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年第3期

品评几件洪州窑青瓷精品

作者:涟 溏







  洪州窑是唐代六大名窑之一。它最早见于唐陆羽《茶经》。《茶经》记云:“盌越州上,鼎州次,婺州次,岳州次,寿州、洪州次。……岳州瓷皆青,青则益茶,茶作白红之色;邢州瓷白,茶色红;寿州瓷黄,茶色紫;洪州瓷褐,茶色黑,悉(皆)不宜茶。”《茶经》对洪州窑的所在地以及瓷器之类型等均未提及。
  经调查核实,在丰城辖境内6个乡(镇)、19个自然村共发现20余处古瓷窑址。大致范围从南面的河州乡罗坊窑址到北面的同田乡麦园、龙雾洲窑址,东西由曲江镇的郭桥缺口城至西面尚庄镇黄金城窑址,相距20余公里。考古资料证实,这20多处窑场是一个因袭相沿,承前启后,密切相连的整体,这些窑场以赣江为交通纽带,基本上连成一体,同一时期的产品具有相同的特征,不同时期的产品又具有明显的继承和演变发展因素。这些窑场始烧于东汉晚期,兴盛于两晋至中唐,晚唐五代渐趋衰退而终烧,烧瓷时间长达800余年。从地理位置与行政区划看,丰城曲江罗湖、同田龙雾洲一带窑场,西与新建毗邻,东与南昌岗上乡隔江相望,距南昌仅约30公里,在唐代均属洪州辖地,它们应该就是唐代闻名的洪州窑及其前身。
  
