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一堆土一个兵

 
 
  天欲发白。一切皆静静的。这分沉静便孕育了稍后一时钢铁齐鸣的种子。

  老同志伏在山地土沟边,身穿破棉袄儿,见得多,听得多,胆量稳稳的,心沉沉的,不怕冷,不怕饿。

  为的是会那么一手,有了经验,到时候天空中燕子似的钢铁飞窜,“来,×你的娘,炸你个七块八块!”一下子把那个黑沉沉的玩意儿,向远处抛去,訇……一堆烟子,一堆石头,一堆泥土,向上直卷。一口猛劲的犁,一只瞧不见的大手,这么一下翻起多少东西!那大腿,那手指,那点撕碎拉长的内脏,起花的肠子,水蛇似的肠子。“来,×你祖宗,再来一下!”又再来了一下。

  在那时节老同志是半疯的。空中的一切声音皆使他发疯。

  “来,×你……”便又再来了一下。每一个动作相伴而来的是个粗俗的字眼,这包含了一种力量,一分气。

  老同志可没有死,天知道这是谁出的主意,勇敢人照例就不会轻易死。枪子儿常常赶人背后穿,你想跑,只一下子你便完事了。你不跑,你不会在冲过来的毛子以前完事。

  嘘……一颗流弹;一只紫色的鸟儿打头上飞过去,一个信号,暴雨中第一滴雨点。来了,昨天的事又快来了。同天明一样,黑夜一走终究要来的。

  一切过去了,黑夜和沉默皆已过去了。远处有了机关枪声音一阵,过后又异常沉静了。

  天已亮,好象再不会有什么事。

  老同志把手在空虚里抓了一把。看看风向什么方面吹。老同志身伴一个小同志,一个学生,那顶圆圆的钢盔搁在头上,代为说明他来到这儿还不多久。那学生哑哑的说:“老伴,老伴,别开玩笑,小心一点儿。”

  “小心一点儿?小心你做皇帝的命!你是来干吗的?我问你。”

  那一边便无回嘴声音了。

  过一会儿,那戴了钢盗的学生却说:

  “老同志,老同志,到了一万顶钢盔,今早冲锋时可不怕机关枪了。”

  人年轻了一点,话说得那么傻,真象机关枪子儿单拣脑瓜子钻,别一处皮肉不作兴穿过似的,故老同志听到这个时笑也不笑。后面的人要买帽子爱国,前面的可不要。他们要大炮小炮,要机关炮同向空中飞机瞄准的高射炮,向谁去要?

  从学生看来,这老同志正有点傻,那么勇敢,那么猛,不是傻子谁作得出?看看地面各处已现出了淡淡的轮廓,只壕沟如一条黑色带子,向高处爬去。学生问:“老同志,老同志,你为什么到这儿来?”

  “我为什么到这儿来?鬼明白。你为什么到这儿来?我问你。人明白的都不来,来的就不大明白。大家都想搬了宝贝向南边跑,不要脸,不害羞,留下性命做皇帝,这块土地谁来守。”

  “你有家,……有土。”

  “我有田土舍不得离开吗?我有坟土。毛子来了,占去咱们的土地,祖宗出了多少力,流过多少血,家门前一块肥土让他们拿去,不丢丑?读书人不怕丢丑我可怕丢丑。站不住了,脑瓜子炸了,胸脯瘪了,躺到那炮弹犁起的坑里去,让它烂,让它腐。赶明儿有人会说:‘老同志不瘪,争一口气,不让自己离开窄窄的沟儿向宽处跑。他死了,他硬朗,他值价。’”那学生一句话不说,也把手在空气中捞了那么一下,想爬过来一点,似乎要亲老同志一下,老同志说:“伙计,小心点,不是玩的。”

  “得啦,我让你去做皇帝。我把你这个。”他想脱下那顶帽子,这帽子使他害了羞。

  啵……

  一下子小雏儿完了,放翻了,一个滚便转到壕沟里泥水中去了。一顶钢盔留在老同志身边。

  “发明这玩意儿!”老同志道。“天空中落雪子时,戴它到头上去,挡一阵雪子。送来一万顶,好象全望着别炸碎脑子,枪子儿赶别处进,把受伤的填满一个北京城,让人知道抵抗了那么久,伤了那么多,就来讲和似的。妈妈的,你们讲和我不和。我怕丢丑。我们祖宗并不丢丑。”

  稍远处有了枪声,左边有了枪声,右边有了枪声,老同志摸摸身边,身边有一十七个炸药作馅的铁棒槌。寒气中一切皆结了冰似的;空气结了冰,铁也结了冰。

  一九三三年三月,于青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