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新晴

 
 
朔风摧枯草,岁暮客心生。
老骥伏枥久,千里思绝尘,
本非驰驱具,难期装备新。
只因骨格异,俗谓喜离群。
真堪托生死,杜诗寄意深。
间作腾骧梦,偶尔一嘶鸣,
万马齐喑久,闻声转相惊!
枫槭啾啾语,时久将乱群。
天时忽晴朗,蓝穹卷白云。
佳节逾重阳,高空气象清,
不怀迟暮叹,还喜长庚明。
亲旧远分离,天涯共此星!
独轮车虽小,不倒永向前!


  一九七○年十月。久病新瘥,于微阳下散步,稍有客心。值七十生日,得二儿虎雏川中来信,知肾病已略有好转。云六、真一二兄故去已经月矣。半世纪中,一切学习,多由无到有,总得二兄全面支持鼓励,始能取得尺寸进展。真一兄对于旧诗鉴赏力特高,凡繁词赘语,及词不达意易致误解处,均能为一一指出得失,免触时忌。死者长已矣,生者实宜百年长勤,有以自勉也。后用十字作结,用慰存亡诸亲友。从文于湖北双溪丘陵高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