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年第3期

丽文蛤在推断绳文时期贝类采集季节中的作用

作者:(日)小池裕子 著 李慧冬译 王 青校







  软体动物的生长线对于重建史前人类采集贝类的季节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因而对贝壳日生长线和年生长纹的精确识别是非常必要的。对于推测狩猎采集的季节来说,根据物种的生长史来直接推算动物的死亡季节是一种令人信服的方法。Coutts和Higham(1971年)曾利用贝壳生长线重建了采自潮间带的双壳贝类Chione stutchburyi(雪蛤的一种)的生长季节,这种贝类发现于新西兰的史前居址,结果显示,人们只有在特定季节才使用这些沿海遗址。日本沿海地区绳文时代的遗址通常为大型贝丘,出土各种贝壳、骨骸(尤其是哺乳动物和鱼类骨骸)及其它食余遗存。软体贝类的采集是绳文时期沿海先民的主要活动之一,一般认为,贝类一年四季都可采集,贝类可能是史前先民的重要食物来源,尤其在其它食物短缺之时。但贝类采集的季节性还受到其它活动的影响,因此在重建史前经济生活时,这是一个值得研究的问题。
  
  利用贝壳生长线来判定采集贝类的季节,首要问题是证实生长线有日周期和年周期的存在。现在最常用的方法是统计相邻两年间贝壳生长带内的生长线数量。但是要想从中辨别出日生长线,就需要更深入的实验研究。活体着色实验就是证实生长线的日生长结构的一种方法,本文概述了这一实验结果,并讨论了一年内每月采集的贝类上由日生长累积形成的年生长纹。
  我们每月从同一个潮间带海域采样5种共12组丽文蛤,首先对活体丽文蛤进行茜素着色实验,然后在显微镜下观察其生长线的日生长结构。依据贝壳剖面上观察到的生长线的厚度差异,可以将其分成5个类型。A、B型是日生长线,它们的数量与丽文蛤从着色到采集的天数完全一致。C、D、E型是两条相邻日生长线之间的线,它们因日期的变化而数目不同,但呈现的纹理非常相似,这一点有助于辨别诸多共生的贝壳个体。我们发现,日生长纹可能受潮汐的影响。5~11月份间,日生长纹厚度的变化周期为12~18天不等。而到12月份,周期就不那么明显了,2月份的生长则最为缓慢。这一生长最缓慢期就可成为判断贝类采集季节的起点。
  
  
  材料与方法
  
  贝壳的结构
  丽文蛤是一种常见于绳文时代贝丘遗址的潮间带双壳贝类,像其它软体贝类一样(Pannella和 MaClintock,1968年),它的贝壳分内外两层(图一,A),外层的生长线为一系列半圆形曲线,在生长旺期,外层生长线增长最快处其表面也最厚(图一,B)。日生长纹在生长旺期的表面非常有规则,即十字薄片结构向内外表面不间断地延伸。另外,在外层的内部可以看到一个稍有不同的部位(本文称为“内区”),在这里半圆形的生长线变直,而且或多或少与贝壳的内表面平行。
  
  活体着色实验
  实验是在九州西岸的有明(Ariake)海的潮间带进行的。1971年5月24日,我们对采自这里的142个丽文蛤进行茜素着色,然后放归各自的天然栖息地。7月9日,即放养46天后,对其中40个进行采样并再次着色,同时对50个新采集的进行着色。二次着色16天后,即7月25日,采集了74个着色蛤研究其生长线。贝壳切片后,横剖面上看到的色彩鲜明的红色条纹代表了最初的着色日期。着色对其生长影响不大,只是在刚着色后1~3天内,生长线有轻微的变形。
  
