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年第3期

瓷坛妙手绘丹青

作者:高晓然







  瓷板,是一种即可赏玩又能实用的装饰品,它是由最初的瓷质建筑用砖,慢慢演变为家具镶嵌和居室装饰之用。瓷板的制作成型难度较大,由于瓷土在烧结中会产生百分之十四左右的收缩率,烧制瓷板时须横放且垫以支烧工具,稍有不甚就会断裂曲斜。因此平面的瓷板比起烧造立体的器皿难度要大得多。考古资料表明,隋唐时期的瓷板是以墓志的形式出现{1},唐代越窑生产的八公分厚的青釉方形墓志,初步具备了瓷板的平面特征,但囿于成型工艺,墓志较小。明宣德年间景德镇御窑厂开始烧制用于建筑装饰的瓷砖,这种瓷砖具有一定的厚度和平整的板面特征,为瓷板的生产奠定了工艺基础。明嘉靖、万历时期,随着制瓷工艺与成型工艺的不断提高,瓷板除了以瓷砖的形式出现外,还在家具和文房用器上开始出现了少量的镶嵌瓷板,但大型瓷板的烧制在明代还有一定的难度。据文献记载,“万历十五、六年间,诏景德镇烧方筋屏风不成,变而为床,长六尺,高一尺可卧……{2}有清一朝,随着封建经济的繁荣,手工业快速发展,社会上产生了一大批新兴的富商巨贾阶级,他们在生活家居的布置上,日趋腐化奢靡,家具多采用镶嵌艺术,将不同的材料按设计好的图案,嵌入家具的表面。罗汉床和床塌的围栏及椅子靠背上有很多是采用装板镶嵌工艺,镶嵌的材料有大理石、玉石、螺钿、珐琅、陶瓷等等,色泽光闪明亮,璀璨华美,为清代的家具艺术增添了瑰丽的色彩。瓷板作为镶嵌家具中的一种材质,与其它材质相比较,色彩丰富,价格底廉,经久耐磨,在人们生活中广泛应用,并且远销欧亚各国(彩版二,1、2、5)。据康熙三十八年(1699年),来到江西的法国传教士殷弘绪在康熙五十一年(1712年)写给教会的信中写道“欧洲商贾,时向中国商贾订购瓷板之货,以为镶嵌桌椅之而成装饰——瓷板之长宽不超越一尺见方,如欲达其厚度,则只得以二片成上下使之中空,以成其厚度”。从故宫博物收藏的瓷板品种看,一类为瓷砖,一类为镶嵌瓷板。瓷砖收藏有六块,均为明代产品,其中四块为宣德青花锁锦纹瓷砖,均长27.9厘米,宽8.8厘米,厚2.2厘米(彩版二,3)。砖呈长方形,胎质细腻,正面装饰有规矩整齐的青花锁锦纹,图案布局严谨,美观大方。青花色泽鲜艳,深浅不一,色重处深入胎骨,呈现出点点的黑斑。瓷砖两侧及背面涩胎无釉,胎体光滑细腻略有少量的火石红,具有宣德青花器的典型特征。首都博物馆收藏有一件图案相同的青花瓷砖,砖为正方型。另有一件明嘉靖黄釉绿彩云龙纹瓷砖(彩版二,4),长28厘米,宽18.7厘米,厚4厘米。砖上窄下宽,以黄釉绿彩绘云龙戏珠纹,制作时先于素胎四周刻云纹,中间刻双龙戏珠纹,然后按纹饰所需填绿彩,低温烧成。此砖胎质粗糙,黄釉薄厚不匀,所绘双龙纹首尾相对,双目圆睁,如意鼻高耸,具有嘉靖朝龙纹的典型特征。还有一件明代珐花瓷板,正面以蓝釉为底,上以珐花彩绘关公骑马持刀像。人物形象刻划得极为生动。镶嵌用瓷板主要是集中在康熙与乾隆两朝,形式多样,装饰内容与传统瓷器上的纹样大体相同。
  
