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世将词作鉴赏






  生平简介

  胡世将(1085—1142)字承公,晋陵(今江苏常州)人。崇宁进士。绍兴初,为监察御史,福建路抚谕使。历官兵部侍郎,知镇江给事中兼直学士院。绍兴九年,宣扶川、陕。作《酹江月》词,排和议而主恢复。关中数年,复陇州、破岐下诸屯,又取华、虢二州。绍兴十二年卒,年五十八,谥忠献。《宋史》有传。有《胡忠献集》六十卷,已佚。词见《陕西通志》卷九七。

  ●酹江月·秋夕兴元使院作,用东坡赤壁韵

  胡世将

  神州沉陆,问谁是、一范一韩人物。

  北望长安应不见,抛却关西半壁。

  塞马晨嘶,胡笳夕引,赢得头如雪。

  三秦往事,只数汉家三杰。

  试看百二山河,奈君门万里,六师不发。

  阃外何人,回首处、铁骑千群都灭。

  拜将台欹,怀贤阁杳,空指冲冠发。

  阑干拍遍,独对中天明月。

  胡世将词作鉴赏

  胡世将这首《酹江月》之前有两点背景值得一提。

  第一,南宋词大多出于东南半壁,欣赏出于西北川陕前线的绝少。乾道八年(1172)陆游南郑从军,秋日登高遥望长安南山创作了《秋波媚》诸词,为南宋词传来了西北边塞的鼓角之声。胡世将这首词,最早收录《陕西通志》,比陆游诸词要早三十余年。

  绍兴九年(1139)七月,陕西与金对峙七年的南宋名将、川陕宣抚使吴玠卒后,胡世将代领其职,统率陕西诸军担负起保卫川蜀门户的职责。词题云“秋夕兴元使院作”,说的是此词作于胡世将自成都初至兴元时。兴元,秦时名南郑,为汉中郡治所,今为陕西汉中市。建炎二年(1129)张浚首任川陕宣抚使,即治兵于兴元,上疏言:“汉中实形势之地,前控六路之帅,后据两川之粟,左通荆襄之财,右出秦陇之马,号令中原,必基于此。”此后历任川陕宣扶使,就常以兴元为驻地(吴玠则移治于河池,今甘肃徽县)。

  第二,绍兴八年,赵构、秦桧与金和议,此时反对和议的丞相赵鼎、参知政事刘大中等俱遭罢黜,上书请斩秦桧之头以谢天下的胡铨也被贬到岭外。当时这场重大的和战之争可详见于大量的奏疏,反映词中可惜不多。这不多的主战反和词中,自然应首推岳飞的《小重山》。胡世将此词痛惜“奈君门万里,六师不发”,亦以鲜明的态度反对屈辱的和议,堪称岳词的后继,与东南的爱国词互相应和,声气相通。而且,胡世将以方面之任主战反和,并非徒为空言。绍兴十年五月,金人破坏和议,分兵两路分别南下西进。西进的一路直趋陕西,所至州县迎降,远近大震。诸将中有建议放弃河池以避金人兵锋的。胡世将愤然曰:“世将誓死于此!”这表达了他决不后退半步。他依靠吴玠之弟吴璘,屡挫金兵,使金人从此不敢度陇。对于保卫西北,胡世将是有功劳的。他以实际行动实践了此词中表达的反对和议力主恢复中原的志向。

  由于上述这两点背景,南宋初年的爱国词中,这首《酹江月》就值得一提,不应淹没无闻。

  此词为感时而发所作,斥责和议之非,期待有抱负才能的报国之士实现恢复中原的大业。固它用东坡赤壁怀古韵,故此词亦可称“兴元怀古”。不过东坡赤壁词主要追思怀念周瑜,此词则追怀与当地有关的好几个历史人物。(一)“三秦往事,只数汉家三杰。”项羽入关后分秦地为三,后因称关中为三秦。汉家三杰,就是辅助刘邦夺取天下的张良、萧何与韩信。刘邦于秦亡后被项羽封为汉王,定都南郑。后来他听从萧何建议,南郑为韩信筑坛拜将。刘邦后来出关向东讨伐项羽,并最终取胜,主要就是依靠了张良、萧何、韩信。“(二)”拜将台欹,怀贤阁杳。“怀贤阁是纪念三国时北伐至此的诸葛亮。这是因为诸葛亮几度北伐,即驻兵汉中以出斜谷,而且死后葬于汉中的定军山。陆游《感旧》诗记南郑两个胜迹,就是拜将坛与武侯庙。”惨淡遗坛侧,萧条古庙壖。“自注:”拜韩信坛至今犹存。沔阳有蜀后主所立武侯庙“怀贤阁建于斜谷口,北宋时犹存。《苏轼诗集》卷四有诗题曰:”是日至下马碛,憩于北山僧舍,有阁曰怀贤,南直斜谷,西临五丈原,诸葛孔明所从出师也。“(三)”问谁是,一范一韩人物。“一范一韩,指的是北宋时驻守西北边境的范仲淹与韩琦。仁宗康定元年(1040),范仲淹与韩琦同为陕西经略安抚副使,为抵御西夏、巩固西北边防起了重要作用。朱熹《五朝名臣言行录》卷七:”(范)仲淹与韩琦协谋,必欲收复灵夏横山之地,边上谣曰:“军中有一韩,西贼闻之心胆寒;军中有一范,西贼闻之惊破胆。‘”这些历史人物,有的成就大业,有的北伐中原,有的威震边陲。“神州沉陆”、北宋沦亡之后,面对“北望长安应不见,抛却关西半壁”的山河残破的形势,不能不令人临风怀想古来于此为国立功的上述先贤。这时作为边帅初到兴元的胡世将怀古感时,以表达他希钦和追慕的先贤感情。但首句“神州沉陆”之后,紧接着“问谁是、一范一韩人物”,这么写实是深慨当代没有这样的人物。紧接着下面说“汉家三杰”已成“往事”,拜将台与怀贤阁则一“欹”一“杳”,都是暗寓“时无英雄”之慨。当时张浚是个名望很高的主战派领袖,主张“中兴当自关、陕始”,自请宣抚川陕。可惜他志大才疏,对金兵作战常失利。建炎四年九月,他所指挥的五路之兵四十万人与金兵交战合溃败于富平(今属陕西),至追此关、陕丧失不可复。胡世将上痛和议之非,近伤富平之败,和则非计,战则非能,抚今怀古之余,内心更加感到自己责任重大,既愤且忧,自然“赢得头如雪”了。以功业论,无疑胡世将还算不上什么“中兴名臣”。但此词忧怀国事,着眼大局,不失阃外边帅的气度。“塞马晨嘶,胡笳夕引”两句,也很好体现了西北战场特有的边塞气氛。篇末写怒发上指,阑干拍遍,情怀激愤,这么写显示内心忧愤既巨且深,再也无法平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