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年第3期

江西新余市发现一道明朝封典圣旨

作者:高增忠







  最近,笔者在本地一乡村调查时,发现了一则明朝天启年间敕封。此敕封是明熹宗皇帝敕封时任明代内阁中书科中书舍人钟炌及其夫人的。现为钟炌第九世孙收藏。敕封质地为黄绫,黄绫上有白丝提花织出的“万历四十五年月日造”暗花织造年款。敕封较为完整,存长144厘米,宽30厘米。据介绍,此敕封在20世纪60年代由于藏者害怕受牵连,曾被藏于阁楼混入稻草中。后家人忘记,用稻草铺猪圈时一起被垫在猪圈沤入猪粪中,出粪施肥时在田间重新找到,故敕封中间被钉钯挖了两个洞。由于敕封受粪水浸泡,黄绫颜色已褪,较为灰暗,但字迹未糊未散,仍十分清晰。现将敕封全文内容整理如下:
  奉
  天承运
  皇帝敕曰士甫释蔬屩而服采承明参陪侍从亦至荣遇矣地清则可以养品职暇乃足以储施盖异日重远实需之非徒以掌故见长也尔中书科中书舍人钟炌美爱可传文明以止一翘蕊榜遂秩薇垣而尔文学足以润身名蜚五字谋猷长于议制藻蔚千秋承休矣精白之衷 报主在丹铅之外修途伊始大受可期当龙楼毓秀之时正鸡树覃纶之会是用授尔阶征仕郎锡之敕命夫尔职昔分四户则势利易滋今履双清则名行宜饬玩而多优游急而求闻远毚焉宁得终日乎士善藏厥用乃能大用钦哉朕且以耳目寄汝
  敕曰遗袿之悲人情乎况当显庸之日悼蘭芳之早萎念蕙问之犹馨使人何能已已也尔中书科中书舍人钟炌妻严氏动与礼遊静以义立居室而道齐师氏有行则德配女仪乃丙夜篝灯相励鹏骞之志而丁年捐佩竟摧燕婉之芳降命不长维德之吉兹赠尔为孺人尚歆紫綍之恩永作黄圩之贲
  敕曰出纳丝纶之臣遑问户内傥相在尔室有儆凫雁而饬蘋繁则女而士者也朕是以有六珈之锡尔中书科中书舍人钟炌妻卢氏风规闲静德度端良仰绍前徽解佩襄勤于中夜恪修妇职服綦励介于从官室无问织之劳爨有欲清之色疏荣薇省锡宠蘭衡兹封尔为孺人祗膺翟服之华益饬羔丝之儆
  
   天启年
   [ ]字一百五十二号
  “天启年”处加盖“敕命之宝”印;“[ ]字一百五十二号”处加盖“广运之宝”印。另外,敕封为竖排,“[]字一百五十二号”为骑缝字,仅一半在敕封上。原件未注明为天启X年,但据《钟氏族谱》,可知为天启癸亥年,即:天启三年(1623年)。
  钟炌(1582年~1650年),字淑宪,号昭民,江西分宜人。明天启二年(1622年)进士,初授内阁中书科中书舍人(从七品),后改任大理寺卿、顺天府尹、吏部左侍郎、工部右侍郎,最后官至都察院左都御史(正二品)。钟炌在年青时,便以德行文章著称,入仕后,器识沉练,办事缜密谨慎,为官清廉,嫉恶如仇,关心民间疾苦。他在朝廷任职初年,正值熹宗朱由校重用宦官魏忠贤之时,钟炌不愿同流合物,借故乞假归里闲居。崇祯皇帝继位后,才重返朝廷任职。官至都察院左都御史,后在查处内侍邓希诏案时,得罪了邓的同党司礼内监曹化淳和东厂宦官王之心,被污为“忤旨”,被罢职。崇祯十一年(1638年)再次返乡归里,此后在家教子耕读。清顺治七年(1650年)卒,年六十八岁。
  封典是历代皇帝给予官员本身和其妻及祖先的荣典。始于晋代,具体制度各代均不相同。据《明史·职官志》记载,明朝时期五品以上用皇帝之诰命授予,称为诰封,五品以下用皇帝之敕命授予,称为敕封。一般在有庆典时颁给。封典给官员本身的称为“授”,给予其祖先和妻的,生存者称为“封”,已死者称为“赠”。官员因品级不同封典也不同,“一品三代四轴,二、三品二代三轴,四、五、六、七品一代二轴”,即一品封典给予曾祖父母以下,三品以上给予祖父母以下,七品以上封其父母以下,九品以上仅封其本人。“外命妇之号九:一二品曰夫人,三品曰淑人,四品曰恭人,五品曰宜人,六品曰安人,七品曰孺人,……”;对妻母的封典,规定“嫡在,不封生母;生母未封,不先封其妻;妻封赠止于一嫡一继”。
  解读此道敕封:敕封时钟炌为内阁中书科中书舍人。中书舍人一职,最早设于南朝梁时,唐代为中书省的属官,司管上奏、参议及诏敕的起草等;宋代时地位渐高,官品尊贵,官位正四品;历代“舍人”为四至六人。明代废中书省,中书舍人属内阁中书科,人员增至二十人,职责为“掌书写诰敕制诏银册铁券等事”,品级也变为从七品。按明代文散阶制,从七品官官员本身初授从仕郎,升授征仕郎;其妻母敕封为孺人。封典时钟炌官品为从七品,因此封典限其本人、父母及妻(一嫡一继)。对钟炌“授尔阶征仕郎”;从圣旨第二、三段看,敕封时原配妻严氏已故,故“赠尔为孺人”;妻卢氏尚在,故“封尔为孺人”。再从此圣旨看,未见封其父母,与文献记载明代封典制度似有不符。其实不然,此次封典,其父母也一同被封,只是圣旨原件已不知落于何处。现根据《钟氏族谱》记载,将敕封其父母之内容整理如下:
  敕曰彰美职开传盛职受厥殳析薪厥子荷之譬材既勤朴斫以涂丹尔钟之翰乃中书科中书舍人炌之父处士名高德星应瑞孝弟力田而自得其羽可仪准绳规矩其为人非礼不动观桥观梓传经积厚赢金修学修祠好仪品高韫玉榆社犹腾月旦蘭未歇风徽启尔亢宗为余秘翰兹赠尔为征仕郎中书科中书舍人焕纶音于琐掖歆腆渥于蒿原
  敕曰 白华之咏美孝子洁清也乃当陈茵之时常怀陟岂之感而白粲在庋板舆不御伤若之何尔张氏乃中书科中书舍人钟炌之母生有令德嗣其徽音仰奉三人滫瀡以承色笑俯摩遗育刺绣而佐饔飧至于呜轧杼机韵吾伊于伏案和调九胆示勤苦于折爰启庭蘭作余国宝兹赠尔为孺人九原昭彤管之辉 一命焕元之色
  再考此敕封之来历:由于钟炌罢官归里,直到去世,在老家一共住了十二年。敕封可能是其带回老家,此后世代相传,历时三百八十余年,值至今日,由其第九代孙保存。据《钟氏族谱》记载,钟炌一生共得过皇帝圣旨七道,内容涉及其本人和祖父母、父母、妻子及其工作部门,但保存下来的仅此一道。另外,随此敕封一起收藏的,还有一枚钟炌私人印章。印章质地为玉,篆体,纽为独角兽。因此这道敕封圣旨很好地佐证了明朝封典制度的文献记载,不失为一件具有较高文物价值的实物资料。
  
  (责任编辑:刘慧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