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年第3期

对古汉字中的甲骨文字进行符号化处理的问题点

作者:(日)铃木敦 著 刘 正译 (日)铃木敦校







  现在,根据日本国际标准化委员会(简称ISO)和日本国际电器标准学会(简称IEC)下属的合同技术委员会(简称JTCI)制定的国际性的文字编码规格——“国际符号化文字集合”(简称ISO/IEC 10646),来收录全部甲骨文字中的可供选择的文字群进行符号化处理的准备工作,正在由上述该合同技术委员会(简称JTCI)下属的一个叫做“表意文字记录小组”(Ideographic Rapporteur Group,简称IRG)的研究小组进行着{1}。
  从2003年11月召开的表意文字记录小组第21届学术讨论会之后,把包含甲骨文字在内的秦以前的古代文字总称为“古汉字”(Old Hanzi),对这些“古汉字”(Old Hanzi)进行符号化处理的提案,该IRG研究小组正在进行着必要的准备工作。伴随着这一提案和准备工作的展开,各种各样的问题也进入了考虑的范围。正在进行类似研究工作的国家和地区有中国大陆、台湾、香港和澳门,再加上日本、韩国和美国,当然这一活动始终应该是以中国大陆和台湾为核心的。作为汉字文化的大本营,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在此之后,在2005年5月召开的表意文字记录小组第24届学术讨论会中,通过了将甲骨文字进行符号化处理要比其他字体的古代汉字先行展开的决定。紧接着,在2006年的11月~12月间召开的表意文字记录小组第27届学术讨论会上,以总含了迄今为止的所有有关甲骨文字符号化研究成果的形式,对包摄范围(文字域){2}的设定和隶定的相关规定被归纳出来。并且,将这些符号化的甲骨文字,按照《说文解字》的部首进行排列的规定得到了正式确认{3}。现在,遵照上述方针,每个甲骨文字的收集工作,都是从郭沫若1982年主编的《甲骨文合集》及其以后出现的11种收录甲骨文字的著作为底本中采集的,这一工作目前正在全力进行着{4}。
  在2006年底前后,笔者在小形克宏先生的引导下,了解到了把甲骨文字予以符号化处理的问题。同时,也大致了解了到此为止的研究进展,并感到了一些不安:有关甲骨文字的符号化问题,目前为止甲骨学家的直接参与还很不充分,这是我的第一个不安。而以《说文解字》中存在的部首作为符号化的基础,这是我的又一个不安。甲骨学界长年积累下来的研究成果还没有得到充分地利用,这成为我的第三个不安。接下来的不安是:对包摄范围(文字域)设定的工作,短时间内还不可能实现从零开始到全部完成。最后,我更为不安的是:不久的将来,对甲骨文字的符号化处理成为一项国际的标准之后,相反,它对甲骨文字的研究将会产生很大的影响,或许会成为不可避免的趋势吧。
  有基于此,笔者在2007年9月召开的“古汉字专家小组”(Old Hanzi Expert Group)学术讨论会{5}上,通过日本“情报规格调查会”下属的“汉字符号化研究专门委员会”(简称SC2){6},提出了我自己的建议{7}。我在指出了现行的以《说文解字》中存在的部首为基础的符号化研究的问题点之时,还需要特别注意甲骨学界长期以来有生命力的对甲骨文字的符号分类方法。但是,因为我并没有亲自出席这一会议,我那短短的一篇建议,并不能彻底改变目前为止的局面——这次学术讨论会的结论就是继续遵照既定的方针进行对甲骨文字的符号化的处理工作{8}。
  本文在阐述了上述经纬之后,还是想强调指出目前的对甲骨文字进行符号化处理工作上的不足,希望能够引起学术界对这一问题的重视。
  首先,IRG研究小组目前进行的整理方法的大致框架
  如上所述,在2006年的11月和12月间召开的表意文字记录小组第27届学术讨论会上,以总含了迄今为止的所有有关甲骨文字符号化研究成果的形式,以IRG研究小组的名义公开发表了归纳出的对甲骨文字的整理方法的大致框架。从那以后到目前为止,沿着这一大致框架的范围,具体的整理工作正在进行着。但是,他们发表的那个文本却有多处自相矛盾的地方。本文中就抽选出几个和本论文题目有关的问题举例说明如下:
   1. 对甲骨文字进行隶定。即把它替换成楷书。
  2. 根据上述的隶定,把构成原字的数、位置、方向等几个要素保持不变。
  3. 出现以下若干不同的场合,把它视为别字。
  A:构成原字一个以上的要素是不同的。
  B:构成原字要素或者线是不同的。
  C:构成原字要素的方向是不同的。
  D:构成原字一个以上要素的位置是不同的。
  E:构成原字要素的组合中,承认相互衔接或者分离的差异。
  F:构成原字的一个以上线的种类(如,直线、曲线、圆形、矩形、有无涂痕)是不同的。
  4. 出现以下若干不同的场合,不能把它视为别字。
  A:对应线的长短是不同的。
  B:对应线的宽窄是不同的。
  C:构成原字的要素一致而字的大小是不同的。
  5. 按照《说文解字》部首进行编排,这时:
  A:在甲骨文字阶段,即使是“字形不同而字义、用法相同”的那些古汉字,却在《说文解字》阶段被分配在不同的部首的情况,还要根据《说文解字》既有的部首分类,对不同的部首进行分类。
  B:在甲骨文字阶段,即使是“字形、字义、用法都相同”的那些古汉字,在以后出现了新的构成要素(如添加偏旁),却在《说文解字》阶段被分配在不同的部首的情况,还要根据《说文解字》既有的部首分类,对不同的部首进行分类。
  C:在甲骨文字阶段,即使是“字形相同而字义、用法不同”的那些古汉字,然后却出现了分化成完全不同的古汉字的情况,对它们各自隶属的上述《说文解字》中的某一部首进行归纳。
  6. 到此为止,就出现了下面的一个图表,以此作成古汉字的数据库。目前,制作这一数据库工作目前还在进行着,该工作预计将在2009年春季召开表意文字记录小组第32届学术讨论会之前完成。
  其次,今后工作的展开和预想可能出现的问题
  1. 今后的展开
  上记从①到③的辨别基准只是表现在字形上的差异也全作为“别字”来区别的。根据④会有若干甲骨文字出现左右归属不定的情况,可以预想,其结果作为“别字”被认识的文字群的数量会增加很多。那样的话,甲骨文字还具有以下几种特征:
  A. 文字诞生后的很短时间内,构成一个文字的各种要素的外形,以及它的数、位置、方向是不稳定的,结果字形全体不稳定的例子是普遍存在的。即使在楷书中也有“群”和“羣”并存的现象。字形的多样性和出现的频率是不成比例的{9}。
  B.在文字诞生后的很短时间内手写的文字,根据书写者的不同出现字形的偏差也是很大的{10}。
  C. 在进行反复对贞的时候,也经常出现左右相反的字形{11}。
  把上述一个一个地甲骨文字进行编码分摊的话,会出现很难收拾的局面。不能表示出明确地路线图,所以从表意文字记录小组第32届学术讨论会之后,可以设想下述的工作还将继续进行:
  A. 首先,经过对字义等问题的研究,作为同一文字的多样性而概括的文字群被归纳出来,并被整合成更大的文字群。
  B. 在上述基础上,挑选出代表被整合的单个文字群的字形,作为“代表字”。
  C. 最后,对被整合的单个文字,以文字编码进行一一对应{12}。
  

[2] [3] [4]


本文为全文原貌 请先安装PDF浏览器  原版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