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年第3期

西方考古学文化概念的演变

作者:焦天龙







  摘要:文化概念在西方考古学一个多世纪的发展历史,经历了一个从无到有,再到被扬弃的变化过程。在当代西方考古学中,“文化”已经不再是一个很重要的词汇。“风格”(style),“认同”(identity),“族群”(ethnicity)等概念成为西方考古学者分析考古材料区域特征的主要术语。这些术语被用来探讨物质文化所反映的区域差异和社会界限。与欧美考古学相比,中国考古学界虽然有关于文化因素分析的探讨,对文化概念本身基本上没有太多的争论,并完全错过了西方考古学过去三十年来有关风格的大讨论。西方考古学界对文化概念的扬弃过程值得中国考古界深思。
  关键词: 文化, 风格, 西方考古学
  
  Abstract:From the absence to the dominance and then being abandoned, the concept of culture in Western archaeology has undergone a tremendous transformation process over the past century. “Culture”is no longer a critical concept in contemporary Western archaeology. Style, identity and ethnicity have become the focal concepts for archaeologists to study the regional variations in material cultures and their representation of social boundary. In comparison, despite the fact that there has been a discussion of identifying cultural elements in archaeological cultures, Chinese archaeologists do not have any debates on the concept of culture, nor do they pay any attentions on the discussions of style in Western archaeology. The transformation process of culture concept in Western archaeology should be treated seriously by Chinese archaeologists.
  Key words:Culture, Style, Western Archaeology
  
  “文化”概念对中国考古学影响最为深远,是当代中国考古学的核心概念。在1959年夏鼐先生根据英国考古学家柴尔德的考古学文化理论,统一了中国考古学界的认识之前,文化概念在中国考古学中的使用相当混乱,命名方式很多,对如何定义考古学文化,并没有明确的认识。1959年,夏鼐先生介绍了柴尔德的考古学文化界定的三原则,即命名一个考古学文化,必须要有一组独特的遗迹和遗物,这组遗存经常共存于一定的时期,有一定的分布地域{1}。半个世纪以来,这一定义标准一直为中国考古学界所坚持,并成为“区系类型”学说的方法论基础。
  纵观西方考古学一个多世纪的发展历史,文化概念经历了一个从无到有,再到被扬弃的变化过程。在当代西方考古学中,“文化”已经不再是一个很重要的词汇。但是,这绝不是说西方考古学者不关心考古材料的区域特征。相反,对物质文化所反应的区域差异和社会界限的探讨,一直是当代西方考古学常盛不衰的课题。不过,他们所使用的概念已不再是文化,而是“风格”(style),“认同”(identity),“族群”(ethnicity)等。因此,追溯西方考古学文化概念的演变过程,或许对于中国考古界重新思考这一重要概念有所启示。
  
  一. 无“文化”的西方考古学(19世纪早期-20世纪初)
  
   19世纪初期,当西方考古学还处于初创阶段的时候,考古学家们是不知“文化”(culture)为何物的。对于他们来说,研究古代的遗存就是要建立起相对的年代顺序,进行分期。所以,在汤姆森(C.J.Thomsen1788~1865年)1836年提出石器—青铜器—铁器三期系统,并由沃尔索(J.J.A.Worsaae)以野外材料证明后不久,法国考古学者们就根据他们的发掘,提出应把石器时代分成早、晚两期,因为他们认为自己找到了比汤姆森的石器还要原始的石制品。1865年,英国考古学家拉布克(John Lubbock 1834~1913年)就正式提出了“新石器”(Neolithic)和“旧石器”(Paleolithic)两个名词,三期说变成了四期说{2}。
  1872年,英国学者何德·宛斯特普(Hodder Westropp)认为在新、旧石器时代之间,还应存在一个过渡阶段,他把这个阶段称为“中石器时代”(Mesolithic Period)。尽管他的这一提法在当时影响不大,后来甚至曾被一度遗忘,但在本世纪初G. Clark的专著《不列颠的中石器时代》出版以后,越来越多的学者接受了这一时代{3}概念。在上世纪末,意大利、匈牙利、德国、英国和法国的考古学家几乎同时提出,在新石器时代和青铜时代之间也有一个过渡阶段,意大利的学者称这个时代为“后新石器时代”(Eneolithic Period),而法、英、德和匈牙利的考古学家则把它叫做“红铜时代”(Copper Period)。在短短的半个多世纪内,欧洲的考古学先驱们就急急忙忙地把汤姆森的三期系统翻了一番,并奠定了现代考古学时代划分的基础。
  不仅如此,他们还在每个时代之内进行了细致的分期。1869年法国考古学家G·德·莫尔蒂耶(Gabriel de Mortillet)借用地质学命名的方法,以首次发现的遗址为名称把法国旧石器时代分成莫斯特、梭鲁特、奥瑞纳、马格德林四期。后来他们又对这一分期方案进行了修改,按年代早晚把法国的石器时代分为六期:1)特奈期、2)舍利期、3)莫斯特期、4)梭鲁特期、5)马格德林期、6)罗本豪森期。1880年代,瑞典考古学家蒙特留斯(Oscar Montelius 1843~1921年)进一步发展汤姆森的考古类型学方法, 并成功地建立了欧洲青铜文化的年代序列。根据共存器物的分期排队,蒙特留斯将欧洲的青铜时代分成六期。在后来的十年中,蒙特留斯又将欧洲的新石器时代分成四期,铁器时代分成十期{4}。
  上面叙述的仅是各种分期方案中的较有影响的几种,实际上,当时的分期方案是很多的。在1875~1900年之间的25年里,关于不同时代的分期方案就有近十个。而且,分期的方法也不一样,有些学者甚至以古生物的名称来命名考古学的分期。对这一时期的考古学家来说,详细区分开人类历史不同的时间阶段,似乎就是考古学的任务。
  但并非所有的人都只倾注于纵向的排列研究。横向的,即考古遗存地域差异性的现象也早就被注意到了。早在1858年和1873年,汤姆森的后继者沃尔索(J.J.A.Worsaae,1821~1885年)就提出,应该首先把青铜时代的欧洲分成不同的地域,然后才能进行研究。法国考古学家商特赫(Chantre)在其《L’Age du Bronze》(《青铜时代》)一书中,则更进一步把青铜时代的欧洲分成三个地区,即:乌尔兰、多瑙河和地中海地区。卡皮唐(Capitan)在研究法国新石器时代的遗存时,把它们分成五组{5}。
  

[2] [3] [4] [5]