  随着近二十多年考古工作的开展,各地出土和收藏了大量精美的洪州窑瓷器,人们对洪州窑历史地位的认识也有了明显变化。著名史学家范文澜先生就曾为洪州窑鸣不平,他曾说过:“陆羽以瓷色为主要标准,只能算是饮茶人的一种偏见①。”
  今将笔者最近接触到的几件洪州窑青瓷精品作一介绍,目的是丰富大家对洪州窑青瓷的认识,再一次去感受洪州窑青瓷精美的造型和别致的装饰所带给我们的艺术享受。
  1. 西晋青瓷鸟首。口径6、高9.5厘米,鸟头至鸟尾长16.3厘米。敞口,短颈,溜肩,圆鼓腹,腹中部有一道宽边突棱,腹下有三足。肩部对称两侧贴塑有一对半圆形横纽,另两侧一面堆塑一个鸟头,圆目尖喙,两耳耷拉向下,作悠闲站立状,另一面堆塑鸟尾。壶身遂成为鸟身,造型立意新颖有趣,实用与美观并重。灰白胎,青釉,釉面开细裂片纹(彩版七,1)。
  ,原为古代陶制温酒器。瓷最早见于东周,造型多仿青铜器,大都带有提梁,隋唐之际的造型渐趋新颖。这件青釉鸟首虽然缺盖,但保存如此完整,在同类器中已是非常少见了。江西省博物馆收藏有一件造型相类似的西晋青瓷鸟首壶,不同之处在于腹部没有一道宽边突棱,而且是平底壶,其肩部还压印八片仰莲花瓣并满饰褐色彩斑(彩版七,2)。因伴出有“永安元年造作明竟”铜镜,所以其时代当为西晋永安年间。南京博物院收藏的一件出土于南京西晋墓中的青瓷鸡首双系罐(彩版七,3)在造型上也与这件鸟首相类似。
  从这些西晋青瓷鸟首器的造型,我们可以感觉到西晋时期的洪州窑青瓷与浙江越窑青瓷一样,“常以禽兽作为器物的装饰手段,不少器物的流作鸡头、鸟头、羊头、虎头,把柄作龙形、虎形,纽作双鸟,耳作鼠形,腹部作神兽形,底足作熊形、蹄形,还有整个器物作动物形体的,形式丰富多彩,制作美观实用,为当时人们所喜爱②。”这种造型设计,常常用很简洁的手法,稍加点缀,就可以化无生命的形体为生意盎然的动物形体,从而形成一个完整的既实用又美观的器具。
  在六朝青瓷的装饰艺术中,鸟是一种常见的装饰题材,有鸟形杯、鸟柱盏、鸟形盖罐等,在熏炉和堆塑罐中也常见鸟的身影。有学者认为:“鸟的形象在魏晋六朝时期有着多层面的象征意义,具有深刻的文化意蕴。我们可以从这些塑造在青瓷器物上的鸟的形象中,窥视到当时人们的精神世界③。”由于六朝是一个动荡不安的年代,也许鸟的形象寄托了那时候的人们梦想拥有一对象鸟一样的羽翼,可以自由的飞翔,可以羽化成仙,逃离这无奈的尘世。
  2. 西晋青瓷带盖三足砚。通高9.5、子口口径10.3、母口口径15、盖最大径12厘米。砚作圆形,边缘起子口,用来承盖。盖为覆钵形,盖面中央有一蘑菇状纽。砚下有三兽蹄形足。盖面施青釉,积釉处釉色青翠,釉面开细裂片纹。砚外及底施釉,底有11个小支钉痕。盖内和砚内露胎,胎色灰白(彩版七,5)。
  汉唐时期流行瓷砚,宋代以后石砚才开始盛行。在汉唐众多青瓷窑址中,洪州窑生产的青瓷砚是独树一帜的,无论数量还是质量可以说都是首屈一指的。汉晋时期的瓷砚还较古朴,一般是三足圆形砚,砚心较平或微微凸起,而且由于带盖,子口都很明显。南朝以后,瓷砚的足多起来了,大多是五足以上的多足砚,到唐代甚至出现了多达20余个足的瓷砚(彩版七,6);砚心大多凸起,周壁有一道浅凹槽,有如周围环水状,名之曰“辟雍砚”;砚的口沿部位也有变化,子口逐渐退化为外腹壁中部有一道突棱,不再用来承盖。这里介绍的这件带盖三足砚,具有早期瓷砚的明显特征,而且是用支钉托底支烧,时代应属西晋时期。虽然洪州窑青瓷砚台以前见过不少,但完整的带盖砚还是很少见的,有如此亮丽釉色的砚就更是少之又少了,所以将此砚称之为洪州窑青瓷精品,一点也不为过。
  3. 南朝青瓷觚形瓶 一对。高14.5、口径6、底径5.6厘米。瓶为花觚形,喇叭口,长颈,圆鼓腹,腹下接喇叭形长胫,平底。瓶里外施釉,釉色青翠,釉面开细裂片纹。瓶底露胎,胎色灰白(彩版七,4)。
  在洪州窑青瓷琢器类中,壶、罐之类的器形比较多,相比之下,瓶类器很少见。这一对觚形瓶虽然形体较小,有一只还略有变形,但保存完整,釉色清亮,已是非常难得。过去在南昌县博物馆见过几只保存完整的洪州窑青瓷长颈瓶(彩版六,6),据说是2002年在小兰工业园南朝墓葬中出土的。但那几只瓶虽然也是喇叭足,但足部较矮,没有这对瓶的足高。这对瓶的足高几乎与颈长相等,明显是仿商周青铜器中觚的造型,形体古朴秀美,难得一见,属于洪州窑青瓷精品中的精品。
  4. 南朝青瓷博山炉。高21.7、托盘口径16、底径13.5厘米。炉身上部呈山岭状,作二十五峰耸峙,正中立一飞鸟,昂首远眺。腹部开一梯形方孔。炉座为喇叭形圆支柱,平底圆盘承托。胎骨灰白,青黄色釉,釉汁莹润,开冰裂纹细片(彩版六,5)。
  这只青釉博山炉与现藏于江西省樟树市博物馆、出土于南朝宋泰始三年(467年)墓中的一件洪州窑青瓷博山炉(彩版六,7)在造型上非常相似。只有一点不同,就是后者山丛中间站立的不是鸟,而是一个拱手男俑。
  在六朝时期,青瓷熏炉应该是当时比较普遍的生活用具。诗歌中有“欢作沉水香,侬作博山炉”之句。江苏常州南郊南朝晚期画像砖墓中,有一砖上即画有一位头挽双髻、身着曳地长裙的少女,左手托有炉顶塑有飞鸟的博山炉④。博山炉的造型基本是沿袭早期青铜器和陶器的作法,宛如仙山境界,具有吉祥之意,又可随袅袅青烟作无限的畅想。
  自商周时期起,熏炉就是官宦富贵人家必备的卫生洁具。熏炉的出现,从一个侧面提示了古人驱蚊的手段。商代的时候,纯粹用它来熏赶蚊虫。发展到东晋、南朝,又派生出博山炉,功能逐渐增加。由于它的造型优美,逐渐成为一种陈设艺术品。使用它,可以起到美化居室的作用。熏炉在焚烟驱蚊的同时,在炉内也可装填香料加以焚烧,用以净化空气,美化环境。那香气四溢的生活空间,为文人吟诗作画,提供了高雅的环境。烟雾缭绕,又增添了些许神秘的气氛。
  这四件洪州窑青瓷器,虽形制不一,但都保存完整,釉质釉色也属上乘。西晋青釉鸟首、西晋青釉带盖三足砚和南朝青釉觚形瓶、南朝青釉博山炉在洪州窑都是比较少见的器形,即是在一些大型博物馆也难得见到。这些青瓷器的出土,丰富了洪州窑青瓷的器形种类,对了解六朝时期的一些生活习俗和审美观念也提供了新的资料。
  
  注释:
  ① 范文澜:《中国通史简编》第三编,第一册,人民出版社,1965年。
  ② 陈尔俊:《六朝青瓷的造型特色》,《文物天地》1988年第1期。
  ③、{4} 汤苏婴:《漫话六朝青瓷》,《东南文化》2005年第2期。
  
  (责任编辑:刘慧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