醴陵士人词作鉴赏






  生平简介

  醴陵士人,姓名及生平不详《花草粹编》卷七录词一首。

  ●一剪梅

  醴陵士人

  宰相巍巍坐庙堂,说着经量,便要经量。

  那个臣僚上一章,头说经量,尾说经量。

  轻狂太守在吾邦,闻说经量,星夜经量。

  山东河北久抛荒,好去经量,胡不经量?

  醴陵士人词作鉴赏

  《一剪梅》原题《咸淳甲子又复经量湖南》。此一年应为宋理宗景字五年(1264)。这一年,贾似道当权朝内,推行所谓“经界推排法”,在江南之地大摊税收,百姓苦不堪言。南宋王朝对内加紧压榨人民,对外则一味屈辱求和。醴陵士人这首词即是这一历史概况的反映。

  全词先写宰相、臣僚、太守的“经量”。随之对之发出质问,围绕“经量”,刻画了南宋官场的一种比较深刻的形象。

  此词在形式上运用重叠的方式表达了不重复的内容。形式局部不同,内容有所变化。重叠错综刻画人物形象,又抒发愤慨的感情。全词用“经量”两字处有八句,十六字。这种反复运用同一词语,便是重叠。其它词语也相互转换,形式错落。词中刻画的三种人物形象:“宰相、臣僚、太守”。从他们对“经量”的态度,揭示其性格特征的。“巍巍宰相坐庙堂”,指贾似道以“巍巍”,突出其高高在上,不可一世;随之“说着”“便要”,在其独断专横的面目,刻上讽刺的一刀。朝廷里的臣僚的态度是看宰相的眼色行事,为之附和捧场,从头到尾赞成“经量”活脱脱的一副奴才相。“那个臣僚”,非指某一臣僚,略其名而指其实,轻点一笔,颇为不屑。

  “轻狂太守在吾邦”,指湖南醴陵县所隶属的潭州(长沙)知州。他对贾似道布置下来的“经量”是,才“闻说”,便“星夜”执行,故说他“轻狂”。各句的词语重叠错综,虽无具体的、细致的描写。但只数语寥寥,却表现出三种形象的言语、行动、神态的不同特点。“山东河北久抛荒,好去经量,胡不经量”,直逼贾似道和南宋皇帝。长期陷落的河北、山东等广大地区人民流离,田地荒芜,你们毫不理会,却风风火火地在南方丈量田地。北方的大片荒地却经由胡虏践踏,你们为什么不去经量呢!这里说的“经量”是虚借一意,这实际上就是指斥统治集团屈辱求和,毫不收复失土打算,以嘲讽的口吻写出了广大人民的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