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大相

 
 
  城头上咚的响了午炮,张大相从参谋处跑出来,在廊下站定,元气十足的喊“护兵,护兵!”

  一个小苗兵打扮得同行将开差一样,全身应有尽有,背后还拉斜挂了个特别长的大手电,从烧茶处一跃而出,立了个正,“到!”说了忙走过参谋身边去。

  两人于是出了衙门,赶回家去吃点心。从中三街过身时,杂货铺主人米老板,恰好刚从邮政局把邮件取回,低下头用小钉锤敲打那棺材形小木箱。一眼瞥见那个小苗兵正从店前过身,知道张大相已下办公厅了,赶忙跑出街来追赶财神。

  “参谋,参谋,上海货寄到了!德国咪咪洋行的,我正等着你!”

  大相听说咪咪洋行货到了,心中异常高兴,就跟着杂货店老板回到店里,站在一堆洋货中看他开箱子。那杂货店主人只有一只眼睛。大相称他为一只虎。

  “一只虎,你小心点!”

  “知道!我象捧凤凰一样,两只手拿回来的,一只虎不小心还算一只虎?”

  开箱时一只虎唯恐碰伤那箱中宝贝,自然十分小心。因此增加了这种工作的困难。有了这个空间,大相的身世、性情可以在这里稍稍叙述一下。

  大相是××地方一个官家独生子,年纪二十二岁,六年前客军过境时,大相的家里被派定两万捐款,限三天就得交款。大相父亲一时拿不出,逼迫得吞烟自尽,从此以后,大相就成为家中唯一的男子了。客军开拔了,家中由太太当家了。太太主张搬家下行,一个在当地军队里作军法的亲戚,却为出主意,以为军队欺侮有钱人,是件天下通行的事,不管往哪儿逃皆不是路。如果自己插进队里去,要浑大家浑,就不会再受军队的挟制了。

  当家的想主意不错。因此花了五千块钱,大相就作了××军一个上尉参谋。什么事也不用作,就只每天穿了崭新体面呢制军服上衙门,到底是官宦人家子弟,气派品貌皆过得去,手头又松,因此大相虽然并无本领,在部里却还得人缘,个人嗜好不多,过日子晓得谨慎,嫖赌皆不来,算不得是个败家子。他自己出钱找了个随从兵,把这兵戎装起来,每天跟他各处奔跑。他喜欢手电筒,那随兵所背的手电筒,就可算是本军最大的手电筒。一到了夜里,大相就拿着这个东西上街,迎面照人取乐。大相的电筒比谁的都光亮,被照的人皆知道这是大相的电筒。大相也就因此把日子过得很有意思,且同时无形中成为一只虎的一位活财神。

  …………

  如今所开的木箱,就又是一具大电筒。

  木箱弄开时,先是些锯木屑,与一些有管形皱摺的包皮纸,又是一些木屑,哈,乖乖的卧在木屑里面的,不正是那望眼欲穿的宝贝吗?那是一具长约二尺五寸的特制家伙,全身银光夺目,一端附上一个八角形的大头,真象是戏文里岳云那柄锻锤,大相一见喜不自胜,脸上兴奋得发红泛紫。

  “让我来,让我来!”把它拿在手上后,又说,“一只虎,一只虎,你快取那大电池填满膛试试看!”

  一只虎装得神气俨然,同被雷打一样,张着口半合不拢去,“呀,好个宝贝,简直是尊机关枪!”

  电池一共装十二节方满筒。旋紧了后面盖盖后,一晃,一只虎大吃一惊,若不亏他有两手,差点儿跌到搪瓷摊上,虽是大白天,这东西十分厉害,不易招架,一看也就明白了。

  一只虎口上说着“好厉害,好厉害,”又搜索那木箱,从木屑中发现了手巴子大一张黄纸单子,一面洋文,一面中文。

  两人照说明单细细加以研究,才知道这宝贝还可以作种种不同的用法,如何一来光就缩小,如何一来光就放大,以及远近节制机关也居然全弄清楚了。

  “多少钱?一只虎。”

  “多少钱?五十块,我记得发票上是五十块,你放心,洋行做大生意总不瞒人。”事实上呢,他记得发票上是二十五块。

  一只虎知道大相脾气,只要东西好,钱不在乎。慢慢算账正是他求之不得的。见大相已上了街,方说:“参谋,参谋,账单改天算,不要紧,你拿走吧。”