  结果
  生长线的分类
  
  在显微镜下,贝壳横截面的生长线呈现出清晰的条纹(图三,A)。对这些生长线进一步分析表明:在生长旺期,贝壳表面生长线的厚度不仅没有发生变化,甚至还延伸到外层的“内区”;而不甚清晰的生长线的厚度不同,并且日趋变窄,这在“内区”附近表现尤为明显。
  借助扫描电镜,我们可以看到生长旺期的外层和“内区”里的生长线非常有规则。生长旺期外层的厚度(图二,A)能分出三层(≥3微米,3-1微米,<1微米),“内区”的厚度(图2B)则可分为两层(≥1微米,<1微米)。根据这些数据,我们把生长线分成5个类型,A型:生长旺期外层的厚度≥3微米,“内区”的厚度≥1微米;B型:1-3微米,≥1微米;C型:≥3微米,<1微米;D型:1-3微米,<1微米;E型:<1微米,<1微米。
  日生长线
  我们检测了这5个类型的生长线从第二次着色到死亡的16天内的出现频率(表一)。在2/3的样品中,A型生长线的数量是16条,在余下的1/3样品中是11~14条。在A型线有16条的2/3样品中,B型生长线没有出现。在余下的1/3样品中B型线只有几条,但A型线与B型线的总和是不变的-16条(即第二次着色以来的天数)。C型线与B型线的数量一样或稍多一些,但A型线与C型线的总数不同,变动范围在11~19条之间。D型线是1~40条,多数样品有20多条。由此可见,A、B型线可以视为最初的生长线,形成周期为一天,而C、D、E型线是次生的,也许一天内可形成几条。
  
  次生长线
  二次着色后的16天内,次生长线(即C、D、E型线)每天的出现频率变化很大。C型线只出现在二次着色后的第9~14天内。许多生长期还出现一些D型线,而且当C型线出现时,D型线的数量也呈增长趋势。E型线出现最频繁,其数量似乎随日生长线厚度的增加而增加。为了详细分析次生长线的日变化,我们对比了它们在日生长纹内的位置。例如在第13个生长日(图四),C、D型线出现在中间位置(74个样品中有35个),最后的是2条明显的E型线或其它的D型线(有46个样品)。从图中可以看到,C型线和一些D型线经常出现在日生长纹的中间,而E型线在生长纹上随处可见。但有些好像有特定的位置,类似上述第13个生长日的生长纹。
  日生长纹
  按照日期将二次着色后的日生长厚度标示出来后会发现,尽管有个体差异,但生长纹是相似的。这些差异主要是因为贝壳的年龄不同导致的,三龄贝壳的日生长纹显示出自第一次着色(5月24日)到6月中旬的增长趋势,6月末快速生长,在7月初减慢,到7月末又急速增加。总体来看,二龄贝的日生长纹比三龄贝要厚一些,以此类推,三龄贝的生长纹要比四龄贝的厚(图五)。
  研究结果表明,丽文蛤标本的日生长纹因贝壳年龄的不同而有所不同。另外,不仅日生长纹而且次生长线的出现也是极相似的。这对研究史前遗址出土贝壳的日生长线的出现顺序,具有积极的意义。
  
  
  年生长纹
  我们仍然用二次着色后的标本来考察由日生长积累形成的年生长纹。这些贝壳边缘的生长线和第一次采集的着色贝壳的生长线都有规律,把它们综合起来就能推断年生长纹。年生长纹(图六)表明生长高峰密集出现在5~11月,而生长最慢是在冬季。除了没有高峰的8月末和11月末两个时间段之外,两个相邻高峰之间的时间通常是12~18天。这些生长最大值与潮汐最小值之间有一个粗略的对应(这显示出潮汐变化对贝壳生长的影响)。而年生长纹的季节性生长趋势说明海水温度对贝壳生长应有根本的影响。生长高峰从5月到6月趋于增加,7~8月最密集,10—11月减少。高峰间微弱的生长在整个夏季基本持续不断。日生长纹的厚度从12月的50微米减少到2月份的15微米,又进一步减少到3月初的12微米,这大体与海水温度的最低值一致。因此,年生长纹中生长最缓慢的时间段被认为是判断一年开始或结束的合适判断标准,采集贝类的日期则可以通过统计冬季生长带至贝壳最外缘的日生长线数目来得到。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