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年第3期

宋—元碑刻研究(下篇)

作者:张晓旭







  五. 中外文化交流碑刻
  
  有关中外文化交流方面的碑刻,宋元时期也有不少。如泉州海外交通史博物馆保存有一百多方有关泉州的伊斯兰教石刻,这些石刻大部分是有关中外文化交流的。宋元时期泉州为中国对外贸易大港,唐初伊斯兰教传入中国,随之而来的是阿拉伯人、波斯人来泉州传教、经商,有一部分人长期居住泉州,后来形成回族。
  现在泉州伊斯兰教艾苏哈卜寺内有阿拉伯文碑刻《古兰经》。还有为数众多的回族墓碑等。其中最早的纪年墓碑是回历567年(1171年)的花岗岩刻石。墓碑有阿拉伯文,波斯文和突厥文等,其中以阿拉伯文为大宗,书写时往往与汉文并书。比较典型的石刻为刻有阿拉伯文和中文“蕃客墓”的墓碑和阿拉伯文泉州郭姓回族坟墓碑等。
  上述石刻既是研究伊斯兰教在中国传播的实物证据,又是一份泉州回族史的珍贵资料。
  另外,在江苏省扬州市博物馆内有一块元代意大利人马可波罗游扬州的石碑,该碑为意大利语碑刻,碑额呈圆弧状,碑身下部残缺。碑载马可波罗游扬州时所见所闻,是一件很珍贵的中外文化交流碑刻。
  在江苏扬州东关城外运河东岸的土冈上的《普哈丁墓石刻》及其阿拉伯文墓碑亦是比较珍贵的中外文化交流石刻。普哈丁相传为伊斯兰教创始人穆罕默德第十六世裔孙,他于南宋末年来扬州传教,曾在城内建礼拜寺任职,死于宋德佑元年(1275年),并葬于此冈。墓建于南宋末年,与埃及金字塔外形相类似。普哈丁墓石刻主要为墓门题字“西域先贤普哈丁之墓”和第三层墓塔上的阴刻阿拉伯文《可兰经》中的某些章节。
  在普哈丁墓旁还有元代阿拉伯人古伯等人的墓碑,碑文载古伯等阿拉伯人在中国传教、定居之事,是中国和阿拉伯、波斯人民传统友谊的见证,是我国保存的一处唯数不多的伊斯兰教文化遗迹。
  《普门禅寺碑》,青石质地。碑长1.12,宽0.54米。碑文共440余字,载宋代日僧寂照在当时宰相丁谓的指意下到浙江宁波向天台宗知礼法师请教以及短期客居苏州研究佛教经义和传教事,为古代中日文化交流的珍贵实物,现藏苏州碑刻博物馆。碑为明代刻石。
  
