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门杂咏

 
 
七二年冬过北海后门感事

依依宫墙柳,默默识废兴,
不语明得失,摇落感秋深。
日月转双丸,倏忽万千巡,
盈亏寻常事,惊飙徒自惊。

题个石师寄庑图①

京华寄身久,醇朴如老农,
临池拙愈秀,②作诗晚益工。
濒水观鱼跃,登高赋塞鸿,
身心两明健,为近广寒宫。

  一九七三年作

  【注】
  ①师系南社旧诗人,一九五四年入中央文史馆,即独住北海静心斋内一偏院中。小室仅丈许,室外小塘,夏季常有白莲三五散馥。远望对湖,白塔高耸于透蓝天空,即元之广寒殿旧址。明初因其奢侈过度,命工部郎中某来京拆毁。有《故宫遗录》传世,叙及北海长廊一带建筑花木极详悉。十多年前,北京文物队发掘元代居住遗址,曾发现一螺甸漆盘,题名为“广寒宫图”,犹可仿佛得此二三也。个石师一住三十年,年及九十,犹眼目明朗,健步如飞。古人言“食道而肥”,应非虚语。
  ②年九十犹能蝇头小楷抄自作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