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年第3期

方寸乾坤

作者:余 琦







  射是周代时的‘六艺’之一,也是古代最强大的攻击手段之一。而作为射箭必备的辅助工具“韘”,即扳指也成为英雄武士征战沙场不可或缺的朋友。
  最早的“韘”见于商代,古人为了能够最大限度的提高有效射程及减少弓对人的伤害,便发明了扳指这项看似不起眼的物什。而这个指头大小的东西却使拉动强弓硬弩得以可行,避免因疼痛降低射速。对射手具有重大的意义,以至以后靠骑射起家的清朝王公贵族们将其作为一种民族符号而竞相收藏,并最终使其异化成为一种首饰。
  
  扳指,又称搬指或班指,在中原多以象骨制成。清军入关前,东北女真、满洲军民通用鹿骨扳指,满语叫“憨得憨”,呈黄色,年久变为浅褐色,以有眼者为贵。满族善于骑射,以骁勇善战定天下,顺治、康熙、乾隆皇帝都十分钟爱扳指。清代宫廷绘画也为后人留下了许多清帝佩戴扳指的形象资料,如《情殷鉴古图》轴中坐者为道光皇帝,左手握《古史辑要》一册。画上有道光皇帝自题“情殷鉴古”4字。他虽然穿着便服,但右手大拇指上仍佩戴着一个半红半白颜色的扳指(图中圈处)。
  从乾隆《御制诗文集》中我们不难看出乾隆帝对于扳指有着极大的兴趣和热衷。至嘉庆二年(1797年)的四十五年间,乾隆皇帝为诸多玉扳指写过不下五十首诗作。专家分析认为乾隆对玉扳指投入极大热情大致是出于维护和保持满族传统文化和民族特色的需要,同时受中国传统的“君子比德于玉”观念的影响。
  由于扳指受到一国天子的喜爱,溜须拍马的大臣们便开始以扳指作为贡品,进贡给皇帝。根据史料上记载的:“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春,九江关监督全德进掐丝珐琅扳指20个,广东总督李侍尧进子儿皮钉花扳指50个、象牙扳指50个;乾隆五十七年正月初九日徵瑞进白玉扳指四个、青玉扳指四个,六月二十七日苏州进四喜墨玉扳指九个;乾隆五十九年三月二十七日湖南巡抚姜晟、江西巡抚陈淮各进玉扳指九件一匣,福建巡抚浦霖进碧玉扳指九件、白玉扳指套九件,山东布政使江兰进旧玉扳指二盒”等等。
  从史料中我们不难看出,进贡数量虽不大,但是都是当时十分珍贵的材料制成的,如铜胎掐丝珐琅器、象牙器、玉器等等。但是我们也不难发现,这些扳指虽然制作的巧夺天工,但其实用性也大大降低了,像铜、银、和田羊脂玉都是属于非常软性的材料,作为扣弓弦的器物是不合适的。也就是说这个时候的扳指其审美功用已经大大超过其实用功能了。虽然这有悖于其创造的初始意义,但是精工细作的扳指仍然很值得我们探讨一下。
  扳指是套在大拇指上的,因此其大小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主人手指的大小,不过一般也不过半个鸡蛋大小。但是就是在这方寸之间,更能体现出我国古代工艺美术家们的精道之处。
  
  清代的扳指可以分为以下几个类别:
  1. 以文字为装饰的扳指—文扳指
  广东总督李侍尧恭,为博皇帝欢心,挖空心思地在一批进贡的扳指面上饰以浮雕纹饰,并雕有“万寿无疆”、“古稀天子”及御制诗等字。由于受到帝王青睐,流行一时。由于扳指“以其大小厚薄论,有文武之分,武扳指多素面,文扳指多于外壁精铸诗句或花纹。”所以在当时的上层社会以武力夺取江山的满族贵族都十分喜爱,以此来显示自己的文武双修。
  这种扳指上的雕刻的辅助纹样多是当时流行的蝙蝠、祥云等常见的、寓意年年益寿的福文化题材。“贵族扳指以翡翠质者为上选,其色浑澄不一且花斑各异,满绿而清澈如水者价值连城,非贵胄而不敢轻易佩带”。而普通旗人佩戴的扳指,以“白玉磨制者为最多。”
  2. 素面扳指—武扳指
  武扳指相较于文扳指,其表面装饰很少,显见雕刻等装饰,多表现材料的自然肌理,虽没有文扳指的精工细作,但较之文扳指却多一分质朴自然之味。
  常见的材料有翡翠、玛瑙、象牙等。
  3. 巧色扳指
  这类扳指不似前两类,多采取巧色雕刻的手法,如红翡雕龙,绿地刻水;有白地雕马,绿色草地等手法,将玉雕的手法运用其中,能够很好的借鉴材料本身的特点,在当时也十分受人们青睐。
  4. 圆雕扳指
  
  
  这类扳指上雕刻的动物,多才取圆雕的手法,在方寸之间将动物立体的雕刻在扳指之上,装饰意味强、写实手法精道。通常做为贵族把玩的器物,无实用意义。
  当然清代的扳指多种多样,并非寥寥数语可以概括的,但是以上几个种类是在清代比较常见也比较流行的。
  当然我们也要知道,从清乾隆、嘉庆以来,由于太平盛世,国泰民安,扳指实用性逐渐丧失,而以装饰为主,愈发精益求精,质料十分讲究,是十分不符合其创作的初衷——实用性。但是在清代好繁琐装饰的背景下,扳指却又算得上是质朴的,特别是武扳指,借鉴明式家具的特点,充分利用材料本身的美感是十分值得我们今天在设计中进行借鉴的。
  
  (责任编辑:刘慧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