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离与沟通

上一页 返回《三毛文集》目录 下一页

 


亲爱的弟弟妹妹们:

  一次两小时的聚会,得到了你们的友谊和雪片一般飞来的书信。在这里,我要向你们道谢这份爱护,更使我感动的是信中对我付出的那份全然的信任。

  以半生的生活体验来说,爱和欣赏,在我往往是容易些的,而信任一个人,却并不是那么一厢情愿。起码从自己待人接物的态度上来说,我不是一个轻信的人。

  由此推想,各位在信中对我全心全意的信赖,也是不容易的。这使我非常难以轻易下笔回信,担心自己偶尔在一句话上的疏忽,而影响了许多年幼的心灵。

  归纳起大部份的来信,其中最明显的烦恼和苦闷都在于各位对家庭生活和关系的不满。我知道这些诚恳的信都是出自各位的肺腑之言,从某一个角度看来,完全是对的,一点也没有错。

  可是,世上的事情,并不是只有从一个角度上去观察,就能够说它是唯一的真理。如果我们去做一次家庭访问,听听父母们如何讲孩子,很可能,父母也有一大篇合理的抱怨,也会说,孩子们不了解做父母本身的种种困难和对孩子在教育方式上的挫折,也更可能,父母除了孩子之外,尚有本身的苦难与折磨要去应付。

  公平的说,做父母的比做孩子的,在担当人生责任上,重了许多。亲爱的孩子,试着也去分析父母和他们本身的问题,也试着去了解,你的那份学费和衣食是父母的血汗钱换来的,这么一想,养育之恩,我们都不能回报,又何忍对他们要求太多呢?

  往往,大部份中国的父母,将孩子当做命根,将孩子视为自己生命的延伸与继续,期望自己一生没能完成的理想和光荣,都能在孩子的身上实现。更以为,自己人生的经验,百分之百,都可以转移到教育下一代的身上去,又以为孩子是必须无条件听命于父母而不可反抗的,压力便由是产生了。

  这种观念,造成了父子之间的悲剧和冲突,也造成了成年人与青少年孩子之间的深沟。本来,天伦之乐是人间最可贵的一种情操和欣慰,很可惜的是,每一个家庭中,或多或少,父母子女的观念与行事为人不能完全一致,不愉快的心情也随之而来了。

  父母子女之间心灵上的隔离,是爱的方式不很有技巧而造成的。成年人与年轻人的未能沟通,在我个人看来,也是出于同一个字,那就是深刻的爱。

  我相信,天下的父母和子女,没有一个人故意存心去破坏家庭的和谐,这是不可能的。如果问题产生了,也不是刻意的行为,而是根深柢固的社会观念,因为有了时代的变迁,双方不知适时调整而造成的结果。

  一个问题的出现,解决的方法,不该是怨天尤人的去怪罪对方,甚而自责,而是冷静的去理出问题症结的所在,尽可能在个性上、思想上、行为及语言上,慢慢的改进,取得彼此的谅解。

  这件事情,不能急切,不能以火爆似的争吵去解决,更不能以离家出走,甚而激烈的试图以毁灭自己的念头去反抗,这实在是一种愚昧而无用的方式。而做孩子的,包括我自己在内,都往往选了这种笨法子,伤人害己,于任何祥和的人生都是背道而驰。

  耐心、韧性、谅解、宽容、包涵,都是爱的代名词。亲爱的孩子们,在你们的来信里,我或多或少是看见了这些字。可是,在来信中,也不可避免的看见了一些不讲理的父母,动手痛打孩子,不给孩子任何解释的余地,冷淡孩子,甚而父母之间大打出手,以夫妇之间的不和,怪责孩子生命的拖累……。

  当我一次又一次拆阅来信,看见不知有多少信中写着:"陈姐姐,我但愿不要回家,永远不要回那个没有温暖的家……"这样的句子时,我的心里,充满了欲哭无泪的重压。

  孩子,你有一个妈妈,她打你,骂你,羞辱你,也许是她情感上不平衡,也许是她不知你在身边是她的福分,这,都不能改变她仍是你妈妈的事实。

  试着用自己的智慧去改变父母,不要伤心。中国人忍字是如何写的,我们都知道。学着取悦父母,念书上要出人头地,家务上尽可能帮忙,一旦如此,父母仍是特别不喜欢你,那么,爱你自己吧!好好的储备自己的知识,将来自食其力之后,父母也年老了,那时候,回家去孝顺他们,他们不可能不感谢你的孝心的。

  沟通,有待双方的努力--父母和子女的。而我的书信,只有做孩子的看得见,又有多大的效果呢?

