密切相连的,句子或长或短,或对仗,或散行,而最后都能很自然地落到韵脚上来,毫无生拼硬凑的毛病,用险韵而不觉其险,显示出诗人的才华,为唐代诗坛增添了光芒。宋代苏轼在《雪后书北台壁二首》中用“尖”“叉”二韵,第二首的末两句是:“ 老病自嗟诗力退,寒吟《冰柱》忆刘叉。”可见他对于刘叉的《冰柱》诗是很赞叹的。

  偶书

  刘叉

  日出扶桑一丈高,

  人间万事细如毛。

  野夫怒见不平处,

  磨损胸中万古刀。

  刘叉诗鉴赏

  这是一首诗风粗犷,立意奇警的抒怀诗。奇就奇在最后一句:“磨损胸中万古刀。”

  这是一把什么样的刀,又为什么受到磨损呢?

  诗中说,每天太阳从东方升起,人世间纷繁复杂的事情便一一发生。韩愈亦有“事随日生”之句,意同。当时正是唐代宦官专权,藩镇割据,外族侵扰的混乱时期。作者经常看到许多不合理的事情:善良的人受到欺压,贫穷的人受到勒索,正直的人受到排斥,多才的人受到冷遇。每当这种时候,作者便愤懑不平,怒火中烧,而结果却不得不“磨损胸中万古刀”。

  作者是个富有正义感的诗人。《唐才子传》说他在少年时期“尚义行侠,旁观切齿,因被酒杀人亡命,会赦乃出,更改志从学。”这位少时因爱打抱不平而闹过人命案的人物,虽改志从学,却未应举参加进士考试,继续过着浪迹江湖的生活。他自幼形成的“尚义行侠”的秉性,也没有因“从学”而有所改变,而依然保持着傲岸刚直的性格。只是鉴于当年杀人亡命的教训,手中那把尚义行侠的有形刀早已弃而不用,而自古以来迭代相传的正义感、是非感,却仍然珍藏在作者胸怀深处,犹如一把万古留传的宝刀,刀光熠烁,气冲斗牛。然而因为社会的压抑,路见不平却不能拔刀相助,满腔正义怒火郁结在心,匡世济民的热忱只能埋藏心底而无法倾泻。这是何等苦痛的事情!他胸中那把无形的刀,那把除奸佞、斩邪恶的正义宝刀,只能任其销蚀,听其磨损,他的情绪又是多么激愤!

  作者正是以高昂响亮的调子,慷慨悲歌,唱出了自己的心声。

  这首诗用“磨损的刀”这一最普通、最常见的事物,比喻胸中受到压抑的正义感,把自己心中的复杂情绪和侠义、刚烈的个性鲜明地表现出来,艺术手法可谓高妙。在唐代诗人的作品中,还没有看到用“刀”

  来比喻人的思想感情的。这种新奇的构思和警辟的比喻,显示了刘叉诗的独特风格。

  姚秀才爱予小剑因赠

  刘叉

  一条古时水,

  向我手心流。

  临行泻赠君,

  勿薄细碎仇。

  刘叉诗鉴赏

  这是刘叉在赠剑给友人时写的一首五言绝句。诗之独特处,在于通篇以水比剑。本来以明澈的秋水比喻闪烁的剑光罚分明,古人早已有之。如《越绝书》说:“太阿(宝剑名)剑色,视之如秋水。”后来也有以水比剑以至直接将剑称呼为水的。如李贺诗:“先辈匣中三尺水,曾入吴潭斩龙子。”(《春坊正字剑子歌》)刘叉这首诗不只是在一二句诗中将水与剑相比拟,而是把水剑的比喻作为一个基本构思贯通全篇。

  “一条古时水,向我手心流”,说得很口语化,而挺有诗味:诗人不直说这是一把古代传下的明亮的宝剑,而说成“一条古时水”;不直说宝剑“拿”在我手里,而是循着“水”的比喻拈出一个“流”字,说一条水向我手中流来,从而使得原来处于静态中的事物获得了一种富有诗意的动感。这种从对面着墨的写法,较之平铺直叙多了一层曲折含蓄,因而也就多了一种风趣韵味。

  第三句还是循着以“水”比剑的基本构思炼字。

  剑既似“水”,所以不是一般的“奉赠”、“惠赠”,而是扣紧“水”字,选用了“泻赠”。我们仿佛看到了一条流动着的“水”,流到诗人手里,又泻入朋友掌中。如果直说成“我把剑送给你”,那就情韵皆失,索然无味了。以上三句写赠剑,末句是在赠剑时的殷勤嘱咐。“薄”,是迫近的意思。这一句是说不要为了个人的小仇小怨用这把剑去作无谓的争斗,弦外之音是应用它来建立奇功异勋。白居易在《李都尉古剑》诗中写道:“愿快直士心,将断佞臣头;不愿报小怨,夜半刺私仇。劝君慎所用,无作神兵羞。”可以用来帮助理解末句没有明白道出的这一层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