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楼春

  去时梅萼初凝粉。不觉小桃风力损。梨花最晚又凋零,何事归期无定准。
  阑干倚遍重来凭。泪粉偷将红袖印。蜘蛛喜鹊误人多,似此无凭安足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