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零一夜的阿姨(十九岁)黄齐芸

上一页 返回《三毛文集》目录 下一页

 


   

  我都被人问死了,一天到晚被问我的阿姨三毛在家里是什么样子。我的阿姨就是一个最普通的阿姨,跟天下的阿姨都差不多。有时满宠我们小孩子,有时很久看不到她。

  说起阿姨的讲话,真是一绝,她讲起故事来明明坐在沙发上,可是故事的背景、气氛、人物、时空,都会活活的出现在我们眼前,像催眠术一样,听得她不让我们出来,我们就出不了故事,太棒了,这一点和别人的阿姨很不相同。

  阿姨写了好多首歌和诗之间的东西,都放着不发表,到了晚上就在电话里念给我听,叫我做试验品,每次都问懂不懂?懂不懂?如果我懂了,她就不改字,如果不懂,她就改成浅的字。我是阿姨密藏文章的听众。她也有调子唱给我听。

  我从来没有厌过阿姨的语言,她好像那个《一千零一夜》里面讲故事的女人,阿姨的话是讲不完的。

  我们家的人,都少看阿姨的书,因为她讲话比写书又生动太多了。听她就够了。

   上一页 返回《三毛文集》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