  至于另外一些来信,父母都是爱你的,而爱的方式中少了一份对子女的信任与尊重,这个问题便比一些破碎家庭的孩子来得简单些。请相信有一日你不再是初中生或高中生,你会成长,会成熟,会有自己的人生方向。如果在一场人生的战役上打得漂亮,做得有声有色,到那时候,父母不但不会再管你,而且会以你是他们的孩子为骄傲。这种家庭问题,由另一个角度去看,便不严重了。好孩子们,父母大半的管教都是出于一片爱心,我们又何忍在方式上去怪责他们呢?讲了这种话,各位写信来的弟弟妹妹们也许会感觉到,陈姐姐是站在父母那一边的。事实上,父母的年纪已经比较大了,要改变一个成年人的观念总是困难的,而青少年的一代,都仍有极大的可塑性,在许多地方,便必须请青少年包涵父母,谅解父母,更重要的是,将来一旦本身完成学业,成家之后,也有了子女时,再不犯同样的错误,做一个开明而得子女信赖的人。

  我总认为,孩子可以教育,某些父母也是可以再教育的。问题是,好似双方都是坚持自己的看法,自以为是,这就难了。

  记得在我小学六年级毕业的那一年,因为将一本别班男同学的纪念册偷带回家,写上了几句送别的话,而被母亲搜了出来,母亲为了这一件小事情,将我关在房间里审问,弄得我因为羞愧而痛哭,并且答应悔改。

  后来我渐渐长大了,有了与异性的交往,也因为来往的朋友都是正正派派的好青年,我自己也主动将这些朋友带回家去请父母过目,当年害怕我变坏的父母,在无形中有了观念上的改变,再也不会一如当初般的将男女的性别看成太严重了。

  这只是一个小小的例子而已。其他许多事情的价值观、判断法、自主权和人生的看法,在经过了多年的沟通之后,与母亲父亲都能取得程度上的了解。所以说,我认为,教育子女是父母的责任,可是子女在家庭中被不被误解,与个人的表现也是有关的。当然,我有一对开明的好父母,这是个人极大的福分,而他们的开明之中,亦有我多年的努力。凡事禀报父母,凡事开诚布公,若有不能一致的想法而我又自认为对得起良知时,甚而勇于在良好的态度和口气下向父母辩论、讲解,请求认同。我不隐瞒、不欺骗,不将自己的想法藏在心里,都有助于父母和自己之间的认识。

  又有一封来信,写出了处身一个大家庭中做孩子的悲哀。看见嫂嫂对母亲的猖狂,看见哥哥的纵容妻子,看见母亲的忍辱和委屈……。这封来信,写得生动而感人,是一个有着表达笔力的好孩子痛苦不平的心声,也是一篇成功的散文。

  大家庭的和睦与否,关连着太多人为而复杂的因素,写信来的这位孩子,因为心痛受欺压的母亲,进而对生命的公平产生了怀疑。很难过的是,这位孝顺的孩子,我不能帮助你,只有鼓励你,用功读书,出人头地,有一日进入社会时,赚钱反哺受苦的母亲,将她接出来与你同住,好好对待她,给母亲一个幸福平静的晚年。孩子,你的孝心感人,责任也重大,一个有责任的人,是可贵的,这表示她有能力担起这份责任。目前学业尚未完成,在经济上可能无力承担母亲,可是尽力去爱妈妈,下课回家去时,尽可能表现你对她的爱和看重,这对做母亲的来说,比什么都要欣慰,你目前的能力和责任便是这个。

  又有的信中,家庭不看重女孩子,不愿再供给念大学的学费,做女儿的来信中伤心沮丧,几乎没有了方向。好孩子,中国人有一句谚语:"行行出状元",我个人也认为,进大学不是唯一的人生之路,请看社会上多少成功人物的学历都不显赫。可是他们成功的例子比比皆是。再说,自我教育是很重要的,如果自己不肯教育自己,一张大学文凭又能够代表什么呢?

  在我所知的文化大学和东海大学,工读生都在每一个角落做事,半工半读,养活自己,同时进学,这种情况也是很多的,只是在体力上要劳累些。甚而,我有两个学生,她们是高中毕业之后,先去做两年女工,然后存足了两学年的学费,再来大学进修,也是另一条可行的路。做事,是一种磨练,对任何人只有好处而无坏处。只问你吃不吃这份有代价的劳苦。

  孩子们,在近乎一叠书本样厚的来信里,很多人都不够快乐,不够开朗,不懂得如何从无可奈何的情况里去求取生存之道,这也是无可厚非的,因为毕竟年纪还小,生命也仍孱弱。就算我自己吧,活到半生,又能够说我了解了人生的真谛和全然的活得完美吗?

  既然大家都喊我陈姐姐,我便欣然答应,在这里,与各位再共同勉励一次,我们要做聪明人,做有智慧、有慈爱又肯诚实对人对己的勇者,就算天大的事情来了,也不逃避它,心平气和的为自己争取最合理的解决之道。不可以做一个弱者,凡是一不顺心便跌倒的人,是要被社会所淘汰的,做一个有弹性的人,当是我们一生追寻的目标。

  很抱歉不能一一回信给各位,因为从各处转来的信实在是太多了,请原谅我时间实在不够,而那份关爱各位的心怀意念,却是强烈而真诚的。再见了!祝做一个智者仁者勇者。三毛上

  一九八三年三月廿七日

   上一页 返回《三毛文集》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