  大相回到家里时,一见老门房,就把宝贝对老门房一晃。

  在过厅见家中老狗,就对老狗一晃。进堂屋就向祖先牌子一晃。回到卧房里,老奶妈走来为他脱军帽换鞋子,他就一连对老奶妈晃了好几下。除了祖先牌子不算,每双被晃过的眼睛,大半天还花缘绿的,同被封神榜上的照妖镜照过一样。大相可乐坏了。

  不一会,家里老太太,姨娘,妈子,丫头,全皆知道了这件事,一同来围着看宝贝。轻轻怯怯的用手摸一下,皆显得惊异而快乐,还相互猜详价钱,有的说一百,有的说不止一百,及至大相说明了至多不过五十块钱时,大家且露出相信不过神气,以为太便宜了。这些人每月得工钱两元。自己的事容易相信,一个照路的电筒太巧妙了,真值要多少实在永远弄不明白!

  大相把清蒸鸽子蛋胡乱吃下后,便为家中人讲解这电筒的神妙,叫人把房门关上,便派人七手八脚把窗户临时用厚幔幛遮好,来试验电光的强弱及种种妙用。老奶妈又为出主意,以为过后屋空仓里试验必更好,于是一窝蜂拥到仓屋里去。要小丫头假装逃兵,先躲藏在仓屋一角黑暗处,大相把电筒机关一揿,一股白光直射出去,到处搜索,真所谓物无遁行。到后照及小丫头时,大相就大吼一声,“狗杂种,这一次捉到你了!”于是同小护兵赶过去,好象真的捉人一样,小丫头还只是前十天花五块钱买来的,一看情形不对,以为大相真要杀她了,不知如何是好,吓得嗬嗬大哭起来。合家上下为这件事皆笑了半天。

  家中已玩厌时,大相带了他的宝贝,上衙门去展览。

  在参谋处玩了一阵,接着又过副官处,军法处,军需处。

  每到一个地方,凡见着这个宝贝的,皆说:“真了不起。”得到这种称赞,大相觉得很快乐。到后无地方可去了,一个副官邀他到招待处去,一则招待处住的是各地方来的代表同远客,大相愿意给这些人长长见识,二则招待处厅子高大,很可以照照那个厅子,试试看会不会发现一点东西。

  到招待处时,一个从外省来的客人,正拿了个京八寸象牙烟杆,站在院中梧桐树下对树梢出神,搜索明天陪师长游山的诗句。大相不认识这个人,不好意思晃人眼睛,只将电光对树上一晃,自言自语的说:“树上有贼,一照也会跌下来。”

  客人望望大相手中舞着的东西,微笑着,把头偏过一边去不理会,神气好象在说:“小孩子,玩这个!”

  到了大厅,有两个人正在那里下围棋,已快要完场,大相站在厅子中,把电筒一揿,尽电光在承尘椽皮间各处扫射,且说,“捉逃兵,用这个不好!”那两个外路客人不明白他们寻找什么,收拾了棋盘回房中去了。

  大相很扫兴,轻轻的吼声“走!”便出了招待处。

  末后他们上了城,想从城头把电光射出去,看看能不能照过对河天后宫庙里的大殿,天气还早了一点,却看不出这电筒的妙用,不能给天后宫守庙的吃那么一惊。

  大相从中三街一只虎杂货铺门前过身时,天已快黑,大相把电筒对准杂货铺一晃,一只虎正在柜台里涂改那张咪咪洋行的发票,眼见一股寒光,知道是大相过路了,就大声嚷道:“哎呀不好,老夫中机关枪了!”

  大相不由哈哈大笑,走进杂货铺去看一只虎。且问他打商量,看看谁家银匠手艺好,用银子打块牌子,刻成“机关枪”三个字,预备将来系在电筒绳头上。一只虎答应这事一切由他包办,大相又把那尊机关枪晃了一只虎四五下方离开杂货铺。

  往哪儿去?仍然上城头去,因为天已抹黑,大相知道上城去可以施展那宝贝的妙用了。

  大相家中人等候着他回家吃晚饭,全知道大相今天迟迟回家的原因。大相高兴了,家中人无不极其高兴。

  《五溪乡贤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