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逃

上一页 返回《三毛文集》目录 下一页

 


三毛:

  我好难过,不知用什么言语来表达自己的痛苦。自己得了严重的自闭症,连家里的人要我到楼下杂货店去买个东西都不敢,做什么事情自己都会紧张害怕个半死,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如此紧张害怕,以前从来没有的现象,如今却患了如此严重的恐惧症,看到人都想躲,到底要躲到几时?现在连出去找工作都不敢,害怕,甚至连写封信都写不好,我应该怎样活下去呢?

  黄上

  黄先生(或女士)

  当我们面对一个害怕的人,一桩恐惧的事,一份使人不安的心境时,唯一克服这些感觉的态度,便是去面对它,勇敢的去面对,而不是逃避,更不能将自己干脆关起来。

  痛苦,是因为你将自己弄得走投无路,你的心魔在告诉你--不要去接触外面的世界,它们是可怕的;将自己关起来,便安全了。

  这是最方便的一条路--逃。

  结果,你逃进了四面墙里去,你安全了吗?你的心在你的身体里,你又如何逃开你的心?

  走出来,不要怕人。人,有时的确是一种可怕的动物,可是,你也是同类,也是一个人,这个世界上,人吃人的事情不是没有,但是大半的人是不吃人的。

  我也曾将自己囚住过整整七年暗淡的岁月,当时,我与你一样,见了人就怕得不得了。这种心理,使得我的心灵和肉体都饱受摧残,也曾被送去看心理医生,当时,不肯与医生合作,医生再有方法和耐性,自己本身不合作,是很难治疗的。

  黄先生,我不清楚您为何有这种情形发生,我不是心理医生,只能以一个过来人的经验诚恳的回信给您。

  不要为怕而怕,不要再落入这隔离世界的深渊中去,不要再幻想外面世界的可怖。恳请您试一试,每天做一个小功课:为自己找一个出门的理由。第一天走两百步,或走一百步,去杂货店买东西,买完了便回来。第二天多走一点,也许三百步,又回来。第三天走一千步。第四天没有法子出门,仍然害怕,便停一下,不必太勉强,第五天再去杂货店。第六、七、八、九、十天,就走更远些,直到您克服这份恐惧感,以后常常出去走走,散散心,一点一点慢慢来,但是要有决心,一定要有,请您答应我。

  我们中国人,一半将心理治疗和疯子治病混为一谈,事实上,世界上的心理方面完完全全健康的人可以说没有。身体病了要看医生,心理有了不平衡也一样要正视治疗的必需。如果您很清楚的明白,去看心理医生是极自然的事情,而不是一般人说的"神经病",那么请勇敢的去看看医生,好吗?

  如果您肯去看心理医生,那么这封信的前一段和中一段都可以不必理会了,一切听医生的方法,是最好的。

  谢谢您写信给我,在这样怕人怕外界的情况下,肯写信给我这样一个陌生人,使我内心对您有说不出的感激,谢谢您对我的信任和友谊。

  你的朋友三毛敬上

   上一页 返回《三毛文集》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