  一. 康熙瓷板画
  
  “世界之瓷,以吾华为最;吾华之瓷,以康雍为最。”康熙时期景德镇制瓷业达到鼎盛时期,官窑、民窑在相互竞争中共同发展。景德镇瓷器生产由于采取了减免赋税,“官搭民烧”和废除“匠籍”制等一系列举措,进一步扩大了生产规模,烧制技术普遍提高,精细瓷器不断涌现,器形丰富有棒槌瓶、胆瓶、玉壶春瓶、花觚、盖罐、盘、碗、绣墩、熏炉和瓷板等等,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瓷器上的装饰题材十分广泛,人物、动物、山水、花草、宗教、神话等等凡是可以描绘的事物,无一不用以作为陶瓷的装饰。其中不少题材反映了当时的社会生活的。由于明末清初时期,通俗小说、戏剧、版画的盛行,尤其是具有欣赏性的版画艺术,把小说、戏曲文学与版画三种艺术形式交汇在一起,深刻影响着康熙瓷器的装饰题材,在民窑瓷器中许多描绘当时流行的戏剧故事的装饰题材均来自于盛行的版画内容,如《西厢记》、《三娘教子》、《昭君出塞》等,充分体现了民间工匠借助戏曲艺术形式表现陶瓷艺术的功力。许之衡在《饮流斋说瓷》中说道:“人物故事标新立异,波澜推衍,穷极诙诡,大抵皆导源于小说稗官,然皆与历代丹青画法相合也”。“康熙画笔为清代冠,人物以陈老莲、肖尺木;山水似王石谷吴墨井;花卉似华秋岳,盖诸老规模沾溉远近故也”。可见画工们习得“丹青画法”,在绘画技法上达到了很高的水平,提高了装饰艺术的格调与品位。此时由于家具镶嵌的大量需求,彩绘瓷板的烧造步入了蓬勃发展的时期,故宫博物院收藏康熙瓷板画有青花、五彩、斗彩等品种,不仅数量多,而且器型、品种、纹饰都较之明代更加丰富多彩,除用于镶嵌家具等器物之外,更多镶于插屏、挂屏、多扇围屏上,为整个清代瓷板绘画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康熙瓷板画的造型有圆形、方形、长方形、六棱形,三角形,主要有两种形制:一种是空心瓷板,形如方盒,里中空,内以数道瓷条支撑,正反两面均绘有图案,主要装饰在硬木床榻的三面围栏上,使床榻内外都能看到图案,瓷板侧面有方孔或圆孔,可以与木床的接榫衔接。另一种是实心瓷板,只有一面图案装饰,另一面涩胎无釉,镶嵌在凹进的木框中,用于只需一面装饰的家具,也可以单独作为屏风、挂屏之用,摆放或悬挂于居室之中。
  瓷板画面除了绘有传统的花鸟、山水、仕女、婴戏、祝寿图等寓意吉祥的图案外,大多也是以戏曲、小说为题材的人物故事画,绘画技法上吸收了传统木刻版画和民间年画的构图与用色特点,人物形象受明末清初人物画家陈老莲画派的影响,线条苍劲挺拔,形象概括简练,刻画出了许多栩栩如生、动人的画面,充分体现了瓷绘匠师的高超技艺。
  
  
  二. 乾隆瓷板画
  
  
  
  
   乾隆一朝六十年,是清代封建社会发展的鼎盛时期,瓷器生产取得了空前的繁荣,《古铜器考》中称赞当时的制瓷业是“有陶以来,未有今日之备。”景德镇制瓷业集我国历代名窑之大成,制作出许多精巧之器,制瓷工艺达到了陶瓷史上的最高水平,瓷质之精细,釉面之莹润,造型之新奇,色彩之绚丽,可谓登峰造极,堪称一代之奇。瓷器在社会上的应用更加广泛,当时举凡日常生活所用器物,瓷器皆可仿效或取而代之。制瓷风格也由雍正时期的朴素典雅,转变为华丽精致,追求华美繁缛,正如《陶雅》中评价:“倡条冶叶,不乏奇丽之观。”《饮流斋说瓷》中也说:“至乾隆,则华缛极矣,精巧之致,几乎鬼斧神工”。乾隆时期,瓷板画更为风行,成为人们居室装潢的新宠。制作更加精美,瓷面平整,薄而坚致,修胎规矩,釉面多有均匀的细小皱纹,纹饰及色彩清晰而柔和。品种上较康熙时丰富,有青花、五彩、斗彩、粉彩及各类颜色釉等,其中以粉彩为大宗,出现了大量的色地粉彩瓷板,有以红、黄、蓝、绿、紫、粉等多种色釉为地,上绘粉彩纹饰,立体感极强。瓷板画的应用范围也更加广泛,除床、几、桌、椅、宝座外,更多的用在插屏、挂屏、多扇围屏和屏雕上。样式上新出现了粉彩“大吉”葫芦瓷板挂屏,挂屏呈上小下大葫芦式,其背部有穿可悬挂于墙壁之上。多以各种色釉为地,上以粉彩绘各式吉祥纹样,葫芦形上下开光内以金彩书“大吉”二字,寓意福禄寿大吉,装饰效果极强。乾隆时期制瓷工艺更臻完备,出现了许多制瓷新工艺,由于工匠们已掌握了种种制瓷技巧,准确地使用火焰、控制火候,很好地掌握了胎釉性能,成功烧制出了许多雕刻制品,技艺空前。在瓷胎上雕刻出镂空的花纹图案,这种装饰方法称为镂空、镂花或镂雕。《中国工艺沿史略》书中有“雕瓷亦贡瓷。先刻花而后敷釉,宋已有之,及乾隆末复盛。”乾隆时期新出现了的镂雕瓷板,有方形、长方形、几字形三种形制,并有青花、五彩、粉彩、素三彩等品种,镂雕纹样有夔凤、勾莲图案,镂雕工艺精湛,色彩清雅隽秀。其精美绝伦的镂雕工艺,体现出了景德镇工匠们卓越的智慧和丰富的创造力。
  

[2] [3]


本文为全文原貌 请先安装PDF浏览器  原版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