  六. 宗教碑刻
  
  宗教石刻在宋代也比较多。如位于四川省大足县城南的玉皇观内,有宋代道教石窟寺的南山造像,寺内有窟龛六个,窟龛内布满道教人物像,其中正面龛中刻有玉清、太清、上清像。龛左右壁立六道君像,洞壁内还立有220座石雕天尊。上述道教像上大多刻有文字题记,内容赞美道教,或记一些日常琐事。
  再如位于四川省大足县城东圣府洞的石门山石刻,系宋代儒、释、道三教造像,有窟龛十余个,造像千余躯,大部分有造像铭文及署名。
  还有位于四川省大足县城西南子母殿和千佛崖的石篆山石刻,也是宋代儒、释、道三教造像。佛教造像,如如来佛等;儒教造像,如孔子及其弟子像等;道教造像如老君、圣母等,这些造像大部分有造像题记。
  《普利陀大白伞神咒幢》,立于宋熙宁三年(1070年),为宋代经幢之精品。该幢形制与唐幢同,幢身刻楞严诸咒,并附有后记,正书,共490余字。现藏江苏省无锡市惠山寺。该幢雕刻精致,花纹装饰华丽,既是研究我国古代佛教的重要实物,也是一件珍贵的雕刻艺术珍品。《大玄真宫祖碑》在辽宁省阜新市西南医巫闾山北麓。碑石为龟跌螭首,通高4.30、宽1.33、厚0.33米,石质为褐色砂质岩。碑石纹饰华丽,雕有云阁天宫、宝相、牡丹、缠枝花纹和字图案。碑阳和碑阴共刻有3484个文字,载道士杨志谷三十年的传道活动和宫观沿革及所拥有的土地、财产情况。同时记录了阜新地区文化、地理方面的概况是一方重要的历史文物。现为辽宁省文物保护单位。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北宋景五年(1038年)的《赵州陀罗尼经幢》亦另具特色。该幢在河北赵县。经幢为平面八角形,一、二、三层刻陀罗尼经,四至七层分刻佛教人物、故事、动物、花卉等,高约18米,是我国现存石经幢中最高的一座。
  另外,江苏苏州玄妙观内至今保存有四通著名的宋代道教碑刻。
  一通是《诏请三清殿上梁文碑》,碑高1.62,宽0.93,厚0.20米。刻于南宋嘉定十一年(1218年)。由著名刻工张允迪镌石。碑文由龚颐正撰文。行楷。该碑主要记载宋代名观——苏州玄妙观三清殿的历史沿革。
  另一通是《通神先生何蓑衣事实碑》,碑高1.55,宽1.08,厚0.20米。立于南宋庆元二年(1197年)。碑额为宋孝宗赵手书“通神庵”三大字,碑文由胡袤撰,共680余字,正书。载蓑衣何真人(何道人)之生平事迹。何道人是淮阳人,绍兴初来苏州,淳熙三年(1176年)宋孝宗赵命他人在苏州天庆观建通神庵赐与。
  第三通是《天庆观尚书省札并部符使帖碑》,碑高1.94,宽1.05,厚0.22米。碑额镌《朝旨蠲免天庆观道正司科敷度牒省札部符使帖》,碑文共刻官方四道文书,大意是根据观主陈天一的陈诉和皇帝的旨意,尚书省同意免除天庆观道正司科敷科买度牒。
  度牒是官府发给道士的特许凭证。获牒者可免地税、徭役。宋室南渡,经济每况愈下,于是度牒的出售成为宋王室财政收入的重要来源。碑文为研究宋代道教和社会经济状况提供了珍贵史料。
  第四通是《老子像碑》,碑高1.8,宽0.88,厚0.30米,青石质地。碑石保存完好。碑分上、中,下三方面内容。上部为唐代大书法家颜真卿所书唐玄宗李隆基对老子的赞语;中部为唐代画圣吴道子所画老子像;左下方为落款。
  上部赞语全文如下:
  玄宗皇帝御赞
  爰有上德,生而长年;
  白发垂相,紫气浮天;
  金默默,永劫绵绵;
  东训兄父,西化金仙;
  
  百王取则,累圣攸传;
  万教之主,先地焉;
  函谷关右,传经五千;
  道非常道,玄之又玄。
  颜真卿书
  赞语共8行,行8字,楷书。
  下部为老子像。
  左下方落款为:
  “老子圣像,吴道子笔。斯本久矣,不教珍藏,谨捐命工刊石,以广其传。宝庆初元民岁腊日,姑苏天庆观大同道士冯大同”。
  此碑为南宗宝庆(1225~1227年)年间所刻。刻者为南宋名匠张允迪。吴道子所作的这幅老子像,以天纵之才,穷丹青之妙,超然脱俗,且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寄妙笔于豪放之外,始变前人道释人物画细巧之积习,用笔厚拙粗辣,笔势纵横健拔,衣纹作“铁线描”,流利劲挺足称唐代道释人物画之妙品。
  
  七.文学艺术碑刻
  
  宋代碑刻还有一个重要门类,就是文学艺术碑刻,此种内容的碑刻亦可以说是宋代碑刻的一个显著特点。唐代是我国文学艺术较发达的一个朝代,特别是“唐诗”,在中国文学史上可称空前绝后。但把文学作品刻在碑上,唐代并不多,几乎可以说是空白。
  宋代文学艺术也很繁荣,尤其是”宋词”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地位并不逊色于“唐诗”。与唐代不同,宋代的文学艺术作品通常被人刻于石碑、摩崖。像宋代眉山创作的《宋观海市诗并引碑》,刻于宋元丰八年(1085年),正书此石现在山东蓬莱县蓬莱阁。还有由欧阳修撰文,苏轼书丹的声誉卓著的宋《丰乐亭记碑》,正书刻石在安徽全椒县。另外,由欧阳修撰文,苏轼书丹的《宋醉翁亭记碑》,正书,刻于宋元祜六年(1091年),现亦在安徽全椒县。由苏轼书丹的《宋浴日亭记碑》,正书,刻于宋嘉定辛已(1221年),现在广州南海神庙前亭内。由苏轼书丹的《宋苏上清祠碑》,刻于宋元祜二年,现碑石已毁。
  

[2] [3]


本文为全文原貌 请先安装PDF浏览器  原版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